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第一份保单和第二份?
    3月3日,是小布鲁克诈骗案第三次庭审后的一个礼拜,很多记者来到了位于芬威区的南方酒店,因为今天在这里有一个特别的发布会,说这个发布会特别是因为发布会并不是正统的形式,而是做成了像宴会一样,里面有酒有自助餐,还有服务员来往穿梭,所有来参加的记者以及其他人,都在闲聊着。

    “小丹尼,我可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才来参加这个发布会的,你今天可要陪我多喝几杯,否则今天的这篇稿子我可不会上交总编。”

    “嘿我的艾伦大律师,今天可是你要我过来的,真搞不明白你这么有名望的律师,就算是给州长当法律顾问都足够的,怎么会给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当法律顾问呢?难道这里的董事都是从塞拉利昂或者南非过来的?他们发工资都已经不是美元而是钻石和黄金了吗?”

    “不过大律师,你知道我们记者这一行也很难做,不可能随便什么新闻都能上报纸的,得有新闻价值才行,当然如果这间公司愿意付广告费,我们也不介意给他们开一次后门,看在朋友的份上。”

    ……

    在酒会的吵嚷中,一个年轻的中国人穿过人群最后来到台后,穿着定制西服的周铭正等在这里,他见到那个年轻人问:“陈树%≧,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那个年轻的中国人正是金融班的班长陈树,他回答周铭说:“老师,恐怕很不好,所有的记者都是冲着艾伦律师和丹尼主席的面子过来的,虽然他们愿意来参加发布会,但是却并不一定会帮我们写稿子发新闻,除非我们愿意像做广告一样的买下他们的版面。”

    听陈树这么说,帮周铭整理衣服的叶凝很不乐意道:“什么记者,我看他们根本就是一群贪得无厌的销售员!”

    不过周铭却笑着说:“很正常,谁让我们的公司很小很新,又想急于打开知名度呢?他们当然要从中狠狠向我们敲上一笔了。”

    周铭说着看陈树和叶凝很不甘心的样子,接着对他们说:“好了不要想这些了,要想发展壮大,有些经历是必然的,况且我们不是还为他们准备了节目吗?或许看过节目以后他们就会改主意了也说不定,现在发布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先出去吧。”

    随后周铭就带陈树和叶凝出去了外面,他先在艾伦和丹尼的介绍下认识了几位主要的报社编辑。一番废话连篇的寒暄,到了上午十点,公司的发布会正式开始。

    周铭走上主席台拿起话筒说:“各位先生们女士们,首先我非常欢迎大家的到来,来参加沃顿公司的发布会,我是董事长周铭。”

    所有人鼓掌对周铭以示尊敬,周铭抬手示意大家安静,随后说:“我要说你们大家都是非常幸运的,能够见证一个巨人的新生,我的沃顿公司全体员工都是哈佛大学金融专业的学生,这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或许在五年或者十年以后,沃顿公司在布莱顿乃至整个麻州就家喻户晓了。”

    听着周铭这番话,下面立即爆发出了一阵哄笑,显然在他们看来,周铭这话就是一句笑话。

    在笑声中有人问周铭:“那么请问这位中国人董事长先生,你的这个沃顿公司,他究竟是做什么的呢?”

    有了第一个人带头,旁边马上有人附和着问:“没错,这位中国人董事长先生,我听说您的沃顿公司所负责的第一个项目,是一个宿舍便利店的项目,难道你是准备做一家开在学校里的沃尔玛出来吗?”

    还有人问:“可是你说你的雇员都是哈佛的在校学生,难道今年哈佛录取了几十名中国人吗?请问你们是怎样被录取的,几年哈佛的招生政策是否做了一些调整?”

    面对这一句又一句的问题,周铭再次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请大家听我说,首先我并不是什么中国人董事长先生,我的名字叫周铭;其次今年哈佛的确录取了二十六名中国人,我很荣幸就是其中之一;最后,我还要告诉大家,宿舍便利店的确是沃顿公司负责的,但沃顿公司并不打算做超市,沃顿公司未来准备做的是保险。”

    周铭的话就像是一块被抛入水中的石头一般,荡起现场阵阵涟漪,所有记者和编辑们都惊讶万分,因为周铭的话是他们完全没想到的。

    因为周铭和金融班的同学们都是美国总统特批入学的,没有新闻报道,很多记者都不知道也很正常;而沃顿公司会做保险,更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料想不到的,尽管在布莱顿也有很多小型的保险公司,但在他们的认知里,做保险公司也是需要很大财力的,可这些中国人他们有吗?

    似乎是要给所有人一个答案,周铭随后又说:“关于保险公司的问题,我想我的律师艾伦先生会比我更有发言权。”

    说着周铭让艾伦上台,艾伦上台说:“各位先生们女士们你们好我是艾伦,我想说的是沃顿公司关于开展保险业务的许可已经申请下来了,也就是说沃顿公司完全具备开展保险业务的条件,至于承保的条件,我想除了航空母舰和核弹以外,一切可以承保的对象他都能接受。”

    这时一个白人举手起来,周铭邀请他上台,他说:“大家好,我是港城航运集团的东北分部主席泰勒,我有一条船现在正停在布莱顿的海港内,大概在半个月以后会启航去巴西,目前还没有对这趟航程投保,不知道你们沃顿保险公司有没有胆量接这个保单?”

    他说完又补充一句:“友情提示一下,这次的货物非常重要,一旦出现了损失,赔偿金额可能会达到上千万美元。”

    随着泰勒这句话说出口,现场所有人顿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难怪这条船到现在都没有投保,这么大金额的保单,就算是一流的保险公司也要掂量一下的,毕竟航海这东西,谁也不能保证百分百安全的,尤其这趟航线还是必须要经过加勒比海的。

    下面的记者和编辑们交头接耳,他们都在说这位泰勒先生分明是来砸场子的,别人沃顿公司才刚成立,你就抛出这么一个烫手的保单,这不是让人下不来台吗?

    不过这时候周铭却问他:“泰勒先生,那么我想请问这么大的保单,你们所能承受的投保价格是多少?”

    “二十万美元。”泰勒回答说。

    尽管很多人都猜到这么大的保额,那么投保费用也肯定不低,但当泰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让现场无数记者目瞪口呆。

    可这些记者还来不及惊讶,周铭就又说到:“既然如此,你们这个保单,我们沃顿公司接了。”

    周铭的回答让现场当即爆炸了,有人马上惊呼出声:“天哪,这中国人疯了吗!”

    他们不能不惊讶,或许这二十万美元的保单或许听起来很诱人,但实际却是一场豪赌,是在拿保险公司的前途做的豪赌,因为一旦航运出现了意外,沃顿公司无法理赔,那么沃顿公司就将声名狼藉,试想一个连理赔都做不到的保险公司,还会有谁信任呢?

    所以一般新成立的保险公司都会从小保单做起,到财力雄厚了以后,才会考虑来接这种大保单,哪有这样一上来第一单就是千万美元超级保单的?这不是胡来吗?

    至于港城航运集团这边他们当然也不担心,因为按照美国的保险法,保险公司是没有破产一说的,所以如果沃顿公司出现了无法理赔的情况,那么政府就会出面帮他寻找愿意接手的其他保险公司,而沃顿公司就会被无条件的并入愿意接手的保险公司。

    此时此刻,在所有记者和编辑的眼睛里,周铭的形象已经变成了头上长着角,手拿三叉戟的恶魔形象,完全是一种失去了理智的疯狂。

    面对所有记者和编辑的惊讶和质疑,周铭接着说:“我这个中国人并没有疯,相反我现在非常理智,至少比现在的你们大家都要理智,我们沃顿公司会接这个保单,首先我要感谢泰勒先生对我们的信任,除此之外我还要告诉大家,我们沃顿公司有接这个保单的实力!”

    周铭的话语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让所有人当场蒙了,现场顿时一片死寂,直到不知道谁第一个鼓掌,其他人才跟着都鼓掌起来。

    “中国人董事长,你太了不起了!没想到沃顿公司居然能赔出一千万吗?我为你的这股魄力而感到骄傲!”

    下面的记者和编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大喊着,他们却在细细盘算着等发布会结束以后,赶紧要把这篇稿子给写出来,一个刚成立的保险公司承接千万保单,这可绝对是一条非常有价值的新闻。

    可记者和编辑们都热情的欢呼起来,周铭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看到了那个带头鼓掌的人。

    在掌声和欢呼声中,他站了起来,然后一步步的走上了主席台,自己就找来了话筒说:“大家好,没想到沃顿公司是一家这么有魄力的大公司,居然成立的第一天,就承接了一个千万保单,我非常敬佩这样的勇者,所以我给你介绍第二份保单吧,那就是我在芬威区公司全体职工一年的医疗保险,预计投保金额能达到八十万美元。”

    说完这个人转头非常挑衅的看着周铭问:“怎么样?中国总裁,有没有接我胆量?我的名字叫布鲁克,现在是麻州的参议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