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起飞背后
    鞠躬感谢“霸气糖糖”的月票支持!

    港城国际机城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机场,他不像其他机场位于郊区,而是位于喧嚣的闹市区,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延伸向海的跑道,而跑道的另一边痉就是高山和民居,每一次飞机的起飞和降落都是在高山和民居头顶上完成的,因此这里也被誉为是世界最危险的机场。

    不过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也正是因为机场的危险,这里也是世界上最少发生空难的机场,而周铭和金融班同学们的航班就要从这里起飞。

    “泛美a6384飞往麻州布莱顿的航班你好,现在允许进入跑道起飞。”

    “漂亮优雅的塔台女士,a6384航班已收到,进入跑道准备离场。”

    随着塔台和航班飞行员的对话,一架波音747大型客机从机场的跑道上缓缓升空,飞到海面上以后一个急回旋掉头,不断爬升高度,越过高山和民居朝美国的方向飞去。

    在机陈面,一辆黑色的林肯轿车就停在机斥面,车门打开,一位非常漂亮的女人就站在门口,她戴着墨镜,抬头看着航班迎着夕阳缓缓离港的样子,心中无限感慨,嘴里喃喃的说:“周铭你在美国一定要好好加油,我相信以你的本事,肯定能在那里闯出另一片天地,我在港城也会努力的!”

    这个女人就是林慕晴,他就是在为周铭祝福,而周铭和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就在那架起飞的a6384号航班上。

    随着航班起飞,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紧张了起来,这当然不是他们第一次坐飞机紧张,而是他们第一次出国,毕竟这个年代出国不像后世那么简单,尤其这些学生都才二十岁左右,他们要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去学习生活几年,心里的那种紧张和恐惧或者兴奋,都是不可避免的。

    对此,周铭笑着对他们说:“从港城到布莱顿包括中转要将近三十个斜时间,布莱顿和港城的时差还有十二个斜,到了那边还要调时差,大家在飞机上都先休息一会吧,要不然到了布莱顿你们一个个都没精神的,到时候在国外丢了人,你们可别说你们是从中国来的。”

    “那应该怎么说?”副班长李阳下意识的问。

    “就说你是日本人好了,不用多说,一句八格牙路就行。”

    周铭这个答案让大家都笑了起来,这个笑声也冲淡了他们坐上飞机时的紧张和兴奋,过不一会,大家就都渐渐安静了下来,当机舱内的灯光调暗下来,大家也都睡着了,周铭这时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想着自己虽然不是第一次出国了,但相比去北俄那一次,这一次似乎更关键一些。

    周铭随后又想到:而且比起那一次,自己这一次出国看起来好像是被赶出国的,但实际上应该也牵动了不少东西吧?

    当周铭这么想着的时候,在首都燕京的随安室里,林泽康正在接受杨老和杜中原的批评。

    “泽康同志呀,我想今天找你来是因为什么事情,你自己也已经心里有数了吧?”

    杨定国问道,虽然杨老的语气只是很平常的聊天一般,但听在林泽康的耳朵里却异常尖锐,当时林泽康就感觉到一股凉气从后脊背蹿上来了。

    在杨老面前,林泽康可不敢装傻充愣,他只能老实说:“杨老很抱歉,关于港城那边那个事情我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我马上对此事进行彻查,所有相关责任人我一定都会进行严惩的!”

    杨定国看了林泽康一眼说:“我不管你是刚得到还是怎么样,但你们滨海那边的人,这一次做的可有些过分了,你可知道我和杜主席还在这里,你们是想要怎么样,造反吗?还是觉得你现在已经是国家主席,可以为所欲为了?居然想到买通港城得警官去针对周铭,你们也太无法无天了!”

    杨定国说得一句比一句语气重,到最后都忍不宗椅子上拍了几下,杨定国拍的并不重,但一下下却都像是直接拍在他心头上一般,让他心惊胆战。

    不过林泽康依然低头在那里说:“杨老我非常抱歉,我也没想到会有人做出这种事情。”

    “没想到?”杨定国说,“那可是你手底下的人,你这么说就是你看不字底下的人,他们会自己乱做事,还是这种无法无天的事吗?”

    杨老这句反问让林泽康直冒冷汗,他马上说:“并不是这样的,我一定会查出幕后主使,并向杨老您保证此类事情绝不会再发生!”

    杨定国伸出手虚点了一下林泽康说:“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这个国家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我绝不会把他交到一个付不起责任的人手里。”

    说完杨定国也不给林泽康说话的机会,就挥手让林泽康先回去了,而等林泽康离开以后,杜中原才说话问他:“怎么样?”

    “肯定不是他做的,他毕竟是我看中的接班人,不至于会安排这种星鸡肠的事,但他事先肯定知情,”杨定国说,“不过现在我给他打了预防针,以他的性格肯定回去会认真彻查的,能处理多少就处理多少吧,也算是给他还有那些人敲一记警钟。”

    杨定国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又问杜中原:“只是现在周铭去往美国的航班已经起飞了,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杨老放心,都已经安排好了。”杜中原说,“而且从美国那边传来的消息也并没有问题。”

    杨定国松了口气:“那就好了,我们这个国家风风雨雨走了这么多年过来,出过许多迷恋权力或者疯狂颠覆的人渣,但更多的是为了祖国的英雄,中原同志,我们都老了,我们能看到未来是一个大变革的时代,但我们却有点跟不上节奏了,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照顾好这些能引领时代的英雄。”

    “如果周铭知道你对他是这个评价,他肯定受宠若惊了。”杜中原说。

    杨定国却曳说:“我想他未必会。”

    就当周铭所乘坐的泛美a6384号航班从港城起飞的时候,远在太平洋的另一端,美国白宫就收到了这个消息,这个时候美国新当选的总统沃尔什正在白宫自己的餐厅里陪着妻子吃早餐,他接到这个消息,就立即放下了面包牛奶,匆匆跟着离开了餐厅,匆忙到连嘴巴都忘记擦了。

    在餐厅旁边的办公室里,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已经等在了这里,这个人名叫布伦特,是美国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见到沃尔什总统进来,布伦特立即上前要向他汇报,不过沃尔什却摆了摆手说:“我已经知道了,那个中国周铭的航班已经从港城起飞了,目的地是麻州的布莱顿,飞机上还有二十多名中国焉的学生,他们是要去哈佛大学进行留学学习金融知识的。”

    沃尔什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他抬头起来问布伦特:“布伦特先生,你觉得他是一个危险分子?”

    “至少绝不是什么朋友。”布伦特说,“总统先生,还记得前任罗根总统定下的刀塔计划吗?原本那个计划是要向苏联展开金融战,借助苏联解体的机会从那里掠夺至少二十万亿美元的资产,但就是由于这个周铭的突然闯入,致使这个筹备了十五年的计划破产了,不仅资产减少了很多,就连麦塔先生都叛变了。”

    沃尔什点点头,作为美国总统,他对于这个事情肯定是了解的,尤其金融战的爆发还是在他刚刚上任的时候。

    “的确,如果这笔钱都能赚回来,那我们国家现在会好过很多,就不会有那么多财政赤字了。”沃尔什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心头的一些烦躁,他又问布伦特,“不过周铭毕竟是中国当局保护的人,贸然要做什么并不是特别好,那边呢?有没有什么消息?”

    “他们都很反对让周铭入境,尤其是威廉家族,他们甚至主张要枪毙周铭。”布伦特说。

    沃尔什有些恼火:“这些贪婪的土狼,这次金融战的最大受益对象是他们,他们当然要周铭好看了,尤其是这个老威廉,他控制了美联储还不够,他还要妄想染指所有的银行吗?可也不想想中国那边会有什么反应!”

    面对沃尔什的发火,布伦特只是静静站在那里,仿佛没听到一般,而沃尔什发了一通火以后又冷静了下来,抬头问布伦特:“你是我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那你的建议呢?”

    “我的建议是其他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们,都可以放行进哈佛大学,但是这个周铭一定要控制起来,在机雏下飞机就要控制起来,可以以证件问题或者其他问题,决不能放。”布伦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听说周铭身边有保镖,需要派受过专门训练的特工去。”

    沃尔什点点头,正准备说什么,但这时他的秘书又跑了进来递给他一个电话,沃尔什接到电话,他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他点头答应了一通以后把手机交还给了秘书,他默默的转身过去坐在了椅子上,这让布伦特感到很惊奇,布伦特问:“总统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对于周铭,我们暂时还是不要动了,他要来美国就来美国,要进哈佛就进哈佛,总之一切就按程序来做好了。”沃尔什说。

    布伦特一下更惊奇了,不过他突然间想到了刚才的那个电话,这让他陷入了沉思。

    [记住三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