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幕之前
    “今天是4月2日星期五,下面插播一条股市消息,昨日深蓝航空公司在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高调宣布接受沃顿保险公司的三千万美元注资。£∝小,o受这条利好消息影响,今日深蓝航空公司股价一路上涨,短短一小时内的涨幅就达到了六个百分dian,是所有航空公司里率先实现增长的航空公司。”

    听着电视里播音员说到这里,房间里顿时响起一片热烈的欢呼和掌声,这是在深蓝航空公司的会议室里,周铭、艾伦和罗杰斯带着深蓝航空公司的董事长马克以及其他的公司股东一起在这里观看。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执掌深蓝航空三十年,从来都是我听说其他公司股票暴涨,现在也终于轮到我了吗?”马克喃喃的说,语气有dian不可置信。

    当然,深蓝航空作为并没有在股市上下多大功夫的上市公司,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明白股票上涨的含义,在这里的工会副主席就很奇怪的问:“你们为什么这么高兴?据我所知这股票的上涨并不代表公司赚了钱,因为这些股票都是公司很早以前就发出去的,赚钱的只是你们这些买了股票和债券的投资商。”

    面对工会成员的疑惑,证券公司的大客户经理罗杰斯主动解释道:“虽然股票价格和上市公司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股票就是上市公司的衣服,可以想象,要是一个人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我们肯定都不会愿意和他交朋友,那么反过来公司也是一样。”

    “如果某个上市公司他的股票一直无人问津或者是在持续下跌,这显然就说明市场并不看好这个公司,那么这个公司一定会存在着融资困难,或者其他的经营问题,一如之前的深蓝航空,我想马克先生对此应该是很有发言权的吧?”罗杰斯说着把目光转向了身旁的马克。

    对于罗杰斯抛过来的话题,马克叹口气说:“的确是这样,之前虽说深蓝航空一直是在自主发展,但在融资上一直存在很大的问题,就是很难找到投资者,否则面对这一次民航领域的大洗牌,也不会如此艰难了。”

    “就是这个道理,”罗杰斯说,“一个公司的经营状况,很容易就能通过股票表现出来。”

    “那么现在股票涨势这么好,就说明深蓝航空的经营状况很好,很容易能融资了?”马克问。

    罗杰斯dian头说:“一般来说是这样的,三千万的融资给了市场信心,市场就会有反馈,当然股票的好处不仅表现在这里,更重要的一dian,股票增加了公司的市值,公司就能够增发股票,从市场上拿到更多的投资,相比其他方面,我相信这会更直观一dian。”

    马克还想说什么,周铭这时却拍拍他的肩膀说:“马克先生你放心吧,我是做投资而非投机,我的目的也不是想用三千万美元来买下深蓝航空,事实证明这也不可能,所以我希望的是让深蓝航空变得更好,这样我的投资才能为我带来更多的回报。”

    说到最后周铭想了想补充一句说:“在这一次成功的投资以后,我可能还会追加三千万的投资。”

    马克和所有深蓝航空的股东们,他们在听到周铭这话以后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马克激动的握住周铭的手说:“周铭先生,感谢,真是太感谢您了,您如此信任深蓝航空公司,以至于要把全部身家都投资进来,深蓝航空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对着马克那一脸坚定的表情,让周铭感觉有些很不好意思了,因为他并没有把在金融班同学那的三千万拿过来投资的意思,只是打着另外的投机主意,尤其这个投机还是要以深蓝航空作为赌注的。

    恐怕马克要是知道了自己的打算,他就不会这么感动了,而是会像吃了死老鼠一样难受吧。

    周铭这么想着,然后起身说:“我相信股票会一直上涨的,每一个上市公司也都必须要懂得如何利用股市,我们就不陪在这里了再见。”

    周铭随后就带着艾伦和罗杰斯离开了深蓝航空公司,马克亲自把他们送到了门口,在离开的时候马克还说:“我们深蓝航空一直都把公司看成是一个家庭,每一个员工都是重要的家庭成员,现在应该还要加上你周铭先生了,您在我们最危急的时候救了我们,我们一定会记住您的!”

    “我完全相信这一dian。”周铭说。

    告别了马克,周铭和艾伦罗杰斯上了车,周铭今天仍然是租了一辆加长林肯礼宾车。

    上了车罗杰斯对周铭说:“从今天的情况来看,老布鲁克那边应该是上钩了的。”

    “要说上钩他早就已经上了钩了,罗杰斯经理你难道忘了早在新闻发布会前,深蓝航空的股价就已经开始上涨了吗?”周铭说。

    “看来周铭先生你猜的没错,老布鲁克果然派了人在跟踪你。”罗杰斯说。

    “猜?”周铭笑着摇头说,“就那位沃顿先生的跟踪技术,我可并不需要猜,因为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司机先生的掌控之下。”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太小看周铭先生您了。”罗杰斯耸了耸肩说。

    周铭摆摆手表示无所谓:“不过罗杰斯经理,既然有了这么好的一个开头,我相信你要说服其他的客户加入进来就很简单了吧?”

    罗杰斯dian头说:“那当然,只要最后要撤资的时候周铭先生您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就行。”

    周铭给了他一个o的手势,随后车到了布莱顿银行大厦,罗杰斯下了车,周铭问律师艾伦:“我这样是不是也有dian内幕交易的味道?”

    艾伦dian头说:“是有一dian,不过罗杰斯这位大客户经理本身就有指导投资的权力,也就可以算是一种指导投资,可以从内幕交易里摘除,如果遭到指控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能脱罪。”

    对于艾伦的这个答案周铭是深信不疑的,事实上周铭也并没有这个担心,只是随口问一下而已。

    在送了艾伦回律师事务所以后,周铭先去租车行把车还了,最后才坐着自己的别克回到了哈佛宿舍。

    这时已经是晚上七dian了,正好是同学们吃饭完回来的时间,叶凝见周铭回来马上过来说:“老师,我已经看到新闻了,昨天您在深蓝航空公司的新闻发布会上高调宣布注资三千万,今天股市一片大好!”

    周铭第一时间并没有回答,而是微笑看着她,叶凝知道周铭的意思马上又说:“老师您放心,有您的吩咐我并没有出手买深蓝航空的股票,而且我有其他同学要买深蓝航空我也都阻止了的,我已经告诉他们要不要买,什么时间买深蓝航空,都必须统一行动。”

    “叶凝的执行力还是很强的。”周铭夸了叶凝一句。

    尽管只是一句很普通的夸赞,但只要是周铭夸的就让叶凝心花怒放,随后叶凝突然想到了什么,很小心翼翼的问周铭:“老师,您和婕拉老师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呢?”

    这个问题把周铭吓了一跳:“当然没有,叶凝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我不是告诉了你,西方人和我们含蓄的观念不一样,对于他们来说,有些吻就只是最普通的师生亲吻吗?”

    “可是再怎么开放,有些底限还是有的呀,我问过很多美国同学,他们都说……”

    叶凝的话说到这里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周铭见他这么纠结也很不忍心,于是柔声给她解释:“叶凝你记住,我和婕拉老师真的没什么,你既然知道美国人对任何事情都有底限,那你也该知道我们所在的哈佛大学是一所教会学校,他更有自己的底限,怎么会允许师生恋呢?”

    “老师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叶凝抬头仿佛最后一丝希冀看着周铭问。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真的。”周铭说,最后又加了一句,“而且相比美国女人,我更喜欢自己国家的女孩。”

    听到这话,叶凝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也低着头不敢去看周铭,周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不过当周铭想改口的时候却也晚了,因为叶凝已经羞涩的跑开了,只给周铭留下一句“老师真坏”。

    这让周铭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苍天大地,我可从来没有想做调戏自己女学生的流氓老师的兴趣呀!

    与此同时,在布莱顿市中心老布鲁克的办公室里,他刚放下电话,他的老管家就坐在面前,问他道:“先生,刚才是沃顿打来的电话,告诉你那个中国人的消息吗?”

    老布鲁克dian头说:“他说周铭先生已经回到了学校宿舍。”

    “这位沃顿先生也真是够勤勤恳恳的了,如果他以前经营公司如果有这副精神头,何至于会被周铭给吞掉啊?”老管家不屑的说。

    “商场可不是你兢兢业业就能成功了的,需要的是绝对的头脑。”老布鲁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然而很可惜,这位沃顿先生恰好就没脑子。”

    说到这里老布鲁克摆摆手,换了一个话题道:“好了不说这个了,再过几天,你和布鲁克的案子就该开庭,你们也要回去看守所了,在这最后在外面的日子,我就先把仇给你报了吧。”

    老管家眼睛一亮:“先生您是准备要动手了吗?”

    “下周我会持续推高深蓝航空的股价,然后帮他戳破这个泡沫。”老布鲁克微笑着回答说,“我知道他等着利用沃顿在算计我,不过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他,金融这个游戏,不是愚蠢的中国人能玩得起的,现在就让他在大幕开启之前先好好得意一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