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我就该引颈就戮吗?
    (好像好久没有爆发了呢!所以今天就三更了吧。)

    随着法官和布鲁克的老管家被带走,现场就像是被引爆了一颗核弹一般掀起了一股惊涛骇浪,听证席上的记者们都在不停的写着说着,还有人已经拿出了手机开始拨打电话回去,务必要把新闻第一时间发回去。

    而与此同时,布鲁克来到周铭面前咬牙切齿的对他说:“中国周铭你干的可真漂亮呀!不过你听着,就算我的老管家和这次庭审的法官都被抓走了,但你也只能做到这里,你再也不能再前进一步了,因为你手里已经没有任何证据了,所以你还是输了!”

    “是这样吗?可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我随时可以再进一步。”

    周铭微微一笑向前又走了一步,然后对愣在当场的布鲁克说:“如果你要不相信的话可以看看你的身后。”

    布鲁克随着周铭的话回头,却见一群身着检察署制服的人走了进来,直扑向他来。

    “让我来给你解释一下吧,”周铭说,“很不幸的是联邦调查局在接手这个案子以后,通过技术侦测发现了你通过其他账户给赫姆同学汇款的证据,这足以证明他对宿舍便利店的诈骗,是受到你指使了的,所以你还得被抓回去,并且这一次负责得是州检察署,他们可不会撤销诉讼了。”

    周铭的话让布鲁克目瞪口呆,直到被检察署抓住以后他才猛的反应过来:“周铭你这个王八蛋,你的手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你真卑鄙!明明你都已经输了这场官司,为什么你不乖乖等着我来羞辱你,为什么你不等着接受法官的判决,你还要挣扎还要反抗去找这些证据?”

    布鲁克冲着周铭大喊大叫着,连检察署的执法员都快要拉不住他了,而周铭面对布鲁克的吼叫,只是微微一笑,上前问他:“布鲁克同学,你不觉得你刚才说的话是很可笑的吗?为什么你针对我,我就要乖乖的等着你来针对?为什么在这次庭审上,你可以用那么多办法来对付我,我却只能乖乖的任你宰割呢?”

    “因为你就是黄皮肤的贱种,你没有资格站在麻州的这块土地上,我想到要和你呼吸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我特么就觉得恶心!”

    布鲁克冲着周铭大吼着,情绪显得很不稳定,不过这也正常,首先布鲁克在周铭这里就是吃过很大亏的,现在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可以扳回一成,却没想在事情的最后关头胜利在望的时候,居然还是被周铭给翻盘了,而他也因此要重新受到羁押,这样的心理过山车大多数人都会受不了的。

    布鲁克最后还说:“我告诉你,我就是要你服气,我就是要你跪下叫我爸爸,我就是要看到你彷徨无措的表情,我才要预谋搞乱你宿舍便利店的,我就是要搞死你!我要让你和赫姆那个黑鬼一起下地狱!”

    听到这番话,布鲁克的律师萨皮罗急忙上来要捂他的嘴,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周铭转身问艾伦:“刚才那番话录下来了吗?”

    艾伦扬了扬手上的录音机说:“当然,有了联邦调查局的取证,再加上他自己的认罪,这个案子再没有翻盘的可能,或许我们还可以再给他加上一条种族歧视的罪名,因为他刚才好像骂了一句黑鬼。”

    布鲁克眼睛一下瞪的老大,他瞬间明白自己最后居然还被周铭给摆了一道。

    他怒视着周铭,如果眼神有温度的话,周铭此刻恐怕早已在布鲁克的目光中灰飞烟灭了,但很可惜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布鲁克只能在两名检察署执法员的怀里气愤跳脚:“周铭你这个王八蛋,还有艾伦你这个美国人中的败类,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们!”

    不过布鲁克再怎么骂也没用,他还是被检察署执法员给带走了。

    周铭和艾伦根本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当他被执法员带走的同时,周铭对艾伦说:“虽然这件案子我们现在已经翻了回来,但整体的事情还并没有结束,沃顿公司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他还坚持诉讼吗?”

    “我已经把合同文本的复印件给他寄过去了,并且在重要的地方都做了标识以及我的解释,相信这会他应该已经收到了。”艾伦说。

    “你是想说我们就可以兵不血刃的拿到沃顿公司的所有权吗?”周铭问。

    “只要这位沃顿先生不像那位小布鲁克先生一样冲动,万一他坚持要和我们上法庭,尽管我能稳操胜券,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艾伦说。

    这个时候,周铭的呼机响了起来,周铭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笑着对艾伦说:“那么冲动的人有一个就够了,我们的沃顿先生还是很理智的。”

    说着周铭把呼机给艾伦看了,上面的信息正是沃顿发来的,他说:周铭先生,我需要和你面对面的谈谈。

    “这是最理想的结果。”艾伦说。

    随后周铭和艾伦一起在无数记者的吵吵闹闹中离开了法院,其实那些记者并不是没有要采访他们的想法,只是原被告席和听证席之间是隔离开的,如果周铭一心想走那些记者是很难拦得住的。

    一刻钟以后,周铭和艾伦就来到了芬威区的一个酒吧,沃顿已经等在了这里,在他面前,正放着两个空的朗姆酒瓶,可以看得出他来这里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沃顿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很高兴我们能在酒吧里见面而不是法庭上,并且酒文化是我们中国非常富有特色的一种文化,通常在商场上尤为突出。”

    周铭说着坐在了沃顿面前,沃顿面对周铭的调侃并没有反应,只是恶狠狠的盯着周铭,一副恨不能把周铭扒皮抽筋的表情。

    周铭两手一摊:“好吧,闲话不多说我们还是来说说正事吧,关于沃顿公司的归属权……”

    周铭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对面沃顿突然说话了:“周铭先生,你故意在合同里设下文字陷阱,只要我有任何反对你的行为我就要违约,你说你为什么要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谋得我的公司?”

    “沃顿公司是我辛辛苦苦建立的,他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我本希望他能得到茁壮的成长,不求成为参天大树,但至少也能开花结果,但是现在,都是周铭你这个卑鄙的中国人,你无情的要把他从我的手里夺走,还是用这种可耻的手段!”沃顿痛骂着周铭。

    “卑鄙可耻的手段?也真亏你说的出口,”周铭笑了,“在说这话之前,你难道不该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吗?”

    “我的行为有什么错?”沃顿质问周铭道,睁大的眼里一片赤红。

    “看来你们西方有句老话说的没错,强盗会痛痛快快的承认自己的罪行,但是无赖却会极力否认和掩饰……”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沃顿非常粗暴的打断了:“我不是无赖,你才是无赖,谋夺我公司的无赖!”

    “如果你真这么想的话,我觉得你先得好好醒醒酒才行了。”

    说着周铭就端起桌面上还没喝完的一杯酒,直接泼到沃顿的脸上,当沃顿愣神的时候,周铭拿出准备好的文件摆在桌子上对他说:“这是咱们签署的股份协议,我出资一百五十万购买沃顿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就算我不注明任何东西,我想我也仍然是公司最有话语权的人,但是沃顿先生你做了什么?”

    “我将哈佛大学内的宿舍便利店项目挂靠在沃顿公司名下,并且以沃顿公司的名义帮宿舍便利店办好了一切相关手续,该交的税款或者是其他政府款项,并没有挪用公司账目一美元,但是沃顿先生你居然单方面的宣布宿舍便利店是非法项目,同时还想要侵吞我的一百五十万股份?”

    周铭冷笑一声接着说:“沃顿先生你会说沃顿公司像你的孩子一样,不允许其他人欺负,那么宿舍便利店和那一百五十万股份就不是我的孩子,就可以让你随意欺负了?”

    周铭说完了,沃顿却依然愣在那里,仿佛失了魂一般看着周铭,好半晌之后才突然站起来,狠狠把桌面上的酒瓶一把全给推到地上去,同时大声对周铭吼道:“你那算什么东西?能和我比?”

    沃顿指着周铭接着说:“你是从中国来的,你的钱都是贪污得来的,但是我的公司却是我一点一点努力搭建起来的,我是要用你的钱来建设我的公司,等以后公司壮大了,我会记住你的中国人,可是你……你说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阴谋对我,那你为什么不好好的把钱交给我?你这个狡诈恶徒!”

    “你的意思是说你要谋夺我的钱,我就应该双手奉上,然后再对你说一声谢谢吗?”周铭饶有意味的问。

    “我不要你说谢谢,但是你的钱对我公司的发展,是有很大好处的。”沃顿说。

    周铭给气乐了,他转头问艾伦:“今天已经是第二次了,我听到别人说他要欺负我,甚至都拿刀架在我脖子上了,我还不能反抗,只能引颈就戮了。”

    “就像周铭你说的,强盗会痛痛快快的承认自己的罪行,但无赖却会极力否认和掩饰。”艾伦说。

    “的确如此,”周铭叹口气站起来对沃顿说,“看来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你等着法院的传票吧,沃顿先生,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说完周铭和艾伦转身要走,但沃顿却第一时间叫住了他:“周铭先生,你们不要走,我不要上法庭,我求求你们了,我愿意把沃顿公司给你们,就是再也不要上法庭了。”

    周铭和艾伦都很惊讶,因为沃顿说着居然给他们跪下来了。

    周铭无奈的拍拍额头心里暗叹:这酒鬼的行为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