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要走了(下)
    彭胜友把周铭送到了市委大楼的门口对周铭说:“周顾问慢走,我很期待您在国外的表现,我会永远记住您是从南江走出去的骄傲!”

    周铭也朝彭胜友挥手致意,这一幕让门口的警卫颇为惊讶,毕竟周铭的身份并不是每个人都了解的,不过彭胜友这位市委一秘却是每一位警卫都认识的,大家都是混体制内的,自然明白这个位置意味着什么,现在市委一秘居然送人到大门口,这背后的含义,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

    还不等这些警卫消化了之前的惊讶,后面紧接着又发生了其他事情,只见周铭来到了门外,就立即有人迎了上来。

    如果只是一个两个人这些警卫当然不会惊讶,事实上一位能让市委一秘亲自理送出门的人自然不会简单,有人等在外面也是正常,并且说不准他来市委大楼就是来帮别人有事的,不过这来的人并不只有一个,而是二十来个的一群,这么多人在市委大楼门口,这就让这些警卫不能不紧张了。

    群众冲击市委,这不管放在哪里都肯定是要让省级干部倒台的大事件,不过周铭这明显就不是,这些人领头的是罗韩,他身后▲≯跟着的则都是金融班的学生,当他们得知周铭被陈云飞请来市委谈话以后,似乎预料到了一些什么,毕竟现在南江的股市很不好,作为南江发展顾问的周铭将难辞其咎,然后他们就都自发的跟来到了这里。

    “周顾问,陈书记这一次找您过来是有什么安排吗?周顾问你成功的避免了股市被滨海来的投机商操纵,肯定得到了表扬吧?”罗韩小心翼翼的问。

    周铭笑了笑对罗韩说:“如果是我的学生们这么对我说我不奇怪,但现在罗总你也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故意了?”

    听周铭这么说,金融班学生们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班长陈树马上问道:“老师,难道陈书记真的要处分你吗?”

    陈树问的非常认真,不仅是陈树,还有副班长李阳和团支书叶凝在内的所有人,都很认真的看着周铭,这让周铭想玩笑的轻松一点回答都没可能,周铭想了一下只好说:“其实谈不上什么处分不处分的,你们还记得我当初给你们说过的吗?现在我已经不是南江发展顾问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周铭已经说的足够轻松了,但当陈树他们听到以后,仍然当时就激愤了起来。

    “老师你被解除职务了?为什么会这样,老师你这么做明明就是为了拯救南江股市的,为什么还要处分你?我们现在就在这里,我们要为老师您向陈书记请愿,这不公平,这太不公平了!”

    李阳当即大喊道,而在李阳的带动下,其他学生也都被带动了起来,一个个高高举起拳头叫喊着要向市委请愿,二十来人的威势把市委门口的警卫都给吓了一跳,他们急忙警惕着看向这边,甚至一个警卫的手都放在了面前的电话上,他打算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就要打电话报警了。

    “一个个都瞎闹什么?”周铭说,虽然他的声音并不大,仿佛只是那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金融班的学生们都停了下来。

    李阳马上向周铭抗议说自己是认真的,并不是在瞎闹,但周铭却仿佛没听到一般接着说:“你们也好好想想,现在股市的下跌可以说是我一手策划的,就算我只是一个普通投机商,都是要负责任的,更不要说我还是南江的发展顾问了,我这是监守自盗。”

    “如果不给我一个惩罚,那不是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吗?要是今天罗韩来一出,明天李阳再来一出,那咱们的南江股市不就成了野心家的乐园了吗?这根本是违背了股市建立初衷的,所以必须要封杀在源头,也就是我这里。”周铭环视一圈接着说,“你们现在还要给我请什么愿,这还不是在瞎闹吗?”

    金融班的学生们都说不出话来,只有李阳还在试图辩解道:“可是老师,你这么做是为了保证南江股市的公平,你这么做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呀!”

    周铭摇摇头说:“没有什么不得已而为之的,错了就是错了,不能去找什么借口,因为今天你找了借口,明天他就同样可以找借口,到了最后制度就会被这一个个的借口给扯到支离破碎。”

    说到最后周铭想了一下继续说:“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你们忘了吗?我们早就计划好要去美国的,难不成你们想在南江证交所工作一辈子吗?”

    其实在这里工作也没什么不好的,是为国家的股市建设做贡献,也是为人民服务嘛!

    这是所有金融班学生在听到了周铭最后的话时心里的第一反应,但他们却谁都没有说出口,原因很简单,他们跟着周铭这么长时间,心里都有一杆秤,能明白一个轻重缓急。

    现在他们在南江证交所里,冲顶不过就是一个会计,连操盘手都称不上,就算对金融系统有一定的了解,但也只是停留在理论阶段,根本没有实践,现在只是滨海的投机商过来,都能逼得他们束手无策,那要是有一天国外的热钱涌进来了呢?那岂不是会把国内的经济吃得骨头都不剩吗?

    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而要想保卫国家的股市和金融系统,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给出国留学,努力的学习国外先进的金融知识武装自己,师夷长技以制夷,只有学到了金融的精髓,才能保证这次的事情不会发生。

    想到这里,陈树对周铭说:“老师很抱歉,是我们太冲动了,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也请老师您放心,有一天我们会从国外学成归来,到时候我们一定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周铭笑了,如果他们继续坚持,那周铭一定会发火,不过现在他们反应了过来,周铭就很高兴了:“这才对嘛,不过你们也不需要太自责了,毕竟大家都是年轻人,不热血不年轻气盛不枉少年吗?”

    罗韩看着周铭那么一副不到三十岁的年轻模样说着这么老成的话,却出奇的一点不觉得违和,就好像周铭就有资本那么说一样,这个感觉很奇怪,但罗韩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这样的感觉。

    ……

    南港大道上,一个人骑单车来到了证交所门口,他才把自己的车停在车棚里,就马上有人围了上来问他:“今天股市的情况怎么样了?现在南江的股市已经跌了这么多天了,也该重新往上涨了吧?”

    这个人就是老杨,自从上次南发展银行的消息传出来引发股市暴跌以后,原本就是证交所名人的他,在其他股民那里,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一下子变得无与伦比了起来,现在他才到了证交所门口,车还没锁上,就有围过来东问一句西问一句,让他很无奈。

    “股市肯定有一天会平稳下来,可能是今天,也可能是明天,总之大家多注意就好了。”

    老杨用这么一句话摆脱了其他人,这一句话听起来很废话,但由于是从老杨嘴里说出来的,听在其他人耳朵里就成了至理名言。

    走出车棚,老杨来到了证交所门口,他还是和往常一样先去报亭买了昨天和今天的两份报纸。

    “老杨,这是给你的报纸,刚才又有人问你了吧?看来你现在真是咱们证交所的定海神针了,谁都相信你说的话了。”报亭老板对他说。

    在这里买了两年报纸,老杨和报亭老板也是老熟人了,尽管老板在上一次的事情里传错了谣言,但老杨和他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只是现在报亭老板的脸好像比之前肿了不少,原因就不言而喻了。

    老杨对他说:“老板你这话并不对,我只是说了一些该说的话,相信了该相信的人,老板你只要以后不拿别人的昧心钱,不去帮别人宣传那些谣言,我相信也还是很多人愿意相信你的,毕竟你天天在这里,你对股市的了解不比一些职业股民少。”

    在宽慰了报亭老板几句以后,老杨走进了证交所,他才走进大门,就立即站住了,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很不一样的气氛。

    老杨现在是证交所内最知名的人,因此他来了马上有人过来对他说:“老杨你来了,你怎么站在这里,是不是你也感觉到了交易大厅里的气氛很不对劲,其实这样的氛围我今天过来一早就看到了,就是闹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情况。”

    老杨抬头看了一眼大盘,那人还在认真的对他说:“大盘的情况我看过了,和昨天一样仍然在暴跌,不过跌幅相比昨天要减小了很多,我本以为是大盘到底要反弹了,却没想现在大盘都基本不怎么动,好像被绳子绑住悬浮在这个数字上面了一眼。”

    “好像这个股市透露着一股悲伤的情绪。”老杨喃喃的说。

    他这话吓了那人一大跳:“股市透露着悲伤的情况?老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股市还有什么七情六欲不成吗?”

    老杨摇摇头说:“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也没法给你答案,但现在这个情绪我却太能感同身受了,不管怎么样,我先上去找罗总问一下才行。”

    说完老杨就走上了头,他走进二楼那间熟悉的办公室,不过当他进来的时候,办公室里就只有罗韩一个人在,老杨开门见山的问他:“罗总,今天周顾问还没有过来吗?我感觉大盘上的情况还有交易大厅里的情况都有些诡异,像是带着什么悲伤的情绪。”

    罗韩只是看着楼下交易大厅内的情况,同时回答老杨说:“老杨你的感觉并没有错,因为就在昨天,周顾问已经被解除了职务,他再不是我们南江的发展顾问了。”

    老杨当即就震惊了,他喃喃的说:“周顾问他怎么就被解除职务了呢?他可是我们股市的好领导,咱们南江股市根本离不开他呀!”

    罗韩却摇摇头说:“离不开也得离开,周顾问注定是一直翱翔天际的雄鹰,光我们南江的股市是根本容不下他的,所以他要去美国继续深造是应该的。”

    老杨这时也改口道:“原来是这样,那我相信周顾问,既然他要离开,我就会相信他的未来会更好,我会永远支持周顾问的,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