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这是小问题?
    回到中巴车上,周铭并没有把校长楼里的事情告诉所有同学,因为没必要,只是委婉的提了一下美国人对来自贫穷中国的他们并不太友好,算是打个预防针。

    不过比起这个消息,他们得到了来自美国总统亲自签署的命令文件这件事要更让他们兴奋,如果不是考虑到这是在哈佛校园,他们还要保持中国人的形象,他们就要当场嚎叫了起来。但就算是再如何克制,最后到了车上,当中巴车开动起来以后,他们还是一起唱起了共青团歌。

    在欢快的歌声中,中巴车驶过安德森纪念桥跨过查尔斯河来到对岸的哈佛商学院。

    “那边就是商学院的教务楼,我们过去在那边办理入学手续就好。”黄毅对周铭说。

    哈佛商学院的教务楼是一栋外形普通的红砖楼,周铭他们把车停在专门的停车位上,然后去教务楼办手续,这个办手续就不比之前去校长楼了,是带着所有二十五名金融班同学一起过去的,当然这样也存在问题的,他们才到了门口就被安保人员拦了下来。

    “很抱歉这里是哈佛商学院教务楼,请你们参观去别的地方。”安保人员显然把他们当成了来参观的游客。

    周铭对此并不意外,他对安保人员解释说:“我们是来办理入学手续的,已经得到了劳伦斯校长先生和总统先生的同意,这是书面文件。”

    周铭说着拿出了文件放在他面前,那安保人员看了上面,果然有劳伦斯校长和总统沃尔什的亲笔签名,虽然他没见过总统的签名,但劳伦斯的签名他是认识的,所以总统的签名看来也就没什么疑问了。

    但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让他惊讶起来,一副见鬼的表情怪叫道:“我的上帝我没有看错吧,你们居然得到了校长和总统两位先生的授权,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安保人员的惊讶让其他金融班同学骄傲的扬起了头,不过周铭却不愿和他在这里废话就问他道:“那么请问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那安保人员忙不迭的dian头:“当然可以,只是你们这么多人吗?”

    “文件上面批准的就是二十六人报名,还有两位是随行的朋友,你要按照文件仔细清dian人数吗?”周铭皱眉问。

    周铭的语气很平缓,但听在那安保人员耳朵里却让他心里没来由的一跳,他马上摇头说:“当然不用,你们请。”

    安保人员说着请周铭他们进了教务楼,而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的美国人走了出来,他看到门口的情况不悦的皱起了眉头问:“怎么回事?为什么如此吵闹,这里是教务大楼不是什么游览的景dian,马上请这些无关人员离开这里,否则保安先生我就要请你离开这里。”

    “皮特教务长先生您误会了,这些并不是游客,他们是来这里办理入学手续的,他们还有校长先生和总统先生的授权。”安保人员解释说。

    但皮特教务长却并不相信,他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解释吗?你难道不知道,这些中国人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偷偷耍一些阴谋诡计,或者是伪造东西来欺骗你吗?他们就是这样的一种人。”

    皮特说完,那安保人员还来不及回话,这边李阳就忍不住说:“这位皮特教务长,我们的确就是来这里办理入学手续的,我们刚从校长楼那边过来,我们手上也的确有校长先生和总统先生亲笔签署的文件,我们没有伪造和欺骗,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们?”

    李阳说了很多,不过皮特却只是不屑,反而给李阳强调:“鉴于你是中国人,我可以原谅你的无知,不过下一次,请叫我皮特教务长先生!”

    李阳恼火的还想说什么,但这一次周铭却先站出来了,他拿着那份文件放在皮特眼前问:“这就是我们的文件,请你仔细核查。”

    皮特却打开周铭的手:“这个东西毫无说服力,我说了这有可能是你们伪造的,你们中国人就喜欢做这个不是吗?”

    “好吧皮特教务长先生,”周铭无奈的说,“如果你非要说我们是在耍阴谋诡计,或者是伪造东西来欺骗你,那么我们可以马上离开,而且我们还会去找劳伦斯校长先生,以及会通过我们的使领馆去找总统先生,去退还我们手上的文件,因为他被认为是伪造的,我们需要更加真实的证明。”

    皮特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显然周铭的说法让他十分难受,他很不喜欢被人这样威胁,但他却又不敢放他们走,因为如果他们真去找了劳伦斯校长甚至是总统先生,那自己只有辞去教务长的职务了。

    皮特心里很冲动,但他还是忍住了,最后只是压下火气说:“好吧,我相信你们,不过我现在并没时间陪你们,我的助手会引导你们去办理入学手续。”

    然后皮特又转身给他的助手交代了几句,这才走出大门,他的助手也不和周铭认识一下,只是丢下一句“”,就转身走向教务大厅。

    面对这样的态度,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很愤慨,李阳当即道:“该死的,这些美国人就是这么一个态度吗?我们好歹也是美国总统特批入学的!”

    “干什么?这里是教务楼,请安静一dian,否则就请你出去!”

    这时前面的教务长助手回头过来警告李阳说,由于李阳刚才说的是中文,他并听不懂,就只能这么说了。

    周铭拍拍李阳的肩膀,让他不要激动,然后才带着所有金融班同学们跟了上去。

    约摸一个半小时以后,周铭他们办好了入学手续,也被分好了宿舍,他们一起乘坐大巴车去到了哈佛园,哈佛大学大多数学生宿舍都在这里。

    分给周铭他们的宿舍在查尔斯河边,是一栋总共能住三十多人的别墅式宿舍,周铭和包括叶凝在内的所有金融班同学们就都住在这里。在美国并不是所有大学都允许男女混住的,但哈佛是允许的,而对周铭来说,他在见识了美国人的傲慢以后,也担心要是让叶凝几个女生单独去住女生宿舍会被欺负,就一起住在这里了。

    不过考虑到男女问题,周铭是专门划出一侧的所有房间给她们,确保女孩有自己的一片小天地,不会受到男同学的干扰,当然事实上按照哈佛宿舍有独立卫生间和书房的布局,就算只有一个房间,也是足够的。

    当所有学生都看过了自己的房间以后,周铭把大家都召集到一楼的大厅里,周铭说:“好了,我们现在已经住进了哈佛,等明天再去经济系把我们的教材都领回来,我们就正式成了哈佛的学生了。”

    随着周铭的话,所有金融班学生都欢呼了起来,但这时就听到黄毅身上的呼机响了起来,周铭拿出自己的手机给黄毅说:“从到了哈佛就听你的呼机响了好几次,在校长楼那里响过在车上响过,在教务楼那里也响过,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黄毅本来想说没有,但看着周铭的眼睛,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好接过手机拨了出去。

    这个电话黄毅只打了不到一分钟就回来了,他把手机还给周铭说:“谢谢周老师,是协会那边有dian事情。”

    周铭看了黄毅一眼才接过手机,然后周铭叫来班长陈树,吩咐他先带同学们回酒店去收拾东西,准备搬来宿舍,安排好了金融班的学生,周铭就叫黄毅一起走,黄毅对周铭说:“周老师我是协会那边的小问题,您就不用一起过去了吧?您看还有这么多同学们需要您的照顾呢。”

    “他们只是回酒店,我在不在问题都不大。”周铭看着黄毅的眼睛问,“只是你真的是协会的小问题吗?”

    面对周铭的质问,黄毅怎么也无法dian这个头,最后他扛不住周铭带给他的压力只好说:“的确是协会的老问题,只是这个问题有dian难办。”

    “既然问题难办,你也叫了我一声老师,我们都是中国人,就带我过去看看吧。”周铭说。

    黄毅仍然笑着对周铭说:“周老师,我想您就不用去了,本来您这里就还有事情,我那边的问题都是老问题,我自己能解决的,就不用麻烦周老师您了,真的。”

    “我知道肯定是老问题,而且还是疑难杂症,不过中巴车我已经让同学们先开走回去了,我总要坐车回去对吧?反正你现在也是要打车过去的,我就搭一下你的顺风车好了,顺便我也可以帮你把钱付了。”

    周铭这么说着,黄毅还想说什么,但周铭已经带着他一起走了,随后他们打车去到了布莱顿中国留学生协会的所在地。

    到了目的地他们下车,周铭当时就走不动了,他质问黄毅道:“这就是你说你能解决的老问题吗?”

    黄毅低下头说不出话来,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排很普通的平房,可以看出原来这里应该是一排店铺,布莱顿中国留学生协会就租用了其中的两间,不过现在这里却没有一家店铺是开门的,所有的卷帘门都紧闭在那里,上面被喷漆喷满了五花八门的涂鸦,内容全都是诸如“审判黄种婊子”和“中国臭虫滚出美国”这样非常具有侮辱性的字眼,还有那些不堪入目的涂鸦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