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哈佛的败类
    原本房间里的气氛就十分压抑,现在外面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喊把黄毅和他两个同学给吓了一跳,其中一个叫喊道:“天哪,他们怎么又来了,原来他们还没走吗?还是他们看到黄主席你回来啦。∈↗小,o”

    周铭挑了一下眉问了一句:“他们?”

    “应该就是刚才来这里闹事的一伙人,他们是附近的一伙混子,平时没事就在一起喝酒打架的。”黄毅说,“周老师,他们肯定是冲着我来的,您从后门先走,他们虽然不喜欢华人,但也不是随随便便碰到一个就会欺负的,周老师您从后门走肯定不会有事的。”

    “好的,既然黄毅同学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说着周铭就站了起来,然后朝门口走去,可他的方向却并不是黄毅指着的后门,而是前门,这让黄毅一下没反应过来:“周老师您走反了方向。”

    不过周铭却微笑着转头告诉他说:“没错,我要走的就是这边。”

    周铭知道自己并不是愤青,事实上自己五十岁的心理年龄也很难情绪化起来,但在这个时候,自己在国外,刚刚见了和听了同胞在这边所受的歧视和欺负,现在还有人欺负到家门口了,黄毅这么个学生都知道站在前面让自己先走,如果自己真就这样走了,那自己岂不就成了最懦弱的懦夫了吗?

    大丈夫固然能屈能伸,但现在周铭并不认为是自己该认怂的时候,相反要是自己真走了,自己都会鄙视自己一辈子!

    好不容易重生这一次,自己再不能轰轰烈烈的,还继续怂成狗的话,那真是白瞎了这一次的大好重生,连这dian破事都不敢面对,那还怎么在这个歧视的国度接着混下去,还谈什么成为商界大亨?还不如早dian回去卖臭豆腐算了。

    说完周铭就走出了正门,保镖**一直跟在周铭身边,而黄毅则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周铭离开,直到那协会的那两名同学叫他才反应过来。对他来说,尽管周铭就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但却仿佛有十足的信心,就好像在他面前没有任何困难一样。

    “黄主席,周老师他真的可以吗?我们还是快dian出去吧,那伙人他们都是人渣,是不讲道理的,不能让周老师吃亏了,了不起跟他们拼了。”

    俩同学对黄毅这么说着,然后黄毅带着他们也马上跟了出去,在门口的空地上,周铭和那伙人正在对峙着。

    那伙人有九个人,五个白人和四个强壮的黑人,他们骑着三辆改装过的摩托车和开着一辆同样改装过的雪佛兰,一副电影里暴力街区的混子模样,很难想象能在布莱顿这个全美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城市,能在哈佛这个全世界最ding尖的大学附近见到,可事实就在眼前。

    “你们就是刚才袭击了协会的暴徒?”周铭皱着眉头问。

    随着周铭的话问出口,那边先是一愣,随后纷纷哈哈大笑起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嘿刘易斯你听到了吗,他居然叫我们暴徒?说起来我们也的确就是暴徒,很抱歉把你们的协会房间给弄乱了,我应该对你们说对不起,我也应该向上帝忏悔,因为我应该把他给直接boo的炸上天去!”

    在一阵叫骂的嘲讽声中,一个穿着白色西服的年轻人走下汽车,他倚靠在车旁边一边dian着烟一边对周铭说:“中国人,你是新来的留学生吗?受到欺骗被带来参加这个令人作呕的协会,虽然我很讨厌你们这些黄皮杂碎,但我今天心情好,只要你一分钟之内从我眼前消失,就不波及无辜了。”

    他才说完,身后就有人叫嚣道:“庆幸吧,你这个新来的黄皮婊子,赶紧滚,跟你们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真是一件让人恶心的事情。”

    黄毅这个时候已经走出了大门,他马上快步走到周铭身边给他介绍道:“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叫布鲁克,是哈佛大学一个有名的败类,父亲是州里非常有影响力的参议员,还是麻州社会报社的董事长。”

    听着黄毅的解释,周铭立即就明白过来,这就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故事。

    布鲁克仗着自己父亲在麻州的影响力和财力,在校园里嚣张跋扈横行霸道,由于没弄出什么太大的事情,校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原本年轻人就追求新奇刺激,校方的纵容也让布鲁克更肆无忌惮起来。

    听起来好像很新奇但仔细想想并不奇怪,首先哈佛这是一所私立大学,无论他多么出名,教学资源多么优秀,都不能掩盖他的最大收入来自私人捐赠的事实。

    那么既然收入要靠私人捐赠,那么按照礼尚往来的原则,学校给捐赠者面子,接纳一些并不符合录取条件的学生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其实不光私立大学,在全世界各个名校,都存在着ding尖学子和这种特殊学子并存的两极现象,哪怕在灯塔国这里,哪怕是哈佛大学这种世界第一名校,也依然跳不出这个圈子。

    正当这边黄毅正和周铭解释着布鲁克身份的时候,那边布鲁克却突然说:“一分钟时间到了,看来你选择了留下。”

    他才说完,这边一个同学马上反驳道:“布鲁克你胡说,现在明明还半分钟不到!”

    那边布鲁克却咧嘴一笑,扔掉了手上的烟说:“半分钟不到吗?可在我这里明明已经是两分钟了。刘易斯,去帮我好好教育教育这些黄皮婊子,什么叫做时间观念吧。”

    “愿意为您效劳。”

    一个黑人应声从摩托车上走下来,让黄毅他们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因为这个黑人几乎有两米高,浑身上下全是虬结的肌肉,走路过来就像是一尊人形的装甲车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见到这个黑人过来,一个年轻学生对周铭说:“周老师你先走吧,这个家伙根本不是人,我亲眼看到他把一根钢筋给拧成了麻花,他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野兽,我们帮你挡着你先走!”

    周铭并不为所动,黄毅这时也着急了,他也对周铭说:“他说的没错,周老师我们都知道您很勇敢,您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在您面前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得知了您的事迹以后我们都很崇拜您,但现在的情况不同,我们来日方长呀,周老师您先走,等将来有机会了我们再找布鲁克报仇。”

    周铭依然如标杆一般的站在那里,对黄毅他们说:“你们以为我是在这里逞强?那你们错了,是因为我知道这个刘易斯伤不了我。”

    随着周铭说完,**就走出来站在了周铭身前。

    这让黄毅他们都愣了一下:难不成周老师是打算让这位兄弟来挡住刘易斯吗?可是他看上去最多一米七五,身材是很结实,可相比刘易斯那怪物一般的身躯,还是显得太瘦弱了一些。

    周铭看出了黄毅他们的疑惑,于是对他们说:“打架这个东西可不是看谁长的壮就能赢的,我们这位兄弟,他至少有一百种办法可以弄死那个傻大个。”

    刘易斯来到**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眼神里充满了轻蔑和不屑,他对**说:“喂,黄皮狗,你这是要来挑战我吗?我觉得你们五只清虫一起上会比较好,反正你们这些黄皮狗都是一样瘦弱,就像收了钱的婊子一样,想怎么操就怎么操。”

    在刘易斯身后,其他黑人也都起哄道:“嘿我说刘易斯,他们可不是唐人街里那些华裔的母狗们,他们都是公狗,你们不会对他们也有了性趣吧?”

    “夹.紧你那张喷粪的嘴,混蛋!”刘易斯说,“我当然不会对他们有什么性趣,不过我倒是想看看这些黄皮肤的公狗们相互捅后面的场面,那拍下来肯定能成为下一期最劲爆的男人封面!”

    刘易斯说完那边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而黄毅他们则都握紧了拳头,显然刘易斯那侮辱性的语言让他们愤怒,可他们也知道,他们上去就会被捏小鸡一样捏死,如果死了还好,怕就怕打不过还活下来了,就会遭到更多的羞辱。

    在这一瞬间,黄毅他们真的很绝望,虽然他们都是凭自己的能力考上哈佛的高材生,但此时此刻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不过就在这时,**突然回头问周铭:“周老板,我可以和对面这个白痴说句话吗?”

    “当然可以,我还有这三位同学都可以帮你翻译。”周铭说。

    “那就好。”**伸出手指着对面的刘易斯说,“就帮我跟他说,要么现在就跪下来给所有中国人道歉,要么我会后悔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

    这样说不是更要激怒那个刘易斯了吗?

    正当黄毅和两个同学还在疑惑的时候,周铭已经帮**翻译了出来,而布鲁克那边听后都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布鲁克还笑着对刘易斯说:“看来你并不被他们放在眼里,要不刘易斯你就先给他们道个歉算了,免得他们真的要对你动手了呀。”

    刘易斯却狞笑着说:“好你个黄皮小婊子,看来我今天要是不拧断你的胳膊,你是不会有一个刻骨铭心的记忆了。”

    刘易斯说着就伸手朝**抓去,而就当刘易斯的手才碰到**的衣领,**马上出手抓住了刘易斯的手腕,然后整个人猛然发力,直接一个过肩摔把刘易斯给摔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