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多方面报复
    “老师不好了,宿舍这边出事了!”

    当周铭才走出法院大门,打开自己的呼机,就有消息被发送了过来,周铭只得跟艾伦和副检察长克拉克告辞急急忙忙赶回了学校宿舍。

    到了宿舍下了车,周铭发现宿舍大门是敞开的,叶凝正等在门口,见周铭回头叶凝急忙上前接周铭回去,一边走一边对周铭说着:“老师不好了,今天李阳收到了一封会爆炸的信,他都受伤了!”

    “会爆炸的信?”周铭感到有些疑惑,随后叶凝告诉周铭是上午在周铭走了以后,宿舍的门铃就被按响了,当时李阳正好就在大厅,他赶去开门却发现门外并没有人,回去时就发现躺在门口的一封信,李阳拿起信封发现信正是写给自己的,他打开来看,但他才拆开信封,信件就突然爆炸了。

    说话间周铭已经跟着叶凝来到了宿舍大厅,就见班里人都在这里,陈树和其他几个女同学正在照顾着李阳,李阳则脸上蒙着湿毛巾躺在沙发上。

    “李阳他好像是被炸到眼睛了,说眼睛好热,我们就给他敷了湿毛巾。”叶凝小声对周铭说。

    见到周铭过来,班长陈树也马上站起身来:“老师,这好好的信件怎么会爆炸呢?”

    “我想应该是信件里存在某种很不稳定的化学物质,只要信封被撕开接触空气就会爆炸吧。”周铭猜测说,他随后又问,“事情发生多久了?”

    “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老师我们现在怎么办?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陈树问。

    周铭当机立断:“先送李阳去医院,所有医药费我来出,然后我们报警,快去打电话。”

    有了周铭的安排,陈树立即去打电话,可他才走到电话旁边,就听电话响了起来,陈树接通,那边却直接指定周铭接电话,周铭过来接过电话,却听到了一个年纪大的声音:“周铭先生,我们的礼物已经收到了吧?希望你和你的同学们都能喜欢,本来好好和解的路是大家都喜欢的,但现在我不得不做出一些让自己都痛心的事情来了。最后,祝你和你的同学们周末愉快,再见。”

    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毫不拖泥带水,陈树过来问:“老师,这是谁的电话?”

    周铭转头只见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在看着自己,周铭就说:“没事,大家都先忙自己的去,叶凝你去打电话叫救护车和报警,先救李阳。”

    叶凝点头说好,周铭这才又交代陈树说:“这几天你带着同学们一定要格外小心,如果有不对的情况马上报警!”

    陈树也点头表示知道,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周铭拿起接通,这一次并不是那位布鲁克家的老管家了,而是一个年轻的声音:“老师不好了,宿舍便利店这里来了工商税务和卫生部门的人,他们说的宿舍便利店没有任何手续,要查封我们的店,这该怎么办呀?”

    “你们先不要着急,去找负责教师莫尔出来说明情况,我马上就过去。”

    周铭挂断电话,交代陈树一句“照顾好宿舍”,然后马上带着**一起出门了,重新发动汽车来到了科兰德书院,却发现几辆隶属于政府部门的车辆刚刚离开。

    周铭心叫一声坏了,不过这个时候再去追赶那些车辆也无济于事,并且自己也只有一辆车,该追谁都不知道,周铭只好暗叹一声,最后下车走进科兰德书院,来到宿舍便利店的门口,周铭就看到两名金融班的同学在这里哭,他们见到周铭过来顿时哭的更厉害了。

    “老师对不起,我们没能保护好我们的宿舍便利店,刚才那些美国的执法人员强行把这里给查封了。”

    面对如此伤心的同学,周铭安慰他们说:“不要紧的,只要人没事了就好,这些事情会有律师替我们解决的。”

    说着周铭四下看了看又问:“莫尔老师呢?他没有过来吗?”

    就像是要证明什么一样,周铭的话音才落,莫尔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工商和税务的执法人员在哪?这里是学生自由团体,不属于你们的管辖范围!”

    周铭转身,莫尔立即举起双手说:“哦!周你可不能怪我,我已经是接到通知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赶来了,只不过你知道的,我的办公室并不在这里,你不能要求我24小时都守在这里,我可是科兰德书院的负责教师。”

    “莫尔老师我想我能理解的,你的办公室距离这里有十万八千里,你需要翻两千个跟头才能过来,而且你作为科兰德书院的负责教师,居然每一次宿舍出问题的时候都不在现场,这样的负责教师我不明白和一条晾晒在外面的咸鱼有任何区别。”周铭说。

    莫尔张嘴想解释,但周铭却先说:“莫尔老师我并不想听你做任何解释,我只想说,如果下一次我还比你更先来到现场,那么会发生什么事我就无法预料了。”

    “周,我可以理解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莫尔严肃的问。

    周铭摇摇头说:“我现在非常头疼,我想我是会做出任何事的。”

    说完周铭就带着那两位金融班同学走了,回到车上,周铭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艾伦的电话,可还不等周铭先说话,艾伦那边就先说道:“周铭先生你这电话打的可真巧,我正准备打给你的。”

    周铭眉头一凛,心里有了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非常不好的事,”艾伦说,“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你现在收购股份可能留下的后遗症吗?”

    “当然记得,你是说沃顿那个家伙他真的反悔了,他又不打算出售他的公司了吗?”周铭问。

    “恐怕比这要糟糕的多。”艾伦说,“他不仅不打算出售他的公司,他还向法庭提交你宿舍便利店的违规材料,单方面宣布这项业务的不合法,并且他还要求法庭颁布强制令,解除你股东的身份。”

    周铭笑了:“想不到沃顿这家伙心倒是挺大,在背后打了我一枪,还想把我收购股份的钱都给收进他的腰包。”

    艾伦那边想了一下谨慎的说:“周铭先生,我觉得这个时候他这样做,可能并不是他自己的意思,可能会和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案子有关,他想趁火打劫。”

    周铭告诉他:“艾伦律师我想你用不着猜测了,我可以向你保证就是和案子有关,并且还可能不是他自己的想的,而是有人要求他这样做的,因为学校里也发生了其他的事情。”

    随后周铭就把李阳收到爆炸信件和宿舍便利店被查封的事情告诉了艾伦,尤其是老管家打的那一通电话,艾伦那边听后倒吸了一口气,然后说:“这可真是麻烦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显然就是要打乱我们的手脚,让我们没有办法专心案子,那样他们就可以在法庭上更好的发挥。”

    “老布鲁克不愧是在麻州很有影响力的参议员,这就是他全力出手的结果吗?”

    周铭自言自语的念叨了一句,然后问艾伦:“沃顿公司和政府部门那边有办法解决吗?宿舍便利店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封了。”

    “我认为这两件事情完全可以当成一件事情来处理,现在政府部门执法只是因为沃顿单方面宣布了宿舍便利店项目的非法,只要我们能掌握住沃顿公司,重新宣布宿舍便利店项目的合法性,那么宿舍便利店的事情就能像放风筝一样迎着风吹起来了。”

    艾伦接着说:“而沃顿公司当初在签合同的时候我就在合同上做了手脚,只要沃顿单方面宣布了任何事情,我们都可以随时向法庭递交诉讼,把他从公司踢出去。”

    周铭哈哈笑道:“艾伦律师你干的太漂亮了,就请你马上开干吧。”

    “两个案子同时进行,我突然发现跟着你这个学生老板,可比我原来接的那些大企业的老板更难,难道中国商人都是善于把资源利用到极限的吗?”艾伦抱怨了一句。

    周铭对他说:“在中国有句话叫能者多劳,说的就是艾伦律师你这样的人。”

    挂断电话,周铭的脸色严峻起来,虽然他对艾伦说的很轻松,但实际上他知道,现在面对老布鲁克这样四面八方的出手,自己真的很难招架,原因很简单,对方是实力雄厚的州参议员,他有太多的资源可以利用,他也熟悉美国法律和办事方式,但自己都一切还在摸索当中,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除此之外周铭还有一个感觉,就是老布鲁克既然出手了,那就一定会要把敌人打倒才对,那么事情肯定就还没完。

    事实证明了周铭的猜想,当周铭带着那两位金融班同学回到宿舍的时候,黄平跑出来告诉周铭:“老师不好了,我的电脑刚刚接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里面有一张扫描照片。”

    这个年代尽管电脑的发展还并没有那么好,电脑的功能也并没有那么丰富,但是周铭了解后世金融和互联网的紧密性,再加上目前美国金融业已经开始和互联网挂钩了,以及周铭作为后世人对网络的依存,让他在哈佛住下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宿舍配备了几台电脑,配置在后世看来是渣,但现在是最顶级的。

    周铭跟着黄平来到电脑前,黄平双击鼠标,显示屏上立即显示出了一张照片,周铭看后当时就皱起了眉:因为这是一张布鲁克的老管家和法官一起打网球的照片。

    周铭扶额暗叹:老布鲁克的这多方面报复,还真让人有些难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