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可惜是中国人
    程俊这突如其来的话如同一颗重磅炸弹一般,说出来就把所有人都当场给震住了,让所有人顿时脑子都被震得一片空白,完全没了想法。

    大家也都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到了周铭身上,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刚才听周铭说他们有来自总统的特赦令,其实都没人相信的,哪怕是朱瑶和黄毅,最后当罗德警官带着人逼过来的时候,他们的信心都已经出现了动摇,对他们的未来感到非常绝望了的。

    他们或许还是很愿意相信周铭,相信他能搞来特赦令,但却不相信特赦令会这么快能到,可是现在特赦令居然真的到了。

    周铭,这果然不是一般的人物!

    这是所有人心里此刻的想法,而周铭这个时候最先回神过来,他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走朝程俊走去:“程领事,非常感谢你能把特赦令帮我拿来。”

    程俊对此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周铭也明白现在并不是煽情的时候,他从程俊手里接过特赦令然后来到罗德警官面前,把特赦令拿给他看:“罗德警官,这就是总统的特赦令,是我们国家驻纽约的总领事程俊先生从白宫帮我们拿过来的,还有什么问题吗?”

    罗德警官还没来得及说话,布鲁克这时却率先反应过来说:“罗德警官,他还是在说谎,这份总统的特赦令肯定是假的,你千万不要相信,这些卑劣的中国人他们就喜欢做这些让人恶心的事!”

    说完他见罗德警官并没有动静,他马上着急接着说:“罗德警官你还在等什么?你这是想包庇这些可恶的中国人吗,你这样我肯定会投诉你的!”

    原本罗德警官只是在怀疑周铭他们特赦令的真假,毕竟总统特赦令这个东西不是每个警察都见过的,哪怕他现在是个警长,但也只是个警长,因此还是非常陌生,他也需要想办法证明这个东西的真假,可现在他听布鲁克再一次说出了要投诉自己的话,罗德警官马上就火了。

    “那请你马上去投诉我!”罗德警官说,“不过我事先也得提醒你,根据联邦法律,总统特赦令具有至高无上的特权,可以赦免一切罪行,如果不服你可以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只要联邦法院支持你证明这份总统特赦令是错误的,我就会服从法律的指挥,但在此之前,请你不要质疑总统特赦令。”

    听罗德警官这么说,布鲁克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话是有些过激了,可要他低声下气的再和罗德警官道歉,尤其还是再这么多人面前,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不过布鲁克纠结,其他人却并不纠结,尤其是罗德警官,只见他随后转头对周铭说:“周铭先生非常抱歉,我并非是质疑总统的特赦令,只是我作为警长,必须要首先见到特赦令才能做决定,否则如果人人都拿着特赦令当令牌,很多法律就根本无法执行下去了。”

    周铭摇摇头对罗德警官说:“这并没有关系,我没有责怪罗德警长你的意思,不过我认为罗德警长你下一次要做决定的时候,还是能多考虑考虑,毕竟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不是像我们往常想的那样。”

    “是的没错,我也感觉自己做事有时候太冲动了。”罗德警官说,一副虚心接受教训的样子。

    罗德警官会这么说也并不完全是一句客套,因为在周铭的身上,他的确能感受到一股属于上位者的气势,否则之前当周铭说出他有总统特赦令要离开的时候,他也不会那么配合的放他走了。现在回头看看,或许能在他身上找到一些表演的痕迹,但那种由内而外的气势是表演不出来的。

    气势这个东西说起来很虚无缥缈,但实际深究起来就是一种自信的表现,而自信一般也是和强大的实力相匹配的,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在背后撑着,自信根本无从谈起,强装自信终归是很虚的。

    周铭拍拍罗德警官的肩膀说:“好了罗德警长,你并没有做错,你既然作为警长,就应该要维护法律的尊严,不过现在既然已经看了我的特赦令,我就没事了吧?”

    罗德警官马上摇头说:“当然没事了,作为布莱顿的警长,法律的代表,我当然会无条件维护法律的权威,既然先生您能拿到总统的特赦令,就表示至少在这次的事情上存在有误判的现象,那么我作为警长,无论如何都必须支持联邦的最高裁决!”

    “很好罗德警官,布莱顿有你这样的警官我非常放心,这也是我们最大的幸事。”

    周铭最后丢下这么一句,然后就让**开车走了,罗德警官站的笔直,对着周铭离开的背影敬礼,直到周铭的车子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罗德警官此事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因为总统特赦令这个东西他至今都没办法判断究竟是不是真的,如果真要按程序判断,那必须得将总统特赦令带回警局,在请示了上级鉴定以后才能做出决定,可他最终都没有这样做,这一方面是布鲁克激了他一下,而另一方面,就是由于周铭了。

    因为在这个事情上,罗德警官很清楚自己刚才的办事风格是很咄咄逼人的,但周铭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称赞他这样做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这样无疑是能站在很高的角度看问题,是很有一副豪门大人物的风格,更是让自己会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思路走了。

    布鲁克再一次激他是让他变弹簧了,可周铭再说了这番话,却把他亚服了。

    罗德警官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非常有眼光的人,但是今天看到了周铭,他非常能感觉到,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勇气和智慧的人物,否则他也不可能拿得到总统的特赦令,只是……如果他不是中国人就更好了。

    “可惜了,这么高的政治智慧,如果他竞选总统,我一定会第一个投他的票,可惜中国人……”罗德警官叹息着说,“是永远没办法再进一步的。”

    周铭这个时候已经离开了很远,要是他听到了肯定会影响他此刻亢奋的心情。

    周铭他们和程俊去到了唐人街上的茶楼,黄毅首先站起来激动的对程俊深鞠了一躬:“非常感谢程领事您,如果不是您,我恐怕就要被抓起来了。”

    朱瑶也接过他的话头接着说:“的确是这样程领事,你真是我们的及时雨,当时那位罗德警官已经带人拦住我们的时候,要不是你来的这么临时,恐怕就连我和**他们也都要被抓起来了。”

    “程领事,虽然黄毅和朱瑶的情绪比较激动,但他们说的道理还是没问题的,事实就是如此。”

    周铭最后说,不过程俊依然摇摇头说:“周铭还有这两位同学,承蒙你们的夸奖,不过事实并不是这样,我的确今天来是来把你们从罗德警官手上救出来,可透露我这个消息的人,他才是你们真的应该注意的,因为是他给了我的信心,也是他叫我来的。”

    如果说之前周铭的话还只是让大家惊讶的话,那么现在的一句话,则震惊了所有人。

    程俊说完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周铭,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并没有在忽悠你,因为他已经来了。”

    都说一语成谶,这边程俊的话音才落,那边茶室的大门随之被打开了,一个陌生的中国男人开门走了进来。

    他进了房间也不管其他人,就直接走到周铭面前说:“你好,我知道你或许并不认识我,但我非常熟悉你,因此我们观察了你好一段时间了。”

    周铭当时就愣住了:“请问你是哪位?你说观察我的意思是?”

    那人笑了,他告诉周铭说:“观察实际上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一直在观察你的一举一动,至于我是谁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请你去参加一场非常重要的晚宴,有人想见你。”

    “谁想见我?”周铭不明所以的说。

    “原因是什么,究竟谁想见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周铭你必须得过去。”那人说。

    周铭回头看了程俊一眼,见程俊也没反应,周铭就笑着对那人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我也用不着过去了,您请回吧。”

    那人当时就愣在了那里,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周铭接着对他说:“这位朋友,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管你有什么身份,但是你一来就让我跟你过去吃饭,这好像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你简直不知好歹!”那人骂了周铭一句,周铭笑笑没有理他。

    程俊这时站出来说:“周铭先生,他的态度不好请你理解,因为他是有自己身份的人,而且他也是真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见周铭你的,也是非常重要的人,你一定会想要见的。”

    周铭感到有些诧异,程俊接着说:“周铭你才来美国就碰到了这么多事情,是不是有些颠覆自己原来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知道了很多以前根本不可能知道的秘密?现在就是一个你最好了解的机会,因为要见你的那个人,他就是和你在不同世界的另一个人。”

    那人也接着说:“周铭先生,如果我的态度有问题我可以道歉,但是见这个人的机会或许就只有这么一次。”

    周铭仔细想了一下,最后dian头说:“我明白了,你前面带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