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加快的脚步
    面对交易大厅里所有股民一致抛售股票的行为,不仅老杨看的目瞪口呆,楼上的罗韩也同样如此。

    “我的天呀,周顾问您这太神了,是不是您早就看出来老杨在这些股民当中的号召力,才会让他来做这个工作的?”

    罗韩喃喃的对周铭说,尽管罗韩非常信任周铭,但之前还是不免会对周铭的安排有所担心,毕竟这些股民都是逐利来的,平白无故就凭一个小道消息就让他们抛售股票,怎么看都太不可思议了一些。然而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做这么简单的做成了,罗韩对周铭的景仰顿时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那边罗韩很景仰,不过他想****小*说不到的是,实际上周铭自己也是感到有些意外的,因为周铭原本并不指望老杨能说服这些股民,他的打算就是让股民接受一下熊市的洗礼,好让他们能更成熟一些。

    当然相比罗韩和老杨自己,周铭对他还是有一定信心的,不管怎么说,在上一次的股市修正当中,老杨还是被树立成了风向标,大多数股民也都还是比较信任他的;此外老杨来的时候自己那么高调的去找他,实际也就是在给他造势,让其他股民们都看到,他有可能是从自己这里得到小道消息的。

    “不管怎么说,最终的结果总归是好的。”周铭说着轻松的呼出一口气,然后转头对仍愣在那里的罗韩说,“好了罗总,既然群众都已经被发动起来了,那么在未来不仅会有港商的撤资,恐怕会有一段时间的抛售潮了,证交所这边要做好准备。”

    罗韩这才如梦初醒,他回答周铭说:“周顾问您请放心,证交所这边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不仅在柜台那边多开设了几个业务窗口,并且也向普通股民开放了电话委托,股民们在柜台这边排不到队的,也可以通过电话抛售股票,不会出现太过拥堵的情况。”

    周铭点头说好,不过罗韩这时却想到了什么,他随即问:“周顾问,现在股市成了这样的情况,滨海那边会不会……”

    罗韩的话只说了一半,但意思却是很明白,周铭说:“罗总你是担心滨海那边在知道了股民在这样抛售股票的事情以后,会更谨慎起来,不继续投资了对吗?”

    罗韩点点头,周铭想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回答什么而是反问罗韩一句:“如果是罗总你,你会怎么选择?”

    “当然是马上从南江股市里撤资了,都已经是这个情况了。”罗韩下意识的回答。

    “都已经是什么情况了?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南江股市未来会有一段时间的熊市吗?你原本的打算不就是要借着熊市之前的这段时间抬高股价,在熊市到来之前赚最后一笔吗?还是你觉得这些股民的抛售会真的让股市马上进入冬天?”周铭马上又问。

    “如果只是这些股民倒没什么,尽管以现在南江股市的情况,股民的集体行动很容易左右股市的动向,但股民的动向也同样很容易被左右,而且我觉得现在的情况也和当初并不一样了。”

    罗韩很好的把自己代入进了滨海企业家的角色里,一板一眼分析得头头是道:“当初是港商过来投资一个亿才救市了,股市刚接受这么大的投资,是会有一段时间上扬的,但是现在连救市的港商都要走了,我想我已经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周铭跟着罗韩的话不住的点头,等他说完周铭马上问道:“可是你怎么知道港商要撤资了呢?”

    “当然是周顾问您告诉我的……”

    罗韩的回答是下意识的,可他的话才说出口就立即停住了,因为他猛然想起自己是罗韩并不是那些滨海企业家,自己知道这些是从周顾问这里得知的,那么那些人他们会怎么知道呢?周铭可并不会告诉他们,而且港商要从股市撤资的消息也是才决定的,就算证交所里有他们的人,他们也不可能会那么快得到消息。

    既然他们不知道港商要撤资的消息,他们如何做出和自己一样的判断呢?他们恐怕只会想办法为股市散布利好消息,帮助股市上涨才对。

    从罗韩的表情,周铭知道他已经明白过来了,周铭说:“在之前的事情里,他们就已经引导过一次股民了,这种事情相信他们也是轻车熟路,现在不过是再一次重演而已,只是他们应该后悔他们不该那么早动手,如果能拖到现在,我想他们也该笑了。”

    对于周铭的话,罗韩表示无言,同时他也对那些滨海企业家门表示了同情,想当初他们来南江就是为了做空股市,让南江股市下跌的,可现在股市真的跌了,他们反而还要想办法顶起来,这事多让他们憋屈。

    至于他们要想临时变更决策也做不到,一来是他们会猜测是不是周铭故意下的套,毕竟之前周铭有过不让他们入市的态度,尽管这个态度本身就让人怀疑,但天知道是什么实际情况了。

    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他们的人员太多,投资并不是一起进行的,就算有人反应过来了,一时之间也未必能说服所有人达成统一决策,而周铭他们就趁着这个机会,完全可以让港商的投资还有大多数的普通股民先撤走,等他们讨论完了,能撤出股市的时机也早已没有了。

    想到这里,罗韩心中的感慨脱口而出说:“那些滨海企业家,不论是白手起家的王董,还是有很深背.景的李董,他们都是国内非常优秀的商界大亨,在各行各业大展拳脚的,但很可惜的是,他们碰到了周顾问您,哪怕他们真是大闹天宫的孙悟空,也注定逃不出您的手掌心。”

    对于罗韩心中的感慨,周铭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他只是说:“这些都不重要,比起这些我认为我们还是做好手里的事情更重要。”

    周铭说话的同时眼睛正通过窗台看着下面交易大厅里的情况,他的这个状态让罗韩看在眼里都愣住了,因为那是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霸气,虽然罗韩过去也有这种感觉,但却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强烈。

    ……

    一如周铭所说,滨海的企业家他们的消息也是很灵通的,当这边老杨才把股市会跌的消息散布出来,股民们才开始蜂拥挤在柜台那边要抛售自己手里股票的时候,这个消息就已经传到了李董那里。

    看到自己传呼上的信息,李董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马上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电话在一阵忙音以后被接通,李董马上说:“我是李老板,我已经收到你的信息了,我想确认这是真的吗?我并不是怀疑你什么,我也知道你就在证交所门口卖报纸,能亲眼目睹,但这个事情实在太重要了,所以我不得不多确认一遍。”

    这番话说完以后李董就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过后他说了一句“好的谢谢”,就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他先默默的把手机放回到了桌子上,当然后顺手拿起桌面上的烟,抬头要点的时候才又愣住了,因为他这才想起自己这里还有人在的。

    王董就坐在他的对面,刚才李董的每一举一动他都看在了眼里,还有刚才李董的话,或许乍听起来语气没什么问题,但如果细听的话还是能听出惊慌的,然后又是那一段时间的沉默,和最后没有结尾的结尾,这一切都表明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而且这个事情还和股市有关。

    王董就这么愣愣的坐在这里看着李董,他很想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李董不说,他也不好直接问。

    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李董故作轻松的对王董说:“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刚才是证交所门口的报亭老板打传呼给我,说是有人在散布负面.消息,证交所的股民信以为真正在蜂拥抛售股票。”

    “怎么会这样呢?我们不是才开始坐庄股市吗?还有港城那边过来的一个亿投资,股民对股市的信心应该很足才是,怎么会听信这种谣言呢?而且在有了之前的事情以后,谁还敢这么玩南江股市呢?”

    王董非常惊讶的说,那个报亭老板他是知道的,就是上一次帮他们散布负面.消息的人之一,后来事情是失败了,不过李董他们还是一直保持和报亭老板的联系,毕竟这报亭老板每天都在证交所,是对证交所情况掌握最快最准的人,有很多事情还是用得上的,这一次的消息,就是报亭老板送过来的。

    面对王董的一连串问题,李董先是想了一下,然后对王董说:“这种谣言是谁想玩,这个恐怕一时半会找不到答案,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不管谁想玩,也不管未来股市是不是真的注定要跌,有我们的钱还有港城的钱在这里坐镇,都不可能。”

    李董说完又转了话锋:“不过我们的计划恐怕得加快脚步了,要尽快投资争取早日把南江股市给顶起来,然后我们再撤,免得到时候夜长梦多。”

    王董忙不迭的点头说:“好的我明白了,我会马上通知他们的!”

    李董点头让他尽快去做,王董很着急的离开去通知了,而等到王董走了以后,李董才疲惫的靠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喃喃的说:“这个事情……会是那个周铭做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