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要求费解
    第二百八十八章要求费解

    “人如果失去了梦想,那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周老师您这话说的太好了!”

    叶凝用力挥舞着自己的小粉拳兴奋的说,似乎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一般,她还对周铭说:“周老师,我相信您也正是因为一直坚持不懈的追逐自己的梦想,所以才会有今天这么伟大的成就对吗?”

    “那是当然,人有时候还是必须要有点自己坚持的,否则就会成了随波逐流的浮萍,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么了。[燃^文^书库][]本文由www。xs520。com首发”

    周铭笑着回答叶凝,不过其实周铭是想回答其他答案的,别人不知道,但周铭自己却十分清楚,自己并不是什么童话故事的主角,要是没有重生,自己无论如何坚持如何有梦想,如何不想成为咸鱼,能不能逆天改命周铭不知道,但肯定会和现在的状态天差地别。

    然而周铭面对叶凝那么希冀的眼神,这个时候去说一些很打击她的话那实在太残忍了,周铭自认为做不出这种事。

    “所以叶凝你和金融班的同学们也需要有自己的梦想,这样你们才能把自己的光芒发散到最大。”周铭说。

    叶凝拼命的点头:“周老师您放心,我们金融班的同学们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我完全相信。”周铭说,他带着叶凝上了车,他们一起回去了宿舍,一个小时以后,周铭就已经躺在了自己房间的床上。

    把擦头发的毛巾丢在一边,周铭看着天花板,突然他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周铭接通,是从李成从港城打过来的。

    这位未来的华人首富,他接通了电话就称赞起了周铭:“周铭老弟呀,你这家伙还真是到了哪里都不安分,你说说你这才去了美国多长时间,和议员的儿子打架,民族歧视,甚至连总统的特赦令都搬出来了,你可要记住你去的地方是麻州的哈佛,可不是那些天天打仗的非洲国家。”

    周铭笑着说:“我说成哥,你的消息这一次可不灵通了,就在今天,哈佛大学的开学典礼,我作为新生代表上台了。”

    “还有这事?可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一次的新生代表应该是一位美国人吧?”李成说,语气有些疑惑。

    周铭回答说:“成哥我可没有忽悠你,在今天的哈佛开学典礼上,的的确确就是我做的演讲。”

    “周铭老弟你可真是太能折腾了,虽然哈佛大学不是没有过华人代表发言过,但这人数确实凤毛麟角,你又折腾了什么事,才得到这个名额的?”

    李成有些无可奈何的说,他本人理智上是很不相信这种荒唐的事情,但潜意识里他又觉得在周铭身上,貌似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毕竟哈佛的新生代表,虽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却也代表着是校方对这名学生的肯定,这就意味着在学校里,这样的学生能平白在所有方面都能获得更大的优势。

    “成哥你这么说话我可就不乐意了,我这次可没折腾,是哈佛校长劳伦斯先生自己说要华人上台当新生代表演讲的,我就代表金融班上去了。”周铭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成很不理解的问。

    面对李成这个问题,周铭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先想了一下,然后才反问他:“成哥,我先问你,你听说过虎叔这个人吗?他的绰号美国人都叫他r……”

    周铭这句话还没说完,李成那边马上叫了起来:“r?我的上帝,周铭老弟你究竟做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惹到他的?”

    听李成这么说,周铭精神马上为之一振,不过他还是先说:“成哥你放心,我并没有惹到他,相反来说,自从我到了美国之后,就有人在背后盯着我甚至还帮了我很大的忙,就在前几天,这位r还亲自见了我,今天的开学典礼,我刚从劳伦斯校长那里出来,他告诉我说也和这位r有关。”

    “不可思议,r居然会这样对你,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电话那边李成喃喃的说,他说话的语气一如他说出来的话一样自己都不敢相信,但尽管如此,周铭却仍然听出了关键。

    “成哥,听你的语气,你认识这位r先生?”周铭问。

    李成那边深吸了一口气才回答:“我还没资格认识这位r先生,我只是知道一些事情,仅此而已。”

    “什么事情?”周铭马上问。

    李成那边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想了一下才说:“周铭老弟,你确定你真的想知道吗?”

    如果是其他人,面对李成的这句反问肯定就是一句‘为什么不想知道’,但周铭却并没有问出口,因为李成这句话提醒了他现在自身的身份以及自己所处的位置。简单来说,就像驻纽约总领事程俊和唐人银行布莱顿分行行长胡佛以及哈佛校长劳伦斯不告诉自己一样,就是自己目前的高度,并不足以知道这些。

    或许对于一些人来说,知道了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实际上一个人知道了比自己要高很多的事情,除了给自己徒增烦恼并不会有其他结果。

    这就像是人人都厌恶的剧透,并且比剧透更加烦人,因为如果对方是一个自己现在无法想象的存在,那预先知道的结果,就是打击自己的信心。

    因此在另一方面对周铭来说,他更希望自己能亲手揭开这一些,不管是那位虎叔还是他背后网着自己的那个势力,他都希望能自己把这些东西一点一点揭开,而不是透过别人的剧透,直到自己最后爬到和他们同样的高度,甚至是还要比他们更高的高度。

    “非常感谢成哥你能在这个时候提醒我。”周铭说。

    电话那边李成笑了,他说:“其实就是我不提醒你你自己也会提醒你自己的,因为我能看的出来,你并不是那种眼光短浅的人,你的志向非常远大。”

    “成哥你这么说就太抬举我了,我可没有你说的那种大能耐,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你曾经对我说过的一个故事,一个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故事,所以我觉得有些事情既然不该我知道的,尤其成哥你还提醒了我,我当然就要悬崖勒马了。”周铭说。

    “那可不尽然,我觉得真正有大成就的人,未必是那种有很强能力的人,大都是能控制自己也能控制他人的人,这才是难得的大能耐。毕竟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无论你的能力多强,只有把所有有能力的人集中起来,才最好成就一番大事业。”

    李成说:“就像我,原来我也是很笨的,哪怕我父亲是老师,但我仍然没有学到一点学习方法。”

    自嘲了自己一句,李成随之把话题扯回正题说:“周铭小兄弟,既然r先生如此重视你,不仅亲自接见了你,还在特赦令和开学典礼的事情上给了你帮助,恐怕他并不是因为无聊才这么做的吧?”

    “其实不满成哥你说,我觉得r先生还真就是因为无聊。”周铭说,这个话让李成有些没想到,“因为r先生对我的要求,就是在我从哈佛大学毕业以前,在布莱顿建立起一个有足够影响力的财团出来。”

    这个要求让李成半晌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他才说:“周铭小兄弟,这位r先生是不是不太了解你呢?”

    李成会这么问是有原因的,r所提的这个要求,让一个学生在自己毕业前在自己所在的城市弄一个有影响力的财团;而这个影响力,肯定不仅仅是登上报刊或者杂志的封面那么简单,至少是要能影响布莱顿市内乃至整个麻州政局,甚至能影响州长选举的。

    这可就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了,试想在国内,一个大学生在没任何背.景的前提,如何能做出一个影响省委书记的大公司呢?

    这个要求对于其他人来说无异于是天方夜谭,但对于本身已经充满了奇迹的周铭来说,就很正常,李成还知道,周铭原本去美国的目的就在这里,甚至还比这更高。

    那这样一来,r先生的要求不就变得非常无聊了吗?

    周铭在电话这边苦笑着摇头说:“这我就无从知晓了,不过从他能知道特赦令以及影响哈佛开学典礼的事情来看,他和他背后的势力,不应该没对我进行过调查才对,那么他仍然还只有这个要求,很让人费解。”

    “的确很让人费解,”李成说,“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该怎么办还怎么办,至少从他对我的要求来看,他不仅不会给我制造麻烦,在我遇到麻烦的时候还会帮我解决,既然有了这么好的平台,我有什么不努力的理由呢?”周铭说。

    听了周铭的话,李成那边仔细想了一下说:“既然这样我也告诉你一点吧,或许对你来说我接下来要说的都会是废话,这位r先生并不像你想的那样简单,美国或者说这个世界也并不是我们表面上所看到的那样,和你接触的,就是你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世界。”

    “成哥你说的这还真是废话了,因为我已经猜到了。”周铭哈哈笑道,“不过还是很感谢成哥,因为你确定了我的想法。”

    “接下来我只能说,祝你好运,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打电话给我。”李成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