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导师婕拉
    对不起,不加入。

    周铭的话就像是释放了一阵十二级的超级飓风一般,把所有人的思绪都刮凌乱了,仿佛自己都在惊涛怒浪里飘荡一般,大家都像看疯子一般看着周铭。

    对于这些社团人来说,他们是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往常都是别人求着他们要进来,现在他们主动邀请居然还有人不甩他们的。

    对于其他的围观人群他们这个时候则都在想:这个中国人疯了吗?别人都是拼了命的想要加入这些社团,但奈何这些社团是有人数限制择优录取的,因此很多人努力到了毕业都没机会加入,现在社团都主动来邀请你了,你居然做出这样一副姿态*,这个逼装的着实有点太过分了,就不怕遭雷劈吗?

    还是校学生会主席丹尼最先反应了过来,他问周铭:“你说你拒绝我们的原因,是你已经加入了一个协会,不知道是哪个协会这么受你的青睐呢?”

    “中国留学生协会,是我的同胞创建的一个协会,或许你会听说过,而且我的同学们也都加入了这个协会。”周铭回答说。

    丹尼很诧异的抬头看了周铭身后的所有金融班同学,他们都坚定的点了头,甚至其中一位还自豪的说:“我们是骄傲的中国人,周铭同学参加的协会就是我们参加的协会!”

    尽管在听到周铭答案的时候丹尼就已经猜到了,但当看到这些金融班同学真正表现出态度以后,还是让他感到一阵不可思议:这些中国人,也太团结了一点。如果不是知道他们都是哈佛大学的学生,他真会怀疑这些金融班同学是周铭的部下,否则他们为什么会对周铭如此忠诚?

    不过现在并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丹尼只好摊开双手满怀遗憾的说:“这样就太可惜了,当然我会尊重你的自由,虽然我更希望你能来校学生会,因为我相信凭你的能力能坐上我这个位置,成为第一位哈佛学生的中国小总统,并不是什么难事。”

    说完丹尼就转身离开,正好路过哈佛商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威廉面前,威廉问他:“你为什么要过来邀请周铭加入学生会?”

    “当然是因为周铭同学是一位非常厉害有很大潜力的同学。”丹尼回答他。

    听到这个答案,威廉就恨不能狠狠抽自己一个耳光,因为这个答案根本就是在打他的脸,要知道他刚刚才批判了周铭的素质,要拒绝接纳周铭进学生会,可转眼校学生会主席还有其他几个非常有名望的社团就来邀请周铭了,周铭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了这些社团的邀请,这样一来他刚才的姿态不就成了小丑一般滑稽可笑了吗?

    其实在问之前,威廉就已经猜到这个结果了,可依然还是问了,这特么不是自己贱吗?

    “威廉,我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不过我觉得你作为商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应该更多一点的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事情,而不是道听途说,更不要受任何摆布。”

    丹尼最后给威廉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威廉当然明白丹尼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马上对米拉德说:“我想起自己还有些事情,先走了。”

    说完威廉也离开了,而在丹尼和威廉先后离开的时候,其他诸如哈佛联合学会以及橄榄藤协会也都在和周铭打招呼以后离开了。

    当他们都离开以后,现场就只剩下周铭和米拉德还在那里大眼瞪小眼了,周铭笑着问他:“你不打算离开吗?我和其他同学可是要去上课了,你知道的,我们中国人能进哈佛本身就很不容易,尤其还是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今天是我们第一天上课,我可不想迟到。”

    说完周铭就带着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朝经济系走去,可周铭这样做却让米拉德接受不了了。

    米拉德愤怒的质问周铭:“你就打算这么走了吗?”

    周铭回头饶有意味的说:“那要不然你打算怎么办,让我骂你一通,然后再把你的头按在马桶里毒打一顿,直到你妈妈都认不出你?”

    说到这里周铭故意顿了一下接着说:“你这么想不觉得自己很贱吗?”

    周铭这句话引来周围一阵哈哈大笑,而米拉德本人的内心这个时候却是崩溃的,周围的笑声都像是一根根钢针,狠狠的插在了他的心口上,因为他真就是那么想的。

    对于米拉德来说,不管周铭如何羞辱或者是嘲讽甚至是殴打他,这都可以说是自己作为失败者的代价,是周铭的报复;可现在周铭却根本不计较,只是去上课,这就说明周铭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上,这种无视的感觉才是让米拉德愤怒到要疯狂的。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笑着对他说:“米拉德,你是一位非常有能力的同学,而且你还有一位州长父亲,我很有信心你以后也会成为一名州长,甚至你或许还会有竞选总统的机会,加油。”

    米拉德愣愣看着周铭:“为什么你能如此淡定的说出这些话?”

    周铭对此并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拍拍米拉德的肩膀就转身离开了,米拉德看着周铭的背影大声说:“你这个黄皮肤杂种,我不会放过你的!”

    结果米拉德的呐喊只引来周围一阵嘘声。

    周铭也并不想管他,不管他未来会有怎样的成就,但至少现在他还只是一个标准的中二青年,今天是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但自己也不是一点没有反制的办法,要是他敢再来,自己就真要给他点颜色看看了。

    来到经济系大楼,找到自己所在的班级,这是一个大教室,当周铭他们进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坐了有十来名学生了,他们看到周铭这浩浩荡荡一群人进来,先是非常惊讶周铭就是昨天开学典礼上演讲的新生代表,随后就主动让出了中间的位置。

    对此周铭毫不客气的带着金融班学生坐在了中间,黄毅和朱瑶在送周铭到了教室以后就离开了。

    过了十分钟,随着教室外面传来一阵哒哒声,一位女教师踩着高跟鞋走进了教室,她站在讲台上说:“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班级导师婕拉,从我宣布的这一秒钟开始,我就将会对你们在这里的一切行为进行评估,如果你们有任何不良表现,我很不介意会在你们的记录上写下不合格的标语。”

    听着这位女教师的话,教室里顿时一片哗然,不过他们的惊讶并不是对婕拉这番略带霸气的开场白,也不是对她高挑的身材,丰硕的胸脯漂亮的脸蛋,以及那副勾人的金边眼镜,而是她的身份。

    “天哪婕拉,怎么会是她来当我们的导师,我们简直太幸福了!”

    “是呀,我听说她可是刚刚毕业那届商学院最漂亮的一朵花,毕业以后她就留在了学校里,是哈佛基金研究所最年轻的成员,没想到她居然能来当我们的导师,我肯定是被幸运女神眷顾了!”

    “婕拉导师我爱你,你就是我的白雪公主!”

    从周围的议论甚至是告白中,周铭也算明白了这位婕拉导师她是原来.经济系的高材生,她对金融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在学校的时候就曾参与过很多金融项目的研究工作,毕业以后更是留在了哈佛基金研究所。

    这个研究所是专门针对各类基金以及所有市场行为进行分析研究的,受到全美各大财团的资助,这个研究所拥有最完整的市场信息和过去的历史记录,能在这个研究所工作的,无一不是资深教授,或者是哪个基金公司的顶尖操盘手,无一不是在金融领域浸淫了半辈子的高手,只有她才毕业就进入了研究所。

    她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她每年从哈佛基金研究所获得的奖学金就很能说明问题了,不过更重要的一点,还是她漂亮。

    虽然周铭并没有刻意去问,但黄毅在给自己介绍哈佛时就提到过婕拉这个名字,说她曾经在联谊晚会上跳了一段拉丁舞,就有上千男人被她征服了,由此可见她的魅力,现在她穿着制服高跟鞋,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ol诱惑,所以当她走进教室,就立即让班级兴奋了起来。

    婕拉站在讲台上,她拿着自己教务本狠狠在桌子上拍一下说:“都给我闭嘴,你们这些废物!”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说,所有热血的学生就会忍不了了,但是婕拉,下面的同学们都还是非常能容忍的,甚至还有人看着婕拉呵呵的痴笑说:“没错,在美丽的婕拉导师面前,我们都是废物。”

    见台下安静了下来,她才说:“今天是第一天上课,我想你们都已经从学工那里拿到了属于你们的课本,在这里我不想和你们多说什么,我需要你们把你们课本的第一章,没错就是金融的基本概念,我需要你们把这一章仔仔细细的给我看一遍,然后给我一份你们对金融的理解,时限就是这节课。”

    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他们不明白婕拉这么说的意思,难道这就是哈佛大学的教学方式吗?

    没有人明白,不过婕拉也根本不解释,她看了一眼时间说:“从现在开始,如果谁在下课之前没有给我作业,我就会扣他的学分,我向你们保证我会说到做到。”

    当班上的所有学生都为此惊讶时,婕拉又补充了一句:“周铭同学你别着急,先跟我出来一下。”

    说完婕拉也不管其他,直接走出了教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