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步一逼
    当法院的钟声敲响九下以后,周铭他们才宣告入场,周铭跟着克拉克副检察长和艾伦律师走进法庭,布莱顿市的法庭和自己以前在美剧上看到的差不多,正面是法官坐席,法官坐席正对着的就是原告和被告的坐席,后面是听证席,旁边还有七位陪审团成员,法庭的每个出口都有至少两名法警守卫。

    周铭和克拉克艾伦坐在原告席的位置上,隔着一条过道那边就是被告席,周铭这也才见识到了让副检察长和未来的白宫法律顾问都头疼的萨皮罗大律师,他坐在布鲁克身后,旁边是那位曾找过周铭的老人。

    萨皮罗是一位瘦瘦高高的犹太人,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双小眼睛如同毒蛇一般,藏在眼镜背后来回扫视着周铭几人。

    通过之前艾伦的介绍,周铭已经想起这位萨皮罗大律师了,他是纽约梦幻律师事务所的金牌律师,具有丰富的法律基础和敏捷的头脑,而周铭最记得他的,则是几年后的辛普森案,在那场金钱与法律的较量中,辛普森的律师团队就是在他的带领下帮助辛普森成功脱罪的。

    从那以后萨皮罗大律师声名大噪,成为全美最著】★名的大律师,不过那也是后话了,现在的他尽管还没达到那个高度,但他的本事仍然是存在的,不容小觑。

    当周铭在观察萨皮罗的时候,萨皮罗也同样在观察周铭,布鲁克的老管家询问他怎么样,萨皮罗回答:“克拉克副检察长和律师艾伦我都认识,也都打过交道,对于他们的思考方式和做法我都能摸清,所以基本没什么问题,不过那个中国人是哪里来的?他的眼神让人感觉十分有趣。”

    “那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周铭,是共同诉讼的原告,他并不是律师。”老人说。

    萨皮罗反复念叨了几遍周铭的名字,默默的记住了,又过了几分钟,一位五十岁的法官走进法庭,这就是这一起案件的主审法官约翰,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宣布开庭。

    首先是副检察长克拉克发言,他起身说:“尊敬的法官大人还有各位陪审员们上午好,我今天在这里向你们诉说的是一起发生在校园里的恶性.事件,我们知道校园原本应该是清净美好的,但是今天的被告却是一位恶意要破坏这一切的恶魔,请原谅我用这个词,但只有这个词才能最好的描述。”

    听着克拉克的发言,周铭这才算是对美国的司法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因为如果在国内,按照国人的传统,在对学生的时候怎么都会轻拿轻放的,可在美国这里,这位检察长大人上来就是这么恶毒的词语定性。

    在克拉克之后是艾伦律师的发言,他起身说:“法官大人还有各位陪审员,我的当事人周铭先生,他是一位从中国远道而来在哈佛念书的学生,他来到美国是抱有他的梦想,他在学校创业,这都是法律非常鼓励的,可是布鲁克却由于嫉妒一直破坏周铭的创业,甚至都使出了非常卑鄙和狡诈的手段!”

    “这样的人,如果不能给他定罪,那么我很难想象他以后还会在干出什么事来?”艾伦接着说,“是不是明天他会拿枪进校园制造枪击事件,后天他会不会去炸五角大楼?这可太可怕了!”

    艾伦的话大体上和克拉克差不多,不过他更强调必须给布鲁克定罪。

    而当克拉克和艾伦的话都说完了以后,那边的萨皮罗在法官的允许下站了起来,他说:“法官大人还有各位陪审员,我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孩子,大家也都明白孩子都是喜欢玩耍和凑热闹的,我相信我的当事人一定和这位周铭先生存在一定的冲突,事实也能证明这一点。”

    “根据我的当事人所说,他曾遭到周铭的殴打,所以我很有理由怀疑他是在蓄意捏造事实恶意栽赃陷害我的当事人,因为没有任何证据直接证明我的当事人实施策划了那场骚乱。”萨皮罗说。

    在双方都对案件进行了陈述以后,接下来一位学生被请进了法庭,克拉克起身询问证人:“你是哈佛大学的学生?在科兰德书院宿舍便利店发生砸抢骚乱的时候你是否在场?你是否看见了那边的布鲁克同学他也在场?并且那位布鲁克同学做了什么,是不是在为骚乱拍手叫好?”

    对于克拉克者一连串的问题,这位同学都做了点头的肯定回答,克拉克坐回了自己的座位,萨皮罗站起来询问:“我并没有那么多问题,我只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你有没有直接看到布鲁克策划了这一场骚乱?”

    听到这个问题,艾伦马上站起来举手示意法官:“我反对,现在询问的是现场证人,不应该问误导性如此明显的问题。”

    萨皮罗则说:“我并不认为这有任何误导性,因为有没有看到直接关系到我当事人的定罪,我们不能光凭猜测和想象来判断。”

    法官裁决:“反对无效,证人请回答辩方律师的问题。”

    “我并没有直接看到。”

    那同学回答说,他还想再多说什么,但萨皮罗却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说:“好了法官大人,我想我的问题问完了。”

    随后传讯的是那两位在宿舍便利店门口闹的黑人兄弟,这一次起身提问的是艾伦:“你也是哈佛大学的学生?当时你的兄弟吃了过期的三明治生病了对吗?”

    面对艾伦的询问这位黑人都回答是,艾伦接着问他:“那么既然你的兄弟已经病了,那为何你不送他上医院,反而还带他走进科兰德宿舍楼去找便利店?”

    “我是想我的兄弟既然是吃这里的三明治生病了,我可以找他们要赔偿……”

    这黑人支支吾吾的回答,艾伦马上又问:“可是根据医院开具的检查证明,你的兄弟根本没有生病,也就是说你们那天的行为根本就是诈骗,我问你,是不是有人要求你们买宿舍便利店的三明治,然后假装生病去宿舍便利店敲诈引发骚乱,背后指使你的人是不是就是那边的布鲁克?”

    这一次换成萨皮罗反对了:“法官大人,我认为艾伦律师的问题纯粹是个人臆测强加到证人头上,是对事实的歪曲理解,我要求证明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艾伦则说:“我并不这么认为,这两位同学他们是这次事件的直接责任人,他们的证词将直接关系到此次案件的定性,究竟是他们临时兴起的诈骗案,还是蓄谋已久的骚乱诈骗,完全取决于证人的证词,这是非常重要且必要的,所以证人必须回答。”

    法官裁决:“证人请正面回答艾伦律师的询问。”

    那黑人同学点头说:“是的,我是受了布鲁克同学的指使,去宿舍便利店制造诈骗骚乱的。”

    “那布鲁克为什么要你们这样做?他的目的是什么,你们和他的关系又是什么?”艾伦又问。

    “布鲁克他对我们说,他非常讨厌周铭,他知道周铭开了一个宿舍便利店知道他赚了很多钱,就说要给他一个教训,他说周铭的宿舍便利店是没有任何手续的,说我们只要在他这里闹,只要报警,他就会给我们很多钱,事后他也会给我们很多钱。”那黑人回答说,“我们和布鲁克的关系是朋友。”

    “你能保证你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吗?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说的话呢?”艾伦马上追问。

    那黑人点头回答:“我保证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可靠的,我和布鲁克是橄榄球队的队员,所有橄榄球队员都可以证明我和布鲁克的关系。”

    听到这个答案艾伦说:“法官大人还有各位陪审员,我想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这就是一起蓄谋制造骚乱的案件。”

    艾伦伸手指着那边的布鲁克继续说:“布鲁克同学,他因为曾经和我的当事人存在冲突,一直想要报复我的当事人,现在看到我的当事人做事非常成功,他出于嫉妒就指使人去宿舍便利店门口制造骚乱,企图以这种行为破坏宿舍便利店的正常营运,这种行为是非常可耻和邪恶的,事情的幕后主使布鲁克,理应被判有罪!”

    萨皮罗又站起来说:“我反对,我认为证人的证言很有可能是在为自己开脱,因此单凭他的证词并不足以证明我的当事人有罪。”

    “所以我还有另外一个证人,”艾伦说,“哈佛大学商学院经济系女教师婕拉,她曾亲耳听到布鲁克在背后安排这件事,我请求法庭允许婕拉老师出庭作证。”

    法官敲锤同意,随后婕拉老师在法警的护送下走上证人席,她的出现让法庭所有人眼前一亮,婕拉陈述说:“当时我在宿舍的阳台上,我正好听到楼下布鲁克和他的朋友在说话,说的就是他要给周铭一个教训,要把周铭的宿舍便利店给搞乱。”

    随着婕拉作证完,法庭的第一次开庭就此结束,副检察长克拉克和律师艾伦走出法庭握手相庆,克拉克说:“艾伦不愧是我们麻州最有名望的大律师,今天法庭上这一步一逼,让萨皮罗根本没有任何招架的能力,我相信布鲁克肯定会被判有罪的。”

    艾伦也点头对周铭说:“周铭先生,经过今天的审理,我相信最多再有一次到两次开庭,布鲁克就会被判有罪了。”

    “希望如此吧。”周铭说,显然相比克拉克和艾伦的笃定,周铭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对方是打赢了辛普森案的超级律师,本事不应该只是如此才对,而老布鲁克作为麻州很有影响力的参议员,他的手段也不应该只是如此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