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合起伙来干
    “如何将公司过户,以及过户中间的合同文本和要产生的法律问题,我现在就全交给艾伦律师你了。”

    酒吧门口,周铭对艾伦律师说,艾伦则是无谓的耸了耸肩:“没问题,这属于我的职责范围,我一定帮你处理好。”

    周铭点头说:“我相信,因为艾伦律师你是整个麻州最有名望的大律师。”

    “如果是昨天,我可能还会当仁不让,但是今天看了周铭先生你在法庭上的表演,我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学生,太多的地方都需要我学习了。”艾伦说。

    周铭哈哈一笑,又和艾伦客套了几句,这才坐上车,当周铭回到哈佛大学宿舍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他打开宿舍的大门,却发现所有金融班同学都等在这里,并向他投来非常担忧的目光,这让周铭有些莫名其妙:“同学们,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叶凝走上前来对周铭说:“老师,我们知道今天的庭审结果并不尽如人意,或许我们的宿舍便利店就要被封,又或许我们的公司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组织起来,但是我们都有信心,只要跟着老师您,只要我们金融班同学们都齐心协力,一定能再做出比宿舍便利店更好的项目来!”

    叶凝的宣言说完,班长陈树也上来说:“老师,您千万不要气馁,您是最有才华的人……”

    不等陈树说完,周铭就打断他说:“好了陈树叶凝你们先等一下,你们都在说什么,什么庭审结果不尽如人意?什么不要气馁,会做出比宿舍便利店更好的项目来,你们究竟得到了什么消息?”

    陈树和叶凝对视一眼,最后叶凝告诉周铭说:“今天朱瑶说他看到老师您去酒吧了,您进门我们也闻到您身上的酒味了,我们知道今天是庭审的日子,也知道之前的庭审并不顺利,所以……”

    “所以你们就很顺理成章的认为是庭审结果出了问题,我去酒吧借酒浇愁了对不对?”周铭问。

    陈树叶凝和其他金融班同学都点了点头,而面对同学们的这个表态,周铭无奈的笑了,不过他心里也非常感动,因为同学们这都是真的在为自己担心,周铭也相信如果自己今天真的一败涂地,这些金融班的同学们也肯定依然会对自己不离不弃。

    自己能有这么一班学生,是多大的幸运呀!

    在心里暗叹一声,随后周铭对大家说:“大家对我的信任让我非常非常感动,今天也的确是第三次庭审的日子,我下午也的确去了酒吧,不过有一点大家却没有猜对,今天的庭审我们并没有失败,相反是非常成功的,因为我们在证据上取得了新突破,不仅是小布鲁克,甚至连布鲁克家族的老管家都被抓进牢里面去啦!”

    面对周铭突然曝出的消息,现场先是一片寂静,但马上就是一片热烈的欢呼,陈树和叶凝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老师这是真的吗?这次庭审我们没有输?”陈树惊讶的问。

    “那当然,我没必要在这个事情上骗你们,而且布鲁克家族为了给我们制造压力,还邀请了很多记者过来进行现场听证,相信你们很快就能在报纸上看到了。”周铭说。

    “老师您没有骗我们吗?之前那次庭审的结果那么差,老师您所掌握的证据都被推翻了,甚至他们还在宿舍便利店和公司那边都给老师您制造麻烦。”叶凝哭着说。

    周铭轻轻揉了揉叶凝的小脑袋对她说:“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呢?我早就对你们说过,不管遇到了怎样的麻烦,我们都有办法面对的,上一次他们虽然推翻了我们的证人证词,但终究是邪不能胜正,并且这一次有联邦调查局出马,很快就查到了新的更有力的证据,所以布鲁克当然又要被抓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叶凝擦着自己的眼泪又问,“那老师您去酒吧是去干什么呀?”

    “这就是我回来要告诉你们的好消息了。”

    周铭说着站在了大家面前说:“下面我去酒吧是去见沃顿了,这个名字我相信你们一定都很耳熟吧?因为他就是我要收购公司的名字,而这位沃顿先生,他就是这间公司的现任老板。”

    听周铭这么说大家才恍然大悟,周铭接着说:“原本由于对小布鲁克的诉讼不利,或者说沃顿得到了老布鲁克的指使,也想在沃顿公司的问题上在背后阴我一下,但是他却不知道艾伦律师早在签署股份协议的时候就给他留了一个心眼,只要他对我不利,我们就可以随时驱逐他出公司,并且还有权向他追讨赔偿!”

    “所以老师您今天去酒吧就是去敲诈这位沃顿先生的了?”叶凝问。

    “敲诈?”周铭没好气的在叶凝的小脑袋上敲了一下说,“我是你们的班主任老师,又不是土匪流氓,敲诈他什么?我就是让他心甘情愿的把公司交给我而已,毕竟我们中国人,做事讲究的就是一个厚道,不能和这些西方的资本家一样眼里就只有钱吧。”

    随着周铭这句话说完,下面同学们就都哄笑起来,周铭示意陈树和叶凝回去坐下,然后周铭走到大家面前说:“既然有了公司,我们就要讨论一下以后公司的经营策略了,你们是金融班,不能总是在宿舍便利店的项目上转来转去,而且我花一百五十万美元,也并不是为了收购一间百货超市的。”

    “那老师您是准备要做证券股票,还是做投资基金?”陈树问。

    周铭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想了一下才说:“既然这里是金融班,我们来美国也主要是来学习金融知识的,那么不管是证券股票还是投资基金,我们肯定都要去尝试,但具体成立一个什么公司,我现在还并没有想好。毕竟证券公司和投资基金公司的目标太显眼,我们对美国资本市场的制度和法律也知之甚少,贸然进入可能会惹上麻烦。”

    “关于这件事,我认为大家都可以开动一下脑筋,毕竟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大家发现有任何好的方向,都可以随时找我说。”周铭说。

    所有金融班的同学异口同声的喊道:“没有问题!”

    ……

    当周铭在宿舍和同学们商量沃顿公司以后的发展方向时,在芬威区的酒吧里,沃顿先生仍然还在这里买醉,趴在桌子上和死猪一样。

    沃顿迷迷糊糊的喝着,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有人对他说:“你是沃顿公司的创始人沃顿先生吗?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听到沃顿公司这个词,沃顿立即想到了周铭带给他的屈辱,他随即甩了一下手说:“什么沃顿公司什么沃顿先生,我不知道,现在那家公司是中国人的了,什么都是中国人的了,要说你找他说去,不要找……哎呀!”

    沃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一巴掌打到了地上,然后一桶冰块直接就从他脑袋上浇了下去,那股冰凉让沃顿当即打了好几个激灵。

    “清醒了一点没有,”还是那个声音在对他说,“虽然这个方法笨了一点,但却最行之有效。”

    这个声音说完,又一个巴掌打在了沃顿的脸上,同时还有人对他说:“喂!你看着这边,我们老板在和你说话!”

    沃顿用力的甩了一下头,然后定睛看着前方,视线越来越清晰,最后他看到了和自己说话的人,他当即惊讶道:“你是……布鲁克议员?”

    坐在沃顿面前的就是老布鲁克,他对沃顿说:“你还记得我,那就好,我知道周铭刚刚来找过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肯定抢走了你的沃顿公司吧?”

    “没错,他就是一个蛮横不讲理的强盗!”沃顿说,“布鲁克议员,你能帮我夺回我的公司吗?”

    “你就这么想要你的公司?可我的律师说在你和那个中国人的合同里,你已经失去自主权,和对公司的领导权了呢?”布鲁克问。

    沃顿愣了一下然后说:“那都是那个中国人,是他在合同上做了手脚,他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其实要帮你追回你的公司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我和你只见过一次面,而且我之前让你做的事你也并没有做好,你给我一个帮你理由看看?”布鲁克问。

    “我可以帮您对付那个中国人!”沃顿说,“布鲁克议员,我知道以那个中国人的狡诈,今天的庭审肯定并不顺利,甚至还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岔子,或许您的儿子还需要在牢里待上一段时间,不管怎么样我相信您都一定会很恨那个中国人,我可以帮您对付他。”

    “无论任何事情吗?”布鲁克又问。

    沃顿用力的点头:“无论任何事情,无论是否违法,只要是布鲁克议员您交待的,我都一定会去做好,我一定要找那个中国人报仇!”

    布鲁克笑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很有拼劲,只要认准了目标就会奋勇向前。”

    说着布鲁克站了起来:“我想我们可以达成协议合起伙来干了,我的目的就是要给那个中国人一些教训,不过现在还不知道他准备干什么,等他决定好了,我会再找你,会把你安排进一家和他对立的公司,到时候就让你去对付他,希望你到时候别让我失望。”

    “请布鲁克先生放心,我一定做到!”

    沃顿很坚定的说,只要他不是一副醉醺醺马上就要倒了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