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就差一个东风了
    一辆奥迪车穿过南港大道最后停在了南江证交所的侧门口,平时并不开启的侧门如同收到了暗号般马上被打开,随后罗韩带着几个证交所工作人员迎了出来。

    周铭走下车看到罗韩出来迎接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就只是招手和罗韩一起进了证交所。

    “不得了啦周顾问,南江股市已经连续三天大涨了,虽然涨幅都不大,只有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三左右,但这终归还是上涨,据证交所统计最近很多已经清仓的股民又重新买回了股票,这个情况……我很担心股民朋友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会有所动摇。”

    罗韩一路走一路对周铭说着,言语当中充满了紧张和焦急的情绪。

    罗韩也不能不着急,作为证交所的第一副总,同时又是周铭培养起来的人,他非常清楚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面,港城那边的投资固然并没有完全撤完,但也已经撤的七七八八了,可以说现在南江股市里充集着的全都是滨海那边的投机资金,然而这笔资金又不是来救市,充满了不确定性的。

    一旦这笔资金也撤走了,那么南江股市的结果就是∴会暴跌。

    这是可以预见的,周铭和罗韩他们当初也就是因为这个打算,才会找老杨散布消息说股市会下跌的,可是现在连续三天过去了,股票仍然在涨,这可如何是好?

    以这些股民的性子,别说他们对老杨的信任并没有多少,就算有信任,只怕在这三天的连续上涨里,也该产生不小的动摇了。那么一旦这些股民的信心有了动摇,他们就会开始重新进入股市,那样他们就都被套在里面了,这样岂不就正中了对方的下怀了吗?

    接下来,只要滨海那些人一撤资,这些重新投资的南江股民们就都会亏得血本无归。

    到那个时候,这些愤怒的股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就不好说了,哪怕之前已经有人告知了他们股市会跌的消息。

    周铭对此并没有说话,罗韩看了他一眼接着说:“不过这一次滨海那些人也真是下了血本了,我本以为港城那边的撤资太快了一些,会造成股市崩溃的,可谁知这几天的股市确实有些大起大落的味道,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在上涨,看来还是周顾问您对事情有更加透彻的了解。”

    周铭摇摇头还是没有说话,罗韩只好继续往下说了:“周顾问,我们的股市好不容易到了这个地步,总不能现在放弃吧?”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周铭想不说话都不行了:“当然不能放弃,罗总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安排,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增加柜台窗口和跟踪滨海方面的资金这些是不能放松的,其他的就让市场来自己判断吧。”

    周铭和罗韩说着来到了二楼的办公室,老杨已经等在了这里,他见周铭和罗韩进来,马上微笑着迎了上去。

    不等周铭发问他就自己主动的说道:“周顾问不好了现在股市波动这么大,又出现了连续上涨的情况,很多人才撤出股市就又转回去了!”

    老杨的语气是有些着急的,他并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在股市这两年也对此有了一定的了解,他虽然不可能知道滨海的资金此刻正在从港城那边接手原先属于他们的地盘,但却从每天股市大幅度的剧烈波动了解到恐怕有两股资金在股市里对冲。

    作为看着南江股市成长起来的股民,老杨很清楚能在股市里对冲的资金必须是非常巨大的,那么现在有这么大一笔资金突然进入了股市,他们肯定不会是来帮助股市建设和发展的。

    这样的想法让老杨越发着急起来,他对周铭说:“周顾问,这些股民可都是很好的人,或许他们都是赚钱的,可谁炒股不是想赚钱呢?但如果他们就这样掉进别人的圈套里,到最后血本无归,他们会自杀的呀!我知道我这么说很不好,可周顾问现在也只有您能救他们了,我求求……”

    老杨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周铭轻轻的摇摇头,这让老杨顿时感到了失望,他喃喃的说:“周顾问,真的不行吗?”

    周铭还是摇头,不过嘴上却说:“不是不行,而是没必要,首先在这里炒股的老股民应该多少都懂一点行情,能感觉到目前的形势不好了,当然股市要是每天涨停我也会担心一下,不过现在只是最多上涨三个百分点,就这个涨幅,我相信只要他们不是真的财迷心窍,他们就算动心也会忍住的。”

    周铭说完想了一下接着说:“至于你说的那些人他们都是快进快出的投机炒股者,这些人一个个都比猴还精的,一有点什么风吹草动,他们肯定会最快撤资出来的,就算不能出来,他们这只是一部分股民,还都是被钱迷了眼睛的,他们不敢造次什么的。”

    周铭见老杨还有些犹豫,他又问了一句:“老杨同志你是老实人,那么过去你碰到这种情况你会拼命往里跳吗?”

    “当然不会!”老杨当即回答,“我就算再怎么想赚钱,我也不会在明知有可能亏的前提下把所有身家都投进去的,最多投一半,怎么样都保证我还能再有赚回来的机会!”

    “这就对了。”周铭摊开双手说,“鸡蛋永远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才是最安全的,老杨你是这样想的,我想其他大多数股民,他们也肯定都是这样想的。”

    老杨这才恍然醒悟过来:“没错,老实本分只想脚踏实地赚钱的股民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跳进明知道是圈套的股市里的,只有那些想懂歪脑筋的投机犯才会这样做,那他们就是活该,是该被清理的对象,所以亏他们的钱是理所应当的!”

    周铭先点点头,然后又说:“不过老杨同志你这边的工作还得继续做下去,毕竟想赚钱并不是什么错,我们有义务去帮助他们。”

    “周顾问您放心吧,就是您不说我也会这样做的,因为这是周顾问您交给我的任务,非常崇高的任务!”

    老杨郑重的对周铭说完,然后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看着老杨离开,罗韩对周铭说:“周顾问真是好眼力,这老杨同志还真是一位值得信赖的人。”

    周铭也是叹了口气说:“是呀!而且这还是现在,随着咱们国家的经济水平不断提高,人们会越来越聪明,大家都更不愿意吃亏,像老杨这样的人会变得越来越珍贵,希望不会消失吧。”

    随口赞叹了一句,罗韩有些似懂非懂的看着周铭,周铭也并没有对他解释什么,只是感慨一句:“现在万事俱备就只欠东风了。”

    这句话罗韩听懂了,无非就是等着股市崩盘把滨海那些人的钱坑在里面,对此他也非常认同,现在港商的投资已经基本都撤出去了,普通股民也都抛售了股票处在一个观望阶段暂时离开股市了,就只剩下滨海那群人自己在股市里玩了,可不就到了股市可以展现真实状态可以下跌的时候了吗?

    可这样一来又有一个问题出来了,那就是如何才能让股市跌下去呢?总不能证交所或者是安国证券公司公开发表个什么不利消息吧?要真那样做了,陈云飞这位市委书记就该拆了他了,要知道股市现在不仅是南江发展的重中之重,也更是中央所看重的,开发展倒车是绝不允许的,哪怕是违反了市场规律。

    既然不能自己主动公开股市的不利消息,那难道要让股市自然下跌吗?可现在滨海那些人正在疯狂往股市里砸钱推高股价,怎么可能会下跌呢?

    周铭看出罗韩心里的疑问对他说:“罗总还记得三国演义里诸葛亮是怎么借东风的吗?”

    罗韩不明白周铭什么会这么问,但他还是老实回答说:“当然记得,诸葛亮好像是摆了一个祭坛做法来着。”

    罗韩说着看了周铭一眼,仿佛是觉着周铭你不会也要做什么法吧?这可是搞封建迷信,放在十年前是要挨批斗的。

    周铭却笑着说:“我可是在大学就入了党的先进分子,虽然孔明先生是大智近妖的历史人物,但我还是不会学他去作什么法的,因为就算不作法,我也是同样能让他们自己把股市给玩崩盘了你信不信?”

    罗韩愣愣的看着周铭,他的潜意识在告诉他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滨海那些人原本是要砸钱抬股价做的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把自己玩崩盘了呢?这不是在说笑话吗?

    只是同时罗韩的理智却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对面这个人并不是一般的人,他是周铭,是创造了很多奇迹的南江发展顾问,他既然说可以,就一定可以,不管这个事情有多么的荒诞和不可思议。

    见罗韩没有回答,周铭就转身面向了交易大厅,可这时却听罗韩在背后突然很坚定的说道:“周顾问,我信你,未来因为那些滨海人的原因,股市肯定会下跌的!”

    周铭微微一笑,没有回头的对罗韩说了一声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