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最后的努力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有人举报我们的贷款违规,肯定是老布鲁克干的,他知道我们要做广告也知道我们缺钱,他这样难道不是不正当竞争,难道就没有人管他吗?”

    “还有这胡佛和唐人银行,明明这笔贷款都已经审核出来了,他们就是不给发下来,美国这里不是号称自由的国度吗?难不成在调查结果没出来之前,他们就能随意中止一切交易行为,那这不就会让市场乱了套吗?我不相信,肯定是胡佛不愿意帮忙,他才编出这些借口的!”

    从唐人银行出来回到车上,陈树和叶凝对周铭不停抱怨着,周铭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对他们说:“好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说他们的不是了,本来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行为就是很不应该的。£∝小,o”

    “可老师您现在也是没有办法呀,要不是老布鲁克随时可能向我们发难,要不是担心那一千万的保单,老师您肯定会有更多更好的办法,也不会铤而走险了。”叶凝宽慰周铭说。

    周铭则摆了摆手说:“好了,还记得我对你们说过的话吗?出了事情切记不要怨天尤人,想想接下来怎么办才是关键。”

    周铭这个问题让陈树和叶凝当时就愣住了,因为现在的情况是前有布鲁克的保险单子,后面广告制作的八十万费用已经投入进去,和电视台已经户外广告公司也都已经谈好了,所有的资金都做了投入,就差这一百万的银行贷款,这个时候资金链突然断掉了,那就是要了命的。

    这笔账很容易算的明白,前期广告制作八十万,公司还剩三十万;广告费是两千美元每天每秒,每天黄金时间二十秒广告就是四万美元,一次新十天就是四十万美元,加上三万美元的入场费就是四十三万,这就已经超支了,再加上一周六万美元的户外广告费,公司现在的资金缺口在二十万以上。

    面对车子里越来越沉寂下来的氛围,周铭笑着说:“好了,大家也都不要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事情也总有办法解决的。”

    “没错,我相信老师!”叶凝说,“老师曾经说过,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只有不愿意开动的脑筋。”

    “是这样的,看来叶凝同学还是很认真记住了我的话,”周铭想了想又说,“这一次回去,和班里其他同学就不要说了,以免造成大家不必要的担心。”

    陈树和叶凝都dian头说好,回到宿舍里,当同学们急切的上前问情况怎么样时,周铭只告诉他们说电视台和户外的广告都联系好了,只等钱下来广告就可以推出去了,对于唐人银行这边贷款的事只字未提。

    到了晚上八dian,周铭拨通了林慕晴的电话,是林慕晴的秘书接的电话,告诉周铭说林慕晴正在开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周铭本想说晚一dian再打过去的,却没想那边秘书的声音却突然断掉了,过了不一会,林慕晴的声音就响起问:“是周铭的电话吗?”

    “是我,慕晴姐。”周铭回答说,随即又问,“慕晴姐你不是在开会吗?”

    “我一猜就肯定是你打的电话,是公司一个股东会议,我中断了一会,没关系的,倒是你又发生了什么事吗?”林慕晴问。

    虽然林慕晴的语气是很轻松随意,但周铭却明白事实肯定没她表现的那样轻松,原因很简单,林慕晴现在是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董事长,这个基金公司实际上是由港城所有的华人富豪共同投资建立的,包括世界第一和第二大船王郑浩龙和童刚,以及未来的华人首富李成,可能还有一些港城的政府官员。

    这些人就是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股东,而林慕晴在给这些人开会的时候突然中断会议,来接自己的电话,并且还只是预感。

    林慕晴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很傻的,但陷入爱情中的女人,本来不都是这样的吗?

    周铭呀周铭,像慕晴姐这样的女人,你可绝对不能辜负!

    周铭这样在心底对自己说着,当然周铭也知道现在并不是伤感的时候,也知道林慕晴那边还要开会,不能耽误太多时间,就直截了当的对她说:“是的慕晴姐,我这边的确出了一些事情。”

    随后周铭就把唐人银行暂停对他贷款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慕晴姐,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当初就不该接受老布鲁克送上门来的保单,我明知道那肯定是没安好心的。”

    “其实我倒认为这个事情周铭你没有做的对与错的,就算周铭你不接受他的这份保单,你也同样会要贷款也同样会面临被老布鲁克断资金的难处,因为你不是那种凭着运气做事的人,哪怕港城航运集团是非常有信誉,出事几率相当低也是一样,你都一定不会坐在那里等着什么也不做的。”

    林慕晴接着说:“那么这样说起来,周铭你接受与不接受就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如果事情重来一次,我相信周铭你还是会选择接受。”

    “知我者莫若慕晴姐。”周铭说。

    “那周铭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是打算求助领事馆,还是打算找其他方式融资?”林慕晴问,“刚好童刚就在这里开会,他的港城航运集团在波士顿就有公司办事处,或许太多的钱帮不上忙,但几十万的小融资还是没问题的,因为你算了缺口现阶段也就是几十万,剩下的等你保险理财产品销售出去就有了。”

    周铭想了一下说:“还是先不用找童刚了,我决定还是先自己再想想办法,融资是最后实在没办法才走的一步,因为你和北俄那都算是我最后的底牌,如果这就把我的底牌给逼出来了,那我也太没本事了一dian。”

    林慕晴嗯一声说:“周铭你决定了我就会支持你,只是不知道你会怎么做呢?”

    “先找威尔逊谈谈,做一次最后努力,看有能不能说服他吧,如果有办法降低一些广告的门槛,那就用不着做其他事了。”周铭说。

    时间又过了两天,周铭再一次驱车来到了市中心的咖啡厅,这一次是他亲自约见的威尔逊,到了上午十dian半,威尔逊才到咖啡厅。

    威尔逊到了咖啡厅以后坐在周铭面前,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周铭先生你好,关于贵公司贷款被唐人银行暂停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也知道周铭先生和老布鲁克议员的恩怨,我们市电视台并不怕老布鲁克,并不会因此停掉与周铭先生的协议,只要周铭先生有足够的钱就行。”

    “但我今天就是来和威尔逊先生谈费用的问题,”周铭对威尔逊说,“我希望威尔逊先生能允许我调整一下交付广告费用的问题。”

    威尔逊看了周铭几眼说:“周铭先生,我想你一定听说过一个故事,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周铭dian头表示听过,威尔逊接着说:“那么当大家都知道那个小牧童在撒谎以后,就没有人再相信他了,宁愿他被浪吃掉。”

    “可是威尔逊先生我并没有撒谎。”周铭强调,“只是现在事情出现了一dian意外,我需要和威尔逊先生进行一下协商。”

    “可是周铭先生,做生意之间信用是最起码的。”威尔逊先生用提醒的语气说。

    周铭diandian头说:“威尔逊先生这我知道,并且对于我们中国商人而言,诚信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几千年下来的商道告诉我们就是,只有取信于人,生意才能长久。”

    “事实上我也非常想要和威尔逊先生合作的,关于威尔逊先生的条件我也并没有要爽约的意思,只是中间发现了意外,需要一定程度的调整。比方说原本我们约定的是要一次性.交付至少十天的广告费,可以缩减为三天或者五天,后续的广告费后续会补上。”周铭说。

    威尔逊摇头说:“很抱歉周铭先生,我们电视台需要的就是上次那种合作,中间任何条件的更改我都不接受,如果周铭先生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威尔逊先生说着就起身要离开,周铭马上拦住他说:“威尔逊先生请留步!”

    威尔逊回头疑惑的看着周铭,周铭深吸一口气接着说:“威尔逊先生,您是一位有梦想的人对吗?我知道,你从小就希望能当一名画家,因此你不管走到哪里,你都想画上一些东西,但现实的情况让你不能不低下你那高贵的头,最终选择了电视台,和你的梦想完全分道扬镳了。”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遗憾,才让威尔逊先生你格外重视别人的梦想,我知道你资助了很多贫穷的大学生,这在其他人看来或许只是有钱人的慈善秀,但我却知道,那是你把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继续说:“而我们的沃顿保险公司,其实也是一个梦想,我的梦想和我们所有中国同学们的梦想,我们希望有一天证券不再只是证券,股票也不是股票,我们希望保险也能理财,让所有的中产阶级都不再为股市的动荡而发愁,人人都可以借着股市帮自己每天多买一个汉堡!”

    “所以,”周铭最后说,“威尔逊先生,请你给予我和我的中国同学,给予我们梦想最大的支持和鼓励,让我们重新规划一下广告费的交付规定,我们会非常感谢威尔逊先生您的!”

    面对周铭的梦想发言,威尔逊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眼眶湿润了,他有dian想哭的感觉,因为周铭说的太对了,他的确是一个梦想的坚定支持者;可是因为梦想,自己就该支持这些中国人吗?

    威尔逊想到最后长出一口气说:“很抱歉周铭先生,我毕竟是电视台的广告中心负责人,我今年已经六十了,我需要对我的电视台和所有在这里工作的人负责,而不是你周铭,所以我不能接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