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老布鲁克的阴谋
    (鞠躬感谢“书友15931855”的月票支持!)

    一辆普通的福特轿车开到了芬威区的天梯大厦,这已经是保险理财产品正式开始销售以后的第五天了,大律师艾伦从车上走下来,带着一个大大的文件袋;他上楼来到了沃顿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周铭起身亲切的和他打招呼并请他到接待区的沙发上坐下。±小,o

    艾伦把自己带来的文件袋递给周铭说:“这里是你要我找的一些法律材料,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你看一下。”

    周铭接过文件袋放在一边对艾伦道了一声谢:“先放这里,我会慢慢看的,对了艾伦律师,关于保险理财产品的专利情况怎么样了?”

    “我今天来就是要和你说这个问题的。”艾伦对周铭说,“你说的关于保险理财产品方面的专利,我查阅了相关的法律文件,也问过这方面的朋友,他们给我的答案都是不属于专利发明范畴,简单来说,就是不适用于专利保护。当然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向专利局提出申请,不过我不认为他们会受理,毕竟这没有一个实质性的东西,很难去有一个真实界定。”

    周铭diandian头说:“那就拜托艾伦律师了,我认为可以试着申请一下,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都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

    “这能理解,毕竟这是一项伟大的创造发明,在你之前,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让人叹为观止的赚钱能力!”艾伦说,“短短三天,你的保单销售额恐怕已经有两千多万了吧?”

    周铭有些奇怪:“这你都知道?据我所知你可是律师,并不是占卜师。”

    “我想这并不需要用到神奇的占卜能力,因为所有电视台的财经节目现在都在播放着沃顿保险理财产品的神奇。”

    艾伦笑着说,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随后起身打开了周铭办公室里的电视,调到东北财经频道,给周铭介绍说:“现在时间刚好,这是东北财经频道的经济观察节目,是布莱顿市最火的经济类节目之一,光是在布莱顿恐怕就有一百万的受众,很多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的操盘手都很喜欢看的。”

    周铭把视线移到了电视上,女主持人正在询问嘉宾:“现在布莱顿突然出现了一家沃顿保险公司,他们新推出的保险理财产品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让整个布莱顿都为之疯狂了,销售额甚至都超过了两千万,不知道对于这样的情况,两位嘉宾有什么看法?”

    一位嘉宾说:“把保险和理财产品进行捆绑销售,是一种非常新颖的金融方式,自两年前的经济危机以后,人们的投资理念越发的趋于保守,他们这种投资方式恰好迎合了所有投资人群的安全理念,保险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的,那么现在我能在保险的同时为自己再赚取一份收益,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艾伦又换了一个台给周铭介绍:“这是我最喜欢的布莱顿金融频道,他们的dian评非常犀利,往往都能引领潮流。”

    “沃顿保险理财产品简直是上帝的杰作,也是我所见到的最疯狂的理财产品,他们打着保险的旗号干着基金的勾当,一下子就能把所有梦想赚钱的傻瓜们的钱从他们的腰包里掏出来,他们还能不受任何部门的监管,就像一个游离在羊群外面的饿狼,随时能扑上来大杀四方!”电视里的评论员语气激动的说。

    “这是纽约金融,看来周铭先生你的保险理财产品都已经大到纽约去了,说不定在华尔街的大佬的办公桌上都已经有了相关的资料了。”艾伦对周铭说,同时又给周铭换了一个频道。

    “沃顿的保险理财产品现在已经风靡了整个布莱顿,所有布莱顿人都在为能买到这个产品为荣,或许你现在可以因为时间的原因没有买到,但如果你没有听说过,那么你一定会沦为其他人的笑柄!”

    电视上,一个年轻的金融分析师对着镜头侃侃而谈着,不过在他旁边,另一位年龄偏大的分析师接过话头说:“不过我很好奇一dian,就是这个所谓的保险理财产品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他凭什么能这样做?”

    这位分析师自问自答说:“我们知道保险公司之所以能理赔,是因为他集其他人的保费再加上自己投资的结果,这是一笔他们可以调控的资产,可沃顿保险理财又是为什么?难道是他们对自己的投资那么又自信吗?还是他们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投资,只是拆东墙补西墙的一种新式庞氏骗局?尤其我听说这沃顿保险公司是一群中国人开的,我就更对他们的金融产品持一种怀疑态度了。”

    看着艾伦换了一个又一个频道,听着电视里对保险理财产品一句又一句的评价,周铭笑了,他问艾伦:“艾伦律师你对我的保险理财产品有什么想法?”

    艾伦两手一摊说:“我知道如果我说我只是个律师你肯定不满意这个答案,但我想说我并没有看到你有任何违法的行径,而他们说你是庞氏骗局也仅仅只是个猜测,如果仅此就能定罪的话,我想所有的保险公司都要关门大吉了,因为基本上所有人都是这么玩的。”

    艾伦接着说:“并且再者说,周铭你这间沃顿公司,有二十六名来自哈佛商学院的员工,有能力让这些钱都能得到最大的收益也是正常。”

    “那么你是很看好我们的这种经营模式了?”周铭问。

    “我并不懂商业和经营,但我相信自己的感觉。”艾伦说,“我觉得按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周铭你手上所掌握的钱只会越来越多。”

    周铭却摇了摇头:“其实并不会,因为接下来我要限量了。”

    “限量?”艾伦感到非常奇怪。

    周铭dian头说:“就是限量,我准备以后每天都只办理一定限额的保单,先到先得。”

    艾伦非常诧异的看着周铭说:“周铭先生你这么做是想用饥饿营销的办法,还是你在担心分了银行和其他保险公司乃至基金公司的蛋糕,给自己惹来麻烦?”

    “两方面都有吧,毕竟我们中国人是讲究中庸之道的。”周铭说。

    这时艾伦身上的呼机突然响了,艾伦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对周铭说:“我觉得这个消息周铭先生你肯定想知道,老布鲁克的儿子和老管家,在今天终于被保释出来了。”

    “是吗?”周铭非常平静的说,“其实我一dian也不奇怪,有钱有权不管在哪都行得通。”

    ……

    当周铭和艾伦在天梯大厦的办公室里聊天的时候,一辆加长的凯迪拉克礼宾车开到了列克星敦的别墅里,将车停好,老布鲁克带着他的儿子和老管家走进别墅。

    才回到家里,小布鲁克就大声叫道:“老布鲁克,这一次我们可太没面子了,居然被一个中国佬给送进了看守所,并且我们还可能要去坐牢,这口气我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你一定要帮我弄死他!”

    听着小布鲁克的叫嚣,老布鲁克当即很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对他说:“在这里叫什么叫?赶紧给我滚去洗澡,如果你要是把房间里弄上了看守所的臭味,我会把你塞进粪坑里的,我保证。”

    小布鲁克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去洗澡了,这是老管家走到老布鲁克面前说:“先生,尽管布鲁克他很年轻气盛,但他有些话还是没说错的,我们不能让那个中国人那么轻松,这样会让人瞧不起布鲁克家族的。我之前在看守所里也看电视,知道他们最近搞了一个什么保险理财的产品,现在非常火爆。”

    老布鲁克先看了自己的老管家一眼然后才说:“这个事情我知道,中国周先生费了那么多心思做广告做推广,能有今天的结果也很正常。”

    “先生,那难道咱们就这么看着他赚钱吗?这可不是您一贯的风格。”老管家说。

    “我倒是曾经给了他很大的压力,从沃顿保险公司成立开始,一直到他做广告的时候,但很可惜,就是沃顿那个家伙不争气,被人发现了。”

    老布鲁克随后把他故意给周铭保单,找沃顿合作跟踪观察周铭一直到最后断了周铭贷款的事都给老管家说了,当听到周铭骗过沃顿谈妥了广告的事情,老管家变得很懊恼:“这太可惜了,不过这也是沃顿那个家伙蠢,明知道对方有那么厉害的保镖,还那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对方面前,这对方就是猪也发现了啊!”

    “不过我倒认为那天他不管出没出现在周铭面前,他肯定都被发现了的。”老布鲁克说。

    “那先生您以后准备怎么办?放弃沃顿那个蠢货吗?”老管家问。

    老布鲁克想了想还是摇头说:“我并不准备,虽然沃顿这个家伙蠢了一dian,但还是很有用的。”

    老管家愣愣看着老布鲁克,似乎很不明白他的想法,老布鲁克问他:“你觉得那个中国人用保险理财的方式给自己敛到这么多的美元,他难道真准备做庞氏骗局吗?如果不是,那他打算拿这笔钱做什么呢?你知道他的每一份保单上都是承诺了收益的。”

    “先生您是说他会准备拿这笔钱去投资!”老管家恍然大悟说。

    老布鲁克dian头说:“就是这样,当然保本基金大多都是会选择债券和存款作为稳定投资,但是他周铭,我相信他会选择股票和期货作为突破口,因为这些才能让他的收益最大化!当然如果他就算不这样投资,我也会想办法让他只能这样投资的。”

    “然后显示您就可以在这里狙击他了,可以把他的方法拿过来,他肯定没有申请专利,我们就可以和他竞争;我们还可以联系其他的银行和证券基金公司一起对付他,因为他的做法是犯了众怒的。”老管家说。

    老布鲁克笑着说:“就是这样,甚至我还可以继续让沃顿先生活动一下,迷惑一下我们的中国先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