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载入史册的新生演讲
    周铭走上主席台,校长劳伦斯主动和周铭握手说:“周铭同学,这可是难得的一次机会,希望你好好表现。”

    劳伦斯说完就走下了主席台,尽管他脸上还是那副死妈表情,但只要注意却还是能在眼底找到一丝戏阙和得意。周铭对此并没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点头道谢,然后站在了主席台上,周铭能看到劳伦斯下台就遭到了哈佛董事会成员的质问,显然哈佛董事会的人对他这个安排也非常不满意。

    也难怪,毕竟这开学典礼也算是哈佛的一个面子工程,怎么能由着劳伦斯这么意气用事呢?

    其实对于周铭这26名中国人进哈佛,所有董事?会成员的意见都很大,可意见归意见,也不能拿这个开学典礼开玩笑。就算开学典礼不对外开放,但也有很多媒体派出记者到现场来采访了,一旦那中国人在开学典礼上出了什么丑,那丢的可不是中国的人,丢的是他们哈佛大学的人。

    因为不管怎么样,这些中国人报了名就算是哈佛大学的学生了,他的言行举止就都代表着哈佛大学,尤其他还是劳伦斯这位哈佛校长亲自点名的学生代表。

    劳伦斯你当了近三十年校长老糊涂了吗?居然做出了如此任性的决定。

    这是每一位校董都想质问劳伦斯的话,其实对于这一点,周铭也有过怀疑,不过劳伦斯究竟是怎么想的,这并不是周铭所关心的,因为现在对于他来说,如何过眼下这一关才是最重要的。

    周铭站上主席台,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下面一千多张不同肤色的脸,周铭很清楚自己今天的这一番演讲,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自己和金融班25名同学,甚至还可能加上其他的中国留学生,未来在哈佛校园内的待遇。

    这些想法无疑让周铭感到一阵巨大的压力,不过周铭并不会退缩,他反而拿起主席台上的话筒说:“尊敬的各位哈佛校董,以及各位同学们大家好,我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周铭,我非常高兴能以新生代表的身份在这里发言,互相祝愿和展望我们的未来。”

    周铭的话才说到这里,台下就爆发出了一阵嘘声,很多人都对周铭向下竖起了大拇指,嘴里还拼命对周铭叫喊着:“耍阴谋诡计的中国人滚出哈佛!我们才不要和卑鄙无耻的中国人一起展现未来,快滚吧,这里并没有你存在的地方,哈佛并不欢迎你!”

    周铭并没有被这些嘘声所吓到,或者说这些嘘声根本就是在周铭意料之中的,他接着说:“不管大家欢迎或者不欢迎我,今天我都站在了这里,并且也一如大家所看到的那样,我是一名中国人。”

    周铭这话才说完,跟着王剑一起过来的胖子当即叫道:“这中国人疯了,他难道不知道现在所有人都在因为这个反对他吗?好不容易有了说话的机会,却说出这些屁话,还不如一句话不说直接灰溜溜的滚蛋呢!那样大家估计也就嘲笑他们一阵子就好了,现在他是激起公愤了。”

    胖子说完转头看向王剑接着说:“王,看来在红色中国出生的中国人都是惊人的蠢猪,幸好你是在伟大的联邦出生的,至少你很聪明。”

    王剑并不认为胖子这么说是在夸他,但王剑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周铭,他能感觉到周铭身上的气势似乎才刚刚开始。

    “说起我的祖国,其实是很多灾多难的,在150年前也就是公元1840年,在一艘名叫康华丽号的军舰上,我们中国被迫签订了第一个不平等的南京条约,不仅要赔偿大量的钱财,还割让了港城,一直到150年后的今天都未收回。在南京条约以后,中美望厦条约和辛丑条约等等一系列极为不平等的条约接踵而来,让中国陷入了很长时间的贫困。”

    “三百五十年前,当哈佛大学在哈佛牧师的慷慨捐赠下成立的时候,我的国家正在打仗,当哈佛大学已经走出了美国总统的时候,我的国家我的同胞正在饿着肚子,当哈佛大学已经成为世界第一流大学的时候,我的国家才刚刚成立,或者说正在遭受你们的侵略!”

    周铭铿锵有力的话语在这个剧场内飞舞,下面所有的学生目瞪口呆。

    其实当周铭走上台的时候,下面这些学生都会在自己的脑中猜想周铭究竟会讲什么,但他们却怎么也想不到周铭一上来居然是这样一番诉说,把中国从一百多年前一直说到了现在,讲了一堆打仗和不平等条约,谁也不明白周铭到底要讲什么。

    “贫穷和落后,这就是我的国家的代名词,从一百多年前一直贯穿到了现在。”

    周铭强调说:“刚才我听到了很多嘘声,是大家对我或者说是对我们所有中国人的嘘声,至于原因,我想无非就是因为我还有25名中国同学得到了入学哈佛的机会。”

    “因为贫穷和落后所以被人看不起,所以才会有特殊对待,其实这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先进的种族就应该占有最优秀的社会资源,不管是教育还是医疗,或者是其他方面,只有这样才能确保种族的优势地位,才能确保一所一流大学的精英教育。”

    周铭说到这里猛的一转话锋,接着又说:“可这里是南非吗?还是卢旺达?据我所知这里名叫哈佛,是一位上帝子民哈佛牧师在三百年前创立的大学,是一所宣扬自由和民主的学校。”

    “我曾经很向往哈佛,在我的想象里,这里应该是自由平和充满了朝气的地方,毕竟能在这里上学的都是美国乃至全世界的精英,所以应该都是彬彬有礼的绅士才对,可是现在,台下的你们却给了我一个狠狠的大耳光,用事实教育了我我那些想法果然都只是无谓和无知的幻想而已。”

    周铭大声说着,情绪越来越激动,到最后都咆哮起来:“我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充斥着腐朽和令人作呕的纳粹主义,只因为我是中国人而遭到你们的排斥和反对,就连我上台演讲也只能得到无边无际的嘘声,这就是你们所标榜的自由民主和开放包容吗?我只想说,你们就是一群披着阳光外衣的恶心臭虫!”

    周铭的演讲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在整个剧场内轰然炸开,每一个人都感觉到自己的胸口被狠狠捶了一下,周铭说的话就像是有力量一般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也承认我们并不是通过最正规途径进来的哈佛,但这又如何?我已经进来了,这就是一个不可逆转的事实,并且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我们也都通过了哈佛的入学考试,我们是有资格入学哈佛的,难道你们希望人为的给我们树立一个屏障,将纳粹主义进行到底吗?”

    周铭的质问敲进了每一个人的心底,让所有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我的天,这不是真的吧?这个中国人的发言,他居然征服了所有人,这太不可思议了!”

    有人下意识的惊呼,他站在校长劳伦斯的身旁,作为校董的他,在人生阅历上要强过下面的学生太多了,因此他并没有简单的被周铭的演讲所征服,不过就算是这样,当他看着台下所有新生都低头在那里的样子,还是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

    这位校董转头对劳伦斯说:“老伙计,看来你的算盘打错了,这些中国人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就像在长津湖和上甘岭他们所做的那样,他们非常顽强,总能在绝境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一条路。”

    劳伦斯也看了他一眼,不过并没有说话,劳伦斯心里也很清楚今天的事情,尽管站在下面的,都只是今年要入学的新生,可那也都是从无数学子当中冲杀出来精英中的精英,从刚才的嘘声来看,他们也都是有很强自尊的,这样的人,只怕就算是美国总统过来了,他们都还会要不服气的辩上一辩。

    然而现在,就是这些人,他们在听了周铭的演讲以后,一个个就像是斗败了的火鸡一般,蔫了吧唧站在那里,垂头丧气的。

    劳伦斯抬头看了仍然站在台上的周铭一眼,周铭仍然腰杆笔直,如标枪一般,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把他压弯,劳伦斯就这么看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谁也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在另一边,瘦子王剑和他的搭档胖子也因为周铭的演讲目瞪口呆。

    “我的天,我这不是在做梦吧,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演讲,居然单凭一张嘴就说服了所有新生,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是能载入史册的新生演讲,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简直无法相信,那个家伙他真是今年入学的新生吗?我怎么看他像是那个红色中国的皇帝过来假扮的呢?”

    胖子在滔滔不绝的讲着,王剑则一言不发,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主席台上的周铭,似乎是要把周铭给吃掉一般。

    王剑心里在想:周铭,他果然还是那个周铭,和以前一点都没变,难怪老师会那么看好他,一个人靠着演讲就能征服所有哈佛新生,不过要想在哈佛生存,可并不是靠着一张嘴就行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