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南江的传说
    作为国内第一大陆路口岸的南湖口岸,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忙,尽管看上去并不起眼,但却是连接港城和内地的最重要途径,也是在目前的国际环境下,国内和世界交往的最重要窗口,每天通过南湖口岸来来往往的商人旅客以及其他人,不计其数。

    也正是由于南湖口岸是如此的重要,所以为了保障南湖口岸的通畅,这里不仅专门设立了派出所,有很多警察在这里,甚至还安排了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守卫在这里。不过今天南湖口岸在南江这一边,却突然搞起了管制,这让很多人当时就傻了眼,大家围在边检站大楼门口面对拦着他们的武警战士你一言我一语的嚷嚷着。

    “这什么情况?为什么要管制呢?难道是有什么反革命分子》要潜逃出国,或者是有什么中央领导要秘密出国访问不成?”

    有人故意这么发问着,立即引起了一阵哄笑,因为谁都明白这话说出口就是在开玩笑的,因为如果真是什么反革命分子要潜逃出国,那肯定就直接偷渡了呀,哪敢这么光明正大的走什么口岸,这不是等着被抓吗?至于中央领导秘密出国访问也同样不靠谱,要知道中央领导都是有专机的,从首都或者滨海那样的国际大都市直接走不好吗?为什么还要走陆路口岸去港城转机呢?这可不需要航空公司的。

    面对这样的问题,这些武警战士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沉默却又坚定的站在那里,任由人群你推我挤着。

    “要我说,肯定是里面什么设备坏掉了,咱们国内的东西就是这样,质量差寿命短,随便用一用就坏了要修,不像国外的东西,那才是真正的好东西,你看港城那边什么时候管制过?”

    又有人大声说着自己的猜测,只是这一次,事实很快狠狠的扇了他一耳光,他这边才说完,旁边立即有人大喊道:“快看那边有人过境了!”

    听到这声喊,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桥那边,果然看到了有人正在过桥。

    这是什么情况?要说刚才他们听到管制的消息还只是惊讶傻眼的话,那么此刻他们被管制了,却看到有别人正在过桥,就该让他们惊讶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为什么自己不能过,要让他们先过呢?反革命分子抓都来不及,显然不会有武警管制掩护他们出境,那难道他们真是什么重要人物?可那些过境的人看上去都很年轻,差不多都在二十岁上下,这样岁数的人,要是一个两个还能理解,但是这么多人一起出境,就完全让人捉摸不透了。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大喊:“那前面那个年轻人我认识,就是前面第四个那个,他就是安国证券公司的大堂经理李阳,我在他那里买过股票的,我还有幸请他吃过饭,所以我不会认错。”

    “原来是股市里的重要人物要出境呀,难怪会要这么隆重的保护了,这可都是国内的国宝级人物,就是没想到会这么年轻,不过话又说回来,像股票这样的新兴行业,也只有这些年轻人能玩的转吧?”

    “可是不对呀!你们说李阳那么厉害,那走在他前面的三个人会是谁?我自问对南江股市非常了解,除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深交所理事长和南发展银行董事长曹建宁以外,包括股市创始人罗韩和证券市场建设领导小组的办公室副主任张恒我都认识,可都不是呀!他们为什么有资格走在李阳前面?”

    当所有人都在疑惑的时候,一个沉稳的声音突然响起:“那或许是一个传说,一个属于南江股市的传说。”

    这句话说出口就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你们或许并没有听过,不过你们可以想想,我们南江的股市为什么可以从无到有,难道就只是罗韩?我承认罗韩是我们南江的骄傲,也是他创建了南江股市,可他终归只是一个官僚,要他按部就班的做事可以,但要是其他的恐怕就有点难了,毕竟股市不同于其他项目,不可能一帆风顺的。”

    这话提醒了其他人,大家都不是在南江一天两天了,谁不知道南江股市曾经发生过几次大的事故,都是股市的大起大落,但最后似乎都没有任何后果。就是前一阵子,听说才有外地的投机商来了南江,原本是想要搞乱南江的股市,结果却股市是跌了,但他们也同样被套进了股市,反倒是解救了那些普通股民。

    要说这些事情是罗韩或者是南江市政府里有人做的,那是打死他们都不相信,首先机关里的那些官员,原本他们就是有纪律,是不能干扰经济市场的,更别说操纵了,而罗韩则是不相信他有这个能力。

    既然公家不会这样做,罗韩又没这个能力,那这样看来也只可能会有一个神秘人物,贯穿了南江股市发展的始末,帮南江股市解决了所有的难题,难道就会是那个人吗?

    “他就是南江股市的传说!”那个沉稳的声音说,“之前是他在一直保护着南江股市,就在前一阵,是他请来了港商投资,才挡住了其他投机商的进攻,是他保住了普通股民赚到的钱,也是他能让股市安然度过任何灾难,就连港城和国外的金融专家,都对他赞不绝口,尤其是他的精神!”

    没有人敢接他的话,大家都沉默了下来,不过也就是一会的工夫,突然有人说:“天哪你是证交所的老杨,是那个完美预测了股市动向,帮助好几千股民躲过了这次股灾的股神老杨!”

    “没错,我就是老杨。”

    老杨毫不避讳的承认了,而当听到老杨身份以后,他身边的人都对他报以非常讶异的目光。不过老杨并不管这些,他只是看着南湖桥上过去的那些人,尤其是那个领头的南江传说,眼神里满是崇拜。

    “其实我想说我这一次之所以能帮好几千股民躲过股灾,完全就是这位南江的传说,是他让我在证交所散布这些消息的,如果不是他,我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一切,你们称我是股神,我是真心感觉羞愧,因为我根本配不上这个称呼,只有他配!”老杨坚定的说。

    老杨的情绪感染了其他人,让其他人也都一个个看着南湖桥上,看着那位传说过桥。

    “你永远都是南江的传说,我们南江人会永远记住你的!”

    老杨突然喊了这么一声,在他的带动下,其他人也纷纷冲桥上喊了同样的话:“南江的传说,我们会永远记住你的!”

    老杨口中的南江传说自然就是周铭了,这一次南湖口岸管制也就是为了要让周铭他们更顺畅的去往港城,再通过港城中转然后去美国。

    其实对周铭来说,他并不想搞什么口岸管制,如果可以低调的通过口岸去港城转机就是最好的,不过周铭要离开南江是必须要办护照签证这些,陈云飞作为南江市委书记,他肯定会知道。

    陈云飞在解除了周铭南江发展顾问的职位以后心里一定很过意不去,说到底周铭就是在为股市的失误背锅的,毕竟股市有涨有跌谁不知道,而南江的股市在两年的时间内都是只涨不跌的,这有一部分南江的发展确实很快,几家上市公司的效益都很不错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市政府纵容的结果,否则随便调控一下就行。

    陈云飞没调控就是为了自己的政绩,可却苦了周铭,陈云飞就想着在周铭走之前给他行驶一次特权,也算是让自己心安了。

    这个行为说是行使特权,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以周铭的身份也并不算陈云飞肆意妄为,毕竟周铭可是在北俄赚了上万亿的超级富豪,再加上他带的是金融班,那是国家未来的金融希望,给他们开开后门,并不过分。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才有了今天这一幕,当市委一秘彭胜友亲自送周铭到南湖口岸,这边就立即进行临时管制,禁止所有人通行,等到周铭他们过去港城一个小时以后,口岸才会重新开放。

    周铭也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既然你陈云飞书记要开这个特权,自己接受就好了,反正又不少自己身上一块肉,而且自己这么多人的队伍,有个特权单独通过口岸对同学们的安全也由一定保障,毕竟他们都是在证交所和安国证券公司里实习过,有人认识他们的。

    突然,周铭听到了口岸那边的呼喊,周铭转头看去,就见有很多人在边检站大楼门口朝这边呼喊着什么。

    南江的传说?这喊的是我吗?

    周铭有些诧异,不过随后他周围的金融班同学们看向他更坚定的眼神,无疑很确定的告诉了他,这个传说,说的就是老师您!

    周铭笑了,他伸手朝那边随意的挥动了一下,那边顿时爆发出了惊呼,甚至很多人都激动到跳起来了,一如后世的追星族。

    边检站广场的另一边,苏涵看着这一幕当时就喜极而泣了,虽然她由于一些原因没办法陪着周铭一起出国,但是她却很为周铭的事情感到由衷的高兴,她对着南湖桥的方向喃喃的说:“周铭你看到听到了吗?这就是你无与伦比的魅力,就是你做的那些事,就是你的那些想法,就能让人崇拜!”

    苏涵顿了一下,看着周铭渐行渐远的身影,她最后说:“周铭,你一定会在国外闯出另一片天的,我就在临阳等着你,永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