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阴霾星期一
    4月12日星期一,一连晴朗了许多天的布莱顿突然变得阴霾起来,天空就像是被一口大锅给笼罩起来了一般黑压压的,成串的春雨如同一根根细腻的毛针从天而降,让人们烦躁起来,当周铭带着全体金融班的同学们来到经济系大楼的时候,也听到无数人都在对此不停抱怨了。∈↗小,o

    “该死的!这见鬼的天气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我对自己的手表有百分百的信任,我甚至都会以为现在才是凌晨三dian钟!”

    “要我说这天黑并没什么,最让我不能接受的是现在的天气,这种雨落在身上,就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一样,但是这种雨打伞却又觉得没有必要,我宁愿他给我来一场痛快的冰雹或者龙卷风!”

    也有人搬出了教会的那一套:“嘿!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你们难道不知道吗?神说要有光才有了光,今天上帝既然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奇怪的天气,就肯定会有他一定道理的,我猜可能就会有什么很让人悲痛的事情发生,这只是给我们的一个预告而已。”

    对此周铭只能无奈的想:看来西方人的科学普及要比国内更任重而道远!

    随后周铭摇摇头,跟着金融班的同学们一起走进了教室,今天的课程是证券法律法规和职业道德,这门课非常重要,毕竟在哈佛校方看来,只有熟知了证券法律和职业道德,才能做好一名操盘手,否则就是为社会培养了一名高素质的经济罪犯。

    上午九dian,哈佛上课的铃声响起,上课的老师就像是踩着dian一般在铃声以后抱着一堆课本走进教室。

    “同学们你们好,我是你们的证券法律和职业道德的老师,我个人建议你们,如果以后不想有一天被b的壮汉按在地上用脚踢你们的屁股,或者是被丢进那黑洞洞阴森森的监狱里,那么你们最高竖起你们的耳朵,收起你们无关的书籍和心思,牢牢记住我讲的每一个字。”

    在这一串非常富有美式风味的开场白以后,上午的课程开始了,可当老师在讲台上翻开课本的第一页,周铭的呼机就震动了起来,周铭打开呼机,是布莱顿银行证券公司的大客户经理罗杰斯发来的很糟糕消息:周铭先生不好了!今天深蓝航空的股票开盘暴跌,短短十分钟的跌幅就已经超过了四个百分dian。

    “老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叶凝见周铭低头看呼机,关心的过来问。

    周铭摇头说了句没事,就把呼机放回到了腰间继续听讲,可时间不过半个小时,呼机就又震动了起来,仍然是罗杰斯的信息:周铭先生,现在深蓝航空的股票已经跌破超过六个百分dian了,目前下跌仍在继续,这很有可能是遭人针对了,现在我们必须要想办法阻止这种下跌,以免造成更大的损失!

    周铭仍然没管他,可在随后的一个小时时间里,他的呼机就像吃了炫迈一样,震动到根本停不下来,信息基本都是罗杰斯发来的,中间还有两条深蓝航空董事长马克的,内容无一例外全都是说的深蓝航空股票的事,以至于叶凝只看周铭这么频繁的收信息就能猜到了。

    “老师,是深蓝航空的股票出了什么问题吗?您总和我们说在股市里必须争分夺秒,现在这样不去处理真的没问题吗?”叶凝问。

    “没想到你都能拿这个大道理回敬我了。”周铭无奈摇摇头接着说,“不过你放心吧,深蓝航空的股票这边我是早有准备的,等下课以后我回个电话就是了。”

    周铭话是这样说,不过等他回电话就已经到中午了,十二dian钟的时候周铭拿手机拨通罗杰斯的号码,电话马上被接通,罗杰斯听到周铭的声音马上说:“感谢上帝周铭先生您终于回电话了,如果您要再不回电话,恐怕我真的就要报警了;周铭先生,我想您肯定看到了我给您的信息了吧?”

    周铭dian头说看到了,罗杰斯马上又说:“那周铭先生您为什么不早dian回电话呢?你难道不知道今天上午深蓝航空的股票都一直是在下跌吗?”

    “这该死的股票就和今天的天气一样一片阴霾,”罗杰斯接着说,“截止到上午休市前,跌幅已经超过了十一个百分dian,以目前这个形势,下午很有可能继续下跌,并且跌破十五的百分dian极限,我希望你到我这里来一趟,我认为我们必须要采取措施!”

    “这肯定是要采取措施的,这个情况太不正常了,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好吗?”周铭建议道。

    “什么晚上?”罗杰斯惊讶的以为自己听错了,“周铭先生您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你可知道下午股市还会开市,深蓝航空的股票也会继续下跌,我们居然要到晚上才能见面?”

    罗杰斯接着说:“你知道我已经帮你推销了深蓝航空的股票,今天上午我的电话都已经要打爆了吗?我能感觉到他们在电话那头的愤怒,他们都已经恨不能要伸出手掐住我的脖子来让我退还他们亏损的钱了!”

    “没错,罗杰斯经理你知道我现在还是哈佛大学的学生,我的首要任务是学习。”周铭接着说,“至于你的客户那边……他们之前在深蓝航空上不是都赚了很多钱吗?这一次只是个例外,你和他们解释清楚就可以了,我相信罗杰斯你作为大客户经理,肯定有这个本事的。”

    罗杰斯那边在听到这句话后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他的脑袋在这一刻是一片空白,他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周铭怎么会这么说,他不懂什么课程如此重要,还比这股市里分分钟蒸发的几十万上百万美金还要重要吗?罗杰斯呆愣在电话那边,只是喃喃的重复一句:您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周铭当然不是在开玩笑,但是也没办法必须这么说,因为周铭的美女班导婕拉,就站在自己面前。

    婕拉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说:“你……刚才说你的课程最重要?”

    周铭捂着手机话筒dian头说:“是的,因为我答应了婕拉老师你,尽量要来上课的。”

    婕拉瞬间感到了无限感动:“非常感谢,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为了安慰我才这么说的,但我都非常感动。”

    周铭想说什么,但婕拉却抢先对他说:“周铭你去吧,我知道今天深蓝航空的股票下跌的非常严重,必须要有人出面坐镇,而周铭你就是唯一能做到的人。”

    “婕拉老师你也知道深蓝航空?”周铭十分惊讶的问。

    对于周铭这个问题,婕拉俏脸先是一红随后说:“我当然知道,因为刚才周铭你讲电话的时候不是提到了嘛!所以你一定要加油,不管谁在捣鬼,你都一定要把深蓝航空给挽救回来哦!”

    婕拉说完就离开了,只留下周铭在原地无奈,不过周铭知道婕拉肯定不是听自己说了就知道的,毕竟深蓝航空只是一家小航空公司,纽约股市的上市公司多如牛毛,想要了解到深蓝航空,除非是巧合到家了,但比起巧合,周铭更相信是她原本就知道。

    尽管对于婕拉这么关心自己,周铭感到非常感动,不过他还是很快抛开了这个情绪,因为罗杰斯那边还在等着自己。

    “好吧罗杰斯经理,既然你不愿意晚上,那么就中午一起吃饭吧,不过你可要想办法给我开一个请假条,我可不希望被扣学分。”周铭说。

    这话听在罗杰斯的耳朵里无异于是天籁之音,他马上答应周铭说:“没问题,我认识你们商学院的副院长,我对他说明情况,我能保证周铭你不会挂掉任何一科!”

    周铭只是随意调侃一句,却没想能得到这么一个意外收获,这么看来自己之前旷的课也都能有办法解决了。

    “那就太感谢罗杰斯经理了。”

    周铭道了这句谢就挂断了电话,不过紧接着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周铭不用想也能知道是谁打来的,于是周铭接通说道:“马克董事长请你不要着急,今天股市里的情况只是一个例外……”

    有人欢喜有人愁,当周铭在这里一个电话接着另一个电话的时候,在布莱顿市中心某栋金融大厦的办公室里,老布鲁克正看着面前的电脑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小布鲁克和他的老管家就在他面前,当小布鲁克看到他挂了电话,马上高兴的叫道:“这太棒了,上午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下跌的那么厉害,现在周铭那个家伙他肯定是去布莱顿银行证券公司的,布鲁克先生,要我说就干脆在路上埋个炸弹炸死他这个狗.娘养的算了!”

    老布鲁克皱着眉头,很不高兴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不要什么都想着炸弹炸弹的,这是最愚蠢和没有修养的办法!”

    小布鲁克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说:“什么修养不修养的,要我说能最好解决问题才是最好的办法。”

    另一边老管家见老布鲁克又被小布鲁克给气到了,马上出来转移话题道:“不过先生,那个中国人还是挺沉得住气的,刚才沃顿在电话里说他都到了中午才出门。”

    老布鲁克轻轻dian头说:“其实我一直都在说,这个中国人是个人物。”

    老管家马上接过话头来说:“但只可惜碰到了先生您,他注定就是被玩弄的命!”

    “这没办法,他再聪明也只是个小孩,要想在成年人面前比试肌肉,终归只是一个笑话。”老布鲁克说,“这一次的股票下跌只是开始,接下来等着他的,还有b的调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