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反间计
    当沃顿在自己的房间里拼命的揪头发,在心里狂问为什么的时候,在布莱顿市中心,还有另一个人也很不爽,这个人就是布莱顿市电视台的广告部负责人威尔逊。》小,o

    当沃顿保险公司理财产品的广告在电视上播放的时候,他和情人在酒店房间里的床上抽烟,显然是刚办完事,鬼使神差的调到布莱顿频道,看到这条广告,他的情人很诧异的问:“是那个沃顿公司吗?你之前不是说这个公司得罪了老布鲁克议员,资金被断了,肯定没钱做广告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情人的这个问题,威尔逊感到非常蛋疼,让他又想起了那一天在咖啡厅被周铭支配的恐怖……

    “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情的话,我想我就需要先回去了,你知道我是电视台广告中心的负责人,电视台里几千人实际都在靠我养活,我身上的压力非常大。”

    那一天在咖啡厅里,威尔逊对周铭说:“我很高兴听到你关于梦想的演讲,这是非常有激情和感染力的演讲,让人热血澎湃,有机会我会介绍你去大学演讲的,相信那会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演讲,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我更希望听到的是你能给我多少钱,这更实际一dian。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演讲,当然还有你请我喝的咖啡。”

    说完威尔逊朝周铭挥手再见,不过周铭依然不让他离开:“威尔逊先生,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选择现在离开。”

    威尔逊看着周铭有些好笑的说:“周铭先生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我为什么不离开,是你还有什么关于梦想的演讲没有讲完吗?那么很抱歉,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对这种骗小孩子的东西一dian不感兴趣。”

    “当然不会是梦想的演讲,而是关于威尔逊先生你的。”周铭说。

    “关于我的?”威尔逊感到十分惊讶。

    周铭dian头说是:“据我所知,布莱顿电视台是一个制度非常完善的公司,各方面都应该有相应的制度才对,而其中广告作为最大的收入来源,更应该是重中之重,怎么能可以随意更改呢?如果我了解没错的话,你们公司的广告招标一般是在年中的五月和年底的十二月。”

    “你到底想说什么?”威尔逊表现的很不耐烦。

    周铭并不理会威尔逊的问题,自顾自的接着说道:“在招标过后,布莱顿电视台的广告安排是已经稳定下来的,一般不会存在任何变动的行为,除非是遭到了人为的调整。”

    听着周铭这话,威尔逊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还倒吸了一口冷气。

    周铭并不管他,只是接下去说:“我承认或许是有某些公司经营不善,会造成无法支付后续的广告款项而造成广告需要更换的情况,但有一dian,布莱顿电视台不应该会有什么入场费这一说法,而且由于是临时更换的原因,电视台只会开出更为优惠的价格。”

    “另外我也付费观看了布莱顿电视台的频道,在黄金时间只有三段二十秒的广告,而这三个公司他们都是经营状况十分优秀的,不存在任何破产情况。”周铭一转话锋继续往下说,“不过倒是有另外一个情况,就是其中一家公司更换了总裁,新任总裁是一位非常有自己原则的人,他并不会付任何出场费之类的东西。”

    随着周铭的话,威尔逊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了,相比之下周铭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松,直至最后得出结论:“所以我想是不是因为你们在入场费的问题上没有谈拢,所以你才想凭着自己的权力拿掉他呢?然后再从我这里抽取更高的入场费,或者还可以杀鸡儆猴,逼那位新总裁一下。”

    说着周铭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然后对威尔逊说:“威尔逊先生,现在可以坐下来我们好好谈谈了吗?还是你希望我把这些猜测向谁举报一下?到时候恐怕威尔逊先生不仅工作要丢,恐怕还要去监狱里走一遭了,说不定那里会有很多人对威尔逊先生性感的屁股很感兴趣的。”

    威尔逊握紧了拳头一副愤怒到了极dian的样子,但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坐在了周铭面前,并低声朝周铭吼道:“你没有证据,这全是你的猜测!”

    “如果威尔逊先生你真这样认为的话,你为何还要坐下来,你的话又为何不大声说出来呢?而且如果我给布莱顿总裁或者是相关机构写匿名信好像也不需要证据吧?”周铭又说,“当然如果威尔逊先生你真要证据的话,我不介意在下一次咱们会面的时候,把上一次咱们谈话的录音带过来。”

    “你居然给我们的谈话录了音,你这个卑鄙的中国人!”威尔逊怒道。

    周铭摊开双手说:“没办法,我这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威尔逊只坚持了一会,就颓然的瘫在了椅子上,好一会以后才说:“你知道吗?我有四个孩子,他们都在上大学,我还有很多的税单和保险,在美国,收入越多的人他们的税务也就越重……”

    不等威尔逊说完,周铭就打断他说:“威尔逊先生这些我并不想知道,我也没有任何想要批判你的意思,甚至关于入场费和广告费这些,我也完全没有要打折扣的意思,我只是希望现在既然能有这么一个机会,能让我的产品,登上布莱顿电视台的频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威尔逊说。

    周铭笑了:“我更愿意理解为这是一种合作,因为原本威尔逊先生不就已经同意了给我黄金时间的广告了吗?现在由于我在资金方面出了一些问题,我才不得不和威尔逊先生多商量一下了。”

    威尔逊认真思考了一会说:“如果我同意你的资金分批支付,你就不会告发我,还会给我三万美元入场费吗?”

    “那当然,威尔逊先生你的贪心与否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因为我只需要布莱顿电视台的影响力,只要我们能达成这个协议,其他的我都不知道。”周铭说。

    威尔逊闭上眼睛挣扎了好一会,最后才终于做出了决定:“好的,咱们成交!”

    周铭也松了口气:“非常感谢。”

    ……

    当威尔逊在酒店里看到这条广告的时候,周铭和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也都在宿舍里看到了,当哈利夫妇在电视上说出沃顿的目标是星辰大海时,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一下都沸腾了起来,大家都大声欢呼起来,那份热情似乎要把屋ding冲破一般。

    所有同学里,最高兴的还要属班长陈树和团委叶凝了,因为他们都是准备好去给周铭背锅的,可却没想周铭居然真的给谈下来了。尽管合同早在前天就已经签了,可直到现在他们都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周铭坐在沙发上,他听着周围的欢呼,不免也想起了那天在咖啡厅的谈判。

    也幸好自己早就做好了准备,防着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特地调查了一下电视台的情况,知道威尔逊是在以权谋私收取贿赂,最后凭着这一dian再加上那并不存在的录音这才吓住了他,否则如果不是这样还真不一定能拿下来。

    周铭这么在心里对自己说着,这个时候陈树和叶凝来到周铭面前:“老师,这是真的吗?我们的广告真的在电视上播出了?”

    “那当然,你们不都已经看见了吗?你们不相信我,难道还不相信你们自己的眼睛吗?”

    周铭这句话才说完,叶凝当场就哭了出来,扑到周铭的怀里说:“老师对不起,我们不该不相信你,可是我们真的不敢相信。”

    周铭抱着叶凝安慰她说:“叶凝同学你不要哭了,我并没有怪你,我知道当初都是我没有把事情讲清楚,所以才害你们都误会了,问题是出在我这里的,不过也没有办法,只有这样才能骗过一直跟踪我的沃顿。”

    一石激起千层浪,周铭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老师您说沃顿在跟踪你?”

    周铭dian头说:“没错,我想你们都应该知道我的保镖是国家派给我的,是非常厉害的军人,他的感知能力也非常强,从沃顿跟踪我的第一天就被他发现了。”

    “后来我让他去查,果然发现沃顿就在查尔斯大道上租了一套房子,还有一辆车,都是为了专门跟踪观察我配置的,如果我在学校,他就用望远镜观察我,如果我出门,他就开车跟踪我。”周铭说,“所以之前纳姆广告公司的侯赛因才会告诉我说那天在我走了以后,有一个很奇怪的客户去过他公司,那个人就是沃顿。”

    周铭顿了一下接着说:“我猜沃顿这么做应该是和布鲁克达成了什么协议的。”

    “所以我们沃顿公司成立布鲁克才会那么及时的出现,现在我们找唐人银行贷款,也被人举报了,都是这个沃顿告的秘?”叶凝惊讶的说。

    “恐怕是这样的。”周铭说。

    得到答案的同学们一片哗然,尽管他们早就猜到了这个答案,但还是对沃顿痛骂不止。

    “所以老师您之前就是用了反间计,假装没有成功,您待在宿舍,让我们去和电视台签合同?”陈树问。

    “是的,因为沃顿跟踪的只是我,他可不会跟踪你们。”周铭说。

    同学们再一次为周铭欢呼了起来,周铭则站起来抬手示意大家安静说:“同学们,现在广告已经打出去了,相信整个布莱顿很快就都能认识我们的沃顿保险产品了,但是只凭广告还不行,还需要你们每一个人再去推广,你们有信心卖出去更多吗?”

    “有信心!”所有金融班学生异口同声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