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三更)
    (依然三更奉上!)

    “这绝对是有问题的,如果一个人或者两个人甚至是三个人因为一些事情同时想到了一块我还能理解是巧合,可是现在整个金融班都几乎同时想到了一块,这就绝不可能是简单巧合两个字可以解释的了。n∈n∈diann∈小n∈说,o俗话说事出异常必有妖,我想这个信息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想通过这个方式泄露给你的。”

    电话里,林慕晴对周铭说着自己的猜测,这边周铭第一时间并没有说话,而是拿着电话来到了窗台上,这个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林慕晴那边听周铭这边好一会都没有说话,于是试着问:“周铭你还是准备开展保险业务对吗?”

    “知我者慕晴姐也,”周铭说,“我又不是傻b,怎么会不知道这么多人同时听说了保险业务,肯定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呢?”

    周铭说着话锋随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我现在要想尽快接触美国金融,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对于这个事情我也咨询了艾伦律师,他告诉我说目前联邦宪法和麻州法律都没有对保险公司做出任何资质类别的硬性规定,不管这是不是有人故意透露给我的办法,这的确都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看来周铭你已经决定了。”林慕晴说,“不过我很好奇,周铭你为什么要这么急着进入金融市场,不可以等金名基金通过了美国的资质审核以后再说吗?那是你的基金公司,有非常完整的资质认定和合同手续,最多也就一两个月时间就能进入美国了。”

    周铭想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反问了一句:“慕晴姐,如果你是老布鲁克,你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却仍然在庭审上吃了大亏,你会善罢甘休吗?”

    林慕晴被周铭问的一愣,随后想到了什么才说道:“周铭难道你是想把沃顿公司送给老布鲁克发泄他的怒火?可我担心的是周铭你亲手把他的儿子和管家给送进了监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沃顿公司根本不够,到时候周铭你引火烧身就麻烦了。”

    林慕晴说到这里突然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接着说:“就像这一次,如果不是那封邮件和那张照片,等小布鲁克他们赢了这次庭审,他们肯定还会要反过来咬你一口的,这一次可能是他们的竞争对手在背后帮你,但下一次可未必就会有那么幸运了。”

    周铭这边却摇摇头说:“慕晴姐你也太小看我了,这沃顿公司好歹也是我花了一百五十万买来的,可不会那么轻易的送给他,毕竟在小布鲁克和他管家的案子上,我并不欠他什么。我的想法是,既然他想要把战场定在沃顿保险公司上,那么我就和他在这里决战,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我这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周铭说。

    林慕晴在港城也是一位说一不二的商海女强人,可是现在她明知道周铭的决定是很任性的,却仍然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周铭加油,如果有任何困难和难题请一定要和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林慕晴对周铭说,她想了一下又补充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童刚主席刚好有一艘船停靠在布莱顿,如果周铭你的保险公司开展起来,我想以你们的交情,他应该很愿意去你那里投保的。”

    “没想到我的保险公司还没开起来,居然就可以先有了一份海外保单了,非常感谢你,慕晴姐。”

    周铭对林慕晴说,尽管之前的话周铭是有dian调侃的意思,但最后一句感谢,周铭是发自内心的,因为周铭知道童刚这个人,他是世界第二船王,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近两百条各式各样的航运货轮以及游轮,他的生意遍及世界各地,这么庞大的运输网络,恐怕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的哪一条船此刻在什么位置,但是林慕晴却张口就能说出来。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林慕晴非常关心周铭,连带着就让人收集所有有关布莱顿的资料,所以她才能如此准确的说出童刚的船在布莱顿。

    这样的关心,都不是一句简单的喜欢或者报恩能概括的了,毕竟林慕晴自己也是港城联合投资基金、思铭投资公司和金名基金等几家公司的董事长,她自己的事情也肯定不少,但她却依然能抽出时间来专门记住自己这边的情况,不为证明什么或者邀功,只求能帮上自己,这如何能不让人感动。

    “你跟我还说什么谢呀?我的不就是你的,只要你这个小混蛋不要忘记我就行了。”林慕晴说。

    “肯定不会,慕晴姐你一辈子都会在我的心里。”周铭说。

    电话那头,林慕晴听到周铭这句话,她眼眶中的泪水立即止不住的奔涌而出,在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不再累了,自己为周铭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在林慕晴背后书柜,有一个打开的柜子,里面放了足有半人高的文件资料,而柜子的上面就用黑笔加粗写着“布莱顿”三个字。

    ……

    当周铭和林慕晴在讨论保险公司事情的同时,另一条电话线里,也有人在为这件事争吵不休。

    “布鲁克先生,我不明白你这事要干什么,你说你要提醒那个中国人可以开展保险业务,可我没想到你居然把这个提示给了他们所有人,老天,二十六个人同时得到开保险公司的消息,这就是头猪也看出不对劲了,难道布鲁克先生你认为那个中国人会比猪还蠢吗?”

    在查尔斯大道第365号12层的房间里,沃顿也在对着电话咆哮着,他脑门上凸起的青筋表明了他此刻的愤怒。

    相比沃顿的愤怒,电话那头的老布鲁克显然十分淡定,甚至还和沃顿聊起了动物世界:“年轻的沃顿先生,我猜你肯定没看过动物世界,在非洲大草原上,每当狮子要猎食的时候,他总是会变得异常安静,因为它们很清楚,狂躁并不会有助于捕食。”

    不过沃顿显然听不进去:“我不要听这些狗屁动物世界,我不要知道狮子是如何捕食的,我只想知道我们该如何对付那个中国人,如何把他踢下地狱!”

    “很简单,我们只需要等他的保险公司开展起来,当他把钱都投进证券市场以后,再想办法在他的背后开一枪……”

    不等老布鲁克的话说完,沃顿就打断他道:“老家伙我说你是老糊涂了吗?现在你都已经很明白的告诉他了,他还怎么会做什么保险公司?”

    “他当然会做,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他别无选择,保险公司是他最好的选择,除非他愿意花大量的时间来申请证券资质或者是基金认可,但是那样对我们也并没有什么损失。”

    老布鲁克说到最后顿了一下,接着对沃顿说:“另外还有一件事我得跟你说明白了,在和我说话的时候请对我用敬语,如果再让我听到老糊涂或者老家伙这些对我不敬的用语,我能保证你会和你房间内的那堆垃圾一样,永远长眠在南郊芬威区的垃圾场里!什么报仇,你这辈子都不要想了,就让那该死的沃顿公司陪着那个中国人一起下地狱去吧!”

    老布鲁克的话让沃顿浑身不自觉的一颤,随后沃顿说:“很抱歉布鲁克先生,是我情绪太激动了,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现在还轮不到你,接着观察吧,我会再联系你的。”

    说完老布鲁克就挂断了电话,沃顿这边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则狠狠砸了一下电话,嘴里骂道:“什么玩意!”

    ……

    时间到了第二天上午,所有金融班同学都在一楼的大厅里吃早餐,周铭走下楼,他先是慰问了刚刚出院的李阳,然后他对所有人说:“还记得昨天大家都跟我说提了保险公司,我考虑了一个晚上,我现在做出决定,沃顿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开展保险业务!”

    随着周铭的决定说出来,现场立即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很盲目的,叶凝就站在起来小声问周铭:“老师,这样真的可以吗?我知道老布鲁克是麻州参议员,他有一个很大的公司,在布莱顿的影响力很大,我们同学这么多人同时都想到这个,会不会是他在背后做的手脚呀?”

    周铭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反问她:“你害怕了?”

    叶凝被这么一问当即涨得俏脸通红说:“当然不怕了,就算是老布鲁克的阴谋,不管他想干什么,他都绝对不会是老师你的对手,我们一定会帮你打败他的!”

    周铭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这就对了,我金融班的学生,就是要有这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否则我们首先就怕了的话,那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

    说完周铭又抬头起来对所有人说:“只是同学们,你们才做了酒会的服务员和宿舍便利店的售货员,我就又要你们去做让人厌烦的保险推销员了,没办法,毕竟如果保险公司没有足够资金的话,是没办法进入金融市场的,我们总不能拿着几万美元在里面玩吧?”

    周铭的话让同学们哈哈大笑起来,他们纷纷表示保险推销员根本不是事,也还有人问周铭:“老师,那如果我们推销出去了足够的保单又怎么说?”

    “现在保险公司都还只是个想法,你们可别说大话,”周铭说,“不过我可以在这里向大家保证,只要谁做的好,就可以立即拥有自己的账户操作股票交易。”

    对于周铭的答案,同学们都立即欢呼嚎叫了起来,而周铭看到同学们的热情也非常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