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也是邀请
    等婕拉出去了教室,周铭立即感受到了从四面八方过来的目光,很明显这些人都在对自己受到婕拉导师特殊关照产生的各种羡慕嫉妒恨,但天地良心,周铭今天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漂亮老师,对于她单独叫自己出去周铭也是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清楚情况。

    “老师,我相信您肯定是清白的,那个婕拉我看她就不像个好人,这里又是美国,刚才在门口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您可要当心呀!”

    身旁叶凝坚定的对周铭说,周铭对此有些哭笑不得,他拍拍叶凝的小手对她说:“放心吧,无中生有的事情不是那么好做的,之前米拉德已经很好的给我们证明了这一点,你也别想那么多了,我出去看看。”

    +++m

    说完周铭就起身出门了,门口婕拉老师正等在这里,歪头看着周铭饶有意味的说:“这么慢才出来,你有很多事情要交代吗?还是你怕我吃了你?”

    婕拉并没有打算让周铭回答,因此他说完马上摆了摆手:“好了你也用不着多说什么,对于你们中国人的事情我没兴趣,你跟我来这边吧,不要影响力了其他同学的学习。”

    “我没意见。”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

    随后婕拉把周铭带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里,不过她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先仔细上下打量了周铭好一会。

    这种被美女打量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但考虑到对方老师的身份,周铭总不好一直晾着她,于是出于尊重,周铭只好自己摸了摸鼻子先开了口:“婕拉导师难道我很帅吗?你要这么看我。”

    婕拉扑哧一下笑出了声,她很好奇的问周铭:“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单独带你出来吗?”

    “当然想,不过我更相信婕拉导师你专门把我找出来,还带我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如果想说肯定会告诉我的。”周铭顿了一下接着说,“或者除非婕拉导师你对我有什么特别的企图,要和我上演一出比较禁忌和触犯校规以及法律的事情,不过如果你真这么打算,我想我不介意报警。”

    婕拉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眼色有些怪异的说:“在我的印象里,中国人不都应该是很谦虚腼腆的吗?怎么你居然还敢胡说八道这些?是因为我吗?”

    “导师你是一部分原因,但我也叫叫入乡随俗。”周铭说。

    “好吧,入乡随俗。”婕拉说,“那么言归正传,之前在系门口的事情我看到了,你拒绝了校学生会、哈佛联合学会和橄榄藤协会的邀请?还是这些协会的主要负责人亲自来邀请你的情况下。”

    周铭很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说:“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我还是要说是这样的,因为我已经加入了中国留学生协会,所以不好再加入其它协会。”

    婕拉默默的点头然后突然问:“原来是这样,那你知道这些协会为什么会如此执着的找你吗?”

    这个问题让周铭心头一凛,其实从刚才到进了经济系甚至最后坐在了教室里以后,周铭都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无论是校学生会还是哈佛联合学会这些社团,他们的邀请都太过隆重了一些,最开始周铭想这或许是自己作为新生代表在开学典礼上演讲的缘故。

    这么想貌似能说的过去,但细细想来却总还是有些不对劲,现在听婕拉这样说就肯定还有其他原因无疑了。

    “你并不惊讶?”婕拉问。

    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我的确应该惊讶,但是很抱歉,我现在也的确惊讶不起来。”

    “那么我接下来的话恐怕才会令你感到惊讶了。”婕拉说,“他们会找你是因为你之前曾去过列克星敦,见过一个绰号叫tir的人。”

    周铭皱起了眉头:“tir?怎么这个名字你们谁都知道?”

    婕拉反而惊讶起来:“都?怎么有很多人问过你这个名字吗?这个名字可是非常重要,因为他并不是任何明星或是政治人物,如果不是到了一定身份的人,其他人都是不可能知道这个名字的!”

    “一定身份的人才知道?”周铭很敏锐的捕捉到了婕拉话语当中的重点问。

    其实周铭之前那句话只是随口说出来的,因为实际上除了领他去列克星敦的胡佛,周铭就只在李成口中听过这个名字了,事实上由于胡佛和自己是用中文交流的,自己实际只在李成那里听到过。尽管这和周铭接触的圈子太小有关,但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位tir先生的确是位不太容易接触到的人物。

    婕拉在周铭逼问中败阵下来,她告诉周铭:“哈佛大学作为世界第一流的大学,这里的学生是所有财团都想要发展的对象,于是这些财团就渗透进学校,建立一些属于自己的协会,一方面是为了能拿到学生的第一手资料,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方面把自己最需要的人才掌握在自己手上。”

    “所以这个在天主圣光普照下的学校,其实内里也是很肮脏不堪的。”

    婕拉评价了一句哈佛,接着说道:“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些在学校里影响力非常大的协会,他们背后都各自站着财团势力,他们找你无非就是传达他们背后势力的邀约,那么你觉得你凭什么能得到那些财团的邀约?”

    “因为tir先生找过我。”周铭猜测说,“由于tir先生在上流社会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所以当其他势力知道他找过我以后,他们就会想知道他为什么找我,找到我以后又对我说了什么。”

    婕拉摇摇头:“如果只是这样那就太肤浅了,这些势力其实并不在乎tir先生会找你说什么,他们的关注点只在于tir先生为什么会找你,你身上的吸引点究竟在哪,他们找你接触,也确实是打开大门欢迎你的加入。”

    “那么你呢婕拉导师?”周铭突然问。

    这个问题打了婕拉一个措手不及,婕拉第一时间愣住了,随后她妩媚的白了周铭一眼才回答说:“我的目的当然也不例外。”

    说着婕拉向周铭伸出了手:“认识一下,我叫婕拉现在在哈佛基金研究所跟的博士生导师是诺德里曼,相信他你应该认识,我就是他派来邀请你能加入哈佛基金研究所的。”

    周铭笑着握住了婕拉细嫩的小手:“我当然认识诺德里曼先生,他到过中国,我有幸和他见过两次面。”

    “所以你的答案是?”婕拉问。

    “再考虑考虑。”周铭回答说。

    “中国宝贝,你觉得是我的诚意不够,还是我不够漂亮呢?”婕拉妩媚的甩了一下头发故意凑在周铭耳边问。

    随着婕拉的靠近,她身上的幽香也传到了周铭的鼻子里,甚至顺着她并不严实的衣领,周铭还能看到一片白花花的胸脯,以及那一道深深的沟壑,这都让人心痒痒的。

    娘的,这美国骚娘们在勾引自己吗?

    周铭暗道一声,然后深吸一口气说:“当然都不是,婕拉导师你很有诚意,你也非常漂亮,让我都有感觉了,我的美国宝贝。”

    周铭对着婕拉的耳朵吹着热气说,最后还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

    原本周铭只是要挑逗一下她以示报复的,却没想周铭的嘴唇才碰到她的耳垂,婕拉就敏感的尖叫一声然后马上跳开。

    面对这个情况周铭感到很惊讶:“没想到我的美国宝贝还挺敏感,我感到非常抱歉,不过如果婕拉导师你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回教室上课了,因为我还想从哈佛毕业,可不想被扣了学分。”

    周铭说完最后还给了婕拉一个飞吻才转身离开,而婕拉则靠着墙壁,有些没缓过神来的样子。

    这该死的中国人,他为什么胆子可以这么大,居然敢在这里亲自己?

    婕拉摸着自己的耳朵,想到了刚才的情况:难道自己的耳朵是什么敏感地带吗?为什么他亲自己会有那么大反应?

    婕拉又想到周铭走前最后给自己的一个飞吻,身体居然打了个寒颤,她修长笔直的双腿摩擦了一下,她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小声又骂了一句“这个中国混蛋”,然后匆匆朝厕所跑去。

    至于离开的周铭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去教室,而是在走廊上徘徊了一阵。

    很显然,今天自己所遇到的事情都和虎叔约见自己有关,尽管周铭相信如果有心人要了解,并且虎叔也是一位大人物,这个消息不可能盖得住,但现在这消息也未免扩展的太快了一点。此外从校长劳伦斯临时让自己顶替新生代表上台演讲,到今天开学这么多社团主动邀请自己,而听刚才婕拉的话,这些社团背后还不知道站着什么样的势力,这影响力也未免太大了。

    既然虎叔作为一位值得那么多人关注的大人物,他没理由会想不到这些,那么他既然想到了这些,还是约见了自己,而不是找人传话,是他真的并不在意,还是这才是他的打算呢?那么他那个要求自己在毕业前建立一个在布莱顿非常有影响力的财团,又究竟是做着什么样的打算呢?

    这一个一个的谜题都让人费解,周铭皱着眉头想了一阵,然后叹口气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还有自己的通讯小本子。

    周铭翻开找到了胡佛的号码,就是这个家伙带自己去找的虎叔,他也说过自己不管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去找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