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另一位全国知名的大律师
    一辆别克轿车通过哈佛老校门,这辆车是周铭的座驾,周铭和律师艾伦正坐在车上。↑小,o

    “虽然不知道老布鲁克要做什么,但他既然派出了他的管家出来警告我们,就说明他很在乎自己的儿子,会不惜一切手段来保住小布鲁克,所以我相信这个案子在开庭的时候会有一场苦战要打,毕竟我们的对手可能会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为了确保胜利,我们有必要在开庭之前做更多的准备工作。”艾伦对周铭说。

    尽管艾伦信心满满,周铭还是问他:“你有几成把握?”

    “我很有信心!”艾伦说,他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只要你的婕拉老师不改变她的证言的话。”

    说到这里艾伦突然变得惊讶起来:“哇哦,看我看到了什么,周铭先生你最有力的证言。”

    婕拉正等在周铭的车子前方向车子招手,周铭让**把车停在婕拉面前,艾伦首先下车说:“周铭同学我先去收集其他证据了,你要加油哦!”

    说着艾伦还对周铭眨了眨眼,很显然他这并不是单纯的鼓励,而是带着某种并不纯洁意味的。

    周铭感到有些无语,他搔搔头来到婕拉面前问:“婕拉老师你有什么事吗?”

    婕拉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什么事?周铭同学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今天事什么日子?”

    婕拉的反问让周铭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今天还有什么特殊的日子吗?很抱歉婕拉老师,你知道我是中国人,我来美国的时间不长,我并不知道。”

    “今天上午的第一二节课是金融学,三四节课是经济学,老师告诉我你又没来上课,你告诉我你到哪里去了?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答应过我你要来上课的?你这个骗子!”

    婕拉很大声的质问,她的话里带着很大火气,其实她并不是没看到艾伦的眨眼,她也知道自己这样找周铭有多暧昧,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因为在之前周铭答应她的时候,她曾是那么高兴,可今天当她来检查课时情况的时候却发现周铭又没来,这个时候婕拉深深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所以她才不顾一切的在这里等周铭问他。

    周铭这才明白婕拉是为了什么,可难道婕拉是真的因为一个班导的责任特地在这里等的自己,还是她真的喜欢自己了呢?

    周铭不知道,不过婕拉这么做倒是很让自己头疼就是,周铭想了一下说:“婕拉老师我没来上课我很抱歉,不过我也的确是有事,我想你也肯定知道我的宿舍便利店被砸的事情,现在事情由检察署接手,我需要配合检察署的工作,更好的审理案件,才能最后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

    最后周铭又加了一句说:“当然这里也需要婕拉老师你的配合,因为你是指证布鲁克的唯一证人。”

    婕拉哦了一声问:“是吗?原来我这么重要吗?那么如果我要是说我拒绝出庭作证呢?”

    “婕拉老师这是为什么?你是有什么条件吗?”周铭问。

    婕拉非常开心的笑了,她对周铭说:“周铭同学的聪明可比大海更宽,我的条件就是需要你每天按时来上课,如果我再查到你有无故旷课的行为我一定拒绝出庭作证,我一定说到做到!”

    周铭感到无比的蛋疼,他着实不理解这位漂亮老师究竟在想什么,出庭作证和按时上课,这两者之间怎么想都没有半毛钱联系,天知道她是怎么把他们联系到一块的。

    不过不管婕拉在想什么,周铭还是只能回答:“好的婕拉老师,我明白了,我以后一定会按时上课的。”

    “早这样不就好了吗?但也并不是现在,以后如果我看到你再旷课,我一定会找法庭翻供的,希望你给我记住了!”

    婕拉威胁周铭说,而周铭的dian头说是也更让她十分开心,其实她也不知道上课和出庭作证之间有什么关系,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她只是单纯的想着说要周铭来上课,最后周铭的妥协也让她感觉自己拿住了周铭的弱dian,这种感觉让她非常畅快。

    “周铭,明天咱们班没有必修课,后天是非常重要的经济学概论,你务必要到,否则我一定不会出庭作证的,你知道吗?”

    婕拉对周铭说完就离开了,只留下周铭在原地感到无奈:看来这女人要处理起来还真麻烦,可自己原本也没想招惹她,可谁知她就非要赖上自己了呢?自己好像也没把自己非常有钱的事情告诉她,也并没有表现得多么耀眼,最后中国人得长相也并不符合西方人的审美,她这是为什么呢?

    如果周铭把自己的无奈公诸于众的话,相信会有很多人要和周铭拼命的,因为婕拉可是很多人的女神,多少人向她示好表白她都不假颜色的,现在这么主动找你,你还嫌弃她,装b是会遭雷劈的!

    不过还好世界上并没有心事公开的装置,周铭才逃过一劫,时间很快过了两天,到了第三天上午八dian半,周铭带着金融班来到经济系大楼,婕拉正在教室门口等着自己。

    周铭看到了婕拉,婕拉自然也看到了周铭,她非常高兴的过来对周铭说:“周铭同学今天很积极嘛,这才是一个哈佛学子所应该做的,好好表现,我会帮助你的!”

    说完婕拉就转身离开了,这时一直叶凝则很不满的说:“这什么婕拉老师嘛,一dian都没有教书育人的样子,就像酒吧的陪酒小姐一样,让人恶心!”

    随后叶凝又对周铭说:“老师,您是国家非常重要的栋梁,不要被这些西方女人给骗了,她们搞不好就是别有动机的。”

    如果说之前婕拉的表现是让周铭无奈的话,那么现在叶凝的话则让他感到头疼了,一个漂亮的女老师一个单纯的女学生,怎么这两种这么禁忌的关系都让自己给赶上了?只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她们并没有真的喜欢自己,只是单纯的对自己有好感吧。

    这一天上课,除了婕拉和叶凝的关系让周铭感到有些难以处理外,还有一件事情也让周铭不能不值得注意,那就是布鲁克被保释出来了。

    其实这并不让周铭感到惊讶,毕竟在保释制度下,就算是大毒枭也都有被保释的权力,就更不要说布鲁克只是小罪了,另外布鲁克他家里是很有钱的,这一次他父亲站了出来,找律师保释布鲁克就太简单了。只是让周铭所没想到的是,布鲁克在保释出来的第一天,就到自己面前来了。

    “周铭你这个中国人特么的居然真的敢报警抓我,但是很可惜,我绝对不会坐牢的!还有婕拉那个婊子,你们这对狗男女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布鲁克冲周铭喊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

    周铭并没有理会他什么,毕竟和他吵没有任何价值,周铭只是对他说:“布鲁克,你能走出法庭再说吧。”

    时间很快过了半个月,到了法庭开庭的日子,周铭和律师艾伦一起来到了布莱顿市法院。

    “周铭先生,这一次我已经收集到了五名哈佛同学的证词,其中有三名答应出庭作证,还有负责教师莫尔和舍监科勒的证词,同样他们也都答应了会出庭作证。”

    见面艾伦就对周铭说:“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婕拉老师的证词,如果她不能出庭作证,那么很有可能布鲁克的罪名就会不成立。”

    “艾伦律师你放心吧,婕拉老师那边我是已经都说好了的,她会出庭作证。”周铭说。

    艾伦这才松了口气,这时他们听到身后有人喊他们,周铭和艾伦回头,是布莱顿市检察署副检察长克拉克,显然这一次代表检察署出席参加法庭辩论的就是他了。

    “周铭先生艾伦律师你们好,我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们,作为一个小小的市副检察长,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侵权诉讼案,我居然能见到两位全国知名的大律师,我觉得是挺难得。”克拉克说。

    周铭听出了克拉克话语中的弱dian问:“等一下克拉克副检察长,你刚才说两位全国知名的大律师,我知道一位说的是艾伦律师,那另一位呢?”

    这一次换成克拉克疑惑了,他看着周铭和艾伦问:“上帝,你们还都不知道吗?我说的当然是小布鲁克的辩护律师了,他是纽约最著名的大律师萨皮罗。”

    “什么萨皮罗?我的天,这布鲁克议员果然不愧是大富豪,果然很有办法,他为了能保住自己的儿子居然请来了这么一位大律师。”艾伦倒吸了一口冷气说,“这位萨皮罗律师是一位非常厉害的律师,他非常善于找出和抓住一切可能的漏洞然后穷追不止,不会给对手任何机会,曾替很多不可能脱罪的人辩护都获得了成功。”

    艾伦最后说:“在很早以前我曾和他碰到过一次,那一次他大获全胜。”

    周铭皱起了眉头,一方面是艾伦说的这些话,另一方面也是萨皮罗律师的突然出现,正如克拉克副检察长所惊讶的那样,由于事先那边的保密工作非常好,周铭他们是的确不知道是萨皮罗出庭替小布鲁克进行辩护的。

    “看来这一次的开庭并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轻松了。”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