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绝处能逢生(上)
    很快三天时间过去,三天后的一天上午,周铭驱车来到唐人街外的那家茶楼,这一次是艾伦律师先到了,不过当周铭在服务员的引导下来到他定的雅座时,却发现这位大律师先生正在这里喝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他还犹自不觉的向周铭推荐:“嘿周,原来喝茶也可以加牛奶的吗?这种奶茶的口味可比之前的好太多了。⊙小,o”

    周铭对此只能无奈的耸耸肩了:“你喜欢就好。”

    周铭在艾伦的对面坐下,服务员也给他和保镖**各自端上一杯奶茶,周铭对服务员道了声谢,然后问艾伦:“今天这么急着找我来有什么事?”

    艾伦放下杯子说:“周铭先生,其实有两个不那么好的消息要告诉你,第一个是沃顿先生向法院递交了诉状,他起诉我们违反商业法规收购,要求以商业欺诈进行索赔,金额是两百万美元。”

    周铭笑了:“两百万美元,这位沃顿先生他也真敢开口,也不知道是谁违反了法律和商业道德,这个事情想来并没有那么重要,那还有一件呢?”

    “沃顿先生的事情的确没那么重要,因为不管是按商业法律还是按合同规定,都是他先违规的,所以这个官司就是一个新入行的菜鸟律师,就是打到联邦最高法院我都有百分百信心能赢他!”

    说到这里艾伦的气势突然一弱接着说:“不过另外一件事就有些难办了,是关于布莱顿检察署的,他们决定要撤销对小布鲁克的起诉。”

    “撤销起诉?这是为什么,谁做的决定?”周铭问。

    “是副检察长克拉克做的决定,至于原因似乎是受到了上面的压力,我也是刚刚才听我在检察署的一个朋友说的,具体我还没去调查。”艾伦说。

    周铭说:“我知道了,那艾伦律师麻烦你帮我约一下克拉克副检察长好吗?我想我们需要和他面对面的好好聊聊。”

    艾伦dian头说好,在见面结束以后就去约了克拉克,这位艾伦大律师不愧是麻州最有名望的大律师,仅仅两天,他就把克拉克给约出来了,第三天他们约在布莱顿市中心的运动中心见面。

    上午九dian,周铭和艾伦来到运动中心的网球馆,在休息室里,周铭和艾伦见到了这位副检察长大人。

    “打网球可是一项非常需要体力和耐力的运动,因为人在打网球的时候需要在场上不断的奔跑,很多时候庭审和诉讼也是这样,我和艾伦律师准备把任何我们需要面对的诉讼面对到底。”周铭看着克拉克问,“可是我听说副检察长先生,你说你要撤销检察署对小布鲁克的诈骗指控,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看来我是要检查一下自己的办公室是不是装了你们的窃听器了,否则你们怎么会知道的那么快。”克拉克这个时候正在更换运动服,他的语气比较随意,“没错我是准备撤销对小布鲁克的指控,原因很简单,证据不足,我们无法定他的罪,所以这场诉讼已经没必要再进行下去了。”

    “所以副检察长先生,你这就是打算要向布鲁克参议员认输了吗?”周铭问。

    克拉克笑了:“认输?周铭先生你这个用词可真奇怪,难道你们认为这个案子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你们仅有的两个人证也都被对方给推翻了,甚至还曝出了某件丑闻,虽然我并不在乎大学或者大学老师的清誉,但这件案子已确实没有事实存在的基础了。”

    “是没有事实存在的基础,还是副检察长你受到了来自某方面的压力?”周铭又问。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克拉克立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的眼神严厉起来逼视着周铭,周铭也毫不畏惧的和克拉克对视。

    “中国人,我真应该把你也一起告上法庭,这样就不会有人给我找麻烦了。”克拉克说。

    “的确,副检察长你这样做就可以独自掌控这个案子,想起诉就起诉,想撤诉就撤诉,没人能干涉你了。”周铭针锋相对说。

    “中国人我告诉你,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我们检察署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在帮纳税人办事的,我们不能无端动用自己的权力在明知道已经没希望的案子上!不像你们那个毒菜国家,想定谁的罪就可以定谁的罪,一个县长就能拥有枪毙他人的权力!”克拉克伸手指着周铭恶狠狠道。

    周铭撇撇嘴,突然伸手拍拍克拉克的肩膀轻松道:“好了我的副检察长大人,我想我们并不用像个孩子一样在这个问题上争个高低,还是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

    对于周铭语气的突然转变,克拉克毫无准备,他愣在那里好一会才说:“我真不明白你这个中国人的脑子里究竟在想着什么,不过算了,你跟我到这边来。”

    说完克拉克就带周铭和艾伦来到了更衣室的角落,然后才对周铭说:“中国人,我可以告诉你,就在前天,布莱顿市长就给我打了电话,询问了这一起案件,他很好奇为何一件已经没有证据的案件仍然还在诉讼,市政府已经准备就此展开调查,看检察署是否存在任何违规行为。”

    克拉克马上接着说:“但是,我撤诉并不是因为市长的电话,而是我认为这件案子已经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百分之一都没有。”

    “这件案子没有任何的物证,只有几个人证,但是这些人证……哦我的上帝,我什么时候开始会天真的相信有人证就能定罪了的。”克拉克说,“在所有证据中,证人的证词是最没有说服力的,因为辩方律师可以尽一切手段询问,任何一个有经验的律师可以随时抓住任何一个漏洞猛攻不止,你知道的,质疑永远比回答要简单的多。”

    “所以副检察长大人你就退缩了?”周铭问。

    克拉克骂了一句法克说:“中国人,我最后再说一次,我并不是要退缩,而是这个案子小布鲁克已经不可能被定罪了你知道吗?因为你的证人已经都和你一样,被那个犹太人给踢爆了卵子!”

    “副检察长大人请你不要那么激动,对于你们美国的法律我的确还在熟悉当中,但我今天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一句我们中国的老话,坚持就是胜利,只要一件事情能坚持到最后,总会有奇迹发生的,你们美国人不也一直坚信幸运女神吗?”周铭说。

    “哦我的上帝,我为什么要和一个中国人讲这些,你们根本就不懂什么叫法律。”

    克拉克揪着自己的头发显得有些抓狂的说:“听着中国人,我不管你和小布鲁克之间有什么恩怨,我也不管什么狗屁的中国老话,我只知道我是我自己的副检察长,而这件案子也是检察署负责,是需要有证据支持的案子,现在没了证据,检察署自然要撤诉。”

    “而你,”克拉克指着周铭说,“如果你想要继续为了你的报复将诉讼进行到底,那么请你继续,我是不会陪你的,甚至都不会为你鼓掌,因为这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愚蠢的事情,重要所以我才会强调三遍,我也知道最后你肯定会败诉,而负责这件案子的艾伦律师讲成为笑柄,你们甚至还会遭到对方的反起诉。”

    “最后,我只想对你们说,去你的坚持就是胜利,去你的奇迹,去你的幸运女神,这个案子,和我和检察署再无关系了,你们要当蠢货请你们自便。”克拉克说到最后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你们也不要再找我了,因为我很不想再见到你们。”

    说完克拉克就转身离开,只留下周铭和艾伦两人在原地面面相觑。

    “我早该想到的,老布鲁克既然是麻州的参议员,既然他能和我们的主审法官一起吃饭,那么他在布莱顿市内肯定有着很不一样的关系,找到市长通过行政手段加以干预也不是那么麻烦的事。”艾伦有些气恼的说。

    周铭却说:“我倒认为用不着气恼,因为这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如果不是他们在庭审中占得了上风,我想就算是市长也不会想到要来干预司法机关工作的。”

    “没错,都是庭审的问题,如果不是这个问题,就算是市长,他要干预司法工作,立马就会被弹劾下台的。”艾伦说着叹了口气,“可是庭审这可是个大问题,我们真的还能把局面翻过来吗?”

    周铭笑了:“艾伦律师,怎么连你都这么不自信了呢?副检察长大人他不相信我情有可原,但你是知道我准备干什么的。”

    “可是他们现在已经有了法官和市长的支持,还有那些证人证词也都被推翻了,老布鲁克又是一个狡猾的政客,所有的一切都对我们相当不利,如果老布鲁克再发动一下媒体舆论……”艾伦摇摇头说,“也难怪克拉克副检察长会急着要撤诉了。”

    周铭拍拍艾伦的肩膀说:“好了我的大律师,先不要想这个问题了,你是我的律师,你不会再想再萨皮罗手中再败一次吧?”

    “当然不。”艾伦下意识的说。

    “所以你就给我好好干,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吗?绝处能逢生,现在我们已经站在了绝处,那么我们就能赢的!”周铭说,“还有,今天既然来了这里,我们就好好打一场网球吧,我并不会,你教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