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是跟风那么简单
    回到哈佛大学自己的宿舍,周铭马上找来了李阳询问他:“我记得昨天晚上你和我说过,在亚当斯楼那边也开了一个宿舍便利店对吗?你有没有去调查过?”

    李阳点头说:“没错,老师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个事情呢,我今天去查过了那边,发现那是一个叫布鲁克的人做的。”

    周铭心说果然是这样,从天梯大厦回来周铭其实就一直在想着这个事情,就因为丹尼最后的那句“预感或者知道”的话,周铭不认为丹尼这句话是空穴来风的,他肯定知道了什么,而自己思来想去目前能和公司沾得上边得也就只有宿舍便利店这个项目了。

    因为严格===m来说宿舍便利店这个项目是打了一个法律擦边球的,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这里允许一家合法企业经营任何你能想到的业务,但同时这里又是对商业控制极其严格的国家,任何商业活动都必须在法律的监管之下,尤其以税收这一块为最。

    有两个笑话,就是讲美国最权威的情报部门应该是税务部门,因为不管哪里开了新公司他都会第一时间知道,哪怕没有通知也一样。再一个就是当一个公司交税,那么当公司发生火灾的时候,消防队会迅速出动来救火,而当你没有交税,那么消防队则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开香槟庆祝。

    尽管这是一个笑话,但也很好的说明了美国政府对商业活动的态度,学校内的宿舍便利店自然也是如此。

    不过宿舍便利店由于是在校园内,是学生自发设立的一个便利组织,可以用学生团体的招牌遮掩过去,税务部门才不会找上门来,更不用向美国相关机构报批,这才会节省了大量的经营成本,创造出了那么高的利润。

    但这终究是一个灰色地带,如果没出事了还好,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可是非常麻烦的,毕竟你不受法律监督,那么法律自然也不会保护你说。

    现在布鲁克在另一栋宿舍楼亚当斯楼又搞出一个宿舍便利店项目,如果是别人,周铭还会认为他只是在跟风,但是布鲁克,他可是当初在黄毅的案子里结下梁子的人,他跟的这么紧搞出另一个宿舍便利店来,他的目的肯定不会是跟风那么简单。

    周铭无法判断他究竟要做什么,毕竟自己才来美国没多长时间,对美国的法律规则还玩不转,根本无从去想。

    周铭认为自己现在能做的就只是想办法让自己在法理上能站的住脚。

    想到这里,周铭马上打电话给自己的律师艾伦,将自己现在这边的情况给他说了,同时问他:“有没有办法让我的宿舍便利店可以挂在公司这边,受到法律的保护,同时又不脱离我的控制?”

    艾伦那边想了一下回答说:“我看或许可以这样,周铭你先出资入股沃顿公司,和沃顿签署一个暂代协议,这样你就是沃顿公司的股东之一,具有公司业务的主导权,然后你就可以行使你的权力,将你宿舍便利店的项目纳入到公司的经营中来。”

    说完艾伦又补充了一句道:“不过我又必要提醒周铭先生你一句,这样做的方式只是理论上可行,但实际操作上会有很大风险,因为周铭先生你是从一个收购人的身份,一下子变成了公司股东,这个时候一旦沃顿反悔不出售公司的话,事情会很麻烦。”

    周铭沉吟了片刻说:“我明白了,就麻烦艾伦律师你帮我做出这份协议,我需要尽快入股沃顿公司,然后把宿舍便利店纳入进来。”

    “既然周铭先生你已经做出了决定,我只能说愿意为您效劳了。”艾伦说。

    周铭对艾伦道了一声谢,然后挂断电话对李阳说:“你尽快把宿舍便利店的账目整理一下,准备随时归纳到我的新公司里面去。”

    李阳点头说好,然后马上去做了,只是在离开之前,还对周铭留下了最后一句让周铭头疼的话:“老师,您这连着好几天都没去上课,婕拉老师对您非常不满,她说要扣您学分,让您毕不了业。”

    其实无故旷课被扣学分是很正常的,但周铭的头疼在于婕拉这位老师恐怕并不是单纯的因为校纪校规。

    与此同时在查尔斯河对岸的哈佛宿舍安德森楼里,婕拉正躺在自己的床上无比烦躁着。

    上午参加了基金会会议的婕拉原本非常困乏想要在中午小睡一会的,但她躺在床上才发现自己根本睡不着,原因很简单,上午基金会所讨论的是前不久销售爆炸的宿舍便利店现象。

    “这个该死的周铭,可恶的中国人,你好好的在校园里读书不就好了,为什么平白做出个宿舍便利店出来呢?难道我这个导师就那么对你没吸引力吗?而且你要做就低调一点好了,还做出了那么好的成绩,让学校的基金会都把这个项目作为议题拿出来讨论了。”

    婕拉嘟囔着坐了起来,还挥起粉拳用力的砸了好几下床,最后她受不了的下床去倒了杯水喝。

    周铭要是知道婕拉的嘟囔真会哭笑不得,因为自己做的好还是错了。

    可来到桌子前,婕拉才赫然发现自己放在桌子上的出勤表,她的目光一眼就盯在了周铭的名字上面。

    “又无故旷课,这个家伙是来学校租房子的吗?怎么除了开学第一天,往后就几乎没来上过几节课了,他简直是要比那些公子哥还要混账,一点都不懂得尊敬老师!”

    婕拉痛骂着周铭,不过当她骂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却突然想起那天在走廊上,周铭把自己逼到墙壁边上,突然咬了一下自己耳垂的事情。

    婕拉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耳垂,突然感到一股酥麻的感觉传来,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两条并拢在一起的修长美腿交互摩擦了一下,嘴里又骂道:“这个周铭真是全天下最讨厌的恶棍!”

    骂完周铭,婕拉似乎感觉自己有些气闷,就过去打开了窗户,可她才打开了窗,却突然听见下面传来了一声叫喊。

    “可恶的中国人,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让他知道我布鲁克不是那么好惹的!”

    “没错,那些黄皮肤的杂种就只配待在脏乱差的贫民区,劳伦斯校长招收他们进来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布鲁克你可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呀!”

    婕拉顺着声音向下看去,是几个学生聚集在那,其中有一个人婕拉也认识,那就是哈佛最差劲的学生布鲁克,由于他的父亲是麻州参议员,在整个麻州都有不小的影响力,因此哈佛校方都默认了他只要不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就不会有人管他。

    原本这样的学生,按婕拉的性格是不会管的,不过她听到了他们在说什么中国人。

    这就让婕拉心头一凛,因为周铭不就是中国人吗?难道他们说的是周铭?

    婕拉不知道,他只好竖起自己的耳朵,努力心平气和的往下听去。

    “周铭这个家伙人是个混蛋,但他的想法还是很不错的,就像夜店里那些光屁股的黄皮肤小婊子一样,我们跟着他开了宿舍便利店,果然也赚了不少钱!”布鲁克的朋友说。

    听着这话婕拉默默点头,周铭这个宿舍便利店的项目的确有很强的可操作性,要不基金会也不会拿他出来讨论了,却没想到布鲁克居然也跟风弄了一个便利店,看来他虽然不学无术也喜欢闯祸,但这想法还是有的,只是他的便利店肯定做不到像周铭那样。

    “赚这点钱有什么用?”布鲁克说,“你知道科兰德书院那个便利店赚了多少钱吗?根据我得到的内部消息,只是开业第一天当天,他就赚了超过三万美元,还是纯利润。”

    其实婕拉在参加基金会的会议时就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但现在听到布鲁克他们的谈论还是感觉很骄傲:周铭这个家伙就是能让人大吃一惊,这些小家伙对周铭这么厉害的赚钱能力都吓坏了吧?

    可婕拉却并没有想到,布鲁克接下来说的话却反而让她大吃一惊。

    布鲁克说:“三万美元这笔钱并不多,但也不少了,我的父亲曾教过我,要做事就要争取做第一。”

    “是要我们超过那个中国人的便利店收入吗?”布鲁克的朋友提出了疑问,“可他是最先开起来的,而且通过之前的酒会已经让人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我们现在进来想要超过他恐怕是有难度。”

    “我又没说现在一定要超过他,只要能让我的便利店成为哈佛第一,钱自然会有的。”布鲁克说。

    这话让婕拉感到有些困惑:不超过周铭,怎么让他的便利店成为哈佛第一呢?

    突然婕拉想到了一种很可怕的可能,那就是用手段把周铭的便利店给拿掉,只有一家便利店,他不就是第一了吗?

    难道布鲁克要用什么卑劣的手段了吗?这好像也的确符合他一贯的作风,那我要不要去告诉周铭呢?

    这个问题困扰住了婕拉,她想着反正周铭也是个可恶的家伙,就让他吃吃布鲁克的亏也挺好的,谁让他那么可恶,那样对自己的,他就应该受到惩罚!

    不过同时婕拉又有些纠结,因为她觉得周铭虽然可恶,但也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反而布鲁克那个家伙是真的坏到透顶了,并且布鲁克肯定不会以正当的手段对付周铭,多半是什么恶心的举动,自己身为哈佛的商学院老师,怎么都有义务来制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在婕拉纠结的时候,楼下布鲁克一伙人已经离开了,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婕拉这才下了决心,她转身回房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是华人宿舍吗?我是你们的导师婕拉,我有事要找周铭同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