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这究竟是为什么?
    周铭走出咖啡厅,抬头看着蓝蓝的天空长长吐出一口气,保镖**去把车开到周铭的面前并给周铭打开车门,可当周铭坐上了车,**准备发动汽车的时候,突然一辆贴着玻璃纸的汽车冲出来拦在了他们车的面前,车窗摇下一张熟悉的脸露了出来,正是沃顿。↖↖dian↖小↖说,o

    沃顿一脸很挑衅的样子看着周铭说:“哟!这不是周铭先生吗?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到你了,来这咖啡厅有什么事吗?现在沃顿公司发展的怎么样了,是不是没有我在他就要陷入停滞了?我可告诉你,我刚才就谈妥了一个广告,很大的一个广告!”

    “沃顿先生,我不明白你谈了广告关我什么事?你不觉得你特地跑到我面前来说是一件很莫名其妙的事吗?”周铭说。

    沃顿摇着头,哈哈笑道:“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认为那是一件比援助非洲儿童更伟大的事情,因为我能看到你那张写满失败和痛苦的脸,那种感觉太美妙了!”

    “是吗?那么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我刚才已经谈妥了我的广告,我的广告就要在布莱顿市电视台播放了,通过这个广告,我相信沃顿保险公司也能利用这个产品更上一层楼,现在沃顿先生,我也要回去和我的同学们好好分享这个消息了,再见。”

    说完周铭就摇下了车窗,随后**在周铭的授意下,直接发动汽车,也不向后倒的直接转弯,撞开沃顿的车然后扬长而去。

    “哦上帝,这周铭就是一个魔鬼,是世界上最恶劣的混蛋!”

    沃顿一边调整着车子的方向盘,一边在车里破口大骂着,不过随即他又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欢呼道:“今天是多么幸运的一天呀,让我看到了那个中国人苦闷的表情,你说你谈妥了?你以为你能骗的了我,如果真谈妥了你还会是这样的表情吗?我看你肯定是没有好结果的!”

    笑了一会,沃顿发动汽车跟上了周铭的车,同时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布鲁克的号码说:“布鲁克先生,我是沃顿我现在正在布莱顿市区的咖啡厅门口,我跟踪周铭到了这里,发现他约了布莱顿市电视台广告中心的负责人在谈事情,肯定是谈保险公司广告的事……”

    “布鲁克先生您问的是结果对吗?”沃顿说,“我刚才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特意和周铭见了一面,我他脸上非常沮丧的表情,我想他们的业务肯定最后没有谈妥!”

    “布鲁克先生您放心,我做的非常小心,那个中国人他不会知道我在跟踪他的,如果他还有其他什么事情我都会不间断向您汇报的。”

    沃顿挂断了电话,将手机丢在一边,他看着前面周铭的车子狞笑着说:“真想能快些看到你懊恼崩溃的表情呀!告诉你,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我的公司也不是你随随便便就可以抢走的,你这个中国人就应该被我欺负,你的钱就应该直接送给我,还想反抗?简直是自寻死路!”

    ……

    周铭回到宿舍,发现陈树和叶凝他们都等在这里,见到周铭回来,他们都像坐了弹簧一般站起来,一个个都看着周铭,眼里满是疑惑和紧张。

    周铭当然知道他们都在期待着什么,事实上就是因为今天自己和威尔逊的会面,他们才没有出去做保险推广等在这里的。所以周铭也就没吊他们的胃口直接说:“今天我可以非常高兴的告诉大家,布莱顿电视台的威尔逊先生,他已经答应了我的要求,同意给我们播放广告了!”

    随着周铭的这句话,所有人都一下欢呼起来,虽然这只是一个广告,但却是一个奇迹的广告,是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周铭只凭自己,带给他们的又一个奇迹!

    当然也有人有些疑问,陈述和叶凝就上前问周铭:“老师,您真的说服了威尔逊先生吗?”

    “当然,我可不会在这上面开玩笑,反正纳姆广告公司那边的广告马上就要做好了,到时候咱们在电视上看就好了,最多后天。”周铭说。

    陈树和叶凝这才将信将疑的dian了头,随后周铭又对他们说:“不过未来两天我就不出门了,关于广告的事情,陈树和叶凝你们两个去帮忙处理一下,虽然威尔逊已经同意了,但毕竟合同还没有签,到时候你们去签这份合同,带着艾伦律师一起。”

    “可是签合同这个事情不应该是老师您去做的吗?”陈树很奇怪的问。

    “是应该我去做的,可你们难道就打算永远不去签合同了吗?”周铭反问。

    陈树和叶凝被周铭说的低下了头,叶凝对周铭说:“老师我明白了,请您放心,我和陈树班长一定会签好这份合同的。”

    周铭dian头说:“这样就好,到时候你们带着手机,如果有什么意外的事情,马上给我打电话。”

    为了联络方便,在宿舍便利店开起来以后,周铭就给金融班多配备了几部手机,由几个班干保管着,不过周铭的计划是给金融班全体同学,每个人都配上手机的。

    面对周铭的话,陈树和叶凝都dian头说好,周铭在得到了他们的答案以后就离开大厅,上楼回去自己的房间了,看着周铭离开的背影,陈树有些担心的问叶凝:“你说老师这是怎么了?他为什么一定要我们去签这份合同呢?会不会是合同里面出了什么问题?”

    叶凝皱起了眉,感觉陈树的话里有话:“班长,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陈树摇摇头头猜测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老师这样的表现太奇怪了,而且现在的形势不好,你说会不会是老师并没有谈下来……”

    陈树的话才说完,叶凝就马上爆发了:“陈树同学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老师故意把难题丢给我们,让我们来背这个黑锅吗?陈树同学你可是我们金融班的班长,你怎么能这么想呢?”

    “陈树同学,你难道忘记了老师为了锻炼我们所做的事情了吗?他为了锻炼我们的生意头脑和服务精神给我们成立了宿舍便利店,为了锻炼我们的营销意识买下了保险公司,他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呀!”

    叶凝大声对陈树说:“你忘了这个沃顿公司是老师他一个人出资买下来的了吗?不管是成立保险公司,还是后来港城航运集团和老布鲁克议员的保险单,以及和纳姆广告公司的谈判,不都是老师一个人完成的吗?他还给我们都配了手机,现在老师只是要我们去签一份合同,你居然就这么怀疑他,你还是人吗?”

    叶凝指着陈树最后说:“我告诉你陈树同学,别说老师只是让我们签合同,就算老师真的是把这个锅丢给我们了,我们也要帮他背上,我们不能永远要老师帮我们,我们也一定要帮老师!”

    叶凝的话让陈树完全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他才说:“叶凝同学,我也没说别的什么,我也并没有怀疑老师,我也非常愿意相信老师是把这份合同拿下来的,可是有些事并不是……”

    说到这里陈树感觉自己也说不下去了,他只好叹口气又说:“总之请你相信,我是很支持老师的,无论老师要我做什么我也都会去做的,我很爱他就像我的父母,无怨无悔,和你一样。”

    到最后陈树还是又问了一句:“其实你也觉得老师今天并没有谈下来,对吗?因为那根本没希望的,老师的手上也没有任何筹码,只能去求人。”

    面对陈树这个问题,叶凝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时间到了3月12日的傍晚七dian,在查尔斯大道第365号12层的房间里,沃顿仍然还守在望远镜前观察着周铭他们宿舍的情况。

    突然沃顿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沃顿过去拿起来接通说:“布鲁克先生晚上好,我现在还在观察那个中国人周铭,我发现他已经两天没有出门了,我看他似乎已经有些意志消沉了,并且沃顿公司的业务也都丢给了其他人在做,他可真是个没用的家伙……”

    沃顿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边布鲁克就大声说道:“你这头猪,你现在给我好好打开电视,看看布莱顿电视台在放着什么!”

    布鲁克的话让沃顿愣了一下,心中突然涌起一阵很不好的感觉,他马上去拿遥控器打开房间里的电视,当他调到布莱顿频道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有了沃顿保险理财产品,您不仅有了一份人生保障,更有了一份情绪保障,因为你不再担心股市的波动,你可以放心的去买七美元的汉堡,你更可以放心的带着你的妻子和孩子去马尔代夫度假,请记住沃顿到家,放心到家!沃顿的目标是金融这片星辰大海!”

    电视里,哈里夫妇正在说着广告词,虽然布鲁克并不知道周铭究竟做了一个什么广告,但沃顿保险公司的名字他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的;也正因为这样,才让他无法理解:怎么会?周铭不是和威尔逊谈崩了吗?他的产品怎么就在电视台做了广告呢?

    “这不科学!”沃顿喃喃的说。

    那边布鲁克听到沃顿的话立即又咆哮道:“这当然不科学,你不是告诉我周铭完了,他没有谈好广告吗?那这是什么?我刚才让人去查了,周铭他早在一天前,就已经和电视台签好了合同,你特么都是怎么观察的?”

    老布鲁克的话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狠狠的劈在了沃顿的脑袋上,让他一瞬间说不出话来,他的脑海里回荡的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周铭说服了威尔逊?这不可能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