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需要特赦
    “艾伦先生,丹尼斯先生已经到了您的办公室,他昨天就提前预约了,您真的确定要接受这位中国周先生的委托吗?”

    那边前台小姐提醒着艾伦,惊讶到了这边的朱瑶,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周铭疑惑的看着她,朱瑶给周铭解释说:“周老师,这位丹尼斯先生是这边一位有名的地产大亨,这附近包括唐人街里面很多店铺都是他的,没想到他居然先预约了艾伦律师,我想我们肯定要换律师了。※%※%dian※%小※%说,o”

    周铭想了一下说:“我倒觉得没换的必要,我觉得这位艾伦律师还不错,当然如果他能调配一下时间的话,先看看他怎么选择吧。”

    周铭的话说的没任何问题,可在朱瑶听来却如同天方夜谭一般,因为连丹尼斯这样的人都要提前预约艾伦,可见这位艾伦律师是怎样一位有名望的律师,那么在丹尼斯已经提前预约了的情况下,他怎么会再转头来接受一个素不相识中国人的委托呢?

    因此在朱瑶看来他们还是识相一dian直接走人要好,可周铭却还要等艾伦的选择。

    朱瑶这么想着,她下意识看了艾伦一眼,却见艾伦也在看着这边,他好奇的问:“今天已经有人预约我了,你不打算离开吗?”

    “你已经答应我了不是吗?”周铭摊开双手很理所应当的回答,“当然我并不认为我会比那位丹尼斯先生更重要,但我至少得先等你做出选择,艾伦律师你认为呢?”

    艾伦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给周铭评价了一句‘有趣的中国人’,然后对前台小姐说:“就按我说的这么安排吧,丹尼斯先生那边我会去和他沟通的。”

    随后周铭他们跟着艾伦来到了他的办公室,果然这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了,门口两个黑人保镖戴墨镜站在门口,艾伦先进去,不知道和里面说了什么,但不过一会就有一位小个子白人走了出来,他出门停住脚步,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然后才离开。

    周铭他们这才能步入艾伦的办公室,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办公室,一个办公桌还有两排书架,和一个接待贵客时候用的沙发。背后就是一扇落地窗,能直接看到布莱顿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这些布置陈列更像是某集团总裁的办公室,不过这也更直接说明了艾伦的名望。

    “都进来坐吧,”艾伦招手让周铭他们进来,“喝咖啡还是果汁?”

    “都不用了,我们还是先谈谈案子吧,这个事情比较紧急。”周铭说。

    艾伦diandian头也坐下来说:“按照习惯我现在应该告诉你我的委托费用是六百美元一小时,当然我会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为你提供最详尽和专业的法律服务,不过中国人,你让我十分好奇,所以我想先听一听你的案子,然后我再考虑我该怎样收费。”

    “你这是准备宰客了吗?亏你还是这里的金牌律师,你简直就是最丑恶的吸血鬼!”朱瑶怒骂道。

    艾伦一dian也不生气,他只是很平静的向朱瑶解释:“宰客?这位女士我想你肯定是误会我了,作为一名专业的律师,我并不会做这样无耻的事情,因为一旦你们投诉了我,我很有可能因此而失去信誉,这对我来说可是最可怕的事情,所以我的费用,一定会是让你们满意的。”

    艾伦就看向周铭等着周铭的答案,周铭dian头说:“我相信艾伦律师不会做这种自砸招牌的事情。”

    随后周铭就把黄毅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艾伦听了,艾伦听完只想了一小会就说:“这个案子听起来并不复杂,是典型的诬陷诽谤案,要把黄毅保释出来没有任何问题,只需要缴纳一定的保释金就好了,但关键是日后检察署会对黄毅提起公诉,这里会有些棘手。因为首先刘易斯身上的确有伤,此外当事人在那么多警察面前也骂了黑鬼,你们可能不知道,种族歧视这个东西在法庭上是最难办的。”

    周铭没有对此发表什么看法,而是先问艾伦:“那你觉得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可以寻找证据证明刘易斯身上的伤是和黄毅无关的,但至于种族歧视这边就很不好办了,不过我们可以利用文化差异来解释,或者我们还可以反告他说他们对中国留学生协会的暴力威胁行为。”

    艾伦说:“这就是我的想法,虽然还有很多具体细节还很值得商榷,但大体的安排就是这样了,根据这个案子,我的收费标准是四百美元一小时,开庭和其他费用另算,你看怎么样?”

    “很合理的收费。”周铭dian头说,不过随后又问,“只是艾伦律师,有一dian我不明白,按照你的方法,最后黄毅还是会坐牢对吗?”

    “是的先生,因为他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就是在警察面前骂黑鬼,上帝,除非我们有办法能推翻这些警察的供词,否则他种族歧视的罪名肯定要坐实了。虽然我有把握证明刘易斯身上的伤并不是黄毅先生制造的,却并不可能完全说服陪审团,不过我会尽可能的帮他脱罪。”艾伦说。

    周铭摇头说:“那么很抱歉艾伦先生,我需要的是让我的朋友免除牢狱之灾,而不只是把他保释出来,等着下一次被关进去。”

    “免除牢狱之灾?如果黄毅没有在警察面前骂黑鬼,我有很大把握,但他骂了有些事情就不可避免,不过我可以尽可能为他减刑。”艾伦说。

    “如果只是减刑,我想我根本没有必要委托艾伦律师你出面,我需要就是让他不坐牢。”周铭说。

    艾伦皱起了眉头,他又强调了一遍说:“周铭先生,我想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黄毅先生非常不利,要想不坐牢根本不可能,除非你能把这些证据都销毁,或者你能找到总统先生的特赦令,否则就是世界上任何一位律师来了都无能为力,请你相信我的专业!”

    周铭dian头说:“好的我明白了,艾伦律师就麻烦你去帮我把黄毅给保释出来吧,只要黄毅出来了,我们就可以结算报酬了。”

    艾伦听后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问周铭:“你还是希望要为黄毅先生完全脱罪对吗?”

    “当然,这是我的打算,因为他是无罪的,既然艾伦先生你没有办法,我就只好自己想办法了。”周铭说。

    “那么我拒绝接受委托,因为你这是对我专业的侮辱!”艾伦愤愤的站起来说。

    “艾伦先生请你不要激动,”周铭说,“我并没有任何怀疑你能力和专业的意思,只是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只要得到总统先生的特赦令,就可以让我朋友脱罪了吗?那么我想着应该就不需要再委托艾伦先生你了吧?”

    这个答案让艾伦当时就懵了,他愣愣的看着周铭,第一反应是自己听错了:“周铭先生,我认为现在这个笑话并不合时宜。”

    “我可没有在讲笑话,我是很认真的。”周铭说。

    如果说第一次听周铭的答案还只是让艾伦惊讶的话,那么现在再听到周铭这么说,顿时就让他有种自己和周铭不是同一个世界的错觉。

    艾伦愣愣的看着周铭,他非常确信自己说的就是总统的特赦令,而不是去楼下超市买瓶可乐,他完全不理解周铭为什么会那么轻松,尽管在美国国内,总统的特赦令并不是什么奇闻,近年来也有不少总统签署了特赦令,可那都是出于政治需要,现在要总统签署特赦令来赦免一个毫无关联的黄毅,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请恕我直言周铭先生,您是属于哪个政治团体吗?”艾伦问。

    艾伦会这么问也是正常的,毕竟总统再如何亲民他都是国家元首,而如果不是一些重要的政治团体,恐怕就连消息都没办法传递到总统那里去吧,更不要说请求总统签署特赦令了。

    “我并不属于任何政治团体,我只是有把握能拿到总统的特赦令,仅此而已。”周铭说,“好了艾伦律师,我认为我们之间的对话并不应该在这上面,我认为您接下来的工作是帮我朋友保释出来。”

    不过艾伦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怒视着周铭反问:“周铭先生你这是在耍我吗?”

    “并不是,我只是想选择艾伦律师你最方便的事……”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艾伦打断了:“很抱歉周铭先生,我并不相信你能拿到总统先生的特赦令,如果你能拿到,我会选择不收取您任何委托费用,而且事务所的费用包括未来可能的保释金我也会一并帮你出了!”

    周铭看着艾伦最后说:“好吧,如果艾伦律师你坚持的话。”

    周铭说着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过了好一会那边接通了,周铭直接说:“卡列琳娜吗?我是周铭,现在你在麦塔先生那边吗?我这里有个事情需要你来帮忙安排一下,我需要联系尼古拉维奇先生,有个事情需要借助他或者说是北俄国家的影响力。”

    卡列琳娜那边几乎没有考虑的回答:“没问题,我马上帮你联系。”

    随后周铭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对艾伦说:“这样就好了,只要我朋友帮我联系到了尼古拉维奇先生,我相信借助北俄的外交压力,帮我要一张特赦令应该没问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