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跟我干吧
    周铭见到罗杰斯的时间是中午一dian,这已经是周铭尽可能快的速度了,毕竟哈佛大学是在远离市中心的郊区的,不过纵然如此,当周铭如约来到餐厅时,还是听到了罗杰斯不住的埋怨。≧小,o

    这是布莱顿银行大厦旁的一家高档餐厅,罗杰斯就等在门口,周铭才停好车过来,他就三两步的迎了上来。

    “周铭先生我认为您真的是应该换一辆性能更好的车了,如果您每次都要拖上如此长的时间,那么很多事情都会因此变得糟糕起来,也幸好纽约正在试行中午休息的交易制度,否则还和原来一样从早到晚不休市的交易制度,就您耽搁在路上的这段时间,深蓝航空就已经垮了。”罗杰斯对周铭说。

    面对罗杰斯的抱怨,周铭则是无谓的耸了耸肩说:“我认为比起车子的性能,我更在意的是路程的远近,如果能有一条直达的高速公路或许更好。”

    “这可并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

    罗杰斯随意说了一句,然后请周铭进了餐厅,一边走一边对周铭说着:“周铭先生,由于上午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暴跌,致使我的客户亏损严重,我希望周铭先生您能尽快拿出对策来制止这样的情况。”

    相比罗杰斯的急躁,周铭却表现非常淡定说:“罗杰斯经理,在我们国家有句老话,叫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股票要涨还是跌,这就像你说不能有一条直达的高速公路一样,都是我们所控制不了的,不过我可以告诉罗杰斯经理的是,深蓝航空公司是非常有潜力的,咱们必须要对他有信心。”

    “另外来说,”周铭接着说,“在上一个礼拜的交易中,你的客户不是都在深蓝航空的股票上赚了不少钱吗?怎么会亏损?”

    “周铭先生,你这么说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对于我的客户来说,不赚钱就是亏损,而且才一上午就下跌了十一个百分dian,这已经把利润都亏出去了!”罗杰斯愤愤的对周铭说,“如果周铭先生不能制止深蓝航空股票的下跌,那么我只有建议我的客户抛售深蓝航空的股票这一条路了。”

    “罗杰斯经理你千万不要这么做!”周铭说,“如果你这么做了,就等于你承认给了你的客户一个失败的投资……”

    罗杰斯打断周铭的话道:“这并不是失败的投资,只是撤资的时机没选择好,我并不会失去客户的信任。”

    “我对此毫不怀疑,”周铭说着,同时他们也来到了罗杰斯所定好的位置上坐下,周铭接着说,“但罗杰斯经理您也说过,只有赚钱的投资才是投资,只要不赚钱的投资通通都是亏损对吗?”

    “我是这样说过没错。”罗杰斯diandian头,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然后问,“那么周铭先生您是有办法让我的客户把钱都赚回来吗?”

    “当然有,而且这是我投资一向的宗旨,我必须要让我的朋友跟着我一起赚钱,否则我的下一次投资就没有朋友了。”周铭说,“而在这一次的事情上,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说服你的客户持续买进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因为未来深蓝航空公司肯定会再涨起来的。”

    听着周铭的回答罗杰斯当时就傻眼了,他呆愣着问:“周铭先生这就是您的好办法吗?您确定您不是在和我开玩笑?”

    “并不是玩笑,我是非常认真的。”周铭说。

    罗杰斯拍着桌子站起来愤怒的说:“周铭先生,我希望你能明白一dian,我是布莱顿银行证券公司的大客户经理,我不是你旗下对冲基金的投资顾问!我需要做的是给我的客户带来利益的投资,否则我就会被炒掉,而不是带着他们来陪你玩这个对冲的资本游戏,如果周铭先生您只是这个态度,我会让我的客户全部撤资的。”

    “罗杰斯经理稍安勿躁,你坐下慢慢听我说完。”周铭仍然不慌不忙的请他坐下,“我当然明白你作为一位大客户经理的责任和义务,我也并没有要求你的客户来陪我玩资本对冲的游戏,我只是在给你一个可以让你客户弥补损失,以及赚取更大利益的建议。”

    “周铭先生,我希望你接下来的话能让我赏心悦目。”罗杰斯说着坐了下来。

    周铭笑着diandian头然后说:“我明白罗杰斯经理你在担心你的客户亏损,但我认为你的担心就是多余的,因为你的客户并不会亏损,只要按照我的建议去做,我可以保证不会亏损,而且是罗杰斯经理你定义的亏损。”

    罗杰斯不屑的摇头说:“没有人可以做这个保证周铭先生。”

    “但是我能!”周铭说,“如果罗杰斯经理不相信,我可以拿我的资产做担保,如果罗杰斯经理你的客户在我的建议下出现了亏损,这所有的亏损,都将由我承担。”

    听了周铭这话罗杰斯马上警告说:“周铭先生,请你注意你刚才的话是违背了自由和公正宪法精神的!鉴于你现在是我的客户,我并不会向相关机构举报,但是以后我将不会再负责你的任何交易,以及给你提供建议,因为这是有违法律精神的!”

    面对罗杰斯的警告周铭不慌不忙的反问:“罗杰斯经理你真是这样认为的吗?”

    “周铭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罗杰斯皱着眉头问。

    “我并不想说大家都是这样做的和法律就是个屁之类的话,但我只想说这就是个合作投资的保证,”周铭想了想又说,“罗杰斯经理你肯定也知道我的沃顿保险公司的产品是什么吧?所谓保险理财,无非就是给我们的投资者一个不会亏损的保证,你有看到有任何相关机构来调查我吗?所以这就是合法的。”

    “你这根本就是一个荒谬绝伦的谬论!作为布莱顿银行证券公司的大客户经理,我是不会同意的!”

    罗杰斯说完就起身离开了餐厅,不过周铭却并没有追出去,因为周铭相信他会回来的,原因很简单,就因为他是大客户经理,他需要对他的客户负责,他必须替他的客户挽回今天的损失,否则他的客户和公司都不会放过他的。尽管他之前给他们赚了那么多钱,但只要有人较真,他就要倒霉,比起稳当的保障,他不可能会去赌那少的可怜的运气和客户的理解和素质。

    有这个底气,周铭才不慌不忙的坐在座位上喝咖啡,服务员上来询问,周铭也只是说:“继续按刚才dian的那么上,对了可以来一杯冰镇的可乐,我想那位先生他需要降一下火气。”

    “很抱歉先生,我们这里并不卖任何气泡饮料。”服务员客气道。

    周铭这才想起这是在高档西餐厅,只好说:“那就给他换一杯西瓜汁吧。”

    这边周铭的话才说完,那边罗杰斯就气冲冲的走了回来,周铭微笑着对他说:“欢迎罗杰斯经理回来,我刚给你dian了一杯西瓜汁,希望能给你降降火气,现在决定跟我干了吗?”

    周铭的调侃让罗杰斯有些难堪,但他却还是坐了下来质问周铭:“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那今天的亏损你也会补上吗?”

    周铭dian头回答:“那当然,不过前提是你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否则我一个美分都不会出的。”

    周铭的话语强硬,不过这一次罗杰斯却不敢ding嘴了,毕竟离开再回来,他就已经在气势上完全落了下风,可他不明白,周铭怎么就那么笃定自己一定会回来呢?还是周铭真的就那么有把握挽回损失?

    看着罗杰斯满脸疑惑的表情,周铭给他指了指窗外:“看到落下那辆黑色的车子了吗?那就是我信心的来源。”

    这话让罗杰斯更不理解了:“那辆轿车有什么问题吗?”

    “那是沃顿先生的车子,友情提示一下,这位沃顿先生就是沃顿公司的创始人,不过后来公司被我收购过来了,现在他受雇于布鲁克先生,而这一次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下跌,极有可能就是这位布鲁克先生干的。”周铭说。

    “周铭先生,您说的布鲁克先生,是那位州参议员布鲁克先生吗?”罗杰斯问。

    “就是他,因为我把他的儿子小布鲁克给送进了监狱,所以他这是在报复我。”周铭说。

    罗杰斯再一次傻眼了。

    ……

    与此同时在餐厅楼下的车子里,沃顿也正在观察着上面的情况,当他看到周铭指向自己这里,以及罗杰斯也低头看向这里的时候,沃顿一下子就慌了,马上拿出电话拨通了老布鲁克的电话:“布鲁克先生不好了,我是沃顿我刚跟踪周铭到了布莱顿银行大厦这边,我看到他和大客户经理罗杰斯在一起吃饭,并且他们已经发现我了。”

    “哦这可真是一个糟糕透ding的消息,沃顿先生你也太不小心了。”老布鲁克说。

    “很抱歉布鲁克先生,这一次是我的失误,不过这也能给我们提供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他今天来找罗杰斯经理,以及他们发现了我,肯定会是在酝酿下一个阴谋的,很可能是要抬高深蓝航空的股价,和布鲁克先生您进行资本对冲。”沃顿猜测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现在既然已经想到了,那么他的任何打算都没用了。”

    老布鲁克随后对沃顿说:“另外沃顿先生你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就快些转移地方吧。”

    沃顿dian头说:“没问题,我会马上转移地方,尽可能再给布鲁克先生您提供一些更有价值的消息!”

    “那就拜托沃顿先生了。”

    老布鲁克嘴上这么说着,可如果沃顿这个时候就在老布鲁克办公室里的话,他就能看到老布鲁克脸上的表情,根本就是没任何所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