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豪赌背后
    侯赛因愣愣看着周铭,他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词汇来叙述自己心中的惊讶了,因为他原本以为自己说的去挑战证券公司就已经很夸张了,却没想周铭居然妄想去挑战整个金融系统?还说什么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这都已经不是夸张,简直是狂妄到无边无际了!

    你以为你是谁?美联储主席的女婿,还是国家财政部的少当家,或者拥有整个美国全部银行的股份?

    侯赛因很想当面质问周铭,不过他最后还是没能说的出口,只是很委婉的说:“周铭先生,我认为这样的广告会有些不妥,虽然我知道在广告营销上调子放高,直接去攻击名牌大牌是一个很常见的招数,但并非是随时随地都能奏效,有的时候只会适得其反,会让消费者认为你是在说空话。…≦小,o”

    “所以侯赛因先生你也认为我只是在你面前喊一句口号而已了?”周铭自问自答,“但我是认真想这么做的。”

    侯赛因再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卡壳了,因为原本喊喊那种口号就已经是非常狂妄的了,但由于很多小公司为了追求曝光率也会主动找大公司打广告战,喊一些不切实际的口号,也就无所谓了,可现在周铭说他真的打算这么做,那就不是狂妄,而是典型的精神不正常了。

    “对于侯赛因先生你提出的广告方案,大体上我还是非常认可的,由于我们保险理财产品主要面对的是中产阶层,以家庭观念来引导他们告诉他们保险理财和其他保险或者是基金股票的区别,这是很不错的,但唯独在我们要挑战证券公司的地方,感觉力度还有所欠缺,只要这里做好就很完美。”周铭说。

    “嘿等一下周铭先生,”侯赛因打断周铭说,“你确定你一定要这么喊口号吗?如果你这么喊我会拒绝接手这个广告,因为我的广告公司是给客户提供完美的广告创意,让他们赚钱的,而不是让他们去电视上竞选总统的,你知道的,只有那些政客才会在电视广告上睁着眼睛说那些臭气熏天的屁话!”

    “可是这个广告创意非常完美不是吗?”周铭说。

    “但是只要有一个酒鬼就能让整间屋子变得臭不可闻!”侯赛因大声说。

    说完侯赛因顿了一下平复了心情接着说:“这是我的原则,我一定要给你最好的。”

    “纠正一下,是你认为最好的。”周铭见侯赛因要说什么,马上拦住他接着说,“另外我也不认为原则就是一成不变的,这样吧,我可以给你报我的预算了,五十万美元。”

    周铭说着伸出了五根手指,侯赛因并不感冒:“周铭先生,这并不是钱的问题,是原则!”

    周铭伸出了另一只手加了一根手指:“六十万美元。”

    侯赛因变得有些气愤:“周铭先生,我希望你能对我有所尊重,拿出一个合作者应有的态度,而不是像希特勒一样的独裁!”

    周铭一次性加了两根手指:“八十万美元,要么同意要么我马上就走。”

    侯赛因一瞬间愣了一下,但也只有一瞬间,他马上就做出了选择:“成交。”

    周铭笑了,又伸出一根手指说:“但是我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我的这条广告制作一定要快,我希望能在月底经典布莱顿这部电影之前能先看到我的广告。”

    侯赛因摊开双手:“这有何难?除了哈里夫妇的档期需要协调以外,我认为所有的工作都可以在一个星期之内完成,也就是说只要周铭先生您能及时的付款,我保证您能在白色.情人节到来之前看到这部广告片。同时也由于您的慷慨,我将会为您引荐布莱顿市电视台的广告中心负责人。”

    “没想到贵公司还有这样得福利,那可是省去我们找电视台的麻烦了。”周铭说。

    “我可以通过关系帮你们在黄金时间多争取一dian时间,不过电视台的广告费你们还是得自己出。”侯赛因补充说。

    “那当然,如果还要侯赛因先生你们出广告费的话,我想做完这单生意你们就该关门了,这播放的费用可比制作费用要高多了。”周铭说。

    谈妥了广告事宜,周铭和丹尼就打道回府了,回到车上,丹尼对周铭说:“我真的不知道该对周铭你说什么好了,你现在手头上总共就只有一百一十万美元的资金,你居然有胆子拿八十万出来做广告,难道你认为这三十万就可以买下电视台的黄金时间了吗?”

    “但至少可以付首款了,当然我们不仅会在电视台的黄金时间做广告,我还会在户外做广告,比如地铁站和公交站,至少得让大多数中产阶级都知道有这么一款保险产品,那样我们的收益才能做到最大化。”周铭说。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那钱呢?你只有三十万,可做不了这些事。”丹尼说。

    “就在昨天,我已经拿这个项目去唐人银行申请了贷款,唐人银行决定贷款一百万美元给我,这些钱肯定就够了。”周铭说。

    丹尼有些无奈的说:“周铭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是见过最能花钱的人,只一天就不仅花光手上百分之八十的资金,甚至还要找银行再借一百万,你真当这些钱是龙卷风刮来的吗?”

    “丹尼主席我想你有dian过于激动了,不就是两百万美元吗?这对我来说并算不了什么,在我身上可是背负了两千万可能的理赔金,不想办法弄钱怎么行呢?”周铭说。

    丹尼皱着眉头问周铭:“你就这么相信当广告播出去以后,你的保险理财产品会大卖?”

    周铭dian头说:“我非常有信心。”

    ……

    随后周铭和丹尼的车就开走了,而就在他们的车子开走以后,后面一辆小车突然从暗处开了出来,这辆车和普通的车并不一样,他的窗户上都贴了一层玻璃纸,从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

    一般私家侦探都喜欢这么干,但这辆车子里面的却并不是私家侦探,而是沃顿。

    自从沃顿和老布鲁克达成协议以后,他就一直在暗处观察周铭,当周铭在学校的时候,他就会在查尔斯大道第365号楼12层的房间里用望远镜观察,如果他观察到周铭有开车要出门的情况,就会马上出门上车进行跟踪,当然这辆车也是老布鲁克帮他配好的。

    上一次周铭的发布会消息,就是沃顿提前告诉给老布鲁克的;这一次也一样,当他看到周铭出发,就一直跟着周铭来到了布莱顿大厦。

    沃顿抬头看了一眼布莱顿大厦,他想了一下,最后还是踩了一脚油门,先跟着周铭的车,在确定周铭是回去学校了以后,他才又回到布莱顿大厦。

    沃顿把车停好在停车场里,他下车去布莱顿大厦,可才走进大厦他就马上退出来了,因为他看到了自己进门时大厦的保安在捂鼻子,他这才想起自己房间里的情况,自己身上可能会有异味。

    于是他马上回车上,去旁边的商场临时买了一套体面的衣服,然后又在酒店开了个房间,用最快速度给自己洗了澡,喷上香水,在确认自己没什么问题以后才再次去了布莱顿大厦。这一次沃顿在大厦里待了一个半小时,下来以后他并没有回去车上,而是来到旁边的电话亭拨了电话给老布鲁克。

    “布鲁克先生我是沃顿,我现在正在布莱顿大厦门前的电话亭里,我知道我打扰了您,但我请您无论有多么重要的事情都请先放一放,因为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要告诉您,是关于周铭的。”

    沃顿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我刚才跟着他去了布莱顿大厦,我知道他去找了纳姆广告公司,他准备在电视台上做广告……”

    沃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急忙解释道:“不不不布鲁克先生您请不要生气,如果只是这么简单我肯定不会如此着急的打电话找您,浪费您的时间,我也明白任何公司任何产品都需要打广告,但是实际上,我是想跟您说,周铭那个中国人在这个广告上的花费肯定超过了六十万美元。”

    “布鲁克先生我们是合作伙伴,我没有任何欺骗您的理由。”沃顿说,“我能知道是因为我了解这家广告公司,我刚刚去的时候,发现他们所有的高层都在开会,是为了研究一个很大的广告项目,时间很急。而据我所知这家广告公司只有在遇到超过六十万的广告项目时,才会给客户这样加急的表现。”

    “当然,我也知道纳姆广告公司很厉害,也可能会有其他的客户,但是我在等待的时候问过了他们的前台秘书,得到的答案是并没有,这半个月来他们就只有一个大客户。”

    沃顿最后下了结论:“那么就只可能是周铭那个中国人了,布鲁克先生你知道他现在可是急着想要赚钱的。”

    “是的,我猜测周铭肯定是拿了很大一笔钱来做广告,他保险公司的账上肯定没有多少钱了,那么他还要在电视台做广告,或者还有户外的广告,这些广告的费用可并不比制作广告要低。”

    沃顿想了想又说:“我知道前一段时间唐人银行的胡佛曾经来找过周铭,所以我猜想他一定是得到了唐人银行的贷款,那么如果我们能想办法卡住这笔贷款,断掉周铭的资金流,那么他的宣传计划就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就会让他的公司没有资金可用。”

    “最后,当布鲁克先生您和他的合同生效以后,咱们就可以把他的保险公司整破产,最后把他送进监狱了,他不会有任何还手能力,只能向我们跪地求饶。”

    沃顿狞笑着说:“那个中国人想要豪赌,我们就让他输的精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