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美国有个黑色星期一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是最遵守假期法律的,那一定就是股市了,因为不管是双休还是任何法定节假日,股市都一定会休市,那么4月3日星期六自然也不例外,哪怕深蓝航空之前的涨势再好也是一样。¤小,o

    既然这天哈佛放假,股市也休假,周铭就带着金融班的同学们出门游玩,他们坐着自己的大巴车来到了列克星敦。

    “哇!这里就是打响了美国独立战第一枪的地方吗?换句话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就是从这里开始诞生的了?”

    从大巴车上下来,走在列克星敦的街道上,马上就有人这么惊叫道,不过也有人立即反驳道:“是美国独立战的起dian,可现在这里除了一个名字以外,却再没有和民主自由相关联的地方了,反而成为布莱顿以及整个麻州富豪们的休闲胜地了,这里可是麻州别墅最多的地方。”

    第一位学生也毫不退让:“别墅的多少和民主自由并没有太大的关联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别墅的数量也正说明这里被保护的很好,不管是他的环境还是人文景观,否则哪会有那么富豪愿意选择这里居住呢?”

    周铭站在一边,听着这些学生们的辩论,他并不参与,只是等大家安静了以后说:“在列克星敦的小镇上,大家可以自由活动一会,待会到了十一dian的时候,请大家回到这里集合,中午我带你们去李家庄吃饭。”

    得到了周铭的命令,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兴奋的叫好,随后周铭就让他们解散了,在列克星敦这里周铭是不怕出事的,首先列克星敦这里就是一个旅游景dian,是市政府州政府乃至联邦政府都重视的,再加上这附近是豪宅区,治安就更是重中之重,周铭自然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其他同学都先走了,叶凝留在了最后,她拿出一张表格给周铭说:“老师这是这周沃顿保险公司的工作业绩,公司一共新招聘了十位营销员,专门负责各个区域保险理财产品的营销工作,这周他们和营业部一共推出了价值两千三百万美元的保单,较之前有所回落。”

    周铭dian头说:“这很正常,大多数人买保险理财都是跟风的,激情过去就没了,如果一直都是一周五六千万的进账,那银行就该找雇佣军消灭我们了。”

    随后周铭又问:“那投资部这边呢?”

    所谓投资部其实就是周铭拿钱给金融班同学们试水的部门,叶凝回答说:“投资部这周的情况比较不错,总共得到了四百一十万美元的收益。”

    “才四百一十万吗?这个数字可少了一dian,尤其对你们金融班来说,不过现在你们都还在摸索阶段,我对你们的要求也是尽可能不亏损,这个成绩勉强还能接受。”周铭说。

    面对周铭这个评价,叶凝急忙解释:“老师我们现在已经按照您的提醒,讨论设计出几个组合投资模型了,模型都是精选股市里非常具有潜力和活力的股票组合而成的,只要再经过一周左右时间的观测,相信就能甄别其中是否还有劣质股了。”

    周铭摆摆手说:“不用着急,我并没有批评你们的意思,至于投资模型这个东西一定要慎重,因为如果我们以后转型基金的话,投资模型就会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法宝。至于现在,你们千万不要着急,当心欲速则不达,我们的工作一定要又快又好才行。”

    叶凝重重的dian头说:“老师您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又快又好的!”

    周铭微笑着diandian头,也让她自己去玩了,而当同学们都离开以后,周铭拿出腰间的呼机,上面有一条信息是深蓝航空的董事长马克的,周铭对此笑了一下,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留下的号码。

    “周铭先生,我十分抱歉打扰了您和朋友们的旅行,不过我们深蓝航空的股票才开始增长,现在就进入了双休日的休市期,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呢?”马克问。

    “马克先生,这个问题我想你问错了人,因为股市是一种高风险的不确定投资,而我并不是先知,所以我不能也不可能给你什么答案。”

    周铭先说了一句,然后接着反问道:“不过马克先生可以自己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一位投资者,在得知了深蓝航空得到了三千万注资的利好消息,同时也看到了深蓝航空在股市上的表现以后,你会怎么做?”

    马克想也不想的回答:“当然会赶紧跟上买了,否则不就错过了一个赚钱的机会吗?”

    周铭diandian头:“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答案,我想也是普通投资者最平常的答案。”

    “可是我这心里总是非常担心,就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一样。”马克说,“周铭先生您并不知道,我这个人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就是当有不好的事情将要来临的时候,我的心里总会非常压抑,就像现在一样;所以我认为我们还是要谨慎一dian为好,我知道在股市里有一个黑色星期一的说法。”

    “黑色星期一指的是上一次股灾,又不是单指哪一支股票。”周铭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你的感觉,这可是一个很不得了的消息,不过现在我知道了就一定会重视的,马克先生你放心吧。”

    周铭又安抚了马克几句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和保镖**一起去了李家庄。

    这个所谓的李家庄,别听名字非常土气,但他实际上是一栋很有中国岭南建筑风格的别墅,据说是很早以前移居美国的满清富商所建,距今已经有一百三十多年的历史了,现在则是对外出租所用。以往租用李家庄的,很多都是华裔富商,不过今天周铭则是租来给同学们过周末的。

    在列克星敦的公路上,停着一辆贴着玻璃纸的汽车,这是沃顿的座驾,他忠实执行者老布鲁克给他的人物,寸步不离的观察着周铭的每一步动向,包括今天周铭带金融班的同学们出来游玩。

    “这些该死的中国人,肯定是利用保险理财的幌子骗了很多钱,其实这些中国人哪里懂什么投资?他们就是另一种的庞氏骗局而已!用这种方式骗来的钱都是邪恶的,上帝是不会饶恕你们这些恶魔的!等着吧,还有布鲁克先生,他也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沃顿在车子里紧盯着周铭进去李家庄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着,不过他刚说完,他的车玻璃就被敲响了,是两名列克星敦的巡警,他们很友善的手放在自己腰间的枪上,并对沃顿说:“先生请你立即下车接受检查。”

    沃顿恼火的骂了一句“该死,分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吗?”然后下车接受了检查。

    可当沃顿才下车就立即被警察给反手按在了车上,他自然也把这笔账记在了周铭头上,心里恶狠狠的想着:可恶的周铭,混账中国人,等着下周吧,当布鲁克先生撤走他的资金,你们就等着在暴跌的痛苦中哀嚎吧!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因为到了5号星期一,深蓝航空的股价并没有如沃顿诅咒的那样暴跌,反而一路高歌猛进的上涨。

    沃顿在房间里看着深蓝航空公司那蹭蹭上涨的红线他坐不住了,拿起电话拨通了老布鲁克的号码:“布鲁克先生,不是说好了这周您会撤资让深蓝航空暴跌吗?怎么今天还能这么大涨幅呢?”

    老布鲁克则安慰他说:“沃顿先生你不要着急,该来的总会来,不过并不是现在,我想你也知道深蓝航空上周四才宣布了三千万的注资计划,这是一剂强心针,这个时候是很难进行对冲的,只有等这针强心针的效用过去以后,我们才能尽情的抛售。”

    “真该死!”沃顿骂了一句然后问,“布鲁克先生,那之后您一定会抛售对吗?”

    “那是当然,我可没有任何陪周铭投资的兴趣,这一dian你完全不需要担心。”

    老布鲁克说完又安抚了沃顿几句,最后才挂断了电话,在老布鲁克身边,他的老管家很愤慨的说:“这个沃顿,他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居然还敢质问起先生您来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相比老管家的愤慨,老布鲁克则无谓的笑了:“我倒觉得并没有什么关系,毕竟有时候一条狗也是有权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骨头嘛!”

    “说的也是。”老管家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接着说,“不过先生,不能不说那个中国人他的运气倒很好,居然能被他碰到深蓝航空这么具有投资潜力的公司。”

    老布鲁克则摇头说:“我并不这样认为,相比他的运气,我更觉得是他的眼光很好,因为我相信不管是投机还是投资,他在动钱之前,肯定是要先对目标进行考察的,包括公司业绩和负债情况以及董事长能力这些,在综合判断以后才会出手。”

    说到这里老布鲁克话锋一转又说:“不过也就是这样才有意思,就是他用心挑选了深蓝航空这么一间可供投资的公司,他也确实带起了股价,不过最后他的努力却都是在给我赚钱,真不知道当他知道这一切,他的表情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但我想那一定是非常精彩的。”

    老管家这才恍然大悟,他原本并不理解老布鲁克为什么会那样夸周铭,原来太容易的成功或者失败都没意思,老布鲁克就是要周铭拼命努力了以后,却发现自己的努力都是在给别人做嫁衣,甚至自己还要亏本进去的绝望,正如老布鲁克所说,那一定是非常精彩的!

    “那么先生您接下来打算?”老管家不确定的问。

    “这周先赚足钱,然后下一周,我也要告诉他美国有一个黑色星期一。”老布鲁克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