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米拉德的报复(下)
    黄毅曾以为自己很坚强,能一个人扛起中国留学生互助的大旗,可经过布鲁克的事情以后黄毅才认识到了自己能力的差距,现在又受了米拉德这样的诬陷,简直是有苦难言。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当周铭伸手拉住他,当黄毅回头看到周铭的时候,他委屈的眼泪顿时打湿了眼眶。

    米拉德当然不会放弃这么一个嘲讽的机会,他马上又说:“哎呀你这个中国人怎么哭啦?是想回家吃你妈妈的奶了吗?你们中国人就该这样,懦弱无能,滚回中国吧,这里并不是你们想待就能待的地方!”

    米拉德的嘲讽黄毅充耳不闻,他只是指着米拉德对周铭说:“老师,这个美国人他……”

    周铭微笑着开导他说:“不要管他,你要明白,就算是在美国就算是在哈佛,没有教养的野狗还是很多的,你不能因为路上碰到了野狗在朝你吐口水,你就要朝他吐回去,你说对吗?”

    黄毅用力的点头,不过米拉德那边却不干了,他指着周铭说:“中国人,你在骂谁是野狗?”

    周铭乐了:“谁答应我自然就是在骂谁了,怎么?米拉德同学你这是要自觉的把自己对号入座吗?”

    “你!”

    米拉德伸手指着周铭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显然被周铭气的够呛,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他咬牙切齿的对周铭说:“好你个中国人,你这张嘴果然很会说话,不过你的舌头也只能帮你到这了,有些事情不管你再如何巧舌如簧都没办法改变了。”

    米拉德随后拉过来一位中等个子的同学对他说:“威廉学长你看到了,这就是咱们商学院的新生代表,上帝保佑,他们的素质简直低到令人发指,就像是贫民窟里的臭虫一样,让人无法相信他们竟然是哈佛的学生,这根本就是哈佛大学的耻辱,我们商学院的学生会,绝不能让这样的人进来呀!”

    米拉德说完,他带来的那位威廉同学立即点头上前说:“正如米拉德所说,我也完全看到了这位周铭同学的素质,是真的让人感到难过,鉴于这一点,我作为哈佛大学商学院学生会主席,宣布永不接纳周铭入学生会。”

    威廉的话带起了周围的一片叫好声:“威廉你真是一位好主席,这些中国人如此卑劣的素质,如果让他们进入了学生会,那将是商学院的灾难!”

    这些话让金融班的李阳忍不住的大声反驳:“我们根本就没想过要进学生会,你们这是在放的什么屁!”

    李阳的反驳只引来一阵嘲笑:“你听到了吗?这个中国人他居然说他们根本没想过要进学生会,这可真是非常有远大志向的中国学生呀,让人肃然起敬。”

    “你还不知道吗?这些中国人就都是这德性,他们都无比在意自己的脸面,一如他们今天早上拉了什么形状的大便,现在威廉都已经宣布不接纳他们进入学生会了,他们当然是想怎么说怎么说了,只是他们现在才说似乎有点太晚了,为何不早说呢?”

    这些嘲笑也让李阳还有其他金融班班干气到不行:“为什么?明明我们就没有想进学生会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周铭转头也对李阳还有其他人笑笑说:“放心吧没事的。”

    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却让金融班所有同学都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因为他们都无比信任周铭。

    周铭当然也不会让他们失望,周铭对威廉说:“刚才听米拉德介绍,你是叫威廉,是咱们哈佛商学院的学长,也是学生会主席对吧?你的话我已经听到了,我并不想对你的话发表任何意见,我只想说……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只要你开心就好。”

    周铭的话也引来一片嘘声:“中国人滚回去吧,你们这些在意脸面的混蛋们!”

    这些嘘声让周铭和所有金融班同学们都恼火的很,但他们都还保持克制,等着周铭的办法。

    周铭看着对面的米拉德,事已至此,周铭也已经完全看明白了,今天这个事情根本就是米拉德一手策划的,为的就是无限贬低自己给他找回面子。回想从见面以后的第一句话开始,他就在不断挑逗自己和金融班学生们的底线,一步步的紧逼让同学们委屈到受不了,最后掉进他准备好的陷阱里。

    这位米拉德不愧是以后麻州的州长,甚至还一度参加过美国总统竞选的大人物,果然有两下子,这节奏带的飞起,不管自己实际上有没有说,但周围的同学们都相信自己是说了的。

    周铭反腐咀嚼着米拉德这个名字,最后终于想起来他的身份:二十年后的美国总统候选人。

    米拉德作为一位州长的儿子,也能参加日后的总统选举,这都说明了他相当自负也不会屈居人下,也明白他就是要通过今天的事情挽回他在开学典礼没能作为新生代表所丢掉的面子,尽管他并不认为他的发言一定会比周铭好,但只要是他发言,就比周铭好,所以他要报复!

    周铭无奈的在心底叹了口气:怎么自己想好好在哈佛念书就这么难呢?难不成今天开学第一天,自己就真要搞点什么事情出来吗?

    周铭的确很无奈,但他也明白这是必然的,不管劳伦斯校长更换新生代表的目的是什么,他临时换将,肯定会有副作用的;当然也可以说,就从自己带金融班来了美国以后,就必然要面对这些操蛋的事情。

    周铭这么想着,这时就听旁边传来一个声音:“中国周铭你好,我是哈佛大学校学生总会主席丹尼,我非常诚挚的邀请你加入我的学生会。”

    这个声音很轻很平和,但此时说出来,就如同一颗重磅炸弹一般猛然爆炸开来,让包括米拉德和威廉在内的所有人都回头看去,就见一位高大帅气的男孩走了过来,向周铭伸出了手。

    这一幕看呆了所有人,就像是很不合逻辑的电影一样,颠覆了他们的观念,让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通,怎么一个刚刚才被威廉拒绝的中国人,居然能让一位校学生总会的主席亲自过来邀请。

    要知道,虽然在哈佛得到校方的学生社团有很多,但学生会不管怎么说都肯定是最重要的一个,因为通过学生会,校方能更直接的管理学生和了解学生的状况。

    除此之外,能加入学生会的学生也大都是学生

    (本章未完,请翻页)当中佼佼者,还能因为和校领导走的近的关系得到更多的资源;另外由于学生会会经常组织活动,学生会的成员很容易得到锻炼,在毕业的时候企业也会越容易从学生会挑人,对毕业就业也有很大的好处。

    正是这些原因,每年都会有很多人前赴后继的加入到学生会当中,哪怕挤破了头,所以学生会的人一般都是很傲气的,或许他们会出面邀请一些非常优秀的学生进来,装点自己的门面,但像周铭这样被学生会主席亲自过来邀请,根本是闻所未闻的。

    不光黄毅还有周围的同学们闻所未闻,就连米拉德和威廉都是一脸茫然的,对他们来说,刚才丹尼对周铭说的话,无异于是在他们的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怎么我好不容易叫商学院的学生会宣布永不接纳的人,你校学生会却主动来邀请了?

    可还没等米拉德和威廉从校学生会的震惊中回神过来,又有几伙人先后过来,也分别向周铭伸出了手:“你好,请问你就是在开学典礼上发言的新生代表周铭同学吧,我是哈佛联合学会,我是橄榄藤协会,我是金融研究学会,我们诚挚邀请你的加入。”

    如果说之前校学生会主席丹尼的话还只是爆炸了一颗重磅炸弹的话,那么接下来这些社团组织的邀请,就完全是连环爆炸了。

    “天哪!那居然是哈佛联合学会,那可是能和校学生会分庭抗礼的社团,而且比学生会更厉害的是,联合学会和外面的大公司大财团都有联系,加入联合学会有比学生会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可是他们不是比学生会更骄傲吗?今天怎么也来邀请那个中国人啦?”

    “还有橄榄藤协会,那可是哈佛最古老的学会社团,发展三百多年来他的影响力不比学生会和联合学会要小,甚至在学生心中,能进橄榄藤协会才是最荣耀的事,他也来邀请那个中国人吗?”

    “金融研究学会,我的上帝这太不可思议了,那可是和外面财团直接对接的社团,是给财团培养精英的地方,但凡被他们挑中的,出来至少都能是个银行经理啦!”

    周围同学们的惊讶声此起彼伏,对于他们来说,眼前的这一幕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他们的话语让金融班的同学们都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板,因为这是值得他们骄傲和自豪的地方:怎么样?你米拉德能勾结商学院学生会宣布永不接纳我们周铭老师,但他就是优秀,你不接纳,有的是其他比你更优秀的社团接纳,这只能说明你们没眼光,而且小心眼。

    而对于米拉德和威廉来说,周围这些惊讶的议论,以及对面中国人骄傲的眼光,就已经不是在打他们脸的事情了,是让他们的脸肿到什么程度的问题了。

    此时此刻,他们恨不能马上跪下来在地面上敲个洞,然后把头给埋进去,因为他们已经没脸见人了。

    可接下来,周铭的话又在他们已经肿了的脸上,多洒了一把盐。

    “很抱歉各位,我知道你们都是非常优秀的社团,但很可惜我已经加入了一个协会,不好再多加入其它协会了。”周铭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