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谁在造谣
    早上九点,老杨一如既往的来到了证交所,对他来说来证交所看股市就成了他的工作,不过那也是过去了,自从老杨在证交所内见到周铭并和他交谈了一番以后,每个交易日来证交所都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信仰:我是在为了发展和保卫南江股市工作的!

    “嗨老杨!这是今天的报纸给你,今天你可来的有点晚了,证交所都已经开市有一会了,今天股市果然又涨了,你还不打算买进吗?”

    一个声音传来,老杨都不用看就知道是门口的报亭老板,他有些不悦的说:“从以往过来的股市情况分析,现在南江的股市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峰值,接下来就肯定是要往下跌了的,我现在明知道是这个情况我还买进我不成傻子了吗?还有你也别总是在宣传这些谣言了,当心让人亏了会有人找你麻烦。”

    报亭老板哈哈大笑:“我说老杨你是不是看报看傻啦?你这几个交易日也都是在证交所的,你难道看不到每个交易日股市都在不断的上涨吗?真不明白你怎么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老杨还想说什么,但这时却又一个人走过来说:“老板,今天我有事晚来了一点,股市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啦?”

    “当然是一片大好,所有的股票开市就都在上涨,那势头拦都拦不住,还好你听我的买进了不少,要不这一波牛市你就亏大咯!也不知道现在这么好的行情,究竟是说要跌的。”

    报亭老板说着话故意用很挑衅的眼神看了老杨一眼,老杨明白这个人就是信了报亭老板的话买进了股票的人,最重要的是现在股票在上涨,他赚了钱。

    老杨很想说报亭老板这就是在误导股民,可他现在却并没有办法拿出很有说服力的东西出来,所以老杨最后只能叹口气摇摇头的转身进了证交所,他在走之前却听报亭老板在说:“看到没?那就是咱们证交所很有名的老杨,现在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小道消息笃信股市不会涨,抛了所有股票,结果就错过了这一波大牛市。”

    老杨走进证交所,他抬头看着大盘,上面果然是一片喜气洋洋的红色,证明那报亭老板并没有说谎。

    老杨上楼来到了那间熟悉的办公室,还记得几天前就在这里,是周顾问告诉他股市一定会下跌的结论,并让他散布出去的。

    当他到这里的时候周铭和罗韩都已经等在了这里,见到老杨进来,周铭马上向他招手示意他过去坐,老杨依言过去坐下,周铭问他道:“老杨同志今天怎么想着上来找我和罗总了?不会是因为看到了大盘上面的情况,觉得我上次给你的信息是错误的,来找我们要说法来了吧?”

    尽管明白周铭是有些开玩笑的问他,但老杨还是很紧张的摇头说:“周顾问我并没有这样想,我相信周顾问您的判断,我也相信南江的股市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顶峰,接下来是会要跌的!”

    周铭并没有接话,只是饶有意味的看着他,这让老杨心里

    (本章未完,请翻页)顿时一紧,他只好老实交代:“周顾问是这样的,我刚才在来的时候,下面的报亭老板他还在那里散布牛市的谣言,还鼓动其他人多多买进股票……”

    随后老杨就把刚才在证交所门口的事情讲给了周铭听:“周顾问,我自然是完全相信您的,可他也太可恶了,我明明知道他就是收了那些坏人的钱,是故意帮其他人传播谣言,要勾引普通散户重新进股市,然后他们再让股市崩盘,来赚普通股民钱的,我明明知道,但是我却没法反驳!”

    周铭看着老杨的郁闷问他:“你是不是很想狠狠抽那个报亭老板一巴掌,让所有股民都解脱出来?”

    “那当然,那个家伙简直太可恶了!”老杨下意识说,他随即想到了什么,马上又问,“周顾问,是不是股市又出了什么变故了?”

    周铭点点头说:“变故当然是有了,否则今天股市就已经要开始下跌了的。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虽然有人要挣扎一下,但挣扎毕竟只是挣扎,是不可能改变什么的,老杨同志如果你还愿意相信我的话,你现在可以出去让大家都尽可能的退出股市了,最多不会超过中午,股市就要下跌了。”

    听到这个答案,老杨马上兴奋的站了起来:“相信,我当然相信,我这就下去帮周顾问您散布消息!”

    老杨说着就跑出了办公室,周铭和罗韩看着他离开,然后他们来到窗户边,不一会就看到老杨到了交易大厅里。

    交易大厅里本来就很吵,再加上办公室本身就带有一些隔音效果,所以周铭和罗韩他们在二楼并听不清老杨具体在说什么,但从大家都朝他围拢过去就能猜到,肯定是他在散布股市马上要下跌的消息。

    不过消息是散布出去了,但由于现在股市的上涨,让很多人都不相信老杨的话,他们讥笑着摇着头,尽管听不到声音,周铭和罗韩依然能感同身受;而其他更多的一些人,他们则都在犹豫,毕竟现在股市的情况是在上涨的,你说他马上就要下跌,很难让人相信,尤其是在几天前,老杨就在这里说过这话的情况下。

    “这位老杨同志也是尽力了,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他能做到这样无条件的相信和支持我们,已经很让我尊敬他了。”罗韩说。

    “所以你现在还觉得我昨天跟你说的事情有些过了吗?”周铭问。

    这时面对周铭的提问,罗韩感觉自己脸上有些微微发烫,他摇头说:“周顾问,这个事情还是我自己想的不够长远,我就是拼着自己被行政处分了,我也一定不会让滨海那些人得逞的!”

    罗韩说着就拿起了办公室内的电话拨了出去,而周铭则是依然透过窗户,看着下面交易大厅里的情况,嘴角上扬的笑了。

    ……

    在周铭看到却听不到的交易大厅里,老杨坚持的在说:“请大家一定要相信我,咱们南江的股市经过了两年的上涨,这已经是超出咱们股市的承受能力了,现在已经超

    (本章未完,请翻页)过了一个上涨的极限,接下来就只会往下跌啦!”

    “而且现在还有从其他地方过来的投机商,他们也在恶意的推高股价,就是为了继续繁荣股市的假象,好让我们大家去买股票,他们好趁机来赚我们的钱,现在股市的泡沫,这些投机商也是要负全部责任的!”老杨努力的说,“所以现在我们大家一定不要再买进股票了,手上持有股票的,也请大家都卖掉吧!”

    尽管老杨说的很卖力,但却并没有得到多少支持,相反还有很多冷嘲热讽。

    “老杨你还在造这个股市会崩的谣你累不累呀,你没看到大盘上面那一片红吗?还是你不懂那片红是什么意思,我可以教你,那就是上涨的意思!也幸好我几天前就没听你的抛掉自己手里的股票,否则我就要错过这一波牛市咯,我亏的钱是你能补给我吗?”

    “老杨你究竟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个消息,是不是那个什么周顾问告诉你的呀,你原来不都是挺相信自己判断的吗?怎么这一次这么相信这个小道消息了,我看你和孔乙己就五十步笑百步了!”

    面对这些人的嘲讽,老杨仍然坚定说:“这个消息是真的!我就是研究了我们南江这两年来的股市情况才做出这个判断的!”

    老杨这么说立即有人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嘲讽,但也有人对他说:“老杨你的判断是有一定道理,可现在大盘的情况就摆在这里,还不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而是持续了好几天的,足以说明现在的股市形势了。”

    也有人劝老杨说:“老杨你的判断我愿意相信,不过现在大盘上涨也是事实,或者你可以不要着急全抛掉,趁着现在大盘上涨你赶紧买进股票,等到了大盘有波动的时候马上抛掉不就好了吗?”

    老杨摇头说:“这不可能的,因为我刚才已经说过了,现在南江的股市价值已经超过了实际的真实价值,一旦出现了任何波动,都肯定是雪崩式的暴跌,到时候再想抛售股票就根本不可能了,而且我预料的是股票最晚会在上午休市前,就开始下跌的,这个情况怎么还能买进呢?”

    随着老杨的话,旁边立即响起一阵哄笑声,有人拿出自己刚到手的股票凭证对老杨说:“老杨你看到没有,这是什么?这就是我刚买的股票,你要不要仔细看看呀?或者帮我算算在中午休市前我能赚多少钱?只是好像上午的涨幅并不高,只有一到两个百分点呀,一个小时就能挣一两百咯。”

    “太可惜了,你现在买进就意味着你的股票根本没机会脱手,只能砸在手里了。”老杨惋惜的说。

    老杨惋惜的话遭到许多人的嘲笑,他们指着老杨说:“老杨你也真会讲笑话,还是你要在这里诅咒别人呀?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可马上这些人的嘲笑就再也说不出口了,因为有人冲进股市说:“不好啦,刚才南江发展银行传出消息,说他们银行内部的账目出错了,可能会因此损失上千万资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