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你敢给我就敢接
    如果说之前周铭的话还只是让大家惊讶的话,那么此刻布鲁克的话则就像是在发表外星人入侵的演讲一般,让人怎么都不敢相信了。

    在场的都是来自布莱顿大大小小媒体的记者和编辑,并且与之前哈佛大学特例招中国学生的情况不同,那次的庭审是直接请了媒体去听证的,因此几乎整个布莱顿新闻界都知道老布莱顿参议员在那次庭审上栽了跟头的事情,不仅自己儿子没有保下来,甚至还连自己的老管家都给搭了进去,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原本发生这样的事,老布鲁克和周铭的仇怨应该是不共戴天,老布鲁克要全面出手对付周铭才是,可现在周铭准备要进军保险行业,老布鲁克不仅给他出难题,反而还过来捧场,这叫怎么回事?

    难道是老布鲁克发现真的是儿子在针对周铭,心里过意不去所以要来给周铭一个大保单作为补偿?

    这样的情节也只能在低龄漫画里才能出现,事实上所有人都很清楚老布鲁克有仇必报的性格,就在前不久,老布鲁克的兄弟因为和一位工人吵了几句嘴,过几天老布鲁克就把那个工厂给收购,然后开除了那里所有的工人,由此他护短的性格可见一斑。

    这样的人,他恨不能拿刀砍死周铭就不错了,怎么还=会来送保单呢?除非这本身就是个陷阱。

    这个想法让所有人顿时恍然大悟:没错就是这样,老布鲁克根本没打算真的给周铭这个保单,他就只是这么一说,你周铭接还是不接?如果你接,那么你面临的很有可能是老布鲁克为你准备的陷阱套餐;如果你不接,那么一个新成立的保险公司,自己的第二份保单就拒接,这可并不是一件好事,会给自己带来非常差劲的影响。

    可以说这个双选题本身就对周铭非常的不友好,显然是老布鲁克为了报复而设计的。

    在这样的想法下,在场的记者和编辑们都纷纷掏出了自己的照相机,镜头不约而同的对准了周铭,想看看这位年轻的总裁如何应答。

    在这一刻,所有的记者和编辑们都十分庆幸自己应邀来参加这次的发布会了,否则将错过这如此重要的新闻。

    此时在主席台上,老布鲁克很挑衅的看着周铭,一副有种你就接的表情;而另一边,陈树和叶凝这些金融班学生,则都是很着急的看着周铭,眼里都是千万不要接的意思。

    周铭站在他们中间只是犹豫了一下,然后转头问老布鲁克:“请问布鲁克先生,你说芬威区你公司的全体职工医疗保险,是什么时候到期?”

    “原定五月份到期,但是现在已经需要续签,如果周铭先生不放心我可以和你签预付款合同。”老布鲁克对周铭说。

    “那么也就是说从今年五月到明年五月,全体职工总共八十万的保单?”周铭又问。

    老布鲁克还是点头说是,周铭也点了头说:“那么好,我谨代表沃顿公司全体员工,感谢布鲁克先生,你的这份保单,我接了。”

    随着周铭这句话说出口,现场顿时响起一片相机的咔嚓声,各个媒体的记者和编辑们都在疯狂的利用手中的相机和笔记录下这珍贵的瞬间,此时此刻,在他们眼里周铭是真的疯了,他不仅接了港城航运集团的千万保单,现在还要接恨自己入股的老布鲁克的保单,他难道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陈树和叶凝他们似乎读懂了所有人心中的想法,在周铭身后他们不免有些懊恼。

    “年轻总裁果然有魄力!”老布鲁克竖起大拇指对周铭说。

    周铭笑着道了声谢:“我们中国人都讲究务实,现在布鲁克议员你是来给我送保单的,我为什么不收下呢?只要你的员工没有任何违反保险合同的情况就行,对于这一点,我会派人去调查的。”

    老布鲁克哈哈大笑起来说:“没有关系,周铭先生你尽管去查,我可没有做任何手脚。”

    “那么就祝我们合作愉快吧。”周铭向老布鲁克伸出了手。

    老布鲁克握住了周铭的手说:“我相信会合作愉快的。”

    在周铭和老布鲁克握手的瞬间,现场相机顿时又响个不停。

    发布会结束,周铭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去哈佛,而是带着所有金融班同学和律师艾伦来到了酒店的会议室里。

    “真是没想到啊,原本以为周铭先生你只安排了一个港城航运集团,却没想老布鲁克居然给你加了一个他的保单。”

    艾伦无奈的对周铭说,而在艾伦第一个发表意见了以后,其他同学也都一个个说了起来。

    “老师,我认为我们真的不应该再接布鲁克议员这份保单了,因为他显然就是别有用心的,这件事肯定不会那么简单!”陈树对周铭说,在他之后其他同学也都纷纷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虽然话语各有不同,但意思基本都差不多,就是不该接老布鲁克的保单。

    面对艾伦和金融班同学们的表态,周铭说:“大家都请冷静一下,你们大家的意思我很明白,不过我认为他这个保单还是必须要接的。因为刚才现场有那么多的媒体朋友,虽然泰勒先生先站出来,配合我演了一出戏,但只有老布鲁克这一出,才真正把戏给推上了**,我相信经过老布鲁克这一闹,我们的保险公司肯定能上明天的头条了。”

    周铭随后又说:“并且在这份保单上,我认为老布鲁克也未必能坑的了我什么。”

    “首先如果他的公司员工并没有达到续保的时间,那么不用说,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拒绝他了;而即使是他真有公司员工达到了续保时间也没关系,因为我也说了只要他的员工并不违反保险合同,这就要说他给我的投保人所有的一切都要达标,如果不达标我还是可以有充足理由拒签的。”

    周铭说着扭头看了艾伦一眼,艾伦会意的说:“保险公司的合同是我负责拟定的,按照合同执行,没有人可以从保险公司骗保,我不知道布鲁克究竟准备了一个什么样的陷阱,但我想说,我的合同可以完美的化解一切。”

    “我非常相信,”周铭最后说,“那么如果布鲁克参议员先生他真的有一个公司,他的员工也都达到了续保的标准,送上门的八十万美元,我为什么不收下呢?”

    “老师,那你说布鲁克议员他会不会认定你不敢接这个保单,结果你真的就接了,所以打乱了他的计划。”叶凝猜测说。

    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或许是这样吧。”

    随着周铭这个答案,金融班的同学们欢呼了起来,都在说老布鲁克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周铭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他说:“好了,这个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那我们也就没必要再去讨论了,我们需要讨论的,是公司下一个阶段的运行。今天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现场的记者肯定会把今天的事情当头条的,沃顿保险公司的名字会随着新闻被打响,我们就要借着这个名气,先把业务做起来。”

    说着周铭给了叶凝一个眼神,叶凝很会意的拿出一个文件袋,把文件分发给每一个人。

    这时周铭又说:“现在大家手上拿到的就是我们保险公司新推出的保险分红产品,也就是我们的投保人在购买一份保险,享受保险业务的同时,还能得到基于投保费用一定比例的回报。”

    周铭的话让所有人都惊讶起来,有人当即说:“老师这不是股票吗?”

    周铭对此解释说:“的确,投资一部分的资金,每个月获得稳定的收益,从形式上看的确类似于股票,但我们并不是股票,我们经营的只是保险,或者说我们首先卖的是给顾客的保险,分红只是我们新公司给予投保人的红利,是在麻州法律的允许范围内的。”

    听完周铭的解释,所有金融班的同学都振臂高呼:“老师您真是个天才,这样的办法您都想的到,我们这开的是个保险公司,实际却成了基金和股份公司的混合体啦!”

    周铭笑了,保险理财的确是一个很天才的想法,同时也是后世各大保险公司转型的一个重要方向,毕竟人性是贪婪的,只有更多的优惠和利益,才能最大程度的吸引客户,保险行业也一样,这也是周铭会急着推出保险理财的原因:如果是和其他保险公司一样,他这个新成立的小公司根本没有竞争力,只有推出更的产品,才能留住顾客,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港城航运集团的。

    泰勒就是个演员,陪着周铭演戏的,虽说童刚的那艘船的确很值钱,但投保金额也绝对达不到二十万,最多十万就够了,多出来的十万,是童刚私人赞助周铭的。

    另外,原本周铭并不打算这么急着就推出保险理财的产品,是因为不希望过早的吸引其他保险公司的注意,同时也没想媒体能出多大力帮自己宣传。

    可谁知今天老布鲁克这一上台,今天的发布会立马就成了精彩的戏剧现场,那么随着媒体的宣传,沃顿保险公司一定会第一时间被人们熟知,那么这个时候,自己不借着这股东风,趁机推出新产品抢占市场,还等何时呢?

    其实这个时候不是没有保险公司尝试保险理财,但还是处于一种小额尝试的阶段,只有拥有后世记忆的周铭清楚,保险理财其实就是保险公司的一条康庄大道!

    “所以,”周铭最后说,“现在我们有了各路媒体的宣传,还有了这么新潮的保险理财,接下来,就看你们如何推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