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要走了(上)
    “书记,这一次的情况特殊,咱们南江的股市经过了两年的持续上涨,已经超过了股市的上线,就是应该要下跌了的,只是因为滨海那边人的阻挠才会一直保持上涨的态势,但这是很不符合市场规律的,我知道他们是打算找时间抛出手上的股票,所以我才在他们动手之前,先挑破股市的泡沫。”

    周铭用最简单明了的方式解释说,他现在就在南江市委大楼的市委书记办公室里,他解释的对象就是南江的市委书记陈云飞。

    陈云飞就坐在周铭的对面,听完周铭这番话以后摆了摆手说:“周铭,其实这些你根本用不着对我解释,因为之前你就已经对我说过了,我也不是不懂金融经济的人,只是你在国内长大的,想必你也很清楚,|[m国内很多事并不是一句对错能解释得了的。”

    陈云飞又伸出五根手指:“五天前,是你怂恿罗韩放出了南发展银行出现账目问题,亏损了千万的负面.消息,才致使股市开始了暴跌。这个处理方式尽管很不光彩,但我也不反对,毕竟总不能酿成大祸,可到今天为止,咱们南江股市已经连续暴跌了一个礼拜,这是无论如何都交代不过去了。”

    陈云飞最后问周铭:“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叫你来我的办公室吗?”

    “是不是省里还是中央对我有了意见?”周铭试探着问。

    陈云飞重重叹了口气说:“省里和中央都对你有了意见,尤其是中央,我想以你的聪明,你应该明白这是为什么。”

    周铭点头说:“滨海那一派是进了中央的,本来我们证交所搞起来,那边就老大不满意了,才会派这么多企业家过来,目的就是为了扰乱我们的市场,现在不管什么原因,总之他们的目的是达到了,那么他们自然要在中央告我还有南江证交所的黑状了。”

    “就是这样,中央讨论的结果是要求南江在最短时间里恢复股市的正常。”

    陈云飞的语气也很无奈,周铭也了解他的无奈,毕竟为了培养更年轻的接班人,也为了给年轻干部一些机会,杨老和杜主席已经在退往二线,因此这一次南江股市的情况,他们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才会有这样一个结果,否则以杨老和杜主席对自己的态度,怎么都不至于这么认真吧?

    “书记,这最短的时间是多久?”周铭抓住了一个重点问。

    “三天时间内。”陈云飞回答说。

    “书记,这个时间根本不可能,还是让中央用扰乱市场的罪名把我抓起来吧。”周铭说着就整个人靠在了沙发上,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不过陈云飞却很明白,周铭这么做并不完全是在他面前耍无赖,毕竟周铭一直都希望能让股市回到最正常状态的,然而在股市跌停制度的基础上,才一个礼拜的时间根本不够,所以周铭才会想要拖着的。

    “抓起来不至于,不过你这南江的发展顾问,以后肯定是一定要剔除的。”陈云飞说。

    听这话周铭一下来了精神:“书记你说不要我再当发展顾问了对吗?这太好啦!”

    周铭这个表态让陈云飞感到十分郁闷,因为要是其他商人都巴不得要在党政机关里尽可能的担任更多的职位,要收回他的职位哪一个不是心急火燎的,只有周铭不仅一点不担心,反而还高兴了起来,难道这政府机关的职位就这么让你烦躁吗?你这让任命你为发展顾问的自己情何以堪?

    周铭也知道自己的表现有些过了,他接着对陈云飞说:“书记,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事情出来了总是需要有人站出来负责任的,而南江股市出了这么大的跌幅,我这个发展顾问被丢出来背锅是最好不过了。再说,我本来也就要带队去美国了的,背个锅被踢到美国去也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原本陈云飞还想说什么的,当他在听到周铭最后那句话以后就马上改变了主意:“那好吧,感情你早就想好这些剧本了,不过也并不是我要占你便宜,只是有些事情总是需要人来完成的。”

    周铭忙不迭的点头说:“那是当然,否则以书记您这么优秀的领导,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油嘴滑舌!”陈云飞没好气的骂了周铭一句,周铭对此则很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陈云飞知道周铭是去过北俄,单枪匹马会过北俄和苏联的总统,以及美国的金融战专家的,就自己这个常务副省长市委书记根本压不住周铭这只孙猴子。

    最后陈云飞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但还是正色道:“周铭,我知道你很希望自己的股市能够回归到正常水平上,我也很希望是这样,不过很多事情并不是你希望怎么样就要怎么样的,我们是人民政府,我们需要对人民负责,不能让股市无限制的暴跌。”

    “周铭你看,很多股民都是拿着自己的积蓄在炒股,他们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用心险恶的投机分子,他们只是想通过股市帮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应当保卫他们的利益。”陈云飞说。

    周铭也严肃起来说:“书记您放心,我做事有分寸的,这一次在我不仅在策划股市下跌前就让人在证交所里宣传了股市会下跌的消息,并且我还找了港商过来,他们会帮忙在适当的时候出手投资进来稳定股市的。我会争取让这一次股市下跌所带来的损失,尽可能的都放在滨海那些投机商的身上。”

    陈云飞点头说那就好,随后陈云飞又交代了周铭几句,就让周铭离开了。

    周铭走出陈云飞的办公室,他习惯性的拿出自己的手机并打开声音,立即就有一个号码突然打来,周铭根本来不及去看号码立即接通,那边马上哭诉了起来:“周顾问太好了,我可算打通您的电话了!”

    周铭先是一愣然后笑了:“听声音你是李董吧?能接到你的电话真让我感到非常意外,不知道李董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周顾问,求求你帮帮忙,帮我把我在股市里面的资金给解套出来吧。”李董说。

    周铭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平时都是那么骄傲,哪怕是上一次请自己吃饭的时候都是端着架子的李董,今天面对自己的嘲讽不仅无动于衷,还会说出求自己帮忙的话来,想来肯定是真的没办法了。

    “我说李董呀,你说你的资金全被套了,关我什么事呢?”周铭故作无谓的说。

    “周顾问不要这样,我知道过去是我王八蛋,我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不该想要在股市上面动手脚,现在才会陷入到这样的困境当中,都是我不是个东西,还请周顾问大人有大量的原谅我吧。”李董又说,他的语气非常着急,听声音都像要哭出来了一般。

    周铭可以想象,能把一位骄傲的滨海国企董事长给逼成这样,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不过这却并不是周铭愿意去管的。

    “李董,您可不是什么王八蛋,我也并不是什么有大量的大人物,你不要妄自菲薄也别给我戴什么高帽子,至于股市那边是有制度的,我可没有帮你解套的权力,你求我也没用……”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李董那边就咬牙切齿道:“周铭,你这真的是要把我逼向绝路吗?”

    听着李董的话,周铭乐了:“我逼你到绝路?李董你可真会开玩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我是一个劲让你不要进股市的,是你自己要进来,结果现在被套了,还怪我了咯?”

    “周顾问,我知道当初是我不该……”

    这一次是周铭打断了李董的话:“李董,当初是什么情况我想你我心里都有数,我也就不再多说了,没有什么该不该的,既然你当初选择想阴我一把,想着要在南江股市上坑我一把,那么你就该料到会有今天的这个结果,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的,不要给我耍这种无赖,撒泼打滚没意思的。”

    “还有,”周铭想起什么接着说,“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周顾问了,因为我刚刚才从陈云飞书记的办公室里出来,我被解除职务了,以后南江股市就和我没关系了,再见。”

    说完周铭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可周铭才挂了电话,手机马上又响了起来。

    周铭正犹豫着要不要接通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说:“周顾问还真是忙呀!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让我猜猜,刚才那个电话是滨海李董打来的,那么现在这个就应该是另一个王董打来的了。”

    周铭回头,就见陈云飞的秘书彭胜友走了出来,周铭抱歉着说:“彭主任很抱歉,我没想在这里接电话的,我马上就出去,而且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周顾问了,别人不知道,可你是知道的。”

    彭胜友却摇摇头说:“周顾问,你永远都是我们南江的发展顾问,就算因为一些原因你被解职了,但你的作用和影响力,始终是无人能比的。”

    周铭摆摆手看着彭胜友问:“彭主任,你出来不会就是要对我说这些的吧?”

    彭胜友不好意思的笑笑:“刚才听周顾问你在这里打电话,一时兴起就说了这些,我当然不是为了说这些,我是有另一些话要对周顾问你说的。”

    “是帮陈书记带的话吗?”周铭问。

    彭胜友笑而不语,周铭点点头:“我明白了,有些话可做不可说,我们一起找个地方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