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人是要有梦想的
    周铭的话提醒了叶凝,让她这才反应了过来,要知道那劳伦斯可是哈佛大学的校长,还是担任了哈佛三十年的老校长了,这样一个人,不说他是多么厉害甚至是可以去竞选总统的人物,但至少肯定不会是个不顾全大局,会任性按自己想法瞎决定的庸才。+小,o

    可今天就是这样一个人物,他居然会在不事先通知任何人,甚至还可能没和任何人商量的情况下,就直接改变开学典礼流程,擅自换掉演讲新生,直接把中国新生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这怎么看都是一个随性富二代做出的荒唐举动,和一位稳重三十年老校长怎么看都是极为不搭的。

    因为且不说从周铭到所有金融班学生都是很给他面子,就算是折了他面子,让他有过很难堪的经历,不过自己这些人都在哈佛里念书,他心里再气不过要报复也是有至少一百种方法,怎么都不需要在开学典礼上做文章吧?要知道这开学典礼可代表的是哈佛大学的脸面,是绝对不允许出差错的,怎么能这么随性呢?难道这位老校长是老糊涂了,真心觉得自己当了三十年校长,哈佛校董事会不会开除他吗?

    都说人老成精,如果说劳伦斯有dian老年痴呆或者精神状况不太好,这是有可能的,然而他在这么饱满精神状态的前提下,就根本不可能了。

    那么既然无论怎么通过逻辑推断都不可能的事情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那么显然就会有其他解释了。

    刚才周老师说他是要去向劳伦斯校长道谢,难道说事先周老师已经和劳伦斯校长达成了什么协议,今天劳伦斯校长是故意这么做的?

    这个想法也让叶凝有种天方夜谭的感觉,尽管她很崇拜周铭,相信只要周铭出来演讲,就一定能压住全场;但关键在于她无论怎么也想不通,才到美国的周铭究竟能拿出什么筹码来和劳伦斯做交易,让他冒着自己三十年哈佛校长清誉毁于一旦的风险来力推一个素不相识的中国人。

    可如果这些都不是,那这是为什么?

    叶凝感觉摆在自己面前的根本是一串无解的问题链,让人发疯。

    周铭看到了叶凝脸上的疑惑,他揉揉叶凝的头说:“好了你也不要多想了,有些问题我想等我们到了目的地,可能就会有答案了。”

    叶凝重重的dian了dian头,她非常庆幸自己做出了跟着周铭的决定,否则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了。

    周铭和叶凝上了他那辆别克,很快到了校长楼,劳伦斯就住在这里,周铭他们才到门口,却见他们第一次过来时碰到的那位莉莉女士正等在门口,见周铭他们下车过来,她走上前说:“周铭先生你好,校长先生就在办公室里等你,请你跟在我身后。”

    莉莉女士这句话非常出乎意料,叶凝当即惊讶道:“莉莉女士,你说劳伦斯校长先生他,早就知道了我们要来,所以才在办公室等着我们?”

    叶凝也不能不惊讶,因为她是和周铭一起过来的,她很清楚事先周铭并没有向劳伦斯校长做任何预约就直接过来了的,那么劳伦斯是怎么知道周铭会过来的?莫不是什么未卜先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一dian。

    周铭也皱起了眉头,他对此也表示想不明白,不过他同时还在想,今天劳伦斯作为哈佛校长,在哈佛的开学典礼上,突然做出了这么一个任性的换新生代表上台发言的决定,难道校董那边没有找他调查究竟什么情况吗?他还有时间在这里等自己?

    尽管心里一肚子疑问,但周铭却并没有说哪怕一句话。

    莉莉女士看了周铭和叶凝以后说:“当然,不过校长先生今天主持了一天的开学典礼,已经很困乏了,所以如果你们要见校长先生,就请你们要尽快了。”

    周铭dian头说好,然后和叶凝跟着莉莉女士来到了劳伦斯的办公室,这一次并没有通报,而是直接进了里间的校长办公室,劳伦斯就在这里,不过他这一次也并不像以前坐在办公桌后,而是坐在了前面接待区的沙发上,面前放着一套茶具一壶热气腾腾的红茶,劳伦斯正端着一个小茶杯在喝茶。

    周铭进来并不着急说话,因为他明白像劳伦斯这样的人不可能会做无用功,他既然在这里等他就肯定有话要对自己说,那么自己又何必那么着急呢?

    劳伦斯见周铭这么能忍得住话不免有些惊讶,不过他也只挑了一下眉,然后就打手势请周铭他们坐下。

    周铭带着叶凝坐在了劳伦斯面前,保镖**则警惕的站在周铭身后,尽管这是在哈佛的校长办公室,面前也只有校长劳伦斯一个人,但警惕是他的职责。

    “茶是中国的特产,说起来就是一种植物的叶子,但泡出来却清香醒脑,是一种非常健康的饮品,在几百年前的欧洲,贵族们甚至愿意用同等体积的黄金来换取,而所谓的鸦.片战争,实际上也就是中国的茶叶倾销,让英国人负担不起,才不得已用毒品来挽回自己的贸易逆差,因为要是放任下去,恐怕几年以后英国人就再也没有白银可供支付了,哪怕当时的英国号称日不落。”

    劳伦斯一边喝着茶一边说着:“这说明中国人是很厉害的,如果不是你们当时的统治者无能,你们就靠着小小的茶叶,就能把不可一世的英国人打得落花流水。”

    “茶叶的确是一种很好得商品,可如果缺少相应的手段,那也并不能所向披靡,开始是鸦.片战争,后来英国人把制茶技术带去了印度以后,中国茶就一路向下,再没有当初的竞争力了。”周铭说。

    劳伦斯看着周铭突然笑了,他向周铭竖起了大拇指,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周铭同学的思维方式可真特别,一dian也不像我遇到的其他中国人。”

    周铭等着劳伦斯的下文,可劳伦斯却只说了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就转了话题,他随之问周铭:“我能猜到你来这里的目的,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换你们中国人……或者更直接一dian说是换你来当这个新生代表上台演讲对吧?”

    周铭没想到劳伦斯这么的开门见山,却还是很直接的dian头说:“是的劳伦斯先生,我无意冒犯,我很感谢您给了我这么一次上台演讲的机会,让我能有机会证明我们中国人同样优秀,但我却不能理解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你说只是一时任性那我将无话可说。”

    劳伦斯笑的更开心了:“我当然不会是一时任性,但也请你放弃套我话的想法,因为具体的原因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周铭很惊讶。

    “虽然这么说对你很不好,但我还是想说,你现在还并不够那个资格,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劳伦斯说。

    周铭沉默的dian了dian头,劳伦斯却语气轻松的说:“不过周铭同学,或许最关键的我并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却可以告诉你我今天会这么做完全是受人所托。”

    说到这里劳伦斯想了一下,然后又问道:“我想有一位绰号叫r,你应该叫虎叔的人,你已经见过了吧?”

    “虎叔?”

    听到这个名字周铭马上严肃起来,因为周铭还深深记得自己在虎叔面前所受到的压力,也记得就连**这位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兵王,都对他有所忌惮。

    如果是虎叔周铭就释然了,因为这个人或者说他身后的势力连美国总统都能影响,让一个哈佛校长帮个忙就再简单不过了,尽管这个忙可能会拖累他,但如果有足够的利益交换,也不是不能考虑的。

    可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个虎叔是谁,他身后的势力又是什么,为什么要一直这样影响自己?

    这些问题让周铭感觉自己在美国这里,就像是被一层巨大的网给罩住了一般,尽管到目前为止这个不知道什么的势力都在帮自己,但这种被别人掌控,又完全不了解对方目的的感觉让周铭感到异常憋屈。

    该死的,我可不是任何人的傀儡,我的事情要由自己掌控!

    周铭握紧了拳头,在心里发出了这样的呐喊。

    劳伦斯看着周铭,开导他说:“周铭同学,其实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是一件好事,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叫无知是福吗?”

    周铭笑了:“的确无知是福,人在每一个阶段就应该只知道他那个阶段所应该知道的事情,其他事情还是不要去了解的好,且不说了解不了解的到,就算了解到了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难怪r会找你,你的确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我很期待你在哈佛的学习生活。”劳伦斯说。

    “我也非常感谢劳伦斯先生你能对我说这些,如果劳伦斯先生没有其他要说的话,我想我就告辞,不打扰劳伦斯先生的休息了,不过或许我能在这里和劳伦斯先生说上一句,人总是在向上攀爬的,总有一天,我会站到足够了解的那个山峰上去。”周铭说。

    “你倒是一个很有梦想的人。”劳伦斯调侃说。

    周铭却严肃道:“我不知道劳伦斯先生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人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哪天实现了呢?而相反的,人如果没了梦想,那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