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处处被动
    布莱顿市唐人街门口的茶楼里,周铭和保镖**在这里喝茶,选了一个雅座,律师艾伦匆匆进来在服务员的引导下来到周铭这里坐下。∈♀小,o

    “周铭先生选的这里真不错,茶楼是唐人街最著名的特色,要想喝茶也只有来这里,而且我听说喝茶对健康的好处要远远胜过喝咖啡和其他饮品,三百年前的茶叶在欧洲卖的可比黄金都贵!”

    艾伦过来首先称赞了一下周铭的选择,周铭对此只是无谓的笑笑,尽管周铭知道三百年前的茶叶贵是因为丝绸之路受阻的缘故,茶叶运不到欧洲,但周铭却并没有说,因为他们今天并不是来探讨这个的,周铭问艾伦:“事情都办的怎么样了?”

    “作为一位负责任的律师,我认为我的雇主应该对我有足够的信任。”

    艾伦调侃了一句,然后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沓资料交给周铭说:“这些就是之前和沃顿签的文件,我之前带着这些文件去找过沃顿了,他已经同意撤回之前的话,重新将宿舍便利店纳入公司的正常经营范畴,同时他也会向政府递交抗议书,要求马上撤销对宿舍便利店的查封。”

    “这只是权宜之计,沃顿这个人既然能做这些事情一次,肯定就会还有第二次和第三次,我们能不能把他从公司踢出去,我可不想和其他人在公司所有权的问题上纠缠不清。”周铭说。

    “这当然没有问题,沃顿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已经违反了合同的,我们有理由向法院申请强制令,让沃顿先生从公司离开。”

    艾伦说,他的语气显得非常有信心,只不过他随后的态度却又变得摇摆起来:“不过周铭先生,我担心的是三天后的二次庭审,因为这段时间我的时间都忙在了处理其他事情上面,对庭审没有任何准备,我很担心他们会拿出不一样的应对,只是检察署那边或许并不是对手。”

    “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好,毕竟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料想得到的。”周铭说。

    作为一名大律师,艾伦当然听出了周铭的弦外之音,于是他马上问:“周铭先生你这么说是又得到了什么讯息吗?”

    “非常重要的讯息。”周铭说着拿出了那张从电脑上打印下来的照片交给艾伦。

    艾伦拿到照片倒吸了一口气:“我的上帝,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到了布鲁克的案子第二次开庭审理的日子,周铭和艾伦再一次来到了布莱顿市法院,当法院的钟声敲响了九dian的时间,周铭和艾伦跟在克拉克副检察长身后走进法庭。

    首先依然是案情陈述,这一次克拉克副检察长和艾伦依然态度强硬的要求定布鲁克的罪,不过随后到了萨皮罗那边的时候,这位梦幻律师就一改上一次的守势,开始了主动出击,他对法官说:“法官先生,为了证实我当事人的清白,我要求请上一次的证人出场,我有几个问题需要询问。”

    法官准许了萨皮罗的请求,请了上一次的证人出庭,原本计划第一个出庭的是围观的学生,但萨皮罗却说:“法官先生,请恕我直言,这位证人他只是看到了骚乱的过程,并不能证明我的当事人参与了这次事件,所以我认为这位证人根本没有任何出庭的必要。”

    鉴于萨皮罗的说法,法官于是又让那对黑人兄弟出庭,排在前面的仍然是那位哥哥。

    萨皮罗走出被告席来到证人旁边问他:“赫姆同学对吗?你好,我想我很清楚的记得你在上一次庭审的时候曾指证我的当事人给你钱,是他指使你去宿舍便利店制造骚乱,还对你说他这么做是因为要报复周铭,或者说是他想要借机打击他的竞争对手对吗?”

    黑人赫姆dian头说是,萨皮罗马上追问:“赫姆同学,你能保证你刚才所说的证词都是真实可靠的吗?”

    “当然,在神圣的法庭上我从不说谎。”赫姆说。

    “你曾在法庭上说你没有任何犯罪前科,你这句话也不是说谎,也是真实可靠的吗?”萨皮罗又问。

    “我当然没有任何犯罪前科,我还只是一名学生,我只会读书。”赫姆回答说。

    “那么好赫姆同学,我在调查的过程当中曾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萨皮罗说着从自己的桌子上拿出一份文件向大家展示着说:“这是一份我从芬威区警局拿到的材料,上面清楚的记录着赫姆同学曾在五年前在芬威区因为敲诈低年级学生而遭到了逮捕并记录在案。”

    萨皮罗把文件上交给法官并转头逼问赫姆道:“赫姆同学,你说你在神圣的法庭上从不说谎,你也说你没有任何犯罪前科这也不是说谎,那么现在你又如何解释?”

    “我不知道还有这个。”赫姆下意识的说。

    “不知道?你是想说你忘记了你犯罪前科的事实,还是你不知道我从芬威区的警局拿到了这个?”萨皮罗继续逼问。

    艾伦这时马上举手说:“我反对,法官大人,我认为萨皮罗所追问的问题和本案并无直接联系,我要求证人拒绝回答。”

    萨皮罗则说:“法官大人,我的看法正好相反,我认为证人对这个问题的证言和本案有很大关系,因为如果证人本身就是一个不诚实的人,那么他对本案的证词,我认为也并没有任何可信度。而他的证词也和我的当事人是否有罪有着决定性的作用,所以这个问题证人必须如实回答。”

    法官想了一下裁决:“证人必须如实回答辩方律师的问题。”

    黑人赫姆只好回答:“那时我才十八岁,我是受法律保护的,他们也说我这份档案会封存的,所以我才没有……”

    不等赫姆说完萨皮罗就打断他说:“我想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白了,这位证人赫姆同学,他并不是一个诚实的人,他既然可以在他有没有犯罪前科的问题上撒谎,那么我们同样也有理由相信,他也会在指证我当事人的问题上撒谎;而且这个谎言对他来说是能够帮他减轻罪刑的,因为受人指使的犯罪和自己主观的犯罪,这两者之间的量刑并不一样。”

    萨皮罗又指了一下法官手中的文件说:“既然之前赫姆同学有过诈骗的前科,那么现在他想再一次通过诈骗得到宿舍便利店的赔偿我认为是很有可能的,所以赫姆同学很有可能会为了逃避或者减轻自己的罪责而在法庭上说谎。”

    最后一位出庭作证的证人是婕拉,这一次艾伦决定先发制人,他站起来说:“法官大人还有各位陪审员,婕拉老师是哈佛大学非常优秀的一名教师,她没有任何犯罪前科,也和嫌疑犯之间不存在任何的利益关系,所以她的证词我认为是绝对可信的。”

    萨皮罗却不慌不忙的站起来走到婕拉身旁问她:“你就是周铭的班导婕拉老师?”

    婕拉dian头说:“是的,但我并不会因为是他的班导就会帮他在法庭上说谎。”

    “在这一dian上我的确相信婕拉老师。”萨皮罗随后却一转话锋逼问道,“但如果是为了情人呢?”

    “情人?什么情人?”婕拉一头雾水的问。

    “当然就是周铭同学了,其实大家并不知道,这位漂亮的婕拉老师,她和她的学生周铭之间存在着不正当的师生关系,他们是情人关系。”萨皮罗说。

    随着萨皮罗这句话,现场顿时哗然一片,不光是听证席上,就连陪审团那边都在交头接耳,纷纷对这件事表达了自己的震惊。

    “我没有,我和周铭同学只是普通的师生关系,我们并不存在任何其他的关系!”婕拉辩解说。

    律师艾伦也马上站起来说:“我反对,我认为辩方律师这是在恶意揣测其他人的关系,他这种蓄意抹黑婕拉老师和我的当事人,我认为他这样的做法是非常没有律师职业道德的,也是一种藐视法庭的行为,我认为法庭应当给予他足够的警告。”

    法官看向萨皮罗,不过没等法官开口,萨皮罗就先说道:“法官大人,我并没有在无端的猜测,我是有证人的,请法官大人允许我的证人出庭。”

    随后一位白人被带上法庭,他作证说:“我是哈佛商学院经济系的老师,我曾亲眼看到婕拉老师和周铭同学有很亲密的举动,他们还经常独自约会,我想他们肯定是在谈恋爱。”

    萨皮罗说:“法官大人还有各位陪审员,我想现在已经很明白了,婕拉老师为了帮助她的情人定我当事人的罪,所以才而已编撰出一套我当事人私下找赫姆同学一起去敲诈宿舍便利店的故事,这是一种联合起来的诬陷,我认为是没有任何证明能力的!”

    ……

    中午十二dian庭审结束,周铭和艾伦走出法庭,艾伦打开自己的手机接到一个电话,他出去一趟,不稍五分钟就回来,同时还带给周铭一份资料。

    “周铭先生,这是我在法院工作的朋友帮我拿出来的资料。”艾伦说着把资料打开交给周铭,“这是一份法官的半公开材料,雷吉法官就是负责这一次布鲁克的主审法官,我真没想到他居然会是布鲁克家族的旁支成员,这是我工作上的疏忽。”

    艾伦接着对周铭说:“按照我们麻州的法律,虽然法庭设有陪审团,但法官对案件判决的影响才是决定性的,因为如果法官对陪审团的结果不满意,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否决权,再说服陪审团,只要他能说服半数以上的陪审团成员,就能改变判决结果。”

    说到这里艾伦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所以咱们知道的这个消息,足以逆转一切结果。”

    最后艾伦露出了苦笑:“周铭先生,从沃顿公司到庭审现在再到法官,我们处处都是被动,恐怕这次判决很难了。”

    “不要紧的,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柳暗花明又一村,乌云过去总会出现彩虹的,艾伦你是麻州最有名望的律师,可不能这么轻易认输。”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