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想扳回来?呵呵
    “罗总你先回去吧,林董这边我送她。↑小,o”

    南湖酒店门口,周铭说了这句话就和罗韩告辞了,罗韩看着周铭和林慕晴上车的背影,他其实早就看出他们之间可能存在着某些关系了,罗韩只是很聪明的选择了装作不知道。

    最多罗韩也只会在私底下偶尔会想想,周顾问不愧是周顾问,身边已经有了苏涵那样漂亮聪明的女人,还能得到港城来的林董的垂青,就是不知道林董知不知道苏涵和周顾问的关系,想以林董的聪明,肯定知道,那么既然知道她还能接受吗?周顾问真是太幸福了,做男人就是该要像周顾问这样嘛!

    罗韩并不知道,其实和他有同样想法的还有那边的戴廷伟,甚至于作为思铭投资公司的总经理,他对林慕晴的了解比罗韩要深的多,他很清楚林慕晴对周铭是多么的一往情深,以至于当周铭有任何要求时,她都会无条件的答应,杭城市是这样,现在到了南江,依然是这样。

    不过好在周铭并没有让林慕晴和港城公司吃亏,以满足他个人的私欲,要不然他真要拼着叛徒的骂名,也要越过林慕晴上诉董事会,要求限制林慕晴的权力行为了。

    周铭和林慕晴上了车,林慕晴就抱住了周铭,并狠狠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说:“周铭你真是个混蛋!”

    周铭倒吸了一口气,因为林慕晴这一口咬的是真狠,但周铭并不怪她,周铭明白这是她的真情流露,实际刚才在酒店包厢里,自己就已经感受到了她在自己身上的思念,只是碍于罗韩在场,她才强自忍住了,而现在到了车上,她当然忍不住了,当然碍于前面的司机和保镖,她才没有太大的动作。

    她想自己,但由于苏涵的存在,以及上一次自己作死的话,让她又很讨厌自己,所以上了车就来了这么一口。

    “慕晴姐,我就是个混蛋,你要不解气的话就多咬几口吧。”周铭说。

    听着周铭的话,林慕晴挥起粉拳狠狠在周铭身上打了两下嘟囔了一句:“笨蛋!”

    周铭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尽管他已经两世为人了,但在女人这方面还是很经验不足。对于周铭这样林慕晴也是又爱又恨,恨的是周铭呆,不知道怎么去哄她,爱的也是周铭呆,不是什么花花公子。

    “周铭你和小涵你们是不是……”

    林慕晴的话问到这里就不知道该怎么问下去了,因为有些事情是明摆着的,她的问题还没有问出口,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并且这个事情她也不能怪周铭,毕竟他们认识在先,自己和周铭在港城的时候,也是矜持的有些过分了,明明有好几次机会,明明她也知道周铭想要的心思的。

    “慕晴姐对不起,我……”

    周铭想向林慕晴道歉,可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因为不懂女人心的他不知道应该从哪道歉起好,所以他的话到这里就结束了。

    这可把林慕晴给气得够呛,让她非常后悔自己刚才咬他的时候,怎么不真的咬他一块肉下来呢?这个家伙可真气死人了!

    骄傲和矜持,果然是阴差阳错的温床呀,难道自己就要错过这么优秀的男人了吗?

    林慕晴看着周铭坚毅的脸庞,坚定的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不要!自己虽然不期盼会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海誓山盟,但至少不能错过一个对的人,并且他还没结婚,他还有选择的余地,自己也并没有道德负担,不是……吗?

    “没有什么好抱歉的,周铭你并没有做错什么,错的只是我们之间的命运。”

    林慕晴说完突然定睛看着周铭,周铭不明白林慕晴要做什么给吓了一跳,如同犯人一般战战兢兢等着林慕晴宣判。

    但林慕晴这边则到这里就停住了,似乎是在犹豫什么,好半天以后才说:“周铭你只要记住一句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坚定的站在你这边,你遇到了任何困难,我都会无条件帮你的。”

    周铭看着林慕晴,并没有第一时间回话,周铭尽管并没有那么懂女人心,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能明白林慕晴在这句话背后的真正含义。

    所以周铭微笑的看着林慕晴,林慕晴似乎也预料到了什么,眼神突然有些躲闪,不敢去看周铭的眼睛,周铭最后拉住林慕晴的手对她说:“慕晴姐,我当然相信,那么你也该相信自己,相信我。”

    林慕晴愣愣的dian头,心跳加速,两团红晕浮上俏脸,在这一刻她并不是女强人港商,只是一个中了男人毒的小女人。

    周铭的车在外面兜了一圈以后就把林慕晴给送回了酒店,其实就是回到了原dian的南湖酒店,这一来是他们并不方便干dian什么,二来则是罗韩发了一条非常着急的传呼过来。

    “林董你先回房休息吧,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会再打电话给你的。”

    在南湖酒店门口,周铭下车后对林慕晴说,林慕晴微笑着dian头说好,然后直接上楼了,周铭这才问罗韩:“罗总这么急着找我是收到了什么重要消息?”

    “重要消息,当然是有非常重要的消息。”

    罗韩有dian如梦初醒的感觉回答周铭说,他的确是才回神过来,因为刚才林慕晴在离开前看了他一眼,罗韩能从那一眼里看出她的幽怨,罗韩知道自己恐怕是打扰了他们的好事,如果可能的话,只怕林慕晴都想撕了自己吧?可自己这也是没办法的呀!

    “周顾问,刚才你们才离开这里,我就看到滨海的李董王董他们一起来南湖酒店了。”罗韩一口气把消息说了出来。

    周铭挑了一下眉,显然这个消息有dian出乎意料了,罗韩则很担心:“周顾问,你说他们现在来南湖酒店碰头,他们会不会……”

    罗韩的话并没有说完,不过他接下去话的意思却很明白了,周铭帮他说:“他们好不容易碰到一起,要是不交换一下关于股市的意见,那才不正常了。那看来这些滨海的老板们并不傻嘛,咱们的计划好像没那么简单了!”

    周铭的语气很轻松,但罗韩那边听周铭确认了,一下变得更紧张了:“完了完了,如果他们相互之间通个气商量一下,继续坚持稳住股市的情况,那普通股民搞不好会真的搞不清楚情况跳进来的,到时候他们再想其他办法撤走,这烂摊子就又回到我们手上了呀!”

    说着罗韩又对周铭说:“周顾问,要不找林董商量一下,看她能不能再出手一次救市吧?”

    相比罗韩的紧张,周铭倒是很淡定:“现在还不急这样做,毕竟我是个商人,亏本救市并不是我想要的。”

    周铭说着抬头看了一眼高高的南湖酒店接着说:“现在他们只是聚在一起而已,还不一定会团结起来,就算他们能团结起来,也未必能演绎出让我亏本救市的剧本,而且我还没用力,他们想扳回来?呵呵!”

    ……

    与此同时,在南湖酒店的豪华包厢里,李董和王董还有其他几位滨海过来的企业家都坐在这里,尽管桌面上已经摆满了精致的菜肴,但却谁都没有动一筷子,大家都各自想着事情,让包厢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凝重。

    作为滨海所有企业家的领头人,李董坐在上座上,他转动着自己面前的杯子,眼神闪烁,显然是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以后,李董终于抬起头说:“好了,既然咱们都已经坐在了这里,不管是谁请了谁吃饭谁又说了什么,这些就都不要再去说了,我们眼下的目的,就是要从南江股市里脱身,首先就要团结一致。”

    如果周铭在这里,他肯定要为李董的这番dian个赞的,因为他先是在听了周铭的话以后,没有乱了自己的阵脚,回去不管不顾的要撤资,而是第一时间把和周铭吃饭的王董他们给找了出来,并约在一起,现在还直接略过了他们私底下和周铭协商的事情,只说他们要站在一条线上。

    这样的一番表态下来,会让人觉得他非常大气,会不由自主的相信他,相反要是他一进来就责骂谁谁谁,恐怕一句话就要全部翻脸了。

    李董说完环视一圈,只见王董他们脸上的肌肉果然不那么紧绷严肃了,李董这才接着说道:“周铭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我们之前都小看了他,现在我们陷入到了这个境地,我要负带头的责任,我要向大家说声抱歉。”

    说着李董就要站起来给王董鞠躬,王董那边马上站起来拦住李董说:“李董您千万不要这样子,其实我们都有很大的责任,要说抱歉应该我们说才对。”

    李董也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墨迹,而是很果断的摆手说:“既然这样,我们就都不说了,还是说说眼下的局势吧。”

    李董说着就招手让大家都坐了下来他说:“各位,周铭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要我们自乱阵脚,因为只要我们乱了阵脚,互相争相抛售各自手里的股票,造成股市崩盘,到时候我们就真的要被套牢在股市里了。”

    “那么我们现在要想破局,就必须反其道而行之,努力继续稳住股市,在证交所宣传更多的利好消息,让更多的散户跟进来,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我们再想办法脱身抛售,把这个烂摊子还给周铭。”李董说。

    王董鼓掌说:“李董说的太好了,周铭那个家伙太阴险了,我们差dian就上当了,还好有李董你在这里,我们就照你说的做!”

    王董嘴上说着支持,但实际他的心里却是有些在打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