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总统特赦令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中午,在麻州巡回上诉法院门口,一场盛大的记者招待会正在召开,无数记者正举着照相机和摄像机疯狂的拍摄着。∈↗小,o

    在一片镁光灯的咔嚓声中,一个小个子的白人昂然面对,他对所有记者说:“这一次,我能从奥尼尔那条大鲨鱼手中夺回属于我的利益,我能打赢这场诉讼,多亏了有艾伦律师的帮忙,在这段时间里,是他在帮我收集各种信息证据,最终才说服了法官和陪审团,对这一次的诉讼,做出了最正确的判决!”

    说着这个小个子白人把旁边一个头发稀少的中年人推了出来,这个人就是布莱顿市非常有名望的大律师艾伦。

    “丹尼斯先生,您太过的褒奖会让我承受不起的,我做的只是律师最正确的决定,这一次我非常高兴能帮丹尼斯先生您挽回损失,这是我对自己职业的尊重,更是对联邦法律的尊重!我非常庆幸能生活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而不是中……那些**国家,才让我能有机会做这样正义的事情!”

    艾伦大声的说,引来围观记者们一阵非常暴躁的拍摄,甚至还有人当场就为他的发言叫好起来,可这些人当中,谁都没有注意到,艾伦在说到**国家的时候不自然的停顿了一下。

    其实艾伦这时是想说中国的,可他却突然想起昨天见到的周铭,中国这个词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艾伦律师,这一次真的非常感谢,是您帮我挽回了至少三千万美元的损失,我觉得给你一栋别墅都毫不为过,我最近要去加州度假,艾伦律师有兴趣一起同行吗?”

    丹尼斯的问题让艾伦回神过来,艾伦对他说:“很抱歉丹尼斯先生,我最近还有dian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恐怕没时间接受您如此盛烈的邀请了,不过我会诚挚的祝愿丹尼斯先生您旅途愉快。”

    艾伦的拒绝让丹尼斯有些意外,因为他记得艾伦最近应该是没安排的,难道是那天的中国人?

    这个想法让丹尼斯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怎么说艾伦都是布莱顿乃至整个麻州都非常有名望的大律师,怎么可能会把一个中国人的事情看的那么重要呢?中国人不都是自私卑鄙的穷鬼吗,他们能有什么案子能让艾伦律师如此看重的,这肯定是他接了什么新的很重要的案子吧。

    丹尼斯这么想着,不过他并不知道他实际上已经猜对了,艾伦会拒绝他的邀请,还真是因为他上次见到过的中国人。

    既然对方没时间,丹尼斯也是有身份的人,自然不会强留,他们面对记者又多说了几句就放艾伦离开了。

    从州巡回上诉法院出来,艾伦第一时间就回去了律师事务所,门口前台小姐恭喜他又赢得一场诉讼,艾伦只是dian头笑着说了声谢谢,没有再多的表示,然后就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

    在艾伦面前的办公桌上,正放着一份档案文件,那正是关于黄毅案子的卷宗。

    艾伦伸手过去拿起卷宗摊开放在办公桌上,其实这个案子的卷宗并不厚,就只有可怜的几张纸,事实上也就是这个案子并不复杂,无非就是一个种族歧视和故意伤人,哪怕不是职业律师都能一眼看明白,可现在放在艾伦这位整个麻州盛名的大律师面前,却让他感觉有些费解。

    案子的当事人黄毅在当天就被保释出来了,是艾伦跟着周铭去警局保释的,这并没有问题,保释是每个人的权力,不管多么穷凶极恶的罪犯都一样,黄毅只是种族歧视,只是多浪费了一些口舌。

    保释这种工作是所有律师都会做的,但让艾伦感到费解的,是周铭说要的总统特赦令。

    所谓总统的特赦令,顾名思义就是总统针对罪犯所签署的特殊赦免罪犯一切罪行的最高元首行政命令,尽管美国一向标榜法制至上,但特赦令这种明显违背法律精神的东西,却依然存在。

    要是其他人,艾伦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可周铭这个中国人却让他一dian也看不透,他心里总有种感觉他能做到的,尤其是在周铭打了那通电话以后。

    艾伦并不是一个非常喜欢钻研世界政治的人,不过从这一次尼古拉维奇先生还有北俄的国家影响力两句话中,艾伦都能很轻易的猜到周铭这就是要联系继承了苏联衣钵的北俄,来给美国总统施加压力的。

    随着苏联解体,当年的超级大国就不复存在了,但无论再怎么差劲,管美国总统要一份特赦令还是很有希望的。

    可问题就在于北俄总统为什么要帮他?

    艾伦的理智不管如何分析这都是不可能的,但同时他的潜意识却又在暗示他周铭是能做到的。

    还记得自己在走进律师事务所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中国人非常不简单,尤其是他听的那句钱这东西没什么用,如果真的想赚就绝对能赚的更多,这句话在艾伦听来是非常霸气的,这句话很多人都会说,但能说到像周铭这样霸气的,却真没见过。

    当时就是由于好奇,他才主动上去和周铭说话的,并且还说自己可以帮他,而周铭也马上说把案子委托给自己了。

    这听起来程序并没有问题,怎么说自己也是律师事务所内数一数二的大律师,在整个麻州都是富有盛名的,周铭听到自己愿意,会想要把案子委托自己也很正常,可周铭好像不认识自己,又好像很熟悉自己一样。

    这个话说起来是非常矛盾的,但在艾伦看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作为知名大律师,艾伦对自己的判断非常有自信。

    后来当前台小姐说丹尼斯已经等在了办公室的时候,艾伦是故意没有说话的,他就是想看看周铭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可结果让他目瞪口呆,因为周铭居然很理所当然的在等自己的答复。

    这让艾伦几欲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他很想揪着周铭的衣领冲周铭大喊:我靠!我可是麻州著名的大律师,丹尼斯是布莱顿地区著名的地产大亨,现在你和他的时间起了冲突,你特么就不能有一dian正常的反应吗?你那一脸淡然和笃定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艾伦心里这时已经有一dian抓狂了,再到最后周铭说要等总统的特赦令,艾伦已经确信自己和周铭都要疯了。

    ……

    当艾伦大律师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抓狂的时候,与此同时远在美国首都白宫的总统办公室内,总统沃尔什恨恨的摔掉了自己的电话,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伦特就站在沃尔什的面前,他面对这样的情况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捡起电话放好了位置。

    沃尔什这时回神过来抬头说:“布伦特助理,你知道刚才这是哪里打来的电话,是要干什么吗?”

    布伦特摇头说:“很抱歉总统先生,对于这dian我无从猜测,不过我想恐怕并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

    “何止事不愉快,简直是糟糕透ding了!”沃尔什说,“我告诉你,刚才这通电话是北俄新上任的总统尼古拉维奇打来的,他在电话里威胁我说要给布莱顿的一个中国人签署一份马上放人的特赦令,简直混蛋!”

    说着沃尔什还狠狠捶了自己的办公桌一下以示愤怒,布伦特则想了一下说:“总统先生,这个电话太奇怪了,北俄总统他为什么要帮一个远在布莱顿的中国人签署特赦令呢?这个中国人难道是他有私交,还是那个中国人原本就是北俄的间谍,这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应该尽快把他遣返回国才对。”

    说到这里布伦特稍微顿了一下,然后他接着说:“总统先生我在昨天也接到了中国大使馆的信念,他们也希望我们能插手布莱顿的一起种族歧视案件当中。”

    沃尔什刚才说的愤怒,不过现在听到了布伦特的解释,他顿时又茫然了起来说:“中国使馆会帮忙我能理解,可北俄那边又来凑什么热闹,难不成这周铭是什么隐藏的超级人物,所以两大国才都会这么帮他吗?”

    沃尔什并不了解这里面的内情,布伦特问他:“总统先生我的建议是不管这个事情,毕竟这个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诡异了,我们需要先把那个中国人的身份查清楚再说,如果贸然放走了,万一他日后来威胁我们美国的国家阿全,到时候我们想要再处理,那时就麻烦大了。”

    沃尔什也dian头说:“助理先生你说的没错,我们美国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是绝不允许被人这样侮辱的。”

    可沃尔什的话音才落,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又响起来了,沃尔什下意识的拿起话筒:“你好,请问是找谁的电话……”

    沃尔什说,可他的话到这里就突然停住了,布伦特疑惑的看着他,就听沃尔什停了好久以后才dian头说:“好的我知道了。”

    说完沃尔什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拿起办公桌上的纸和笔,放在桌面上唰唰唰的就临时起草了一份特赦令文件,并在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再拿给布伦特说:“这是我刚签署好的总统特赦令,赦免布莱顿市一名叫黄毅,就读于哈佛大学的学生,他犯的是种族歧视和故意伤人两条指控。”

    接过特赦令,布伦特的脑子转不过弯来了,他不明白怎么刚才还义愤填膺的总统先生,怎么现在所签就签了?究竟刚才的那个电话里说了什么,并且不仅是这一次,还有在这几次的会议里,貌似都会有这么一个神秘电话打来,难不成是周铭在美国的亲戚吗?能打进这里来,也肯定是有身份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