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我是下一个吗?
    下午,一辆凯迪拉克轿车开出布莱顿,通过号洲际公路行驶到列克星敦,最后开进了虎叔的牌楼别墅,把车停在别墅门口,胡佛从车上下来,在别墅仆人的带领下走进偏楼,走进了虎叔的书房。︽小,o

    虎叔这个时候正站在自己的书桌前拿着毛笔挥毫泼墨,胡佛不敢打扰他,就自觉的退到了一边找椅子悄悄坐下,过了好一会,当虎叔扔掉了不知道多少张宣纸以后,才终于完工。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虎叔感慨了一句,他双手拿起自己写的那副字,上面正是李商隐的这首《登乐游原》。

    胡佛见状知道虎叔已经写完字了,他这才从椅子上站起来,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那边虎叔就先说话道:“在内华达山脉有这样一个神奇的瀑布,在落日的余晖下,瀑布倾泻而下的水会如同燃烧着的岩浆一般,非常壮观,但只可惜如此伟大的景观却只是那么昙花一现,也是在这一天就要结束的傍晚。”

    说着虎叔转身过来对胡佛说:“就像我们这些老头子一样,无论手里掌握着什么,都是要带进棺材里的了。”

    胡佛连忙说:“虎叔您还身体健壮,是肯定要成为百岁寿星的。”

    “百岁寿星?我也是这么希望的,不过这种事情谁能说的好,或许我能活一百多岁,或许明年明天我就突然没了;所以趁着现在还活着,能多做一dian就多做一dian吧。”

    虎叔叹息着说,他见胡佛那边还要说什么,不过虎叔却还是先说道:“不说这些了,今天你专程过来,是给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吗?关于周铭那个小家伙的。”

    胡佛dian头说:“是的虎叔,就是关于周铭的,一切都如您所料,当劳伦斯临时换周铭做新生代表在开学典礼上演讲,当您约见周铭的消息被散布出去以后,所有布莱顿的势力都坐不住了,他们都通过自己在哈佛校园内的代言人去联系了周铭。”

    “就在今天上午,包括校学生会、哈佛联合学会和橄榄藤协会等几大协会都出动了,而且都是协会主席亲自出面去邀请的周铭。另外听说他们安排的班级导师婕拉,似乎也和周铭单独接触了,初步推断可能是诺德里曼在为哈佛基金研究所做事。”

    胡佛想了一下补充一句道:“还有一dian,原定的新生代表米拉德也对周铭表示了不满,今天上午曾带人在经济系门口堵截周铭,试图羞辱周铭。”

    “结果他并没有成功,甚至还被周铭反过来羞辱了对吗?”虎叔问。

    胡佛dian头说:“就是这样。”

    “这样看来老米拉德的种也不怎么样嘛,自己身为州长,还曾经在竞选的时候把自己儿子也拉出来做演讲,多么精心的培养,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小米拉德该沉不住气还是沉不住气。”

    虎叔说了两句然后对胡佛说:“那周铭呢?他一定是打电话找你抱怨了吧?”

    “这就是我今天来找虎叔您的原因。”胡佛说,“周铭他……并没有打电话来找过我。”

    这个答案让虎叔感到十分惊讶:“你说在发生这些事情以后周铭并没有打电话给你?”

    胡佛dian头回答:“并没有,或者说至少到现在都没有。”

    “这种电话肯定是一开始打的,既然到了现在都没有,那么就可以代表不会再有了,我相信那小子有这个觉悟。”

    虎叔乐了:“没想到这周铭居然这么能沉得住气,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并且都是因我而起的,他居然也能忍住不抱怨,甚至不打一个电话,这可真不像一个年轻人,甚至很多四五十岁的人都做不到,更不要说那个同样年轻的小米拉德,拿他和周铭比,我认为是对周铭的一种侮辱。”

    ……

    与此同时在列克星敦东南方向的哈佛校园里,周铭正坐在自己宿舍的阳台上喝茶。

    手机就放在旁边的茶几上,今天早上周铭已经按好了号码,已经都拨出去了,不过在电话接通以前周铭还是挂断了电话。

    “其实做个年轻人打个电话抱怨两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ding多就是让那位r先生那边对我失望一dian,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还会为此因祸得福,但可惜呀,没那个习惯就是没那个习惯。”

    周铭自嘲的说着,突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周铭起身过去开门,就见**带着一个白人学生过来了,当然这位白人学生周铭是认识的,他就是早上在经济系门口邀请自己加入校学生会总会的丹尼主席。

    周铭本想邀请丹尼进来,但丹尼却邀请周铭出去走走,几分钟后,他们一起走在哈佛的大路上。

    丹尼回头看了一眼一直跟在后面的保镖**对周铭说:“很优秀的保镖,我不知道在中国是怎么样的,但在我们美国,凡是有保镖贴身保护的,要么是高级政客,要么是腰缠万贯的富豪。”

    “其实这并不重要。”周铭很轻巧的转移了话题,“相比这个,我更好奇丹尼主席突然造访的目的是什么。”

    “还是和早上一样,我希望周铭同学能加入学生会。”丹尼接着补充了一句,“不过周铭同学可以不用叫我丹尼主席,直接叫我丹尼就好。”

    周铭dian头说:“好的丹尼,不过我想我早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已经参加了中国留学生协会,不方便再参加其他的社团,因为那样等同于背叛,很抱歉我用了这么一个词,但从表现上来讲,就是如此。”

    “这就是我找你出来的原因,周铭同学。”丹尼指了周围一圈说,“你看,哈佛校园其实很大的,甚至在查尔斯河那一边还有一片更大的主校区,只有当你走出你的宿舍,你才能看到。那么同样的,你现在只加入了中国留学生协会,我知道你非常爱国,这是一份值得称耀的伟大操守,但是我认为那并不妨碍你参加更多更好的协会,就像你住在宿舍,却不妨碍你每天出来走走一样。”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比喻丹尼同学,但仅凭这个你是无法说服我的。”周铭想了想接着说,“除非丹尼同学你还有其他要和我说的。”

    听到这句话,丹尼突然停下了脚步,沉默了一会以后说:“看来你能临时ding替米拉德作为新生代表在开学典礼上演讲,并不是偶然,你是真的有自己的本事,那么我也不和你打哑谜了,我来找你的确是希望能邀请你加入学生会,但更希望是能和你进行合作。”

    “合作?”周铭很诧异的说。

    “没错就是合作。”丹尼说,“我想你也应该知道这个哈佛校园并不只是一个大学那么简单了吧,全世界的精英都在这里,多少精英财团都渴望能从这里招纳人才,这里所有的社团或多或少都会有财团势力在背后支持。”

    “是的这些我都知道了。”周铭看着丹尼问,“那么丹尼你的学生会呢?”

    丹尼饶有意味的看着周铭反问:“你是问我还是问学生会?”

    周铭挑了挑眉:“这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如果是问学生会,那么这就是哈佛大学校方的一个学生组织,致力于帮助校方更好的管理学生,作为哈佛校园内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学生社团,他当然是由哈佛校方和布莱顿财团共同资助的。”

    听着丹尼一五一十的给周铭讲述着学生会的事情,周铭并不打断,直到他说完以后,周铭才问:“那么丹尼同学你呢?”

    “我?我当然是服务于另一个财团了,只是相比其他那些大型财团,我的老板并没有那么雄厚的资产,所以既然周铭同学你不愿意加入学生会,我就只好代替我老板和你谈谈合作了。”丹尼说。

    “我没有听错吧,你说的是合作,而不是游说我加入你老板的财团?”周铭问。

    “你当然没有听错,我说的就是合作,因为你是r先生所看中的人,虽然我老板并不知道r先生和你谈了什么,但他相信你未来肯定会有自己的财团,不会甘心屈居于人下的。”丹尼说。

    周铭饶有意味的哦了一声问:“为什么他能这么肯定,如果我说r先生并没有给我任何帮助呢?”

    “都一样。”丹尼说,“因为所有受到这样待遇的人都能有很好的发展,当然由于我的年龄有限,以前的事情知道的不多,我只知道就在两年前,也有一个人像你一样受到了r先生的约见,那时他刚成立了一个基金公司,操作资金才不过百万美元,可第二年他就有能力资助布莱顿的市长选举了。”

    “那可真是一段传奇。”周铭说,“那么后来呢?”

    “后来?”丹尼叹了口气说,“非常遗憾,这个人太过于锋芒毕露,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对象,那次市长选举刚结束,他就被自.杀在了自己的公寓里。”

    周铭注意到了丹尼的用词:“被自.杀?”

    丹尼dian头说:“就是被自.杀,因为警方调查的结果是自杀,公寓里的一切也都是自杀的样子,但实际上是什么情况,恐怕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周铭表示能理解,如果那个人真的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对象,对方要找职业.杀手干掉他,制造一个自杀的假象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尤其如果对方还是什么超级财团的话,警方迫于压力,更不会深入调查。

    “那么按你的意思,我就会是下一个吗?”周铭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