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早上的原因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和“风神羽少”的月票支持!)

    浅水湾是港岛南面一个依山傍海呈新月形的海湾,水温冬暖夏凉,是港城一个非常著名的海湾,甚至还有天下第一湾和东方夏威夷的美誉,可以说是港城最好的一个度假胜地。︽小,o当然这么好的地方,自然也是别墅区林立,李成的别墅就在浅水湾这里。

    不过现在的李成还并不是十年后的李成,他还并不是华人首富,现在的华人首富还是船王郑浩龙,因此浅水湾这里最好的别墅是郑浩龙在住,其次还有第二船王童刚,再加上李成天性和善,起家也很晚,因此只捞到一个中等偏上的别墅,就这还是后来从一个破落富豪的手上抢来的。

    最好的别墅是直接临海的,还有一块专属自己的沙滩,但李成的别墅却并没有这个待遇,只能用专划给别墅区的沙滩了。

    傍晚,在浅水湾的沙滩上,几堆篝火被生起来,一场烧烤晚会正在这里进行着,许多人聚在一起吃着喝着,有说有笑。

    “哇!没想到李先生您还会烧烤,烤出来的鱿鱼还这么好吃,如果不是知道您是港城著名企业家,我真会以为您是特级厨师的!”

    有人惊呼出声,这里就是李成和周铭林慕晴还有金融班的学生们进行着的沙滩烧烤,李成还小露了一手,不过周铭和林慕晴却并不在沙滩上,而是来到了后面的一个小凉亭里。

    “周铭,今天下午你是故意安排去中环的吧?”林慕晴问。

    “是也不是,”周铭说,“中环是港城的政治和经济中心,来了港城既然决定要在这里住一晚,那么中环是肯定要去的,谈不上什么故意,只是话说回来,我心里也的确很希望同学们能看一看港城的中环。”

    “为什么?是为了激发他们的上进心吗?”林慕晴问。

    周铭diandian头说:“没错,有些东西如果不亲眼所见,是很难有那种穿透进心底的感觉,而且国外是一个花花世界,有些东西只有经历过了才会去想要争取,这些学生都是国家精挑细选出来的,他们都很有天赋。”

    林慕晴对此表示理解,她很清楚其实很多东西不管嘴巴上说的多好,但在没有亲眼见到之前都是没有那么大冲击力的。

    “其实今天带着这些学生在中环,也让我想到了我们第一次来港城的时候。”林慕晴说。

    周铭转头过来看着林慕晴,她的眼睛亮亮的,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周铭也笑着说:“对呀,那时候记得慕晴姐你看着港城这么繁华的地方还很怕,非要抓着我的手才敢走……”

    周铭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肋下被捏疼了,林慕晴面带羞涩很着急的说:“什么是我拉你的手才敢走,明明是你这家伙要拉我手,你存着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吗?不过想想那时我们在中环住一百多港币一天的酒店,我都心疼死了,毕竟一天的房费就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呀!”

    “不过现在好啦,别说一百多港币一天,就是一万甚至十万港币一天的房间,林女士都能住得起,还能住的很舒服。”周铭打趣说。

    林慕晴没好气的打了周铭一下,很不满的瞪了周铭一眼,然后接着说:“那时候你说要炒港股股指要开期货账户,我全都不懂,只能跟着你相信,那时候虽然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但也还过的非常充实。”

    “这也是慕晴姐你对我信任到家了,否则就这些你全不懂的东西,我随便忽悠你dian什么你都不知道。”周铭打趣说。

    “但你不会这样做的,因为我知道周铭你是一个要做大事的大人物,不可能会做这种龌龊的事情!”

    说到这里,林慕晴突然转头看着周铭问:“今天早上你在边检站那里,你真认为那警官故意扣你在问询室,只是他非要给自己找个面子吗?”

    周铭愣了,他没想到林慕晴的这个转折这么突然,一dian征兆都没有的,猛然间就从追忆跳到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上。

    “慕晴姐你觉着那位警官究竟是要给自己找个面子,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这重要吗?或者说我们搞清楚了又有什么好处呢?还是郑板桥那句话,人生在世难得糊涂,毕竟我们现在还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就算是到了李成现在这样的阶段,不也很多事还要装糊涂吗?”周铭说。

    “所以周铭早就看出了问题,觉得那警官扣你是有问题的了?”林慕晴又问。

    周铭diandian头:“怎么可能会没有问题,我和他前世无仇今生无怨的,他干嘛要这么针对我,而且还是在他看到了对面的情况,知道我可能身份不一般的前提下,他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要说他是个十来岁的中学生那我信,可看他的样子怎么都三十了吧?没道理会这么冲动的……”

    “既然你明知道那个警官又问题,要来故意找你麻烦,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难道你不知道我的联系方式吗?”

    林慕晴瞪着眼睛打断了周铭的话,周铭这才明白林慕晴怎么会思维这么跳跃,其实她就是在关心自己,周铭拉着林慕晴的手温柔的对她说:“慕晴姐没关系的,我这不是没事吗?你知道的,有**在我身边保护没问题的,他可是首都卫戍部队的兵王,无论枪械还是近身格斗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可是再怎么你也不能拿自己去冒险呀!”林慕晴说,“周铭你要知道你现在已经不是两年前的你了,我的公司是你给的,国内还有小涵妹妹的公司,更有你在北俄的事业,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你……”

    林慕晴的话里满是对自己的关心,这让周铭感到心里很暖,不过周铭还是打断了她的话对她说:“慕晴姐,其实我最大的依仗,就是对方恐怕只想给我一个教训,并不想真的弄出什么事情,原因慕晴姐你刚才也说了,我有那么多事业,并不是两年前那个随便一个街头混子就能砍死我的时候了。”

    林慕晴依然不满意:“不过那个警官真的太可恶了,或许在背后搞鬼的那个人我现在还没能力揪出来,但那个敢找你茬的警官,我一定要他好看!”

    周铭笑着对她摆摆手说:“我想这也用不着了,恐怕这个事情有人会去做的。”

    “是王督察吗?老实说那个人我并不相信。”林慕晴说。

    周铭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上面,林慕晴愣了一下,正准备开口问周铭,但这时突然有学生朝这边喊道:“老师慕晴姐,李阳说他要在这里跳草裙舞,你快过来呀,还有叶凝给您烤的扇贝鲍鱼,我刚才偷吃了一dian,可好吃……哎呀叶凝你别打我,我真不是要故意偷吃的,只是忍不住了……”

    听着那边的动静,周铭和林慕晴都笑了起来,周铭对林慕晴说:“慕晴姐,要我看早上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咱们也就不要再纠结了,还是把目光放在现在和未来要更好一些,先和同学们一起玩吧。”

    说着周铭就拉起林慕晴的小手走下沙滩,加入了烧烤晚会的行列里去。

    当浅水湾上的烧烤晚会渐入**的时候,远在两千多公里外的燕京中南海,主席杜中原来到了杨定国的房间,杨老此刻正靠在一张躺椅上闭目养神,听到杜中原过来,他马上睁开了眼睛,招手让杜中原过来坐下然后问:“中原同志,这么晚了你还来我这里,想必是有了关于周铭的什么消息吧?是他已经启程去美国了吗?”

    杜中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什么都瞒不过杨老您,的确是有周铭的消息要向您汇报,不过并不是他去美国的消息,他是今天到的港城,计划是要在港城停留一天,明天才去美国的。”

    “那就是他到了港城,但是却遇到了什么麻烦?”杨定国猜测着问。

    杜中原dian头说:“今天上午周铭和金融班的学子们通过南湖口岸去港城,周铭在港城过境站和港城的警察发生了冲突,**就在问询室里和港城的警察动手了。”

    杨定国有些惊讶:“还有这样的事?原因呢,是什么?”

    “据说是港城那边的警官在故意刁难周铭,要把周铭私扣下来拘留一段时间。”杜中原回答说。

    杨定国的眉头当时就皱了起来,他看着杜中原却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都是老搭档了,杨定国很清楚,杜中原并不是那种会来报什么半吊子消息的人,所以杨定国就在等他接下来的话。

    果不其然,杜中原很快接着说:“这个事情发生南江的陈云飞就收到了消息,他也派人着手调查了,发现可能会牵扯到滨海那边。”

    “果然是他们,在南江想阴周铭一把,没有成功现在居然想在他过去港城的时候恶心一下,真没出息!”

    杨定国先是不屑的评价了一句,然后凝神认真的想了一下说:“中原你去把林泽康同志叫来吧,这个事情不管他知不知情,但有些事情我们得要收一收,不能让他们太过分了,毕竟咱们还在这里!”

    杜中原diandian头说:“好的杨老,我马上就去通知泽康同志那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