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英雄所见略同?
    哈佛大学校门外的查尔斯大道第365号,这是一栋很高的居民楼,在12层的房间里,一个人正啃着面包,一边拿着望远镜向外看去,一边打着电话。+小,o

    这个人非常邋遢,他的头发乱糟糟的,下巴上的胡子也不知道多久没剃了,在他的房间里,到处散落的都是吃剩的汉堡袋子和披萨盒子,以及连着肉的鸡骨头,还有一杯杯可乐,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难闻气味,和房间豪华的装潢极不相称。

    “布鲁克先生你放心,我一直在观察周铭他们,一刻不停。”他对电话说。

    这个人就是沃顿,他在和老布鲁克达成协议以后老布鲁克就为他买下了这里的房子,只因为这里能最好的观察到周铭他们所住的宿舍。而沃顿住在这里以后就天天紧盯着周铭,他只想找周铭报仇,根本不去管收拾,所以房间自然就变得越来越脏乱差了。

    “不过布鲁克先生,这些中国人他们真的太蠢了,今天已经第三天了,他们好像还没有决定应该开展什么项目。”沃顿说。

    电话那边笑着说:“这很正常,虽然麻州法律不限制公司的经营范围,但证券公司是需要资质的,没有资质的证券公司是不受证券业协会保护也不受顾客信任的,基金公司同理,他们只是金融学生,又不懂美国的行情,自然就会像第一次进了罗马的农民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沃顿恨恨的捶了一下桌子说:“真是太可恶了,我真希望他们能快dian决定,因为那样我就能狠狠的教训他们了!”

    “放心吧,我已经给他们帮忙了,相信他们很快就能做出决定了。”老布鲁克说。

    “可是布鲁克先生,那些中国人是非常狡猾的,他们会相信吗?”沃顿有些担心。

    “他们为什么会不相信?我又没有故意误导他们或者骗他们什么,我是真的帮他们选了一条通往罗马的捷径,那是最好也是现阶段最适合的投资建议,就算我不帮他们,相信他们自己也能找到这条路,只不过时间要更长一些。”老布鲁克显得胸有成竹。

    “那太好了!”沃顿说,“咦?那个中国周铭好像要出门了!”

    ……

    华人宿舍门口,周铭坐上自己的别克,直接去到校园内的一个咖啡厅,哈佛学生会总会的主席丹尼正等在这里,见到周铭过来他起身和周铭握手问好。

    “这一次可非常感谢丹尼你还有你父亲的帮忙了,如果没你们的帮忙,恐怕我这一次真得向老布鲁克家族低头认输了。”周铭说。

    “周你这么说可让我愧不敢当,我是想帮的,但只可惜我还没这个能力。”丹尼说。

    周铭感到有些惊讶:“难道丹尼主席没给我发过邮件照片?”

    “邮件照片?我从没发过这东西,可是我们都在哈佛,如果我真的要发邮件的话,为什么不直接送到你手里呢?这样就可以免了邮局的手续费了,我们之间的见面好像也不会引发股市动荡吧。”丹尼说。

    周铭皱起了眉,感到事情有些不对了,因为那张主审法官和布鲁克老管家一起吃饭的照片,是自己能在庭审上最后翻盘的关键,如果没有那张照片,自己就不可能上诉到巡回法院,也不会有联邦调查局出动来调查这个案子,就更不会找到小布鲁克给赫姆的汇款记录这个证据。

    原本周铭以为这张照片是丹尼雪中送炭寄给他的,但现在看来似乎另有其人,因为丹尼没有任何否认的必要。

    这些想法让周铭感觉自己原本的想法似乎又不对了,好像还有其他势力介入到了这件事情中来,或者还有其他原因……

    不过周铭这个时候并来不及深想,因为丹尼还坐在自己对面,这时见自己走神在喊着自己:“周铭先生你没事吧?是不是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情?”

    周铭摇头说:“没事,只是最近一直在想新公司方向的问题,有dian神经衰弱吧。”

    “那周铭同学你可得好好休息才是,毕竟你可是我得重要合作伙伴。”丹尼说,“而且你说新公司方向上的问题,能和我说说吗?”

    “当然可以,”周铭说,“就是我现在已经把沃顿公司掌握在手里了,我想从这个公司开始我的资本之旅,但你知道的,在美国做证券和基金都是需要资质的,银行就更不用说了,否则会非常麻烦,不仅生意不好做,还有很多法律问题,所以我在想该如何才能更快更好的解决。”

    “原来是这个问题,貌似是一个难题,”丹尼看着周铭突然问,“那周铭你有想过保险公司吗?”

    “保险公司?”

    周铭看着丹尼,表现有些兴趣,丹尼告诉周铭:“就是保险公司,他并不需要有多复杂的资质,只需要你有足够担保金就可以了,更重要的是,保险公司也是有资格参与资本竞争的重要力量。”

    丹尼给出的答案让周铭非常惊讶,这不是因为丹尼在胡说八道,而是他说的的确是一条可行之道,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周铭原本和他说公司的事情,只是为了转移话题而已,毕竟他不知道照片的事,周铭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可谁知这随口一提,他居然就真给出了一个很好的答案。

    或许对于很多不懂的人来说,保险公司或许就只是一个负责理赔的公司,大家花钱在这里买保险业务,只要自己受到了意外,就可以找找保险公司理赔。

    似乎保险公司就是一个拿大家买保险的钱去赔付一次意外的机构,但实际不然,保险公司是除了银行、基金和证券公司以外的最大金融参与者。

    原因很简单,保险公司为了保证自身的盈利,不可能把希望都寄托在运气上,否则万一在某个月,当他们承保的飞机一而再再而三的失事,或者他们承保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当他们的理赔要达到几千万上亿美元时,失去现金流的保险公司不就要倒闭了吗?

    虽然这个概率很小,但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而且这样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投机,这不是不能赚钱,但要想长久的做下去,这种思想是肯定不行的。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所有的保险公司在吸纳保险金以后,都不会放进银行等着吃利息,而是会第一时间进行投资;高利贷债券和股票,一切所能赚钱的金融活动,他们都会参与,其中为了保证自己的投资能够随时变现以做理赔,保险公司投资最大的方向都是股票或者基金。

    要知道,银行就是吸纳大量的储户存款才拥有了巨额财力,保险公司在很大程度上情况是相似的,因此保险公司往往也是金融市场上的重要势力。就算只是一家小保险公司,也能很轻易的拿出上千万的现金来,而这不正是自己和金融班所要的吗?

    想到这里,周铭对丹尼说:“丹尼你这个建议可太棒了,保险公司的确是最适合沃顿公司发展的方向。”

    “如果周铭同学你真的打算成立保险公司,我想我肯定会买一份你们的最大保单。”丹尼说。

    “好的丹尼主席,我可是记住你这句话了,到时候我会为你准备的,不过现在我得回去通知我的朋友们,其余的事情我们下次再谈。”

    说完周铭起身离开,回到华人宿舍,不过这时大多数金融班同学也都出门去找灵感了,还没回来,周铭在这里等了一会,就见班长陈树最先回来了,他的表情非常高兴,还不等周铭问他怎么了,他就主动过来告诉周铭:“老师我今天得到一个非常好的情报,就是保险公司!”

    周铭有些惊讶:“怎么你也想到是保险公司了吗?”

    陈树用力的dian头:“我原来就知道保险公司从事金融,却忘记了他的组成以及他的营业方式,直到今天在图书馆我听到两位高年级的学长在谈论我才想起来,我们也可以做保险公司呀!”

    说到这里陈树才反应过来:“老师看你表情你好像已经想到了?”

    周铭dian头说:“我刚才和学生会的丹尼主席喝咖啡,他也和我提起了保险公司,我觉得这会是一个很不错的方向。”

    当周铭和陈树聊天的时候,突然叶凝也回来了,她见到周铭和陈树在这里,高兴的过来举起她手上的报纸说:“老师班长你们看,这是我刚才在路边看到的,有人在谈论保险公司的业务,让我想起了保险公司是不需要资质也能从事金融行业的公司,这就可以是我们的方向呀!”

    叶凝说着愣了一下:“老师班长你们好像并不高兴?”

    周铭摇头说:“不我们非常高兴,因为刚才我和陈树就在讨论这个。”

    “叶凝同学,这一次我可比你早了一步。”陈树说。

    叶凝哼了一声皱起小琼鼻说:“那有什么,你那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我和老师那才是英雄所见略同。”

    对于这俩学生的吵嘴,周铭只是无奈的笑笑,随后周铭身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周铭马上接通,是李阳打来的,他接通就说:“老师我知道了,我们可以从事保险行业!”

    “原来李阳你也想到了,我现在正和陈树和叶凝同学在谈这个。”

    周铭拿着电话说着,这时宿舍的大门又打开了,几个金融班同学同时跑了进来,异口同声的对周铭说:“老师我们想到了,保险公司!”

    这一下周铭皱起了眉头:大家都想到了?这真的是英雄所见略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