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你还在坚持什么?
    中午一dian,周铭回到了驱车回到了哈佛大学,才到自己宿舍门口,就见自己的班导婕拉正等在了这里。¤小,o

    周铭下车,婕拉急忙三两步过来说:“周铭,今天那个哈佛的教师,他在我念书的时候曾追求过我,但我并没有答应他,所以他这一次是恶意中伤我们,对于他这种恶意诽谤的行为,我已经找律师向法院递交了诉状,只要法院的判决下来,他的证词会被判无效,而我的证词还是有效的。”

    婕拉的话让周铭感到了惊讶,因为从中午庭审结束到现在还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自己才不过是和艾伦聊完回来,她就已经做完了这些,可见她对这个事情是非常上心的。

    想到这里,周铭对她说:“婕拉老师,我非常感谢你为我做的这些,那么现在时间这么短,我想婕拉老师你中午肯定还没有吃饭对吧?你看我们现在一起去吃饭可好?”

    婕拉下意识的dian头,不过她马上就想起来了:“周铭同学,就我们两个人吗?今天在法庭上才由人指证我们俩……那个,现在我们就一起去吃饭,万一惹来其他人再来指证我们俩的关系,岂不是对你的案子很不好,没有办法给预谋对你不利的家伙定罪了吗?”

    周铭则摇头说:“如果有人要陷害,就算我们之间隔着太平洋,他们也依然会找到理由的,所以我们还不如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其他的随便他们去说好了,如果太在意其他人的话我们会束手束脚,反而让会给他们抓到攻击的把柄,而布鲁克的案子,我依然还有信心!”

    “周铭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只要我们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其他的随便他们说?这可真是男人的话!”

    婕拉喃喃的称赞周铭说,让周铭心里有dian打鼓,毕竟周铭是知道这位哈佛的漂亮老师可能对自己有dian意思的,不过还没等周铭说话,婕拉就先dian头道:“好呀,我们现在马上就去吃饭,你是要带我吃中餐吗?我知道你们中餐可是用两根竹子吃饭,还有很多种不同菜肴的口味,我很早就想尝试了。”

    对于婕拉这样的状态,真的让周铭有dian招架不住,虽说周铭也经历了苏涵林慕晴和卡列琳娜这些女孩,可她们都是内敛的性格,哪里会有婕拉这样奔放呢?周铭自己也并不是花花公子,没法玩得女孩团团转,在这种事情的处理上还是很稚嫩的,尤其对方还是自己的班导,这关系就是头疼。

    于是周铭就带婕拉去了附近的中餐馆,当然保镖**是跟着一起的,尽管**本人是很不想当电灯泡的,但奈何任务在身,周铭也希望他在,那样气氛就不尴尬了。

    可周铭不尴尬了,却让婕拉很不高兴,不过也难怪,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好不容易和自己喜欢的男人约会,却还有个第三者在这里,这换谁都会不高兴的,哪怕知道对方是保镖也一样。

    正因如此,这餐烛光午餐很快就结束了,婕拉很不高兴的走了,当然也有dian咬牙切齿:不懂浪漫的中国人!

    送走了婕拉,周铭长出了一口气,不过就在他准备回宿舍的时候,他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布鲁克家的老管家打来的,先是询问了周铭的位置,然后让周铭在这里稍等片刻,马上他会来见周铭一面,并和周铭谈dian事情,希望周铭不要推辞。

    “我就在这里,我也很想听你究竟还有什么想和我谈的,不过我时间有限,最多只等你半个小时,你看行吗?”周铭说。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性子最急的鸟永远都逃不过猎人的猎枪。”老管家说,“但没关系,我们离你很近,最多十分钟,我们就能到你那里。”

    放下电话,周铭等了不到十分钟,果然就听外面有车开来,周铭转头看去,是一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几个人走下车,其中就有上次周铭见过面的老管家,他们很快上楼敲响了周铭包厢的门。

    “周铭先生我们又见面了,看周铭先生的精神状况还很不错。”

    老管家走进来对周铭说,不过周铭的目光并不是主要放在他身上,因为在进来的人当中,他只是走在第二的,而走在最前面的,他的长相让周铭非常熟悉。

    老管家并没有喧宾夺主的意思,他马上给周铭介绍道:“周铭先生今天并不是我要见你,而是我的老板布鲁克先生要见你,我想你知道的,如果是我,我肯定不会愿意和你说这么多,我更愿意在法庭上分胜负。”

    “所以你只能是个管家,”周铭讽刺了他一句,最后还加了个期限,“永远。”

    这一次愤怒的老管家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布鲁克就先哈哈大笑道:“你就是来自中国的周铭对吗?果然很有意思。”

    老布鲁克开头称赞了一句,随后直入主题说:“我的时间非常值钱,所以我这个人并没有说废话的习惯,那么周铭先生,我直接说我今天来找你的原因吧,就是希望你撤诉。”

    “布鲁克先生我没有听错吧?你是叫我撤诉,很抱歉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周铭非常惊讶的说,他也不能不惊讶,因为对于这个问题,之前布鲁克的老管家已经过来和周铭谈过一次了,所以周铭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老布鲁克又亲自过来再谈一次,还是在他们在上午结束的庭审中占尽优势的前提下,这有dian太不符合常理了。

    老布鲁克面对周铭的惊讶很云淡风轻的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原因,只是我单纯的不希望在这个诉讼上浪费时间,因为这对我没有任何好处,如果有机会调解,我还是很希望的。”

    “虽然我还是不理解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我想这并不妨碍我听听你开出的条件。”周铭说。

    “用不着听了,我这里有一张三十万美元的支票,是给你的补偿,如果你收下,我们就此和解。”

    老布鲁克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放在了周铭面前的桌子上,周铭看看支票又看看老布鲁克的样子,伸手拿起了那张支票,老布鲁克很高兴的说:“看来你还是很聪明的,有时候后退一步反而是一片海阔天空……”

    老布鲁克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看到对面周铭直接把他的那张支票给撕了。

    支票被撕碎的撕拉声就像是一记记耳光一般,狠狠抽在老布鲁克的脸上,让他怒不可遏。

    “周铭先生你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是你嫌我给的不够多吗?我想你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时候了,你现在在法庭上是一败涂地,我能给你三十万和你和解已经是很大一笔数字了,我希望你不要贪得无厌。”老布鲁克紧盯着周铭说,言语当中满是警告的意味。

    “布鲁克先生,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什么了,从开始到现在,我从来没有过任何想要和解的意思,而且我也并不认为我现在在法庭上是完全的劣势。”

    说完周铭想了想又说道:“当然如果布鲁克先生你真的想和解,我也能勉为其难答应你,不过你得先给我一亿美元,你看行吗?”

    原本老布鲁克还满怀兴趣听着周铭的话,但当听到他的报价以后,老布鲁克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下去:“周铭先生,我是很认真的在和你讨论和解的可能性,我希望你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周铭两手一摊:“我也很希望自己是在开玩笑,但是很抱歉布鲁克先生,我并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现在法庭上赫姆和婕拉的证词都已经被推翻,已经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我的儿子参与策划了这一起诈骗案,我已经赢定了;相反周铭你现在却陷入了很大的危机当中,不仅是你和婕拉老师的关系,还有你新收购的公司。”老布鲁克问,“所以我很好奇,你现在究竟还在坚持什么?你那令人可笑的尊严吗?”

    “我想我有必要提醒布鲁克先生你,任何人的尊严都需要尊敬而不是可笑,而这个案子还没宣判我就并没有输。”周铭说。

    老布鲁克愣了一会才说:“好吧,既然这是周铭先生你的坚持,那我想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为你和你的坚持致敬。”

    说完老布鲁克就起身离开,周铭看着老布鲁克离开的背影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老布鲁克回到林肯车上马上吩咐老管家说:“给萨皮罗律师打电话,让他一定要再多思考几遍案子,一定不能出现任何纰漏;还有沃顿那边,让他务必ding住压力,可以再适当多给周铭他们制造麻烦,告诉他不要怕,不管出了任何意外,我都会帮他善后解决的。”

    对于老布鲁克的这个命令老管家感到非常惊讶:“老板,您真的相信那个中国周铭他还有什么底牌吗?我看他不过就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老布鲁克轻轻摇了摇头,如果是其他人,老布鲁克一定会认为对方这么做是在虚张声势,但是周铭,老布鲁克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无比的坚决;而除此之外,老布鲁克还有一种感觉,也相信周铭还有后手,并且是足以一举翻盘的后手,虽然老布鲁克反复思考都想不到会是什么,但老布鲁克就是相信。

    “你忘了吗?我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就是我对很多事情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就是这种感觉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老布鲁克对管家说。

    “可是老板你平时的对手都是大公司的老板,或者是政治上的对手,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中国人,老板你说你现在也有了这样的感觉?”老管家啧啧称奇的问。

    “没错,就从那个中国周铭的身上。”老布鲁克笃定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