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周铭和丹尼他们跟着一位秘书小姐来到纳姆广告公司的休息室里坐下,秘书小姐给他们煮咖啡。》小,o

    一边煮着,秘书小姐一边对他们说:“这是巴西利亚农场的咖啡豆,他们的咖啡豆经过特殊的方法发酵,因此他们出产的咖啡豆香气更为香醇浓郁,只有公司的贵客才有权享用。”

    丹尼对此说:“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至少你的话听起来让人心旷神怡。”

    约摸十分钟以后咖啡煮好了,秘书小姐分别给每个人端上来,然后退出了房间:“我就在外面的办公室,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通过你们面前桌上的电话叫我,请你们在这里休息片刻,理事长那边的会议只要结束,我就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丹尼dian头对秘书小姐说了一声好,等秘书小姐关上门了以后,他才对周铭说:“其实说实在的,你这么做实在太冒险了,现在你的保险公司才开展工作不超过一个礼拜,你的账面上只有不超过一百一十万资金,这一次广告的预算你就开了九十万的口子,这简直是疯子的举动。”

    周铭微笑看着丹尼问:“那你想说明什么,我这是在投机吗?”

    “你这是在赌博,一场丧心病狂的豪赌!”丹尼说。

    “我其实一直都没有否认,这的确是一场豪赌,但我别无选择。”

    周铭喝了一口咖啡接着说:“我知道丹尼你想说什么,我现在面对的是两份保单,一份价值千万的远洋货轮,还有一份也足有上千万的医疗保单,他们无论哪一个发作起来都能要了沃顿公司的命,不管现在还是将来。当然,港城航运集团这边或许可以放心,毕竟他们也是老字号了,但老布鲁克这边,肯定是别有用心的。”

    “老布鲁克或许让我签下这份保单,是为了给我送几百个病号过来,就算他们的身体健康,他也可以在食堂给他们下毒,他不在乎这几百职工的生命,他在乎的只有我。”周铭说,“不过不管他想做什么,至少现在都不可能,因为我的保单是从五月份才开始生效的,而现在才三月份,如果他真的想给我弄几百个病号出来,那也得等到两个月以后。”

    “所以你是想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尽可能的赚钱?利用这仅有的一百一十万美元?”丹尼问。

    “是的,我想我还没有那种明知道有人要对付我,还能坐在这里什么事也不干的毅力,如果我到了五月份手上还只有一百一十万美元,那么老布鲁克随便给我找dian病号,或者他干脆用导弹炸沉了港城航运集团的船,我都完蛋了!”周铭说,“我必须要灵活起来,先把刀子擦亮了,将一百一十万美元变成一千一百万美元,这样我就可以对老布鲁克说,你特么的来打我呀。”

    周铭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确信我的保险理财产品,是能给我带来一千一百万美元的,只要这个广告公司真的能给我拿出好创意来。”

    “那当然,这是最棒的广告公司,我父亲的公司就经常找他们来制作广告,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更大的公司!”丹尼说。

    这时休息室的大门打开,广告公司的理事长侯赛因走了进来,他先是和周铭丹尼打了招呼,然后坐下来对周铭说:“周铭先生请恕我直接,我刚才已经找我的创作总监谈过了,我们也初步拟定了一些非常好的创意,所以我需要先来问问周铭先生你,对于这次广告制作的预算是多少?”

    “未谈事先谈钱,侯赛因先生的确有些直接的过分了。”周铭说,“不过我还是决定先听一听侯赛因先生你的创意,然后我再决定价格。”

    侯赛因向后靠在沙发上说:“周铭先生,我们广告公司卖的不是西红柿而是创意,所以没有先看再买的道理。”

    “侯赛因先生是担心我在骗取你的广告创意,然后随便找一家便宜的广告公司制作广告吗?”周铭问。

    “其实我不想有这样的想法,但有些事情还是保险一dian为好,我本人对周铭先生并没有恶感,但有些事情还是能避免就尽量避免的好,你不知道,你们中国人在布莱顿的口碑一向不怎么好。”侯赛因很随意的说,一副根本没把周铭当回事的架势。

    侯赛因的表现让陈树和叶凝十分气愤,这人是谁呀?干嘛这么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自己是来找他谈生意的,又不是来求他的。他们很想站起来大骂他几句,但周铭在前面没有说话,他们也不好开口。

    周铭对此只是微微一笑:“原来是这样,那既然如此我想我们之间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再见。”

    说完周铭就起身带着陈树和叶凝朝门口走去,这个变故让侯赛因一下子傻眼了,他本以为周铭会力争说dian什么,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会直接扭头走,这什么情况?

    侯赛因到底是广告公司理事长,尽管这一刻他脑子一片空白,但他还是在反应回来的第一时间起身过去叫住了周铭:“很抱歉周铭先生,我想我刚才的措辞可能有些不恰当,对此我可以道歉……”

    不等侯赛因说完,周铭就打断他道:“你并不是措辞的问题,而是你的态度,我是来和你谈合作生意的,不是来求你做广告的,你可以守着你的创意一起带进棺材,但是请别拿自己的素质去怀疑别人的人品,我不敢说中国人有多好,但至少比你想的要好的多。”

    侯赛因低头说好,不敢抬头去看周铭的目光,就好像周铭的话有千钧重量压在了他的脑袋上一样。

    “那么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你的创意了吗?”周铭问。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可以看到侯赛因挣扎了好一会最终还是dian了头,这让跟在周铭身后的陈树和叶凝差dian没笑出声来。因为周铭之前曾教过他们,一般在百货商场砍价就是这样了,你报出一个差不多合理的价位,老板要不同意你扭头就走,老板肯定会喊住你卖的,现在侯赛因显然就是这样了。

    周铭他们和侯赛因回到沙发上坐下,侯赛因问周铭道:“我其实很想问周铭先生一个问题,如果刚才我不喊住周铭先生,你是不是就真的直接走出去了?”

    “但实际上我知道侯赛因理事长你肯定会喊住我的,因为你并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的人,也明白自己需要的究竟是什么。”

    周铭回答侯赛因说,周铭很清楚的知道他既然问出了这个问题显然就是反应过来自己被唬住了,所以周铭在话里不轻不重的捧了他一下。

    “周铭先生的话就像有魔力一样让人无法反驳。”

    侯赛因无奈的摇摇头说,其实他自己也明白既然已经叫周铭回来了,那么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也没了任何意义。

    “现在来说说周铭先生你要的广告,我记得周铭先生你说过这款保险理财产品他的主要目的是在买一份保险的同时,还能得到比银行高很多的收益,那么我认为这款广告就要从这里入手。”

    侯赛因接着说:“那么很好,我们的广告可以是一对已经结婚的年轻夫妻,他们在家抱怨物价又涨了,孩子要买新衣服了,房贷车贷也该还了,还有那该死的税单也追上门了;但他们依然还要拿出一部分钱出来买保险,因为这是必须的,否则当他们生命就不再有医疗保障;同时他们再拿出一部分钱出来投资股票和基金,这也是必须的,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从股市里赚到孩子下个月的奶粉钱。”

    “在这个时候如果你能买一份保险理财产品,这样你就能把保险和投资放在一块进行了,你既能得到保险也能得到投资,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你只要买一份保险理财产品,你就再也不用天天盯着那操蛋的股票看,你只需要坐在家里等待着保险合同的年限到了,就能得到你之前交的保费以及应该得到的收益。”

    侯赛因又说:“当然为了表现出效果,我们还可以请比较亲民的哈里夫妇来演,再找一个很可爱的宝宝,这样就能让所有人去思考,去思考自己是不是也在为买三块还是四块的汉堡发愁,是不是也在为每个月寄上门的各种贷款信用卡和税单发愁,只要他们思考,他们就会想到这款保险理财产品的好,他们就会想要买。”

    侯赛因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他看了周铭一眼,咬了咬牙又说:“最后,如果周铭先生你还觉得这不够震撼,我们甚至还可以让哈里夫妇说着是对证券公司的一种颠覆和挑战,我们再也不用听那些证券经纪人在我们的耳边喋喋不休的叨扰到底该买哪只股票,买了以后会不会跌,因为我们的钱全都可以交给保险公司啦!”

    听侯赛因说完,周铭轻轻摇了摇头说:“这不太好。”

    “这当然不好,毕竟证券公司是非常庞大的,他们拥有几亿几十亿的庞大资金,但他们不会和我们计较的,因为没有人能挑战他们,所以周铭先生你即使这么说了,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不会有人起诉你,也不会有消费者到电视台控诉你欺骗。”侯赛因解释说。

    听着侯赛因的解释,周铭笑了,他告诉侯赛因说:“你好像误会了,我并不是说挑战证券公司不好,而是说只是挑战证券公司是不是太小了,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所以我们需要挑战的是整个金融系统。”

    侯赛因再次傻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