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米拉德的报复 上
    早上,周铭是被楼下的敲门声给吵醒的,醒来以后周铭才现自己是坐躺在床上的,闹钟在另一边的床头柜上,安静的就像是等待初恋情人的淑女一般,一点也没有清早扰人清梦的泼妇样子。

    周铭揉揉脑袋,有些无奈的笑了,看来自己是昨天晚上想着问题就睡着了,连闹钟都忘了设定。

    不过就昨天晚上自己所得到的那些信息也的确值得自己去想一夜,毕竟就是自己带的那些金融班学生都知道要奋图强,更何况自己原本来美国就没打算安安稳稳在哈佛大学里死读四年书,拿个哈佛学位了事的;自己是打算一边在哈佛念书充实自己,一边想办法在美国也打下一块根据地的。

    而通过昨天以及之前的一些情况分析,周铭知道有一个非常庞大的势力在关注着自己,甚至还要求自己在布莱顿建立起一个有足够影响力的财团。

    周铭不知道那个庞大势力究竟是一个级财团家族还是什么,也不知道他让自己建立一个财团的目的何在,更不知道这个势力和美国和中国究竟有何种联系。

    总之周铭感觉自己到了美国以后,就是被一串接一串的问题给包围了。

    并且这些问题周铭很清楚,自己暂时找不到答案,要想明白,自己就必须一步步的往上爬,等到了足够的高度以后,这些问题就自然迎刃而解了。

    咚咚咚!

    周铭的房门被敲响,外面传来叶凝的声音:“老师您起来了吗?黄毅学长和朱瑶学姐给我们带早餐来了,是从唐人街带来的和国内一样的早餐,我来请您下去吃早餐。”

    “知道了,谢谢,你先下去吃吧,我马上就来。”

    周铭答应了一声,然后摇摇头,把那些不必要的想法给甩出脑海,毕竟不管自己面前有多少问题,都不是眼下急需解决的,相反自己赶紧起床下去吃早点才是最应该做的,否则今天作为哈佛正式开学的第一天,自己就在房间里睡懒觉,让所有学生在下面等自己,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

    在这个想法下,周铭很快的下了床,用最快度洗漱好,换了套衣服才出门。

    周铭他们的宿舍并不是那种集体宿舍,而是类似于城堡一样的**宿舍,宿舍中间是一个大厅,周围就是一间间各自的宿舍。

    当周铭下楼来到宿舍大厅,却现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等在这里,几张饭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粥和豆浆还有包子茶叶蛋等等,却没人去动。

    这让周铭感到很惊讶,不过随后叶凝的一句话给了周铭最好的解释:“老师,就等您下来吃饭了。”

    原来他们是在等自己一起吃饭,尽管周铭在下来看到这场面以后,就已经猜到了这个可能,不过现在听到叶凝说出这个答案,却还是让周铭非常感动。

    其实对周铭来说,谁先吃谁后吃根本无所谓,而且也确实是自己睡过了,结果弄到这么晚下来,别说最后吃,就是他们把早餐都吃光了也是应该。可这对这些金融班学生来说,却并不是这么回事,在他们看来,如果周铭不来,他们先吃了,那就是对老师最大的不尊重,所以他们都等着周铭下来才吃。

    (本章未完,请翻页)这或许看起来只是一件小事,但却能最直接的反应出学生们对周铭的尊敬。

    想到这里周铭也不墨迹,毕竟这个时候再说些什么煽情或者指责学生们不懂事,就太落入俗套也太伤同学们的心了,因此周铭肯定不这么做。他跟着叶凝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对大家说:“好了我已经下来了,大家吃饭吧,今天是我们第一天上学,可不能迟到了。”

    说完周铭第一个开动,同学们见周铭开动了,他们也才纷纷开动。

    约摸一刻钟以后所有人吃完早餐,纷纷出门,毕竟这里是周铭专门挑的豪华宿舍,这里会有专门的清洁人员在上课时间过来打扫的,不用操心。

    一般在大学内,但凡住宿舍的都是骑自行车和步行去上课的,周铭他们是选择步行去经济系。

    在哈佛大学里,一般都是一个宿舍一个宿舍的小团体很多,因此像周铭他们这样近三十人浩浩荡荡的队伍一起去上学的场面,还是相当少见的。

    其他路过的哈佛学生都对周铭他们这群人感到很惊讶,还有对他们议论的:“看那就是新入学的中国人吗?该死他们的人还真多,这么多人一起去上课,他们真的是去上课的吗?上帝我可真担心他们的老师。不过这些中国人可真厉害,我可是听说在开学典礼上,新生代表就是从他们当中选出来的。”

    面对周围的指指点点,所有中国学生都骄傲的挺直了腰板,生怕给周铭丢了人。

    不过周铭自己却并不在意,他只是和黄毅一起走着,黄毅给周铭介绍着学习,突然他伸手指着前面说:“老师,前面河边那栋白色的房子就是经济系了,那里原来是国际关系大楼,在前不久的学校改革中才改成了经济系大楼,不过大楼的名字还没有改就是了。”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周铭果然看到了一栋白色大楼,但在这时,一行白人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带头的白人走出来,看着周铭他们的队伍很不屑的说:“哟哟哟!中国人,你们这么多人的队伍是准备去做橄榄球练习比赛吗?”

    说完这白人他们就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情况让周铭皱起了眉,因为这白人周铭认识,他叫米拉德,是哈佛所在麻州州长的儿子,他父亲不仅连任了州长,甚至手底下还有一家汽车公司,他从小就是在宽敞的别墅里长大的,可以说就是标准的美国精英阶层。

    不过最重要的,是这位米拉德,原本他才是哈佛这次开学典礼的新生代表。

    “米拉德同学你好,能在路上碰到你真是缘分,不知道米拉德同学你有什么指教吗?”周铭很礼貌的说。

    面对周铭的问题,米拉德却摇头说:“我想你好像是弄错什么了,我们可不是运气好碰上的,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我们哈佛大学的新生代表中国周铭!”

    米拉德很大声的说出了周铭的名字,立即让周围一片哗然,大家纷纷看过来还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议论着:“原来那就是中国周铭吗?他不会真有什么背景吧,这中国人就爱讲排场,不过就是上个学,还要那么多人陪同伺候,果然是个封建落后的国家呀!”

    虽然周

    (本章未完,请翻页)铭在开学典礼上的演讲大放异彩,但由于外国人看中国人本身就有脸盲症,觉得所有人都一样,因此并不是每个人都记住了周铭的样子,所以当米拉德大声说出了周铭的名字,还是让大家很惊讶的。

    周铭的眉头则皱的更厉害了,他环顾周围一圈问米拉德:“我是周铭,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米拉德再摇头说:“不不不,周铭同学你这可弄错了,我是来真诚的对你表示祝贺,因为你在开学典礼上的演讲实在太精彩了,即使我曾在去年在我父亲寻求州长连任的竞选中帮我父亲参加过一次演讲,但这一次你的演讲仍然还是让我大开眼界。”

    说到这里米拉德却突然一转话锋接着说:“但是周铭你的想法却让我太失望了,你怎么能那么想我,说我来是为了找你的麻烦呢?我觉得我现在到你面前骂你一句混蛋根本毫无意义呀!”

    最后米拉德一声叹息:“你们中国有句话叫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看来我们尊敬的老校长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米拉德故意说的很大声,让周围其他人听见以后都对周铭指指点点:“这中国人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说米拉德呢?他不过就是一个新生代表,但米拉德可是州长的儿子呀,看来中国人就是中国人,就是一群自私自利的暴徒,就会用他们最险恶的用心去揣测别人,如果是米拉德当了新生代表,那这群中国人不是要拿着冲锋枪进学校了吗?”

    面对周围的指指点点,黄毅气不过的站出来指着米拉德说:“米拉德你在说什么?刚才周铭同学明明就没有说那些话,他只是在问你有什么事!”

    米拉德后退两步,举起手做出一副投降的样子说:“哦好吧,你说他说什么,他就说的是什么,就是请你不要动手,我知道你们中国人都会功夫,但我可不是刘易斯那种壮汉,我会死的。”

    随着米拉德这番话,周围原本小声的指指点点顿时成长为嘘声一片:“中国人果然都是品性卑劣的野蛮人,难道进了哈佛校园也改变不了吗?米拉德只是说了几句,你们就要用功夫杀人了吗?你们都是不讲道理,眼里也没有法律,彻头彻尾的暴徒!”

    “不是的,并不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解释,我并没有他刚才讲的那些意思,我只是要和他理论,我也不会功夫!”

    黄毅着急的想要解释,但却根本没人听他的,情急之下他面向米拉德质问他:“你为什么要诬陷我?”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难道我不该在天主照耀下的哈佛校园说出实情吗?”米拉德装作很无辜的说,但他眼里的得意和戏阙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可你说的并不是实情,你明明就是在说谎,你是个骗子!”

    黄毅对米拉德怒吼着,黄毅从来没这么生气过,而它在生气之余更多的还是委屈,因为明明自己和周铭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也并没有说那些话,所有的一切都是米拉德诬陷他们的,可为什么就是没人相信他们?

    这让黄毅委屈到想哭,还想揪着米拉德的衣领狠狠在他的脸上打几拳,不过这时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拉住了他,黄毅回头,是周铭拉住了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