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布鲁克是主谋
    晚上八点是周铭和婕拉老师约会的时间,也是宿舍便利店生意最好的时间,因为这个时间外面的便利店刚好关门停业,同时这个时间也是大家学习了一天,到了晚上活动放松的时间。

    当很多人和过去几天一样来到宿舍便利店买东西,或者是新顾客慕名而来的时候,突然一个黑人拉着他的朋友来到宿舍便利店门口扯着嗓子大喊说自己的朋友因为吃了宿舍便利店的东西就突然病倒了,他要求宿舍便利店负责,还大喊说宿舍便利店欺骗了他。

    开始的时候负责教师莫尔还有舍监都过来看了一下情况,但后来就不见了。

    在这黑人的煽动下,围观的同学们情绪越来越激动,最后就和李阳他们打了起来,就是周铭过来看到的那个情况了。

    从李阳所陈述的情况来看,这根本就是一起有预谋的事件,而事件的主谋显然就是这位突然跳出来的布鲁克。

    “果然是我?我倒想问问周铭同学你说是我什么,你想说这个事情是我的责任吗?我也很想这样,但很可惜我的宿舍便利店是在亚当斯楼,而且我的宿舍便利店是有齐全手续的,不像你这里什么都没有。”

    布鲁克对周铭说:“你们中国人都是一群贪婪的魔鬼和狡诈的恶棍!在你们的眼里就只有金钱,其他的一切你们都不在乎;你们也是一群最没有勇气的懦夫,一旦出了事情就根本没胆子承担,只想着逃避责任,现在居然还想要诬陷我,这简直太可笑了!”

    最后布鲁克还对倒地的黑人说:“你们请放心,关于这件事情我已经报警了,我以上帝的名义担保,凶手一定会受到严惩的!”

    布鲁克的话音才落,这边周铭就接过他的话说:“凶手的确会要受到严惩的,关于这一点,我也同样对法律十分有信心,只不过最后的凶手是谁就不好说了。”

    “凶手当然就是你这个恶棍!”布鲁克指着周铭说,“我告诉你,这里并不是中国那个野蛮和愚昧的国度,你要在这里进行商业活动都一定是要得到法律的认可的,不是你通过卑鄙的手段拿到一个房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你没有办理任何手续和任何相关机构受过审批,也没有任何税务证明,那么你就是非法的!”

    布鲁克的话说得慷慨激昂,但他却并没有一种胜利得喜悦,因为他看到对面布鲁克正一脸很嘲讽的笑容看着他,这让他心里更加恼火。

    “你这个混账中国人,你为什么要发笑?”布鲁克怒骂着问。

    “其实我也很希望你说的是对的,因为那样你就赢了,但很可惜,你所说的这一切都不成立。”周铭说。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让现场所有人都一下愣住了,他们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布鲁克所说的一切都不成立,那么就是说他的宿舍便利店是合法成立的?这不可能呀!

    这是围观人群的想法,也同样是布鲁克的想法,他马上又说:“大家都听到了,这就是中国人,他们只会无赖和狡辩,他们就是这样的人,即使到了现在这个情况,他仍然还试图欺骗大家!”

    周铭很适适宜的接过布鲁克的话头说:“是不是欺骗请大家随我出去就明白了,我的律师应该已经带着我的公司文件过来了。”

    说完周铭就率先迈开步子朝门外走去,围观人们自发的给他让开了一条路,周铭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到了门口还不忘回头对布鲁克说:“敢不敢跟出来看看?还是你接着像一个卑劣的小丑一样躲在这里诽谤我?”

    “去就去,我就看看你到底还有什么手段!”布鲁克大声说,显然是被周铭给激上了头。

    周铭带着布鲁克还有其他同学一起走出了宿舍楼,看着宿舍门口的空地,布鲁克当即就问周铭:“中国骗子,你说的带着你公司文件的律师呢?我怎么在这里只看到了西风神泽费罗斯的化身,你是来邀我欣赏你表演的这出希腊神话剧吗?还是皇帝的新衣版的。”

    布鲁克说着还哈哈嘲笑起来,不过周铭却只是很不屑的看着他说:“急什么?我的律师朋友过来也是需要时间的,你看他不是过来了吗?”

    随着周铭的话,所有人朝远方望去,果然见到了一辆朝这边驶来的别克车。

    一分钟后,那辆别克车停在了宿舍楼面前,一个头发稀少的中年男子走下车,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人群里有人惊呼:“天哪!那是大律师艾伦,是我们布莱顿乃至整个麻州最富盛名的大律师,他也是我的偶像,他就是那个中国人请的律师吗?一个中国人怎么能请到这么厉害的律师,这不会是真的吧?”

    周铭微笑着转身:“没错,这位艾伦律师他就是我公司的律师,我想由这么一位有威望的大律师出面作证,足以说明真实性了吧?”

    看到艾伦律师的身影,布鲁克恨不能狠狠抽自己一耳光,自己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呢?上一次在黄毅的案子里,周铭不就是带着艾伦律师去保释的人吗?艾伦律师又是布莱顿非常有名望的大律师,他的证词是绝对没问题的,难道说这个中国人真的有个公司,这宿舍便利店的项目是合理合法的吗?这不可能呀!

    说话间艾伦律师过来,周铭让他帮忙作证,艾伦马上点头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了文件。

    “同学们,我是周铭的律师,我可以为他证明,他的确有一家手续完备的公司叫沃顿公司,而这个宿舍便利店就是沃顿公司下面的产业,而我手上这些,就是所有宿舍便利店的进货清单,我可以担保他们的进货渠道都是合理合法的,他们的汉堡三明治也都是符合卫生标准的!”

    艾伦大声说,同时还把自己带来的文件一张张都打开了来,高举着给所有人看。

    面对艾伦律师的举证,现场顿时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无话可说,甚至知道自己冤枉了人还露出了一些惬意,但周铭可没想就这么结束,他故意询问布鲁克道:“这位同学,你刚才不是还振振有词的说我是骗子,说我的宿舍便利店没有任何手续吗?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布鲁克本想偷偷溜走的,却没想被周铭给点名揪出来了,他只好无谓的耸耸肩,腆着脸说:“看来是我误会了,周铭同学并不是骗子,宿舍便利店里的东西也都是手续齐全的。”

    “仅仅一句误会就完了吗?”周铭依然不依不饶,“因为你的诽谤让我的宿舍便利店遭受这么大的损失,不仅是财货上的,更有声誉上的。”

    在周铭说话间,不远处警笛声响起,几辆警车呼啸而来,在刺耳的警笛声中周铭说:“我知道美国是个**律的国家,那么今天谁违法了,谁就要给我负责!”

    “那你想怎么样?”布鲁克大声说,“而且我今天只是路过,这些哈佛的同学们才是事情的主角,你要找就找他们好了,别想找到我头上来!”

    随着布鲁克的话,其他同学们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因为事情发展到这里,他们也都知道自己是弄错了对象,可让他们赔偿负责,他们还是没有这个胆量的,更有些胆子小的,都已经开始开溜了。

    这个时候周铭却说:“谁说他们才是主角了?他们只是受到了其他人的蒙骗,任何事情都有个主谋,而这件事情的主谋就是你布鲁克!”

    说话间,警察已经都下了警车,几名警察在一名警长的带领下走过来,警长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报的警?”

    “是我的当事人报的警,”艾伦律师在周铭的授意下站出来说,“警官你好,就在刚才,我当事人的宿舍便利店受到了非法侵害,就是那位布鲁克同学,他教唆其他同学来砸我当事人的店情节非常恶劣,致使我的当事人遭受了好几万美元的损失。”

    “不是这样的!”布鲁克大声说,“警官先生,他们这是在诬陷我,刚才这里的确发生了非法侵害的事件,但谁能证明是我做的?”

    布鲁克的话音才落,人群中就立即有人大声说:“我可以证明。”

    随后人群自动分开,一位身材高挑的白人女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她的出场也引起了很多学生的惊呼:“那是婕拉导师,是我们哈佛校园内最漂亮的老师,我很喜欢她,她说的什么我都相信!”

    婕拉对领头的警长说:“我可以证明是布鲁克的主谋,我亲耳听到他和他的朋友在谈论要侵害周铭宿舍便利店的事。”

    随着婕拉的证词,所有围观的同学们惊呼一片,他们万万想不到,今天他们碰上的事情居然都是布鲁克早就计划好的,他们都给布鲁克给利用了!至于布鲁克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搞掉中国人的宿舍便利店,让他自己的宿舍便利店做起来。

    这时艾伦对警长说:“警官先生,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就是他背后主谋侵害了我当事人的宿舍便利店,请你立即逮捕他。”

    “我不需要你来指挥我怎么做。”

    那警长没好气的对艾伦说了一句,不过还是大手一挥,然后跟着他过来的警员就上去把布鲁克给铐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