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陷阱漏洞(上)
    昨日深蓝航空公司的董事长马克先生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公司与布莱顿银行的贷款谈判已经进行到了关键阶段,记者就这个问题咨询了布莱顿银行的市场部主任,他回答记者说:银行内部正在就贷款的问题进行磋商,不确定是否会放贷给深蓝航空公司,一切都要综合评估深蓝航空公司的发展和财务状况。⊥小,o

    虽然布莱顿银行方面并没有正面回答任何问题,也拒绝透露任何与贷款相关的情况,但这个消息本身就已经足够帮助深蓝航空公司摆脱星期一股价暴跌以来的迟缓增长局面。

    ……

    受昨日贷款谈判消息的影响,今天一大早深蓝航空公司的股价出现了大幅度上扬,截止到中午收盘时已经上涨了接近四个百分dian,这是过去一周的上涨总和。

    纽约评论员称这是一场文字游戏的胜利,他利用贷款谈判强行把布莱顿银行拉近到所有股民面前,告诉大家深蓝航空会有非常巨大的潜力,不过胜利的总能耀武扬威,深蓝航空公司不断上涨的股价也说明了市场对他还是有充足信心的,评论员预计这轮上涨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直到他爆发出丑闻或者其他负面.消息。

    ……

    据深蓝航空公司的董事长马克说,公司的股票之所以在上周一惨遭滑铁卢,完全是遭人做空针对的结果,之前的增长缓慢就是和投机分子博弈的结果,现在他已经重振了市场的信心,投机热钱也已经主动认输离开,他有理由相信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未来在市场上.将会非常强势!

    ……

    “看来马克先生在制造舆论这方面还是很强势的,不仅布莱顿电视台和东北电视台在播报这条消息,就连纽约财经新闻都开始关注了起来。”

    周铭关掉了电视说,他现在在罗杰斯的办公室里,和罗杰斯一起坐在接待区的沙发上。

    “这的确很令人费解,不过在大涨之后又大跌,这种起起伏伏的状态再加上一个名头响亮的布莱顿银行,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新闻素材吧,再加上现在股市趋于平缓,各大媒体也需要有这样有波动和富有新闻性的消息来提升自己的收视率。”罗杰斯对周铭说,表情上看不出太大的喜怒波动。

    罗杰斯之所以如此淡定,是因为刚才这些消息,在周铭来之前罗杰斯就已经听过好几遍了,最早的甚至是在马克的新闻发布会才结束,就立即有股评员猜测深蓝航空公司要开启下一轮的涨势了。而到了今天,随着股市开盘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疯狂上涨,其他媒体才纷纷从垃圾篓里翻出这家公司,开始追着屁股的谄媚报导。

    “既然如此,罗杰斯经理你难道不应该高兴起来吗?”周铭问,然后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说,“这一次我可是把我手上的资金全部投了进去,一个美分都没有保留。”

    “如果是平时我让我的客户投资增长了这么多,我会非常高兴,但这只是周铭先生您赌局当中必然会发生的一环不是吗?”罗杰斯说,言语当中有些挫败感,他并不在乎周铭真的投入了多少对冲资金,“而且周铭先生您真的认为布鲁克议员一定会入局吗?您有想过如果他不入局该怎么办吗?”

    周铭笑了:“罗杰斯经理是担心如果布鲁克议员不入局,你客户的投资就全都无法抽身了对吗?”

    罗杰斯dian头说是,周铭马上对他说:“其实我认为罗杰斯经理你完全用不着担心,因为现在是整个市场对深蓝航空有信心,并不是我和你,还有你的投资客户,所以一旦发生了任何风险,我们都完全可以第一时间撤走的,更重要的是,我答应过你,你的客户有任何损失我都会负担到底,这是最大的保险了!”

    面对周铭的话罗杰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好说:“还是说说布鲁克议员吧,你为什么会执着的相信他一定会入局?”

    “因为我看过他的自传和他的从商经历,”周铭说,“从他的事迹来分析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企业家,知道如何布局和反制同时也很敢于冒险,我知道我说这些很像是废话,这些是任何企业家都必须具备的素质,但是我想说,也正是这些素质,让他一定会入局来冒这次险,当然也还有另一个更大更让他放心的理由。”

    周铭最后一句话让罗杰斯诧异,他正想问是什么理由,这时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起来了,罗杰斯过去接通电话,然后他整个人就愣住了。

    周铭也不急着去问他发生了什么,只是坐在沙发上悠闲喝茶等着他来告诉自己。

    果不其然,过了好一会以后,罗杰斯悠悠回神过来对周铭说:“刚才我朋友告诉我说查到了有一大笔资金同时买入了大量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其中有一个账户已被证实是布鲁克议员在百慕大开设的离岸账户,至于其他的资金来源目前还在追查,不排除全属于布鲁克的可能。”

    “所以鱼就这么简单的上钩了。”周铭对罗杰斯说,语气轻松。

    罗杰斯思维瞬间凌乱了,他想不通布鲁克这么一位富有经验的商人怎么就会踩进周铭这个如此拙劣的陷阱里面?还是这么大张旗鼓的,甚至都没有一个先小股资金进入的试探过程,虽说试探到了最后也未必能避免跌入陷阱,但至少也是一个小心谨慎的过程。

    难道他就这么放心,不怕周铭和自己马上撤资坑他一次,还是说这里面有什么自己没有想到的原因?

    这时罗杰斯灵光一闪,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

    当周铭在布莱顿银行大厦里喝茶的时候,在大厦外面一辆贴着玻璃纸的车里,沃顿正拨打着电话。

    “布鲁克先生,今天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大幅上涨,这是怎么回事?是您停止了对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抛售吗?”沃顿问。

    “是的,我不仅停止了对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抛售,我甚至还买进了大量属于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电话那边,老布鲁克毫不避讳的回答。

    这个答案让沃顿感到无比震撼:“布鲁克先生您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周铭给你布下的一个陷阱吗?他会在得知你投资进来以后马上撤资离开,最后把你陷在里面,他这是在骗你的钱呀!”

    相比沃顿的急躁,老布鲁克那边却不慌不忙:“他不会这么做的,我有信心。”

    “我不明白布鲁克先生你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判断,我只想说我对您太失望了,难道你忘记了周铭那个中国人带给你的屈辱,你忘记了他亲手把你的儿子送进了监狱吗?我看你根本就是一个见钱眼开的豺狼资本家,见利忘义!”沃顿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到最后都咆哮了起来。

    “沃顿先生,我请你注意你的言辞,我不希望和一条疯狗对话。”

    老布鲁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沃顿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恼火的把手机狠狠摔在了副驾驶位上。

    而在沃顿看不到的电话另一边,老布鲁克在挂断了电话以后,则叫进来了自己的秘书小姐对她说:“马上把查尔斯大道那边帮沃顿租下的房子和电话全部停掉,我不希望再和他有任何关系,还有他的那辆车子,我宁愿把他沉到查尔斯河里去也不想他那个浑身臭气的混蛋坐在里面!”

    秘书拿出本子记录下老布鲁克的话然后dian头恭敬的退出了办公室,这时一个人说了话。

    “布鲁克你还真是绝情,据我所知这个叫沃顿的人他可只有那栋房子了,如果你收走了,他只怕就只能睡在公园里和桥底下了。”

    说话的人就坐在老布鲁克的对面,是一位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白人,他是一个经常出现在电视新闻上的人,他名叫安东尼,是麻州的副州长兼州参议院议长。

    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职位,或许按照正常的理解,他应该是麻州政治的二把手,但由于美国的政治是实行州长对议会负责制,而参议院又是两院当中最具影响力的议会;说的戏剧一dian,如果州长和副州长闹崩了,作为议长的副州长是有权对州长发起弹劾议案的,不过平时副州长议长还是作为州长的副手姿态出现。

    这个情况乍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要知道副州长议长的任命是由州长提名的。

    一把手要提名任命一个拥有弹劾自己权力的二把手,这在国内完全是不能想象的,但在美国却是一个政治常态,不能不说非常有意思。

    不过不管美国政治如何戏剧,但有一dian是不可否认的,那就是眼前这位副州长议长安东尼先生,在麻州是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大人物。

    正是这个原因,让老布鲁克在面对他的时候,收起了自己的姿态,叹气对他说:“其实我也并不想这么做,但这也并不是我的错。”

    “没错,麻州法律也并没有要求谁必须对谁的生活负责,除非你们是父子关系。”安东尼调侃着岔开了话题,“不过有一dian我倒是十分好奇,就像刚才沃顿先生分析的那样,周铭显然是给你准备了一个陷阱,这是你我都看的到的,你为何还要执意进去投资呢?”

    “因为他的这个陷阱是一个完全不成立的陷阱,在这个陷阱里有一个致命的漏洞,而这个漏洞足以把他自己送进监狱!”老布鲁克说。

    安东尼眼睛一转,立即想到了什么问:“你说的是深蓝航空公司本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