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金融回马枪
    周铭和罗韩乘坐着奥迪轿车顺着南港大道一路疾驰,很快到了南湖酒店,这一路上罗韩非常安静,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周铭多说什么,这并不是罗韩转了性子,对于周铭只是两顿饭的工夫,就让滨海那些人自己要掐起来了,罗韩心里其实也是感到挺震撼的。

    周铭最后在李董面前告诉他还有其他滨海人请了自己吃饭,实际就是给他们内部制造矛盾在,不过最重要的是周铭并没有胡编乱造,而是真的,只要李董愿意去查,以他的能力肯定能查出来周铭的诚实。

    雷锋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只有一个雷锋,对于滨海那群各怀鬼胎的人来说,他们肯定都只会想着自己能不能从股市里脱身,至于其他人,管他们去死!

    ~~~m

    那么现在知道内部已经有人在搞小动作,当李董查实以后肯定要有动作的,或者他如果心更黑一点,甚至可以查都不查,直接开始撤资,而一旦有人开了这个头,其他人就只能有样学样了。

    说起来这些滨海老板们一旦开始撤资,对南江股市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要知道原本林慕晴就已经把港城那边的资金给先撤了,后来又通过老杨那边散布消息让普通股民也都纷纷抛售了股票,可以说现在的南江股市就全靠滨海的资金在撑着了,现在要他们也撤资……这不就成了灾难吗?

    恐怕就是证交所里随便拉出来任何一个股民,他都明白这肯定会造成股市暴跌的,这不是周铭原本在竭力避免的吗?不过现在却成了他希望见到的情况了,原因就是今天晚上在南湖酒店的最后一个饭局。

    “老板,南湖酒店马上到了,我先下车。”

    前面保镖**的声音传来,把罗韩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知道**是国家指派来保护周铭的,不过为了掩饰身份,在有其他人在的时候,**就叫周铭老板。罗韩转头朝窗外看去,果然看到了南湖酒店。

    车子平稳的停在酒店门口,周铭和罗韩下车,有人等在门口迎接:“非常荣幸周顾问的到来,我和周顾问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想必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吧?林董现在已经等在包厢里了,请周顾问随我上楼吧。”

    这个人周铭当然认识,不仅周铭认识,就连罗韩也认识,他就是港城思铭投资公司总经理戴廷伟,而他口中的林董,无疑就只能是那位港商林慕晴了。

    周铭则点头示意戴廷伟前面带路,然后他们跟着戴廷伟就一路来到了酒店的豪华包厢。

    推开包厢大门,林慕晴就等在包厢里,她今天穿着紫色的礼服,烫了一个波浪卷的头发,脸上化了淡淡的妆,美艳得不可方物,尽管罗韩不是没有见过,但现在猛然一见,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突然噗通的狠跳几下,暗叹这不愧是港城来的名媛。

    林慕晴把周铭他们请进包厢坐下,相比之前在滨海几个老板那里,周铭这一次先夸了一句林慕晴漂亮,然后和林慕晴一起坐下。

    “非常感谢林董能配合我的计划,再从港城回来。”周铭首先说。

    的确是这样,原本在港城撤资了以后,林慕晴也跟着一起回去了港城,还是周铭和罗韩亲自去送行的,不过现在看来,那根本就是准备好的一出戏。

    “按照周顾问的计划,南江这边的钱都还没有赚完,我可不会那么急着离开,你知道资本家总是很贪婪的。”

    林慕晴调侃着说,她微笑的样子就像是春天里的微风,饶是周铭和她很熟悉,还是心猛跳了一下,然后周铭才耸了耸肩然后说:“其实贪婪才是人类前进的源动力不是吗?而且林董这也并不叫贪婪,我请林董回来是来做南江股市最后的定海神针的。”

    听周铭这么说,林慕晴也收起了笑容,正色问周铭道:“刚才你已经去过了滨海那边人的饭局,他们都向你说了他们要从南江撤资的诉求了?”

    “的确如此,但可惜我并没有答应,因为现在不仅林董你的资金不在,就连大多数普通股民的资金都已经从股市里撤出来了,这么大一个窟窿,怎么可能填的上呢?既然填不上,我哪能那么容易放他们走。”

    周铭接着说:“不过最后我告诉李董他的伙伴都想撤资的事情,所以我猜他们肯定都会争相抛售自己手里的股票以求自己能够脱身,可就南江股市现在这样的情况,哪里会有条件让他们脱身呢?毕竟股市可是一个交易市场,股票要能卖出去才能兑换成钱,否则就是一个暂时拿不到钱的股东凭证而已。”

    林慕晴接过周铭的话头说:“可是以现在南江股市的形势,再加上周顾问你之前的宣传,只要他们开始抛售,就会引起股市的大崩盘吧,这样的状态下,大家都在抛售股票,没人买进,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拿不到钱,也就是说他们的资金注定会被套在里面,谁先抛谁后抛都没用。”

    说到这里林慕晴看了一眼罗韩,一转话锋问周铭道:“不过我可听说就现阶段而言,南江市委乃至中央,都不愿意见到股市崩盘的情况,周顾问你作为南江发展顾问,你确定这样做没问题吗?”

    周铭也看了罗韩一眼说:“问题当然是存在的,不过解决问题却要一步一步来,不能总想着一步登天不是?而且这也是我请林董回来的重要原因。”

    面对周铭和林慕晴的一唱一和,罗韩是感觉很郁闷的,因为就刚才他们一人看自己一眼的举动,摆明就是这番话故意说给自己听嘛,可自己又不是市委市政府派来的奸细,至于这样防着自己吗?

    罗韩郁闷归郁闷,但他却没有表现出来,一来是面对周铭和林慕晴他不敢,二来是他想听后面揭晓谜底的内容。

    周铭一边给林慕晴倒了杯茶一边对她说:“林董,还请你在适当的时候出手,帮忙稳住股市的局势。”

    只是一句话,但却让罗韩听到了感觉很激动,因为这就是他等着的谜底,虽然从之前听说最后一个饭局是和林慕晴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周铭的安排,但现在听到周铭亲口说出这个要求,还是让他感到了沸腾,就像自己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一般。

    说到底周铭的安排就是一句话:金融回马枪,连环计一计扣一计。

    首先周铭故意激李董,让他们主动来投资南江股市,可就当他们投资的时候,周铭却反而宣传起了股市不利消息,不仅要林慕晴带着港城资金撤出了股市,还让大多数股民都开始抛售股票了。

    滨海老板李董和王董他们并不是傻瓜,等他们反应过来以后自然想着要离开股市了,可这个时候别说周铭就是打算坑他们的,就是周铭想放他们走也没机会了,他们一旦开始抛售股票就会引发股市崩盘。

    或许在一个成熟的证券市场里,有人会想着在这个时候进行逆向投资,不过就南江股市现在的情况,普通股民连一点亏损都接受不了,见到股票下跌就拼了命的想要抛掉股票,怎么会有人想着什么逆向投资呢?而当一个市场里大家都在往外卖却没人买的时候,你就是再跳楼吐血价也没用了。

    对于其他人来说,剧情到这里就该谢幕了,但在周铭的安排下,剧情发展到这里却反而才到**。

    因为周铭真正希望恐慌的只是这些滨海的投机商,并不是股市,他也不希望南江股市真的崩盘了,所以他才找回了林慕晴,目的是为了在南江股市跌到一个谷底的时候,出手把股票再买回来,稳住股市形势。

    这些滨海投机商,他们在南江股市到达顶峰的时候买进的股票,却又在股票跌入谷底的时候抛出去,他们显然都亏成马了,就算南江股市之前有泡沫,在这一次爆炸之后也能恢复一段时间的稳定。

    其实话说回来,滨海那边要是聪明的话,就不要一群人一股脑的全部抛售股票,就应该想办法继续稳住形势,想办法维持在一个中间阶段,等着有人来接盘,毕竟大多数散户都是跟着形势走的,只要滨海那边的人能有足够的耐心,就能等到他们全部脱手的时候。

    不过很可惜,随着周铭的两次饭局,滨海的人互不信任,自然做不到了。

    “只是这一次林董就不能哄抬股价了,得要长期持有一段时间,不过请林董放心,我们南江的股市是会继续发展起来的!”周铭说。

    林慕晴则摇头说:“其实周顾问就是不说,我们这一次也是要打算长期持有一些股票了,因为我和董事会讨论过,他们都认为南江是一座非常有发展潜力的城市,股市里的这几家公司也都是很有发展前景的,尤其是南发展银行,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他还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所以,”林慕晴最后说,“我们董事会集体认为,长期持有会更有利一些。”

    “这样就好。”周铭说着举起了酒杯,“我代表南江股市感谢林董,为我们这次合作干杯!”

    林慕晴端起自己的茶杯说:“为了合作干杯,不过我不怎么会喝酒,今天就以茶代酒了,干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