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我们的第一次创业(下)
    2015年6月20日,燕京国际金融会议中心热闹非凡,除了全国的各个电视台,各大报社以及网络频道的记者以外,就连各个使馆,也都派了代表前来参加,甚至还有些国家都是大使亲自过来的,原因很简单,今天的燕京金融论坛在这里开幕。∈↗小,o

    “今天是燕京金融论坛开幕的第一天,从门口这么大的人流量我们就能感受到论坛的热烈氛围。我们都知道,燕京金融论坛是全国乃至世界极具影响力的金融峰会,尤其是在中国经济实力日渐增强的今天,目前全球经济都不景气,前几天全球股市都还发生了大崩溃;可以说现在中国经济在全球一枝独秀,全世界都在指望着中国金融企业出面救市,在这个前提下,这次金融论坛的开幕,无疑牵动了全世界的神经。”

    “这一次金融论坛的开幕也是在抗战胜利70周年的关口,据我所知将会有非常多,中国金融的扛鼎人物会出席,他们就包括有燕京发展投资公司的执行总裁陈树,安国证券公司的副总经理李阳,第一私募基金公司的总经理叶凝,以及证监会的副主席黄平等。”

    “如果说中国现在是全世界经济起搏器的话,那么这些金融代表就是中国经济的起搏器,只要这些人能达成一致的救市意愿,那么明天美国股市就能疯涨,所以这次燕京金融论坛就是全世界关注的焦dian,这些参加论坛会议的金融代表,这些掌握了大量财富的他们,更是焦dian中的焦dian!”

    ……

    门口的记者们不断对着镜头表达着自己心中的激动,而除了记者,还有各色肤色的各国代表和大使,他们也都在另一边焦急等待着金融论坛的开幕。

    从这些记者以及其他各国代表的样子就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这次金融论坛的重要,而与此同时,一个央视的采访正在后.台的休息室里进行着。

    “陈树先生您好,我们都知道您的燕京发展投资公司是全国实际最强劲的金融公司之一,与其他几家公司组成了中国金融的最强防线,无论国外股市如何,都始终能保证国内股市的平稳过渡。我想请问您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听说您从哈佛学成归来就成立了燕京发展投资公司,想请问您的创业历程又是如何。”

    面对记者的采访,陈树笑了,他的这个笑容让那记者感到非常诧异,她很不明白自己的问题怎么会让陈树发笑,自己问的明明没有问题呀!

    这时旁边的李阳给她做了解答:“其实记者小同志,你刚才的问题可问的不对了,因为我们的创业可并不是回到国内以后才进行的,而是在美国就开始了的。”

    李阳爆出来的料让那记者惊讶万分,她马上问道:“在美国?是在哈佛你们还在上学的时候吗?看来你们果然是很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风范,即使身在国外,也不忘自己的初衷。”

    夸了李阳他一句,然后那记者才问:“那么不知道李阳先生你们的第一次创业是做什么呢?是在美国联合办的那个基金公司吗?”

    陈树轻轻摇头说:“并不是,等到我们成立基金公司的时候,我们手上已经握有很大一笔财富了,如果不是第一次的创业,我们恐怕很难会有机会,会有多少钱来创办后来的基金公司。”

    “那么你们第一次创业的项目会是什么呢?据我所知你们都是当年留学哈佛金融班的精英,你们甚至影响了当时美国的政治局势,那你们肯定是创办了证券公司、基金公司,或者是银行吧?总之肯定就是一个大财团!”那记者非常兴奋的问,仿佛即将解开一个未解之谜一般。

    “没想到你居然会知道金融班这个名字。”陈树感谢有些诧异,“那已经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了,不过当年能选入金融班的,确实都是中华大地上的佼佼者,而我当年能被选入金融班,也是我认为自己人生中最大的一个转折dian。”

    陈树的话到这里就没了下文,尽管那记者拿着录音棒,满心等着接下去的话。

    陈树随后把话题收回正题:“其实当年我们的第一次创业,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高大上,我们就是一群穷学生,虽然有一万美元的创业支持,但我们在美国人生地不熟的,又不懂这边的金融规则,要想办什么证券公司基金公司都是不可能的,更不要说银行了。”

    说到这里陈树笑了笑接着说:“说出来你可能都不相信,我们那年的第一次创业,就只是在学校做了一些完全是勤工俭学的工作。”

    听到这个答案,那记者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陈树,希望能得到更加详细的信息,但陈树却只是微笑的坐在那里,似乎并没有继续往下说了的意思。

    ……

    时间退回到1990年,还是在哈佛大学东面那家小中餐馆的包厢里,周铭和金融班的同学们仍然在继续创业的话题。

    只是面对周铭所提出的初始准备,大家都有些茫然,李阳的话很具有代表性:“老师,我明白一万美元其实是很多的,但我们一直在学习金融,我们也只懂和金融方面有关的事情,要拿一万美元创业,我们还真没有一dian头绪,要我们拿这一万美元去炒股还行,我有信心同学们一定能赚钱!”

    李阳的语气非常愧疚,似乎辜负了周铭的期望,其他人则也都是很不好意思的看着周铭。

    周铭微笑着说:“其实大家也都没必要不好意思,我今天提出来,就是要大家一起商量的,大家集思广益总会有可供执行方案的。”

    “老师我支持你!”叶凝首先说,“老师我记得在我们学校那边,门口都会有很多推小车卖小吃的,都用不了多少成本,但是生意却都很好,我认为我们的第一次创业,应该也可以这么做。”

    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班长陈树就先说了:“叶凝你这个办法的确很不错,但却有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这里是美国并不是国内,尤其这里是哈佛,我们没有流动摊位的权力,一旦我们做了不光车子会被没收,还会被处以至少两千美元的罚款,甚至你还会因此被退学的,这不可行。”

    “既然流动摊位不可行,那我们就选择固定摊位好了。”副班长李阳说,“我家里就是做生意的,我认为我们可以在哈佛校园里租一个店面,卖dian衣服鞋袜的都可以,这样就可以避免那些不必要的麻烦,同时成本也不高,我们同样也可以赚不少钱。”

    班长陈树又说:“租一个店铺的确是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据我所知一般做衣服生意都是集中做的,因为需要选择一个人流量集中的地方,这样才能保证客户的最大化,但是在哈佛校园内,各个宿舍分的很散,而且每栋宿舍楼的学生也并不多,很难保证我们能有多大的销售量,没有销售量,我们的收益就无从谈起。”

    “的确,那班长你有什么好想法没有?”李阳问。

    陈树摇头说:“并没有,只是想我们应该做一个成本极低,但是收益可观,却又不至于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同时还能保证客流量的项目。”

    “哪有这种项目?”叶凝说,“又好做收益又高,如果真有这么好的项目,不早就有人做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呢?毕竟这里是哈佛,是全世界最聪明人的集中地。”

    陈树想了一下说:“那要不然我们可以做餐饮,我来这最大的感受就是西餐很难吃,我们可以把中餐馆搬到校园内,凭我们中国菜的魅力,肯定能卖的很火。”

    “班长不是我泼你冷水,我觉得你这个建议也不可行。”李阳说,“不说我们没有考察过美国人对中餐能接受多少,就最关键的一dian,餐馆的首要就是菜,我们现在连厨师都没有,怎么能开中餐馆呢?”

    这时餐馆老板进来了,他环视一圈说:“都在谈什么呢?这么高兴,那我也给你们助助兴吧,今天送你们每个人一个荷包蛋。”

    所有人都很感谢老板,陈树这时问老板:“老板您在这边开店多长时间啦?你说我们要在哈佛校园内开一家中餐馆可以吗?”

    老板有些惊讶:“你们要在哈佛校内开店吗?我劝你们还是不要的好,因为这些西方人从基本观念上,就不接受我们中餐拿筷子的吃饭方式,或许是他们的偏见,也或许是我们的不讲究,他们还觉得中餐馆非常没有档次,卫生条件也很不放心。”

    “所以老板你的中餐馆才会开在这里吗?”周铭突然出声问。

    老板无奈的diandian头:“没错,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本来我当初也就是打算在哈佛校园内开餐馆的,但生意实在做不下去,最后只能搬到这里,附近中国人多一dian,生意还能勉强做下去。”

    说到最后老板无谓的摆摆手说:“不说这个了,你们问这个,是打算在哈佛校园里开店吗?”

    周铭dian头说:“是这样的,不知道老板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老板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说:“我倒是有一个想法,不知道能不能说。”

    “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老板你就说说看嘛!”心直口快的李阳先说,其他金融班学生也都纷纷嚷嚷道。

    周铭也说:“老板,你知道我们都是才来美国,初来乍到的什么都不懂,老板你既然在这里开店这么长时间了,肯定各方面都比我们要了解很多,你的话肯定能给我们极大启发,你就帮帮忙不妨说说看吧。”

    老板这才下了决心:“那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就在你们这些精英学子面前献丑了,说说我这很不成熟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