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明摆着的利用
    (鞠躬感谢“书友9012717”的月票支持!)

    西口饭店是一家普通而又有些不普通的饭店,说他普通是因为他的确很普通,不管是门面还是装修,和周围其他的饭店并没有什么不同;要说他不普通,则是因为这是一家非常有年代的饭店了,说百年老店不现实,但从改革开放以来就一直开在这里了,谁也不记得究竟这家饭店是什么时候开张的了。

    到了饭点时间,西口饭店人流来来往往还算是挺热闹的,不过如果有经常在这里生活的人从这里走过,还是能看出西口饭店和往常有些不同的。

    饭店的服务员那里,工作人员正在和几位穿着西服的人吵着什么。

    “我说你们饭店这是怎么回事?刘经理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我哪次谈生意不是带着生意伙伴来你这里,哪一次不是订的最好的包厢,可你今天给我来一句没有包厢,要我坐大厅里,你玩我呢?”领头的一位夹着公文包的老板拍着桌子喊道,语气非常不满。

    他面前是一位也穿着西服的中年人,他赔着笑脸说:“钱老板您别生气,如果是往常我肯定给您安排一个最好的包厢,不过今天是有特殊情况,要不您在大厅里凑合一下?或者我给您找个僻静点的位置?”

    听刘经理这么说,那钱老板当时就火了,他指着刘经理怒骂道:“大厅里凑合?刘经理要不是咱俩老熟人了,老子今天就特么要揍你了!”

    钱老板一边说着一边还故意高高扬起了自己的拳头:“刘经理你这是故意让我下不来台,你知道我今天请的客人是谁吗?这是咱们区长家的小舅子,你敢让他坐大厅里,你们这个饭店还想开不想了?赶紧去想办法给我腾一间包厢出来,要不然我拆了你的店!”

    刘经理一脸苦相的说:“钱老板,我真没有故意让你下不来台,如果有包厢给你,我怎么会为难你呢?”

    刘经理说着还把钱老板给拉到了一边,小声对他说:“今天别说是刘经理您带着区长家的小舅子来了,就是区长来了,这包厢也确实是没法腾出来。”

    这话让钱老板心中一惊,他看着刘经理说:“刘经理你唬我呢?你们这个店叫西口饭店,不是叫南湖酒店,会有什么大人物来呀?还区长来了都没办法。”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确实是有大人物今天要来我们这里吃饭,是老板亲自交代的,但具体是谁我就不知道了。所以钱老板还望您多多包涵,今天就先请担待一下,改天我请您喝酒给您赔罪,您看好不?”

    刘经理说着还拍了拍钱老板的肩膀,这边他的话才说完,就见一个服务员急急忙忙跑过来告诉他贵客到了。

    听到这话刘经理忙向钱老板道了一声抱歉,然后就急急忙忙朝门口跑去,这让钱老板愣在了原地,不一会他就见那边刘经理领着两个个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并一路送他们上了楼,钱老板经常来这里吃饭所以他知道楼上就是包厢,这些人就是刘经理口中的大人物。

    “不就是几个年轻人嘛,什么狗屁大人物。”钱老板嘟囔了一声。

    钱老板嘟囔完回头赔笑着要对自己请的客人说什么,却听对方突然大喊一声:“我靠!刚才那人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是周铭周顾问吗?钱老板你带我来的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周顾问那样的人物都会来这里吃饭呢?”

    这喊声让钱老板一头雾水:“张老板你说什么,什么周顾问?”

    对方则很鄙夷的对钱老板说:“钱老板就说你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吧,告诉你这周顾问可是我们南江的传奇和骄傲,要不是他创造了股市,我哪能一下子赚这么多钱?就算有我姐夫帮忙也不可能。”

    他说完又环顾了四周一圈说:“没想到这里还是周顾问会来的地方,我居然能和周顾问在同一个饭店吃饭了,钱老板可真有你的,这次的生意我很有想法!”

    钱老板顿时瞪起了眼睛:“张老板您说的是真的吗?这太好了,这真是上天保佑,还有那位神奇而又伟大的周顾问!”

    钱老板的话都是发自真心的,尽管他并不认识什么周铭,但仅凭一个名字,就能让张老板一下改变了态度,就足以说明这个名字的分量了。

    当然,周铭并不知道自己的匆匆一面居然就能促成了一单生意,他这个时候只是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朝楼上包厢走去,罗韩和保镖就跟在他身后,依然是那副冷漠的样子,而罗韩则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他凑到周铭身边说:“周顾问,我们真的要和他们合作,这样真的可以吗?”

    “没什么是不可以的,而且反正咱们也来了,实在不行坐下吃顿饭再走了,除非你怕他们给你下毒,或者是嫌这里档次不够。”周铭说。

    罗韩被周铭说的无奈,他当然不怕什么下毒了,那只是小说里的桥段,至于这里的档次,连周铭都能来这里,他还有什么不能来的呢?只是回想着上午他才听周铭说过借东风的事情,晚上就有了这个饭局,这对他来说,就剧情的发展就真像小说一样了。

    周铭他们被带到了一个包厢门口,周铭敲门进去,这时里面已经坐了三个人了。

    “王董你们好,很高兴能和你们一起吃饭。”

    周铭进门率先打招呼,而在这个包厢里的,就是上一次周铭见过的王董,他和其他俩人都是滨海过来的老板。

    “我们也非常高兴周顾问能赏脸赴约,不过很抱歉由于一些原因,我们只能请周顾问你在这里吃饭了。”王董对周铭说,还请周铭坐下吃饭。

    “对于王董的顾虑我能理解,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从滨海过来一起的老板,单独行动并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想要有所保留也是对的。我也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没那么娇贵,在两年前连这种饭店都吃不起的,所以没什么抱歉不抱歉的。”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坐了下来,同时对王董说:“别光说我了,王董你们也坐呀,大家先吃饭,然后边吃边谈。”

    周铭当然很能理解王董的想法,他现在和王董还是对手,纠缠在南江股市上的,王董又不是滨海那边的领头人,自然会有顾忌,所以他们只能选择这种偏僻的小饭店了,这样才不会和其他人碰到,才能安心的谈他们的事情。

    大家都坐下来以后,周铭首先问:“王董,你说你们准备要从股市里撤资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董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周铭居然这么的开门见山,原本他还

    (本章未完,请翻页)准备和周铭多客套一下的,现在面对周铭这么问,要他很不好意思的说:“周顾问,其实说出来也不怕您笑话,只是我们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觉得应该要撤了。”

    “你们是觉得南江股市没有投资价值吗?”周铭又问。

    “当然不是。”王董忙不迭的摇头说,“南江股市的发展这么好,是非常具有投资价值的,只是对于我来说,现在还并不是时候。”

    “其实我想说的是,王董你要撤资随时撤就好了,根本不需要和我打招呼的,我们的股市是非常自由的,不会有说要把你的钱强留在里面的,王董你大可放心。”周铭说。

    王董却说:“周顾问,其实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想请周顾问帮个忙。”

    周铭给了一个请讲的手势,王董接着说:“我想请问周顾问,现在咱们南江股市的情况怎么样了,能不能我们撤资以后还保持平稳。”

    听着王董的话周铭笑了:“原来王董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股市撤走,或者是想把你们的股票让我们或者其他人来接手对吗?”

    王董赔着笑点头,周铭的脸色马上变了,他狠拍一下桌子说:“王董你把我们南江股市当成什么地方了,你过来投机想把股市搞乱的行为我就不追究了,现在你还要我帮你接手,你是不是把你自己太当个玩意了?”

    周铭的话语铿锵有力,把王董吓了一个哆嗦,王董着急想解释什么,但周铭却根本不听:“王董你不用再说了,这个事情是没有商量余地的,我虽然是个商人,但现在我被委任为了发展顾问,股市也是我一手带起来的,我怎么可能会允许有人想打了主意就跑呢?王董你说是不是?”

    王董愣在那里,哪有空回答这个问题,周铭继续往下说:“所以现在的事情很简单了,要么你就自己想办法把手上的股票抛了,要么你就把股票留着等着股市自己崩盘。”

    “可是以现在南江的股市情况,如果我抛了,会不会引起股市下跌,会让人查出来是我在抛售?”王董问。

    “这是必然的,我想股市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都是你们在支撑着,如果你现在不抛,恐怕过几天就没机会了。”周铭说。

    “你这明摆着是在利用我!”王董突然想到了什么说。

    周铭却摇了摇头:“谈不上什么利用不利用的,只是你必须这么做而已,为你们来南江的投机行为付出代价。”

    说完还没等王董做出反应,周铭就接着说道:“对了再和你说个事情吧,可能你们已经猜到了,就是之前投资股市的港商,他们已经撤资了。”

    周铭这话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王董顿时瘫在了椅子上,说不出话来。

    “好了,谢谢王董的盛情款待,不过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周铭又吃了几口菜,最后给王董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起身离开了,王董招手想让周铭留下来却张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离开了包厢,罗韩问周铭:“原来这就是周顾问您说的东风,可他真的会自己动手吗?毕竟这是明摆着的利用。”

    周铭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他一句:“罗总,那如果是你,会怎么选择?”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